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92:凯莎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自从和鹤熙交谈后,反应过来的凯莎立即想设法补救,但赶到白枭的小岛时才发现二人已经离开,她下意识点进与白枭的通讯框,在询问发出后,白枭秒回了个问号,似乎在疑惑凯莎的意思。
    白枭:我没有做违背正义的事,这你放心。
    凯莎此时才想起她已经没有资格去过问白枭的去向了,感情的结束不仅意味着爱人身份的失去,更象征着他的人生中再不会有她的痕迹,就像两条平行线再没有交织的可能。
    这个想法出现的瞬间,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明明作为神已经不会那么在乎氧气的存在,但现在凯莎头昏目眩,真的有一种缺氧要昏厥的感觉。
    天使冷日常乐呵呵的照顾着白枭种植的一草一木,刚从果蔬地里出来就被凯莎的脸色吓了一跳。
    “女王!”
    天使冷从未见过神圣凯莎如此苍白的脸色,好像下一秒就要抽过去了,她赶紧上去扶住她,另一边立即发送讯息给白枭,简述了下此时的情况。
    这个情况给白枭也吓一跳,可别嘎在他那啊,他还想好好住呢,这死个神还是昔日老相好,那不得成凶宅了,他当即拜托冷安抚住神圣凯莎,家里有安神的茶,让她赶紧喝点。
    天使冷按照白枭的吩咐为神圣凯莎准备了茶,随着温热的茶水进入口中,冰凉的身体似乎也有所回温。
    看着一旁紧张注视着自己的冷,凯莎忽然眼前一亮,她一把抓住冷的手臂,焦急的问道:“冷,你知道白枭去了哪里吗?”
    “他去地球星了,根据炙心传回来的消息地球文明最后的防线已被击破,白枭有些担心就过去实地勘察了。”
    冷不是一个记仇的天使,白枭既已回来而且并未对神圣凯莎的举动进行复仇,那她自然也愿意给自己的王以尊重,故而神圣凯莎问什么她也就实话实说了。
    得到了白枭的下落后,神圣凯莎在脑海中即刻复盘了地球星这三十年的变化,战争的发展趋势,她知晓地球星的沦陷只是时间问题,敌方的实力不可小觑,但这实在是有些不太对劲,这么强大的文明去进攻一个刚刚进入宇航级别的文明能获得什么吗?而且还是用那种不断试探的方式去进行的这数十年的战争。
    凯莎的思绪飞转,结合战争爆发的时间以及宇宙各地不停出现的偷袭事件再加上白枭悄无声息的赶回来,此番种种似乎都在暗示着一个答案:闹事的家伙和白枭绝对有关系。
    那家伙就好像一个不经世事的恶童,顽劣且自私,首先那人应该是不想和白枭正面交锋的,不然也不会一直等到白枭离开才动手,其次那人应该是希望白枭回来的,这么磨蹭着打就是想看看白枭会不会回来,引蛇出洞...分析到这时,凯莎忽然一顿,不对啊,如果是希望白枭回来,希望对他下手,那应该早就施行策略才对,怎么会是等他离开了才动手呢?
    发觉不对的凯莎再度重盘,逻辑推倒重来,如果对方是不希望白枭回来,不希望他继续沉沦在这呢?那似乎就可以捋清楚为何如此了,那家伙在惧怕白枭的力量,他这么做很可能是因为不确定白枭还会不会回来,可是白枭回到神都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他难道是神都的子民?那如果设定成立,白枭应该能知道是谁才对啊。
    信息的不足让凯莎的推演难以继续,她眸子微颤,看来必须和白枭谈谈了,念到白枭时,凯莎有些心虚,私事没办法聊,正事总可以搭话了吧,他应该不会拒绝的吧,应该不会认为自己多管闲事的吧,白枭是多么温柔的男神,应该不对的,对吧?
    白枭收到凯莎发来的会议邀请时不算太意外,这人都差点没嘎在他家,他还正想问问咋回事呢,但凯莎特意标注这次会议是‘正事’会议,看着正事二字,他反而觉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白枭眯起眼,这女人不会又要耍流氓搞事情吧?
    若宁瞧出白枭的走神,讯息里询问着:枭,你怎么了?
    白枭将凯莎的信息转播给若宁:媳妇,你说她想要干什么?会不会是鸿门宴?
    若宁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悦,面上仍然平和:不如我过去听听她要干什么吧,你留在这盯着地球的动向,正好我没办法化形,雄兵连的人也都认识我,很容易借此猜出你的身份的。
    白枭想了想:那就拜托你了,不过别太信任凯莎,她的脑瓜子里指不定想些什么,真发生什么了,别留情。
    若宁:放心,我有数。
    若宁对白枭的嘱咐不以为然,留情?她不上去就送凯莎两个大逼斗就算是自己仁至义尽了,还扯什么情谊。
    飞回到梅洛天庭,站在天刃宫门口的若宁露出一抹冷笑,来吧,让她看看凯莎这女人到底唱的是哪出戏。
    凯莎的戏唱的怎么样暂且不知,白枭此时都快被琪琳吸秃了。
    琪琳很喜欢白枭身上的味道,好像是白日晒过的棉被,暖洋洋的。
    “大仙,你身上没有猫咪的味道诶,是因为常洗澡的缘故吗?”
    白枭磨磨牙:“是化形的缘故啊,宝贝。”
    “哈?”琪琳吸猫的动作一顿,疑惑的看着白枭。
    白枭默默变了回去,面无表情的看着还把脸埋在自己胸膛的琪琳:“懂了吗?”
    四目相对之际,白枭眼睁睁的看着琪琳脸色刷的一下红了,她颤颤巍巍的放开手:“抱歉,我不知道。”
    白枭点点头又变了回去,像猫似的揣着手,老神在在的:“原谅你了,给我捋捋毛当补偿吧。”
    “好的。”
    琪琳乖乖为白枭顺着自己刚刚弄乱的白色长毛,边摸边感慨,手感真是太棒了。
    白枭望着窗外,忽然道:“撤退完成了。”
    “那我们一起去迎接吧,估计又要开大会了。”
    “嗯,也好,去听听接下来的方向。”
    琪琳心情愉悦的抱着白枭离开了病房,相比于琪琳的好心情,撤退回来的战士们别说是高兴,连有精神头的都很少,他们在疯狂质疑着未来,败多胜少,甚至算得上是屡战屡败的战斗还有继续的必要吗?
    葛小伦他们看到琪琳痊愈发自内心的笑了,这或许是这几个月以来最好的消息了吧,但很快这短暂的轻松氛围便在接下来的战局研讨会上彻底破碎。
    白枭坐在琪琳腿上,喝着奶茶懒洋洋的听着,整场会议总结下来无非就是三点:
    1.败局过多,华夏这边已经负担不起接下来的战争需求。
    2.雄兵连没有起到关键作用,导致战局后期伤亡过重。
    3.银河之力葛小伦指定的策略不佳,没有正确预测敌我双方的战力差距,导致战局越发难以逆转,需要承担主要责任。
    讲到最后,研讨会就变成了批判会,白枭真就想乐了,这群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家伙在高高在上的批评什么?战争不是你打,鲜血不是你流,批判倒是起劲了,敢情就会出张嘴呗,人家军部官方完全理解雄兵连的处境,一群十八流专家倒是叭叭的厉害,而且局势糟糕能怪雄兵连么,实力差距那么大,你们拿着冷兵器,人家拿着高级热武器,咱就是说这仗怎么打?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好吧。
    眼见着葛小伦的脸色越来越黑,刘闯都险些直接开骂,雄兵连的其它成员也是不同程度上的窝火,琪琳抱着白枭,揉揉他的肚子,期待的看着他,白枭见状轻轻嗓,一本正经的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琪琳耳中:无关人士就别在那装明白了吧,从未摸过枪的家伙有什么资格批判一直在前线冲锋陷阵的战士们?他们很英勇,也对得起国家与人民,敌我双方的差距过大一时之间无法弥补导致的局势难以逆转是很正常的事,没必要大放厥词的扣黑锅...
    众人耳中:喵喵喵喵~....
    一直贬低葛小伦的专家们瞬间转移枪口,对准私自抱猫来参会的琪琳开始了又一番的批判,丝毫没有考虑到自身从未对战争,对国家人民起到任何有利作用的事实。
    白枭眯起眼,猛然一挥爪,顷刻间房间安静了,他再一挥爪,熊熊烈焰直接燃起,顷刻间那些狂妄的嘴脸都变成了一方焦土。
    白枭从琪琳怀里站起身,终身一跃跳到演讲台上,怒吼一声,开始了自己的愤怒宣言。
    众人耳中:喵!!!喵喵喵喵...
    期间小管家试图插话告诉白枭,在场的人除了琪琳外都没有录入,他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请拿着翻译机再说。
    白枭义正言辞:小管家,我现在很愤怒,请先让我发泄一下,我得骂醒这群蠢B!
    【可是他们...】
    白枭猫爪一挥:不需要可是,他们不值得同情,蠢死了,必须骂。
    【不是同情啊宿主,我的意思是他们听不懂...】
    白枭继续摆摆爪:听不听得懂不重要,就这个智商了也不能要求太多,让我先骂着吧。
    小管家:......
    【好的,您请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