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86:冷的泪
    若宁尴尬的眨眨眼睛,清清嗓:“枭?”
    “是我,你要对我这只人畜无害的猫猫做什么?”猫咪直接口吐人语,震惊的神色不减分毫,同时又增添了几分可怜巴巴。
    “我可以解释的,我刚刚不知道你回来了。”
    “嗯,所以说你看猫的那里是要干什么呢?”
    若宁:???怎么感觉越描越黑了的架势了呢。
    “这个时间它应该排泄的。”
    白枭无奈:“老婆,你可以直接检测它的肠子情况啊,还特意看一眼,多麻烦啊。”
    若宁摊手:“我也是没办法啊,我只能看到基因部分的情况,再多的根本无法检测。”
    “无法检测?”
    【宿主,由于猫体本身是人造产物,被他人过多的查看很可能导致信息泄露,所以设定上除了基因是不接受其他方面的检测的】
    白枭:那如果给猫照X光会发生什么?
    【一片模糊和乱码】
    了解了情况,白枭轻咳一声重新走向若宁伸出手要抱抱:“不开玩笑了,老婆,抱。”
    “好。”若宁放下铁锹,眉眼弯弯的抱起白枭那柔软的身躯,面对那熟悉的目光,心中的喜悦简直就要跃出胸膛。
    “欢迎回家。”
    “嗯,我回来了。”
    有了时间,白枭趴在若宁腿上,一边享受着顺毛按摩,一边为若宁介绍着情况。
    若宁听后,心总算是放下了不少:“也就是说你不会再一去不回了?”
    “当然,而且我之前也不是一去不回的,只是事发突然,凯莎那个混蛋和黑诺莉一起耍手段诓我。”一回想起这事,白枭就来气,拿什么吓唬他不好,非拿若宁安危来,过分!
    怀里的猫猫愤愤不已,若宁会心一笑,轻轻闹闹白枭的下巴:“别气了,我这不是没事么。”
    “呵,若是有事,凯莎的脑袋就不会长在她的脖子上了。”
    白枭的话语气上没有丝毫起伏,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若宁有些意外,白枭虽然一直很不满凯莎,但还从未露出这样强烈的敌意,是这件事对白枭的影响太大,还是神都那边教了白枭什么?
    “枭,你在那边一直都在学习如何修复通道系统的事吗?”
    “大多数时间都是,还有一部分时间我在调查一些谜题。”
    “是我可以知道的吗?”
    白枭一愣:“这是什么话,我的事情你都有资格知道啊,不过事情有些复杂,可能要说很久。”
    若宁习惯性拿出一盘生鸡肉放到白枭面前:“那没事,你边吃边说吧。”
    白枭迷茫,媳妇这是养猫养出习惯了吗?
    白枭站起身,走下若宁的大腿,默默变回了原来的模样,目光点了点生肉,转而和若宁四目相对。
    若宁反应过来,收回了生肉,摆上了火锅和烤盘,为庆祝白枭回家,还特意备了些葡萄酒。
    “听你这一说,当年你的陨落确实很奇怪,听前线的消息,明明是一切顺利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却葬在了华烨那个小丑手里。”
    “是的,除此之外,鹤熙的过去也值得推敲。”
    “需要我盯着她吗?”
    白枭摇摇头:“不需要,鹤熙是一个成熟的大天使,而且暂时也没有受前世蛊惑的痕迹,太多贸然反而会显得居心叵测。”
    “听你的,不过你回来是为调查的话,是不是不能告诉别人你的身份?”
    “最好不要让不信任的人知道,我现在无法确定梅洛天庭内就没有叛徒。”
    “好,我知道了。”
    正说着,门外忽然响起脚步声,白枭一惊连忙变成猫咪的样子,待看清来者方浅浅松口气,是天使冷。
    天使冷面如冰霜,她最近的状态很差很差,一直都没有白枭的消息,当年因为轻信神圣凯莎的话,以为自己的跟随会拖他的后腿,他只是去神都学习而已,结果事实上白枭这一去极大可能再也回不来,天知道刚得知这个消息时,作为忠徒的她竟然有了想要弑王叛变的心思,若非师傅若宁还在,她真的无法保持理智,更别提做这个狗屁右翼了。
    只是满腔欲述的委屈在看到那一大桌美食后,瞬间被欣喜占据,若宁没有多少口腹之欲,她的性格又是极为高冷傲慢,不可能和那个女天使把酒言欢,所以出现在这种结果只有一种可能:白枭回来了!
    冷立即环顾四周:“白枭!”
    “在这呢。”趴在若宁腿上的猫猫懒洋洋的道。
    冷没听到白枭的回答,着急的将整个小岛翻了个遍,一边找一边喊着白枭的名字。
    声声都在回应,但完全被无视的白枭:...这媳妇怎么感觉变傻了呢?
    若宁嫌弃:啧啧啧,当年到底是瞎成什么样才选了这么个二傻子徒弟呢。
    【宿主,你还没有将冷的认证通过,她听不到你的声音的】
    白枭:哦,原来傻的人是我。
    没等白枭去找冷,冷就已经自己跑回来了。
    冷转悠了好几圈也没找到白枭,常年的压力和错误选择的懊悔以及可能永远失去爱人的后怕都使得冷的心理防线接近崩溃。
    她狼狈的跪倒在若宁面前,泪如雨下:“师傅,他在哪?求你告诉我,他到底在哪?”
    冷的泪真的吓到白枭了,他连忙跑到冷面前,变回原样:“乖乖乖,在这呢在这呢,不哭不哭。”
    冷望着那日思夜想的人,有那么一瞬的不敢相信,下一秒猛然扑到他怀里彻底大哭起来:“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
    “我知道,我也十分想念你。”
    “我不是故意不跟你走的,我可以解释的,你听我说好不好?不要生气。”
    “不会生气的,我都知道,是凯莎的锅。”
    “不要怪我好不好?不会再有下次了。”
    “不会怪的,即便有下次也一样。”...
    白枭抚着冷的后背,一遍遍安抚着她的情绪,直至她完全冷静下来,他清楚冷是个直性子的天使,她不藏心思,真挚待人,所以也极为容易被他人当猴耍,当刀使。
    冷缩在白枭怀里,感受着熟悉的温度和清晰的心跳,这是令她最为安心的怀抱。
    安静的环境和久违的爱人都让冷的警惕性大幅度降低,恍惚间傲娇已然抛之脑后:“枭,我爱你。”
    白枭眉目温和,他轻吻了下冷的脸颊:“我知道,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
    “真好。”
    “好不好的,先吃饭吧,都凉了。”若宁在一旁凉飕飕的说道。
    这时冷才想起来屋里还有人,猛然从白枭怀里出来,正襟危坐。
    若宁见冷这副模样,哑然失笑:“去洗洗脸吧,跟只花猫似的。”
    “是。”
    冷乖乖起身,不过她选择干脆去洗个澡,换件家居服再回来。
    白枭这边已经又开始了自己的大快朵颐,看到冷高兴的摆摆手:“快来快来,你再不回来肉就要糊了。”
    “好嘞。”
    愉快的吃饭聊天时间很快过去,白枭不希望带给冷太大的压力,而且冷太过耿直很容易被凯莎她们套话,还不如直接过程从简,主介绍结论,这一点若宁十分同意,自家徒弟是个憨货,被卖了很多时候都不知道。
    冷晓得事情的严重性,并不怪白枭的隐瞒,她此时只全身心的沉醉于爱人的回归,以至于夜晚时第一次勇敢的向若宁提出诉求。
    “师傅,我想今天晚上留在这里。”
    “你只要不害羞就完全可以。”
    冷直起腰板,立即许诺:“放心吧师傅,我绝对不会害羞的。”
    若宁回以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嗯,我看好你。”
    --------------夜晚分割线-----------
    冷神情飘忽的望着窗外探进来的阳光,哦,日出了,她扭过头看看愉悦的白枭,再看看一旁看热闹的师傅若宁,似乎明白了什么。
    “枭,天亮了。”沙沙的嗓音在房间内响起,冷还在试图让尝肉欢的男人变回小绵羊。
    “乖,最后一次。”
    冷心里: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月亮高升时你就这么说的。
    好在白枭还是有良心的(虽然不多),想起来小管家说过冷现在是神圣右翼,工作压力不小,送冷一套全身按摩后将其能量全部布满,笑呵呵的送她去上班。
    冷揉着自己的腰,明明能量已经补满了,为什么还是感觉腰腿这么软呢。
    大会上,神圣凯莎照常例行演讲,冷就在底下半眯着眼养神,养着养着,脑海中不由得浮现昨晚那令人面红心跳的情景,那都是什么羞耻服装啊,不过该说不说师傅的身材确实不错...
    神圣凯莎在上面讲着,就看着冷在下面走神,她有些不悦:“冷,我讲到哪里了?”
    “作为战士,我只需要履行命令,其他的不在我的范围内。”
    冷面无表情的回答着,言下之意就是别废话了,你该讲讲你的吧,到时候能干活就行呗,磨叽什么。
    “你是右翼,不是战斗机器。”
    “哦,那怎么办,要不您换人?”
    冷现在完全属于死猪不怕开水烫,你爱说啥说啥,不行就换人呗,她现在巴不得卸任陪自家男人去。
    不知为何,可能是女性的第六感也可能是单纯错觉,凯莎此时面对如此刚硬的冷只有一个令她欣喜若狂的想法:白枭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