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301:双标而已
    若宁沉默了几秒,微笑着提醒:“她是新人。”
    “嗯,看出来了,在梅洛天庭出现的黑发天使,不是和你我同辈,就是最小的一代。”
    若宁看着白枭那义正言辞的模样,继续暗示着:“她来自费雷泽。”
    “你一说这个我想起来了,凯莎之前不是还准备让艾妮熙德当下任王呢么,她还盯着那小孩没?”
    “额,艾妮熙德已经完成人类时期的事情了,她已经是天使了。”
    “哦,那她状态如何?神圣知识宝库算得准么?”
    “怎么说呢,旁的我也没去细看,但性格上挺自来熟的。”
    白枭想了想,以他对若宁的了解她说性格自来熟应该不是指单纯的热情:“那小孩不会天天正事不干只知道上杆子搭话吧?那凯莎得头痛死,不过跟我们也没关系,脚底的泡都是自己磨的,凯莎亲自选的那只能受着了,话说回来,媳妇我们回去吃炸串吧。”
    若宁沉默着,她在反思自己,怎么可以对自家男人抱有那么高的期待呢,这男人看似温柔,实则不过是礼貌,除了他亲自放进心里的,其余人都拓麻名对不上脸。
    习惯性将记忆画面处理成文字储存以防被窃取的白枭琢磨着:媳妇咋不说话呢,难不成那个叫艾妮熙德的女人惹她不快了?
    “媳妇,艾妮熙德如果惹你了,或者你单纯就是看她不顺眼,揍就是了,作为前辈,指导一下后辈有什么不对,凯莎那边我处理,一个小丫头还能让她拽上天了?”
    若宁微笑:“我知道了,走吧,我回去给你炸肉串吃。”
    “嗯。”
    回到家,若宁看着吃得开心的白枭,缓缓说出自己不悦的理由:“枭,我刚刚不高兴是因为你和那孩子谈得太热切了,我以为你认识她。”
    白枭咽下口中的肉:“咱俩想法正相反我以为她认识你呢,这家伙上来一顿说啊,搞得我一直认为她是你新收的徒弟,不然咋能对我这么热情呢。”
    “你就没想过她会是仰慕你吗?”
    “怎么可能,你忘啦,我在梅洛的名声早就臭了,我早就不是那个被万众期待的天昭王了,老一代巴不得让我死掉好别毁了她们心目中天昭王那高大的形象。”
    “凯莎在这三十年间已经为你正名了,那时她们歉意书信能堆成一座小山,甚至有很多人找到我,希望得到你的下落,她们想当面为当年的愚蠢和伤害向你道歉。”
    白枭愣住了,他当年盲目的选择将事情全部背着身上时就没准备再卸下,花心是事实,过程也无需和外人探讨,他自觉那些人也不会去在意过程如何,毕竟大多数人都是所见即世界。
    “这么做了,凯莎还是要挨骂啊。”
    “那没有,那些多管闲事的家伙没有再敢多嘴的,她们现在只希望女王和你都能有个美好的未来。”
    白枭很意外:“这么统一?”
    若宁点点头,将手里的肉串放入油锅:“当然了,天使都是明事理的,绝对不会那么偏激的钻牛角尖。”
    查完过去三十年事件的小管家默默哼了一声:可不么,钻牛角尖的都在地里埋着呢啊,若宁这女人可双标的厉害。
    白枭面前:若宁:咱只是一个乖巧的小媳妇而已啦,从不惹事的,自家男人说啥算啥。
    外人面前:若宁:你拓麻再跟老娘废话一句试试,脑瓜子给你踩稀碎。
    “好香啊,枭,师傅,你们在吃什么好吃的呢?”冷笑呵呵的走进来,这忙完事务她一分钟都不会耽搁的,必须来白枭这里窝着,无为别的,就单纯看着白枭都高兴。
    “打扰了。”彦也跟着冷过来了,她向若宁打了个招呼后便直接坐到白枭身边,白枭不在时她不会来这里的,本来跟若宁就不对付,白枭不在,若宁那是分分钟脱下那套虚伪的温柔伪装,都不需要一言不合,那眼神对上了都可能打上一架的主,彦可没必要来这自找麻烦。
    白枭向两人笑了笑,起身走到若宁身后,抱住她:“若宁,你坐着歇着吧,这里交给我,我的手艺很不错的。”
    若宁知道白枭的意思,让开位置:“你一个人哪里忙得过来,我带着冷去准备其他的食物吧。”
    “那也行。”
    若宁向冷勾勾手,顺便丢给彦一大盘的食材以及一张食材单:“想要有嘴吃就得有手干,你懂的吧。”
    彦浅笑着点点头,并不在意若宁的任务分配,她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白枭怎么作,怎么当皇帝,若宁都乐意受着,因为那是人家的爱人,人家老夫老妻的相处不在乎那些无伤大雅的琐碎事物谁多一把少一把的,但若宁对她和冷可不行,全让若宁忙她们则坐享其成的事梦里都不可能有。
    想到这里,彦扫了眼白枭,想来白枭也是心知肚明若宁的性格的,他享受并尊重着爱人的付出,照顾是主观,是为爱,但绝不是理所当然。
    ---------------------
    白枭离开后,只剩下鹤熙和凯莎面面相觑,鹤熙看着凯莎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张张嘴还是没能说出任何安慰的话,想了想如今之际还是留给凯莎舔舐伤口的空间最好吧。
    只是鹤熙刚准备离开,凯莎便喊着了她:“鹤熙。”
    “嗯?”
    “你觉得他是不是真的想和我断?”
    “凯莎,我觉得如何不重要吧,而且我觉得他怎么考虑也不重要。”
    凯莎目光一斜,钉在鹤熙身上:“什么意思?”
    “那白枭他就是真想跟你断,你会放手让他走吗?”
    “不会。”凯莎不加迟疑的给予回答,听得鹤熙都一脑瓜子问号,那你这个男人婆还问她干什么?不管白枭到底是不是那个意思,你不是都不会放手么。
    “既然如此,你便自己把控吧,我先回去了。”
    “我想知道白枭拜托你的事。”
    闻言,鹤熙的脸色微变,背对着凯莎的方向,眸子泛起寒意:“这我无从告知,凯莎,知道的太多对你并没有好处。”
    “我只是想离他再近一些。”
    “缓和关系的方式有很多,这样不顾白枭的想法不断蓄意靠近的是最下等,凯莎,做好你的女王,这是你目前最好的选择。”
    说罢,鹤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片空间,凯莎自知自己过界太多,可她有力无处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枭离她越来越远,昔日的爱意和陪伴仿佛都是幻觉,她再没有拥抱他的可能。
    沉溺于自己思绪的凯莎没有发觉,华烨尸首下的空间正起着微妙的波动,有人正在默不作声的关注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