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82:峰回路转,解密的关键在鹤熙?
    若宁望着端坐在面前的小猫崽,感受着那极为熟悉的目光,她知道它是他,可它怎么会是他?
    “你...这些年还好吗?”
    小猫崽默默点点头又摇摇头,伸出爪子摸摸若宁的手,张开嘴不断的喵喵叫,似乎想表达什么,可若宁一个字也听不懂。
    白枭见若宁面露迷茫,反应过来自己目前的身体局限,他想连上若宁的引擎以便于联系,但小管家并不建议这样。
    【宿主,现在宇宙各地狼烟四起,有人正准备将利刃对准您,现在这个身躯很脆弱,一旦被发现,您的意识很可能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为了安全也为了未来,请您忍耐一下吧】
    白枭:我写纸上也不行?
    【以您现在这个身体,估计费点劲】
    白枭:那我打字输入?
    【我的建议是任何数据上的连接最好都不要,待这个功能完备后,再进行正常的交流】
    小管家的建议缘由白枭清楚,也正是因为已知宇宙不再安稳才使他如此放下不下,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回来亲眼确定若宁的安危。
    若宁瞧着自己问完后,小猫瞬间蔫了不止一个度,抬起爪子抱住她的手拿头蹭了蹭,又扬起脸,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若宁是最怕白枭这幅样子的,连忙将那小小的身躯抱起,放到自己腿上,抚着他柔顺的皮毛:“乖,不难过,亲爱的,你现在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无法与我正常交流啊?”
    白枭牌的小猫点点头,整个身子窝在若宁温润的手掌里,幽幽的叹口气。
    虽然时机不太对,但看着只有手掌大的小东西还在非常人性化的叹息这画面真的很有喜感,若宁眉眼弯弯,轻轻挼着小猫。
    “你是主观变成猫的对不对?”
    白枭点头,拍拍若宁的掌心,目光亮亮的,若宁见状似心有灵犀,笑着问道:“为了见我?”
    “喵!(是!)”
    若宁笑得愈发明媚,心里高兴,但面上还是保持着冷静:“那我知道了,不过你这么着急回来除了见我还有什么事么?”
    白枭又站起身,努力用两条后腿站立,一张猫猫脸色满是严肃,对着若宁就是一顿喵喵喵。
    若宁:......
    若宁思索了下各种可能性:“凯莎的事情吗?”
    白枭一听这句话,毛都要炸起来了,两只短短的爪子一顿挥舞,好在若宁了解白枭的习惯,大概能猜出来白枭想说什么。
    “你是想告诉我,不要听信凯莎的话吗?”
    这个问题立即得到了白枭的赞同,而顺着这个思路之后的交流就好多了,若宁问到最后得出结论,白枭真的就是为了确定她的安全才冒险跑回来的。
    莫名的若宁竟然忍不住的眼眶发热,她捧起他,虔诚的吻着那圆滚滚的猫头。
    “放心吧,我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你...还会再回来对吗?”
    “喵!(必须的)”
    “那就够了,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若宁眸子流转的温柔让白枭呆愣了一瞬,转而美滋滋的趴下了,柔软的肚皮感受着对方的温度,白枭心里叹息一声:唉,完全不想离开啊。
    任性是需要本钱的,眼下白枭还没有那个本钱,故而再不舍也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将那只猫猫身躯留给了若宁作为陪伴。
    若宁望着失去光芒的兽瞳,心知白枭回去了,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可欢喜还是更多的。
    凯莎很快便发现若宁情绪有所好转的事情,她也曾细细考察过那只幼猫,没有任何发现,虽然没有发现什么苗头并不意味着就和白枭没有关系,但她觉得白枭还不至于做到为了打消她的怀疑,可以到果蔬地里当众拉翔的地步。
    凯莎:旁的不论,自家男人肯定是要脸的,这事他干不出来。
    白枭的意识回到神都后,睁开眼入目即是倪克斯那似笑非笑的面容:“回来啦,和王妃见面后学习状态一定会不同往日的,对吧?”
    “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这件事很令您意外?不至于吧,您这魂不守着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最喜欢的放松方式除了睡眠也就是画记忆中王妃的模样,而刚刚又是处于我无论做什么您都毫无反应的状态,这想让我不知道都很难吧。”
    白枭眯起眼:“别扯那有的没的,你刚刚对我做什么了?”
    “这是个秘密,恕我无法向您告知。”倪克斯笑眯眯的,她有些意外于白枭的敏锐,是那位王妃与他说了什么吗?
    白枭暗下检查了下自己,确定无伤后,面无表情:“不要做些无聊的事好么,今天需要学习哪部分?”
    “接着昨天的来,另外您之前需要我去查的事情也已经有结果了。”
    “好,辛苦了。”
    白枭这些年一直在查黑诺莉的位置,他很想知道凯莎到底给出什么样的诱惑才能让黑诺莉这么快的选择了背叛,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让他回归,那现在这人为何迟迟没有露面,是心虚?
    不,这不现实,根据记载,黑诺莉作为骑士王之一,经历战争无数,她的心态可好极了,别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她是见了还能理直气壮的辩上三分,所以说她到底是为何如此?
    倪克斯呈上来的数据显示,黑诺莉最近一次被定位到的地点是神都旧址,白枭自觉如果没记错的话记载中可标注的是一片荒芜,她在哪里能做什么呢?总不会是迷路或者野外生存吧。
    “倪克斯,让蝎离着重注意神都旧址那块,有任何异样立即汇报给我。”
    “是。”
    在正事上倪克斯不敢耽误,当即去办。
    倪克斯离开后,白枭坐在王座上思索许久,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漏掉了,从神都的老一辈战士口中他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作为神王,树敌颇多是正常的,所以一问到有没有敌人,那答案真是五花八门,可若真一一去筛查,白枭就发现这里面完全没有合适的人选。
    先排除已逝去的,再pass掉实力不强且一直在监控区的,这时候剩下的人就已经不多了,而白枭通过各种事情的分析,他觉得这个藏在暗处的家伙可能对他没有预料中的那么敌视,毕竟在回神都前,这人可又大把的机会弄死他,所以剩下的人都可以排除掉,事情一下子就到了瓶颈期。
    倪克斯回来时就见白枭面色沉重,想了想决定还是小小的暗示一下他吧,虽然王不可爱,还总是对她凶,但谁让这是她的王呢。
    “王,年轻的战士们又要退役一波了。”
    “嗯?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就是有些感慨吧,毕竟其中有很多都是我自幼看到大的,退役后也不会全留在神都养老,有些估计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吧。”
    倪克斯的话为白枭拓宽了思路,他反应过来所谓的老一代战士很可能只是相对而言的,有多老没人知道,就像倪克斯所说的,年轻的战士要退役了。
    “倪克斯,你知道与我同届,或者更年长一些的战士吗?”
    倪克斯故作思考:“知道倒是知道,您的骑士王中黑诺莉和安瑟斯都是元老级别的,不过安瑟斯受过重创,引擎重修后记忆损毁了很多,估计能完全记得的只有黑诺莉了,但她...”
    倪克斯的话没有继续,但白枭清楚她的意思,他的眉峰不由得高高耸起,事情不好办了。
    倪克斯忽然以拳砸下手心,发出声响:“对了,您或许可以从您最为敬爱的姐姐那里入手,虽说我们并不知道她的下落,但依然可以搜索到她的引擎和能力,想必也还活着,如果找到她说不定会有一些新的收获,毕竟她算是目前已知的最后记得当年的事的神了。”
    白枭眼前一亮:“那目前可以捕捉到的大致位置在哪里?”
    倪克斯轻车熟路的将都焐热的资料呈上:“在这里。”
    白枭翻看资料的瞬间就愣住了,资料上有一张略显模糊的图像,可一双兽耳却清晰可见,最重要的是那张脸他再熟悉不过了:
    天基王鹤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