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327:挖掘内心真正的欲望
    彦享受着余韵,摆弄着白枭的羽翼:“怎么了,看起来不开心?”
    “彦,你对归属感如何定义?”
    “我觉得归属感主要还是看有价值的记忆大多都留在了哪里。”
    “如果关于天使战士的记忆全部清空,你还会觉得梅洛是你的归属地吗?”
    “不会。”
    彦的回答十分果断,白枭却为此有些发蔫,他原本以为找到欲望的根源就好了,可存在于无法探知的时空中的人定然是可以操纵他的记忆的,如果记忆被清空,那他还会眷恋此地吗?原始的欲望还会存在吗?
    彦也看出了白枭的状态不对,贴近了些:“枭,虽然我认为记忆被清空后归属感也会清零,但这毕竟只是一个理论,已发生的事无法改变,我是天使战士,无论何时,发生了什么事,这都是无法改变的现实。”
    “如果记忆会被修改,那现实与否还有意义吗?什么都变了。”
    “不不不,枭,你不能想得那么片面,过分强调意义时本身就已经失去了意义,我们回归原始,首先你愿不愿意承认一点,无论人的记忆如何变化,核心根本是不会动摇的,就像你无论是白枭还是夜明,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变的,殊途同归。”
    “我承认。”
    “既然如此你就没必要非拘泥于一段记忆,或者一段现实了,哪怕记忆错乱,可只要黑核心不变,那追求的东西也就不会变,你终究是你。”
    彦不是个傻子,她是没有成王的资质,但又不是愣头青,白枭明显是在困惑于什么,结合目前得知的信息,白枭八成是在恐惧失败,而白枭与对方的战斗中主要是精神方面的,所以彦说一千道一万就是想让白枭自信起来。
    对方没有直接吞掉白枭的精神,也没有让白枭的精神崩溃,这很可能是因为彼此棋逢对手,或者没有碾压的实力,所以只要白枭保持绝对的自信,那至少可以不输吧。
    白枭思考了下,觉得颇为有理,望着怀里乖巧的彦,不由得搂紧些。
    “谢谢。”
    彦埋首于白枭怀中,笑着摇摇头:“枭,我定然是万分希望你能获得胜利,但如果真的意外失败也别太难过和纠结,大不了我再等你几万年,到时候我童养夫把你养大再拐回家。”
    白枭:???这么喜欢养成系吗?
    白枭搂着彦的手缓缓下移,目光逐渐变得炙热,彦眨眨眼睛:“我们刚刚才结束。”
    “嗯,那你现在休息好了没?”
    “我说没有你会放过我吗?”
    “这得看你说的是不是实话了。”
    彦思索了下,叹口气搂上白枭的脖颈:“算了,开始吧,我对你说不来谎话。”
    白枭笑了起来,彦还真是可爱。
    等白枭搂着彦从屋里出来,凯莎那边和鹤熙茶都喝完一缸了。
    凯莎瞧瞧时间,呵,真能折腾。
    鹤熙瞧瞧凯莎,呵,吃醋了吧。
    这一次白枭找上鹤熙,进入屋内时看到凯莎也在,心中一喜,挺好省得跑两趟了。
    “凯莎,鹤熙,你们觉得埋在我内心深处的欲望是什么?”
    凯莎:“扮猪吃老虎。”
    白枭一愣:“我有吗?”
    鹤熙微笑:“凯莎比较喜欢说一些委婉的话,你可直白点理解的,就是说你扮和尚实色狼。”
    白枭眯起眼:“鹤熙,你是不是皮痒了?抽你屁股信不信?”
    鹤熙上下打量了眼白枭:“哦吼。”
    白枭:......
    “鹤熙,不要认为你曾经是我的王兼姐姐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可以装作不知道这段记忆,反正也没有读取都是道听途说。”
    鹤熙修长的手指摆弄着茶杯,听着白枭的威胁,毫不在意:“如果你想打,那我是怎么样的身份都不耽误,如果你只是吓唬我,那即便我为所欲为你也不会如此,所以你真的想打吗?”
    白枭默默抬手拿开鹤熙手中的茶杯,扣住鹤熙的纤腰拎起来一转,让她趴在自己腿上,啪啪就是两下。
    鹤熙:尼玛,他真的想打。
    皮皮熙不敢皮了,乖乖的缩在凯莎身边,开始一本正经的分析白枭的疑惑。
    “实不相瞒,我觉得你内心深处并没有特殊的欲望,同时你不希望别人更改你的习惯和保持的状态。”
    这一点在鹤熙看来是非常明显的,白枭第一次主观想回神都就是因为有人想要摧毁他平静的生活,这在他看来是无法容忍的。
    凯莎看着正经起来的鹤熙,不禁感到无奈,你说说啊,早这样多好,非皮一下,挨打后就乖了。
    不过凯莎很赞同鹤熙的想法:“或许这种不希望改变的想法就可以理解是你的欲望。”
    鹤熙点点头:“赞同,欲望不是单指想要得到什么,只要是想要做的事,在乎的东西,无法退让或者退让很痛苦的事都会是你的欲望来源,因此我觉得如果你想要加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重视,完全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凯莎:“谁痛苦谁改变,谁改变谁受益,枭,只要你还对改变生活状态这件事感到不爽,那就去改变吧。”
    白枭捉摸了下:“你是说让我去改变让我痛苦的东西?”
    “或者是造成你痛苦的人,就比如你在烤火,火焰温度太高令你感到痛苦,想要结束痛苦就必须改变,要么收回手,要么降低火焰的温度,看你的选择了。”鹤熙懒洋洋的补充着。
    白枭点点头,他明白了:“谢谢,我懂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会处理好的。”
    白枭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后,很快就离开了,凯莎看向一旁的鹤熙:“你这么说是希望白枭干掉那个家伙吗?”
    “不一劳永逸还等着接着养成系吗?”
    “那后果...”
    “没有后果的,凯莎,你要信我,对于白枭这个男人的根本我比你清楚,他不轻易发怒,但触及底线绝不姑息,白枭比任何人都要重视稳定性,动他的稳定性比杀了他还难受,故而我们只需要将他埋在内心深处的欲望挖出来,让他直视就可以了。”
    凯莎看着胸有成竹的鹤熙,一时间竟感到十分陌生:“你是鹤熙吗?”
    鹤熙眉眼弯弯:“当然,只不过托你的福,记忆恢复的速度很快,想必现在白枭的怒火已经开始燃烧了,等着看热闹吧。”
    “你一早就知道白枭的想法?”
    “你觉得如果早知道的话我会死在他手里吗?要知道白枭自始至终都未曾亲口对你我细细描述那二十余年对他的意义。”
    这一句话让凯莎一愣,转而恍然,白枭想要稳定的最主要的来源就是那二十余年的无所依,曾经的白枭也不可能细谈伤疤,而他身为神王引擎高级,也不可能允许别人探查,所以才会误了时机,曾经的鹤熙也才会命陨。
    凯莎端起茶杯,望着茶水中自己的倒影:“这一次他会赢吧。”
    “尽人事听天命,不问结果。”
    鹤熙自觉能做的已经都做了,能不能发挥好就看白枭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