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89:戏精彦的挑逗(二合一)
    白枭正襟危坐,眼观鼻不忍抬眼一次,对面的美丽天使,慢悠悠的给白枭泡了杯特殊的饮品,一时间房间内充满了甜腻的味道,腻得白枭都觉得有些发苦。
    “不说说么,为何不告诉我?”
    “我回来的时间特殊,不能暴露。”
    “那为什么冷会知道呢?”
    “我和若宁吃饭时她正好过来了。”
    “是么。”
    “嗯。”
    彦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让白枭一时猜不到她的心思,是信了还是不信?
    “我说的是真的。”
    “我什么时候说你说假话了吗?”
    “......”
    彦将调好的饮料放到白枭面前,看着那人清澈的兽瞳,顿了顿:“你现在是必须得保持这个状态吗?”
    “不是。”
    “那为什么不变回来?”
    “我怕你揍我。”
    “哦?现在这样就不会挨揍了吗?”
    “猫猫这么可爱,你怎么可以揍猫猫?”白枭一脸不可思议,这么弱小的身躯,彦一脚不得踹出个半身不遂?
    不得不说一只猫露出惊愕的表情还是很有趣的,彦的美眸中闪过一缕笑意,转而轻轻摩挲着双手,威胁着:“你想了解一下一个七千多年的战士的心到底会有多冷酷吗?”
    白枭:!
    白枭默默变回原样,捧起眼前的饮料痛饮一口,入口的液体味道很令人意外,闻着虽然甜的发腻,但喝起来却只有淡淡的甜味,主要还是香醇的奶香。
    “彦,这是什么?很好喝。”
    “你能喜欢就好,不过别转移话题,我刚刚差点踩到你时为什么不和我说呢?以你的能力传讯息给我应该是能做到的吧。”
    “是的。”
    “那么是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那些阴暗的心思和怀疑,白枭没勇气说出来,纠结了半响只能干巴巴的吐出这四个字。
    “不可能,你绝对知道,你不这么做是怀疑我什么吗?”
    “没有的事。”
    “...是因为我当年的拒绝吗?我可以解释的。”
    “我知道事情原委,凯莎给你画的饼蛮不错的。”
    彦懵了,既然白枭知道,那他为什么和自己这么疏远呢。
    “枭,你到底是怎么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想再去你家里看看,但我和若宁的关系你也知道,我不是冷,我实在是没办法在你不在的情况下自由进出。”
    说着彦还有些委屈,她一直都很乖的在等白枭回来,结果这混蛋男人根本不在乎她的心情,回来了也不吱一声,都拓麻快踩他身上了,还装猫。
    白枭知道自己的状态很不对劲,他不应该将负面情绪波及到无辜的人,更何况是关心自己的人。
    白枭凑到彦身边,抬手抱住她:“对不起,我刚刚情绪太差了。”
    “那你到底是怎么了?和凯莎女王吵架了?”
    “这次没有,我们只是分开了。”
    彦听到前半句松口气,后半句警笛直接拉响,她没听错吧,白枭和凯莎女王分手了???
    “枭,你是认真的吗?确定分开了?”
    “嗯,我们达成统一了,感情确实结束了。”
    “谁提的啊?”
    “我。”
    “你怎么这样!凯莎女王,她..她...嗯...反正分都分了,你也别多想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彦想为神圣凯莎争辩几分,可仔细一想这段感情中好像一直都是白枭在受委屈,硬说白枭的错处也就是花心了吧,可这件事白枭也没掩饰和否认啊,做出愿意继续这个决定的一直都是凯莎女王。
    白枭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会为凯莎声讨我呢?”
    “怎么说呢,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你并未对不住凯莎女王,所以声讨的前提并不成立,其次,就算是负了她,那也是你和她的问题,用不着我声讨什么,我需要且只能做的,只有用心经营我和你的爱情,使其不要走向你和她的结局。”
    闻言,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在白枭心间油然升起,他开心的埋入彦的颈间:“谢谢你选择我。”
    “这怎么会值得你感谢,选择从来都是相互的啊。”彦回抱住白枭,享受着爱人的亲昵,片刻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白枭不会觉得她会因为他和凯莎分手了,所以就也提出分手吧?
    “枭,我承认我很尊重神圣凯莎,也承认自己完全臣服于我的女王,但我不代表我全身心都属于她啊,我有我自己的思想的。”
    “啊?”
    彦抚住白枭的脸颊,一脸严肃:“枭,你听着,我不会为你与女王反目成仇,因为那是我的王,我的恩师,但同样我也不会为了女王去伤害你,因为你是我此生挚爱,如有一日你和女王真的走到了不可逆转的敌对地步,我会放弃身为你的爱人与天使战士的身份,待一切都尘埃落定再与你谈未来。”
    白枭的瞳孔微微颤抖,他轻叹一息:“彦,你没必要背叛自己的王,若真有那一日,为王而战的你我不会责怪。”
    臣民对王的忠诚是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的,尤其是在神都生活过后,白枭更加理解臣子的心情,故而哪怕彦选择愚忠,他会难过,甚至会感到无力,但绝不会怪罪,因为彦本就无罪。
    “可我做不到对你刀剑相向,梅洛天庭看似强大,但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仰仗着凯莎女王和你昔日天昭王的威名,真算起来没有多少强大的战士,一旦开战,我定然会被赋予重任,那样的责任和期许太重了我辜负不起。”
    彦心知肚明自己的心都在白枭那,真打起来时,白枭只要稍稍说几句软话或者编几句无奈和必须如此的条件,她相信自己一定会让步,到时候伤亡一定会更加可怖,相比于那样的背叛,还不如从一开始就退役让位能让自己心安些。
    白枭明白过来彦的心思,心下一软,望着眼前那精致的容颜,缓缓靠近。
    彦没有躲闪,微抬起下巴迎上白枭的主动,亲密的接触让彦脑内的多巴胺大量分泌,愉悦的心情取代了刚刚的烦躁,以至于她故意皮皮的叼住白枭的舌尖,让他难以收回。
    白枭眯起眼,哟,这是向他宣战吗?
    白枭抬手扣住彦的细腰,微微用力将对方压到在柔软的沙发上,目光幽幽。
    彦一惊,连忙松开白枭的舌头,故作严肃的开口道:“天昭王大人,你要干什么,现在可是白天呢。”
    白枭感受到掌下放松的腰腹,心知彦的调皮,虚空能力瞬间展现,窗外的阳光尽数被挡去,房间一时由光亮转为昏暗,他俯下身轻啄彦的颈侧。
    “虽然是白天,但只要你希望它现在就可以是黑天,所以彦啊,我的爱人,请回答我,要不要让夜晚降临?”
    彦坏坏一笑,腰身一摆就要开溜:“才不要呢。”
    彦的动作很快,但快不过被勾起情欲的男人,结实的手臂拦腰环住,稍稍一用力便将彦再度勾了回来。
    白枭这一次扣住彦的双手,压低身子:“彦,你想跑去哪里啊?”
    彦感受到从白枭身上传过来的热气,心知这是被撩出火来了,暗自啧啧两声,明确恋爱关系后,白枭真是越来越不禁撩了,色枭一只。
    修长的腿顺从的缠上身上人的腰肢,彦继续演着:“既然王非要如此,那臣也没了旁的选择,只望您轻一些...不过就你这色狼,能轻才怪呢吧,每次都会把人折腾个半死。”
    一句话的前半彦还在欲泣欲啜着,后半句直接摆烂躺平,前后的语气差让白枭直接呆住:“你听谁说的?我很轻柔的。”
    彦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胡说八道的男人:“你说出这话对得起冷的腰腿吗?从你那出来时她腿都在打颤好不好。”
    彦这话有些夸张,但冷在事后的腿部肌肉确实有不自然的收缩,一看就知道是紧绷过度导致的,就从这她还不知道白枭这男人热情起来毫无节制么。
    “真的吗?那我知道了,我日后定会注意的。”
    口头上应着,白枭琢磨着回头得赶紧给老婆们升级,这打仗都没累着,做这事累到了成何体统啊,不过如果冷偶尔几次都会腰酸腿疼,那若宁岂不是要伤上加伤?!
    氛围已经被打破,白枭犹豫的看向彦,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
    彦躺在沙发上看着白枭在那发呆,半支起身子无奈一笑:“你在干嘛?等我主动呢?”
    “啊?没有,我只是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彦耸耸肩,搂上白枭的脖颈:“我主动也可以,毕竟你确实非常诱色可餐。”
    白枭一愣,继而震惊:彦果然是老流氓!
    房间的气温再度升高,眼看着情投意合的时机已到,一同讯息打断了此时的旖旎。
    “彦姐,地球星最后一道防线已经被攻毁,地球战士正在后撤回防。”
    “恶魔没出手?”
    “时空蔷薇在誓死抵抗,但不见莫甘娜的身影。”
    “嗯,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
    “是,不过彦姐我们真的不上手吗?这样下去再过几年,地球肯定会沦陷的。”
    “没办法,他们不信正义,我们也没办法贸然上手,这不合规矩。”
    “可是,枭哥很喜欢地球文明。”
    闻言,彦默默看向趴在自己胸口,独自生胖气的白枭,眼底难言笑意:“你放心吧,地球星很快就会有人帮忙的,我们只需要盯着就好了。”
    “哦好的。”
    挂了通讯,彦捏捏白枭的耳朵:“生气啦,还要不要继续?”
    “没事,你有事你先忙,我不急。”白枭蔫蔫道。
    “我倒是不忙,不过你可能会忙起来了。”
    “怎么说?”
    “在你离开的这三十年间,银河之力葛小伦通过雄芯造就了一系列保卫赤乌恒星系的防线,而就在刚刚炙心传来消息,最后一道已经被攻陷,以此来看,地球完全沦陷只会是个时间问题,银河之力护不住地球。”
    白枭惊了:“不是,凯莎没管吗?这不是妥妥的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么?”
    “确实,但当年银河之力口口声声说要与天使划清界限,你又已离开,宇宙各地的也战火未曾停息,那些可都是一直尊重天使的文明,故而凯莎女王才没那个闲心去管一个不新信任天使,也不信服正义的文明。”
    “那查到是谁在侵略地球了吗?”
    “没查,我们都不打算管,又怎么可能费心费力的去查。”
    白枭真是醉了,那地球星到底是有什么宝贝啊?惹得那么多人惦记,还是说地球时运不好,它老犯太岁?这才安生的过几天日子啊,又拓麻打仗了,没个消停。
    彦观察着白枭的神态,对他的想法已然心里有数:“要不你去看看?”
    白枭点点头:“嗯,我得去看看是哪个犊子在那搞事。”
    “好。”
    彦很愉快的放走了白枭,她与他之间皆没有谈那三十年的过往,不是不好奇,是尊重白枭的想法,如果白枭想告诉她自然就会说,不想的话问也会避重就轻,还不如快活相处,她相信白枭终有一日会将所有的事一一讲给她听的。
    白枭跑回自己的小岛,将地球的是告知若宁,若宁当即起身:“那我们出发吧,我和你一起,给你打掩护。”
    白枭连连点头,一只猫在宇宙肆意航行属实有些不靠谱了,有若宁在就好解释多了,不过是宇宙遛猫而已啦。
    若宁的动作很快,再加上之前白枭喜欢常住地球星,所以有专属的大虫桥,飞行时间可以缩短到最少。
    等白枭感到地球星时,真是被周围一切震惊到了,地球星的周围布满了各种不知敌我的战舰碎片,密密麻麻,看得人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地球的战士们在不断撤退,当他们看到天使的身影时已没了最初的期待和欣喜,三十年了,他们清楚天使不会再出手了,来这里不过是看热闹而已。
    远处还能看到战火的影子,若宁顺应着白枭的心思,飞了过去,机械羽翼,红色长发,时空能力在不断释放,拼命拖慢敌方的进攻,为身后的战友们换来撤退的时间。
    若宁扫了一圈周围,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有些意外:“奇怪啊,这小女孩在这累死累活的打,怎么不见凉冰的身影?她不是最疼惜这孩子的吗?”
    白枭也意外,刚欲开口眼前就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相较于猫来说突然出现的硕大的面容真给他吓一哆嗦。
    怀中的猫忽然剧烈颤了一下,若宁一愣,转过头正对上凉冰要吃人的目光。
    “你出来了啊,看来白枭回来了对吧,他在哪?”
    若宁不悦的转过身,盖住白枭的眼睛:“你犯什么病,他没回来。”
    凉冰微微一笑,笑得瘆人,瞳色如墨,暗沉无光,恶魔之爪从旁出现,围绕在若宁身边,她淡淡道:“别逼我动粗,说,他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