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殿下的棉花糖〕〔黄龙本纪〕〔浮华千重〕〔我!直播出个天帝〕〔王牌冒险〕〔楚灵尘云亦辞〕〔素手为谋动京华〕〔穿书后我活成了戏〕〔渔人传说〕〔孤独成爱〕〔一剑飞仙〕〔花掉1000000亿〕〔医心向阳〕〔奶爸有植物系统〕〔这个总裁有点二〕〔重生之最强星帝〕〔都市仙尊洛尘〕〔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南安〕〔主角是洛尘的小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洛剑雪衣侯 正文 第十四章 赎身一诺
    酉时天色变沉,暮霭压城,磨刀嚯嚯,乳猪肥鹅上案,剁肉声“霹雳嚓啦”。

    炊烟直上,热锅滚油,厨房里一阵熙攘忙活。

    魏政设下夜宴,一为叶洛接风,二为渭帝赏赐相贺,连连夸赞,露出喜爱神色,吩咐魏荀上酒,一饮就是三大杯。

    魏政对儿子的期许还是颇高,数落几句,嘱咐日后好好练剑,一身绝技,风光无限。

    叶洛谦虚应了几句,吃了些饭菜,感觉肚皮已经撑饱,就叫了蓉儿离开了酒宴。

    回转折绕,两人倚坐在西苑的亭栏上,冬日的夜风虽寒,但月华素绢,如剪云飘逸。

    叶洛从怀里掏出那本《九宫杂论》递在蓉儿手中,爽朗笑道:“蓉儿,我们相识已小半月有余,得你悉心照料,才捡回小命,心头总是暖意融融,我觉得你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子,这本医书赠于你,搁我身上也无用处。”

    楚蓉儿借着月光翻看,毕竟其父是神医妙手,其女也会耳濡目染,知会一些医理药法。

    大概翻览一遍,合上最后一页,相较以前读过的那些医书,不解处颇多,可能也是玄妙之处。

    楚蓉儿拍了拍叶洛肩膀,笑盈盈问道:“一下子土鸡变凤凰,什么感觉,我还准备使唤你为爹爹扛麻袋呢!”

    叶洛听着笑喷了声,也没收敛怪象。

    “什么土鸡呀,你才土鸡呢!”

    叶洛思忖一会,蓦然回望着蓉儿的脸蛋,她的双手正一拍一拍地拍着医书。

    叶洛深情地笑问道:“蓉儿,你洛哥哥挥剑纵横,就不打算问问来历,万一是江湖恶霸,你岂不是遭了殃!”

    “哈哈……本姑娘救人全看兴致,没有理由,你算是幸运之人。”

    略作停顿,叶洛掏出七彩鲛珠放在她的手心,合上。

    “蓉儿,这颗鲛珠算是我能给你的唯一礼物,找个链坠衔在胸前,对你的内功有所裨益。”

    “你这是?”

    叶洛沉沉说道:“我是豫国国相叶昊之子,遭那狗皇帝毒害,家破人亡,才流落渭国。每每沉痛,想起叶府那日的惨状,食无味,寝难安。空有一身武艺,却护不得心爱之人,天人永隔,实在汗颜。就算以杀尽千万人为代价,我也要去做,取了豫帝的狗头。”

    叶洛眼含涟漪,蓉儿轻轻地用手指拭去。

    “失态,失态,蓉儿,明日回了楚府取剑,我就拜别,有缘我们江湖再会。”

    楚蓉儿表情沉定,斩钉截铁地说道:“救你时就猜测你绝非等闲之辈,后来爹爹把真相曾告诉于我,我不提及是因为怕你陷于仇恨,迷失了自己。”

    “我很清楚我该干什么,杀人尝命乃是天经地义之事。”

    楚蓉儿摊摊手,质问道:“你的天经地义就是一个人独闯皇城,被皇帝老儿的走狗军士射成筛子,还是头颅悬在城轩之上?”

    “不会,我会找到法子,亲手宰了豫帝老儿。前途就算是暗无天日的深渊大泽,我也必须走一遭,这是我对叶家祖先的承诺,也是活着的唯一意义。”

    楚蓉儿愤愤地瞥了一眼,把医书和鲛珠一同递在了他的怀里。

    “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你行你的独木桥。我们本是陌路人,不相见自可安好,明日回府收拾东西走人。”

    叶洛心里一阵酸痛,断断续续叫道:“蓉……蓉儿……”

    楚蓉儿起身离了风亭,月下独影一人,好似天地寂寥。

    叶洛只得回转身,在月色下消失。

    渭帝唐玄龄应叶洛请求,国府监所拨发的银两汇兑成千金银劵,送于叶洛手上。

    一骑扬雪,鞭音在簌簌下落的覆雪声中应和。

    红袖馆内依旧如常般繁闹,叶洛寻了潘妈妈,老妈子还算是记性甚好,认得叶洛。

    叶洛轻声叨语,告知潘妈妈寻个稍微偏静的阁房子,有重要之事需要商量,以免带来麻烦。

    看似静水无波的风流之地,耳目遍处皆是。那些富贾公子也常常安排个暗哨,谨防府中老爹派人捉奸,抓到把柄。

    到了偏屋之中,叶洛就开门见山,直接说道:“潘妈妈,飞燕妹妹承蒙你多年来的照顾,我替她谢过。在这馆楼之中毕竟不是偏安之所,徐相的手段你也是清楚,为了利益,随时可以弃子,现在赎身出去,不再做馆中人。”

    潘妈妈闻言一怔:“若我放飞燕离开,红袖馆的众人需要遭劫,就算是我成全于你,你们也逃不过相府的鹰犬。”

    叶洛从怀里掏出千金票劵塞在老妈子手上,沉沉应道:“徐相国的条件想必渭国皆知,皇族有钱无胆,顾忌是青楼女子,富贾虽有财粗者几耳,也舍不得千金易赎,只想着在这风流馆内讨点艳色罢了。”

    “公……公子……是国府监的亲柘,皇帝亲赐!”

    “潘妈妈,劳烦你交到徐相国手上,一定欢喜,‘一两侯’适合做买卖。”

    叶洛单膝跪于地上,揖手谢道:“潘妈妈照理好自己,此一别,不知何时相逢。”

    潘妈妈紧忙拉起身来,语气有些急躁:“使不得,公子使不得!”

    叶洛协同老妈子一起上了五楼,叩门入室。

    李飞燕望见叶洛归来,不知是何滋味,无语凝噎。

    老妈子凑近身旁搂在怀里,如同慈母亲抚。

    “燕儿,快谢谢这位公子,纵然我十分疼你,却给不了你自由身,这位公子赎你出去,好好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去吧,我相信他会疼你爱你的。”

    叶洛默言,脸色有些变化。

    半晌絮叨,衷肠难舍之言诉完,潘妈妈帮她收拾了赶路的衣裹。

    叶洛吩咐她换一身素调点的衣裳,出了屋门在外等候。潘妈妈吩咐下人牵来马匹,在馆墙外等候。

    半盏茶的功夫,泪雨挥别。

    李飞燕紧缩在叶洛怀中,欺霜赛雪的嫩手抓着他持缰的手臂,温温生热。

    叶洛急着赶回魏府,鞭急马弛。

    马背上的话在怀间还是听得真切,“姜灵,以前你唤作李飞燕寄人篱下,隐于红袖馆楼,今日起,你便是曾经南诏的那个姜灵,重新生活,去完成我们背负的使命。”

    李飞燕侧首,呼气声在他的脸前留下白霜雾气。

    “谢谢你,洛哥哥,日后我便是南诏的姜灵,也是你的灵儿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厉少宠妻至上〕〔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前妻难追,周少请〕〔龙门之主〕〔界之柱〕〔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时婳霍权辞〕〔悯生术〕〔人类少女到底有什〕〔都市之最牛神豪系〕〔诡异觉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