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321:囚笼还是王城只在一念之间
    白枭不是很能理解黑诺莉的想法,不过他能感受到黑诺莉并无逆反之心,她不是被奴役或洗脑驱使的,全程都是主观判断。
    “黑诺莉,你究竟想如何?我并没有对现实有何不满。”
    黑诺莉笑了:“如果您不曾见过光明,您自然就可以安心的在深渊中沉眠,而我只是想让您去见一见。”
    白枭无语,他起身走到黑诺莉面前,指尖点点她的额间:“不要以己度人,我们不一样的,你也没资格为我做主,我的事情我心里有数。”
    “可您在牢笼之中!”
    “我心甘情愿。”
    “您会这么想是因为您从未感受过真正的自由,只要感受过您就不会这样想了。”
    “黑诺莉,你是傻瓜吗?”
    “嗯?”
    白枭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盯着面前的女人:“听着,我大概能猜到你想要干什么了,你不断行动屡次进犯,挑衅的不是我,是神都的子民,你希望他们暴动,毕竟根据神都律法,不经过神王允许就擅自行动伤人者杀无赦,对吧。”
    黑诺莉沉默着,白枭也不在乎她是否回答,继续着:“我猜你一定是认识那个一直在背后和我作对的人吧,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黑诺莉依旧沉默,白枭眼神一冷:“回答我!”
    “合作...不,互相利用吧。”
    “他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黑诺莉察觉到白枭此时脸色极差,连忙继续:“他没有和我说过任何关于他的计划,甚至说我都没有见过他,第一次相遇时是他主动来找我,他说他神圣凯莎很快会来寻我,要我满足她的愿望,作为交换,他愿意告诉我一个关于神都,也关于你的残酷的真相。”
    “真相即是神都是束缚神王的囚牢,神都子民会为神王献上所有,但想获得这些神王需要付出自己的自由,他是这个意思吧。”
    “是。”
    “黑诺莉,你真是傻了吧唧。”
    “哈?”
    白枭懒洋洋的窝回若宁的怀抱:“搞清楚,神都于我不是必需品,我捧着那是玻璃杯,松手就是玻璃渣,我既能凭一己之力管束所有人,自然也能凭一己之力毁了一切。”
    “那你为什么?”
    “我说了啊,心甘情愿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有这份能力,我创建了这样的神都,我就需要对它负责,黑诺莉你给我记着,神都是我的王城,如何处理它是我的责任,而你是我的王臣,我的骑士王,我的命令和要求才是你唯一需要考虑和执行的事,别越界了。”
    黑诺莉望着白枭锐利的目光,他的坚定和不容置疑完整的传达过来,许是真的跪久了,她面对他真的站不起来,明明之前还义正言辞的要给王以自由...
    黑诺莉自嘲的笑了笑,直起身子,猛然俯身,前额重重的砸在地上:“臣遵旨!”
    白枭点点头,挥挥手:“嗯,起来吧。”
    这大响头磕的,能不能折寿啊,白枭不合时宜的思虑着。
    “黑诺莉,你虽不是为逆反且是老臣,但终究是做了违背律法的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目前所处这这片宇宙你给我盯好了,若有丝毫差池我都唯你是问,听懂了吗?”
    “是!”
    “干活去吧。”
    白枭松开黑诺莉,摆摆手让她赶紧闪人,待黑诺莉离去,若宁才问出自己的疑惑。
    “枭,我理解你的一切决定,但我不明白为什么还留着黑诺莉,她的自主性太高了,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臣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黑诺莉资历非常深,可以说是目前神都中最老的战士,而且实力尤为突出,根据蝎离传过来的消息,黑诺莉以一挑所有骑士王,在神都内各种引擎的削弱下,她依然做到了完胜,还浪悠悠的来到这里看我,你说这个人有没有利用价值?”
    “有是有,但她真的不会叛变吗?”
    白枭摇摇头:“不会,我刚刚给她治疗伤处检查基因时发现,她的引擎能够正常运转的前提就是对我保持足够的尊重的忠诚,不然就会爆体而亡,所以我暂时不准备疑她。”
    “懂了,那查到相关事情了吗?”
    “查到了,我已经可以确定那个家伙的情况了,虽然他对黑诺莉的记忆数据动了手脚,抹去了他存在的痕迹,可我又不是个傻子,数据断层能看不出来么。”
    “那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白枭伸了个懒腰,侧过身搂住若宁的腰肢:“大概率是为了杀我而存在的吧。”
    若宁瞳孔猛缩,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枭,白枭却缓缓露出一抹笑容,示意若宁放心。
    “你有万全的对策了?”若宁有些紧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白枭若是没了,她怎么办?
    “赢不赢暂且不论,但我绝对不会输。”
    “真的?”
    “真的。”
    若宁看着白枭的笑容,第一次依旧感到不安,她俯下身啄吻白枭的脸颊与唇:“别丢下我。”
    白枭坐起身来紧紧抱住若宁:“相信我。”
    在白枭的拥抱下,若宁渐渐放松下来,信他吗?当然,她一直都信,无条件的。
    -----------------
    庞大的棋盘之上,再度崩塌一座高塔,男人瞥了眼,似无奈也似意料之中,黑诺莉被捕了呢。
    他拿起高塔的碎块看了看,否决了之前的判断,黑诺莉是自首的,这么多年了除了实力以外,那孩子的心态还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娃娃呢,离了神王就仿佛是离了生命之源,一分钟都活不下去。
    男人随手丢掉碎块,罢了,本也没准备把希望都寄托于她的身上,解密嘛,还是让人有所获才有意思,信心啊,也是在胸有成竹时击破才最具有打击性,进行下一步吧。
    他抬手拿起一对小人偶,一黑发一红发,看着那Q版的小脸,男人有些迫不及待了,神王会如何破解此局呢?
    “这次是这两个小女孩,按计划行事,不要再重蹈罗叁的蠢事了。”
    “遵命,定不负将军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