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魔帝归来〕〔生而为王〕〔最强高手在花都〕〔重生八零娇娇媳〕〔穿越七十年代之歌〕〔旺门佳媳〕〔恶魔就在身边〕〔抢救大明朝〕〔星临诸天〕〔僵约之僵尸帝君〕〔无双神医〕〔陈华杨紫曦〕〔龙抬棺〕〔八千笔记〕〔九龙传说〕〔龙棺古墓〕〔龙棺传奇〕〔龙棺录〕〔八千传〕〔林八千李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洛剑雪衣侯 第八十二章 纵马披戎装
    这伙恶贼,盘踞于此,也不知杀了多少人,全部毙命,也是应当。

    楚蓉儿注视着眼前存活的十来个武夫,心头一痛,不由得怆然悲伤。

    她命人把死去的十数个武夫的尸首搬到一处,稍稍掩埋了一下,待到明日沙丘一移,他们就可以入土为安。

    回到镇西军营,霍将军亲自出门迎接。

    楚蓉儿放心不下哥哥,踏步跑去左都尉营帐。

    她找来军中大夫,配了药方,派去煎药。不时,霍将军也跨进营帐,探望楚留苏的病情,让他歇息修养,留了两个贴身侍卫守在左都尉的营帐外。

    药已煎好,飘着一股银月参的馥香气味,她托起哥哥,准备医治,只留了一个大夫陪在帐中,其余人都出去回避。

    楚蓉儿盘坐下来,握住哥哥的右手腕,捏着脉搏,手臂上移,换双手聚拢一团霜白气机,猛地一送。

    楚留苏整个人一仰头,身体感觉被拦腰截断,体内的气机沿着经脉开始上下威逼,一沉一降,眼前昏沉,如闪星子。

    瘟疾损害的毒血上涌,顶到了嗓子眼,他一口喷出。

    楚蓉儿额头冒着虚汗,浅笑道:“哥哥,把药喝了,你就会好起来。”

    说罢,她让大夫把药端到哥哥的手中,点头让他喝下。

    楚留苏仰头一气便喝完了,舌尖上还残留着银月参的香气,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汤药了。他有点不敢相信,原来并不只是苦口良药。

    蓉儿下了床,让哥哥歇睡一会,即使体内的瘟毒排了,但还是需要恢复几日。

    大夫看得惊异,还真没见过修剑的女神医,操控气机救人。

    “姑娘,你这医术,出自何门何派?”

    世间的剑修,佛提,道士,仙人,看起来催罡蓄气的,厉害极了,但也不是轻易破镜的,只有走了千山万水,受了寒来暑往,才有一丝机会。若是没有天资,即便修上一辈子,还是个武夫境界,论品阶,根本谈不上。与其花那么多心思,还不如读读私塾,学学夫子的圣儒之言,拜官赐禄。

    五日后,渭国西塞有西荻异动。

    霍将军派了右都尉胡广领兵查探,西荻的军队开拔,游牧南下,越过两方边界五里。

    胡广派来信使,传了消息。众将士上下愤慨,狂呼杀荻。

    左都尉楚留苏的伤势刚愈,霍将军命他继续养伤,区区荻贼,也不必镇西大将军亲自领军上阵,免得遭贼人笑话。

    霍将军交了派兵虎符,让正参领薛陵出战,把荻人赶回西荻去。

    楚蓉儿听闻荻人越过渭界,火气瞬间上来。

    先前还羡慕哥哥上阵杀敌,今日算是撞到了时机,走运一回。

    走到左都尉军帐中给哥哥报说,被哥哥恶狠狠骂了一通。

    “保家卫国是我们男儿的事,你瞎凑什么热闹。女孩子家,稳稳地待在军中,明日就回苏幕镇去。”

    楚蓉儿撅着嘴甩了袖子出来,气鼓鼓地坐在帐外的木架上。心里暗想,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一样可以披甲战敌,她摸了摸澄霜剑,拔出一寸又收剑回鞘。

    穿过军营的大帐,有两个换哨的士兵正在打盹。

    楚蓉儿灵步一闪,朝后背敲了两下,两个哨兵斜靠在了轩门下。她把一个身形相仿的士兵拖到偏旁的无人处。

    闭了一下眼,轻轻道:“兄弟,对不住了,盔甲借我一用。”

    她也没有迟疑,一手扯开胸口,扒下甲胄,穿上身整理一番,戴上头盔,颇是俊美。

    楚蓉儿低头看了一圈,没什么破绽。

    正参领薛陵发兵不久,以她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就会跟上队伍。

    她抓起一把沙土,在自己的脸上抹擦了一番,整成了一个土泥鳅,毕竟女娃的脸蛋儿细嫩些,如此,混进队伍就不会太显眼。再说,上阵杀敌,都是刀尖子上卖命的活,哪个还会管你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北风吹沙,沙鼠逃蹿,马鸣蹄疾,大军扛旗列队而去。

    贺方谷,荻人围帐布兵。

    远处的草滩上,牧羊人嗷嗷欢叫。

    荻人帐中,一个满面金毛的王爷正捏着胡刀,刮下一根乳羊腿,放在一个陶盘中端上桌案,一群毛发蓬松的荻人围在在跟前道贺:“乌特王,这次南下,我们西荻又多了块肥美的草场,上报可汗,定会重重犒赏。”

    乌特王抓了一把小辫须,哈哈大笑,唾沫斜飞,“我们西荻兵强马壮,南下势在必得,就南边那个软弱皇帝,又有何惧?再言,豫国虎视眈眈,他估计还在担心东边豫人突袭,没工夫顾到我们。”

    簇团的荻人手抓羊排,呲嘴笑道:“乌特王英明,不愧是相师门下 ,洞悉时局,针针见血。”

    “报!”一个手持弯刀的荻兵传报,脸露震惊。

    “慌个球!”

    乌特王起身一脚踹倒那个荻兵。

    “说,何事!”

    “渭兵打过来了,杀到了谷口。”

    乌特王斜瞪,咧起胡须骂道:“就渭国那群软蛋,还敢前来送死,拿刀,上马,削了孙儿狗头再说。”

    他刚迈出一步,转身吼道:“炭火别弄灭了,回来继续烤乳羊吃!”

    “诺,乌特王!”帐内的仆人继续夹了木炭添在铁架下。

    正参领薛陵,右都尉胡广勒马立在军前,身后尘土渐渐飘落。

    乌特王扛刀在肩,单手勒着马缰。

    “对面的孙儿们,快快下马磕头,免你们一死,赏个薅羊毛的活儿做做。”

    荻人众甲呼笑。

    薛陵拔出长剑,斜睨一眼,“荻人小儿,犯我疆土者,死!”

    “杀!”

    “杀!杀!”

    众将士同仇敌忾,怒意上头。

    薛陵一剑飞出,一道疾风狂掠,地上拉出一道深痕。后面的兵甲紧随,前扑后继,场面拉开,刀剑相接。

    “咣嚓……”

    ……

    火星四溅,砍飞的荻人碰倒旁边架火的火架,炭锅滚落,浓烟大火就地铺开。

    胡广抽刀盯住一个荻人领头,席卷一刀,一道血渍扬洒在黄昏中,溅在他的眼角上,热热呼呼。

    凄凉惨叫一阵接着一阵。

    荻人死了大半,渭兵也折了三成。

    楚蓉儿的战甲已被鲜血淋染,手臂上全是血渍。

    乌特王大吼:“西荻的勇士们,为了我们的草场,杀光所有渭敌。”

    “吼嘿!吼嘿……”

    ……

    荻人的再一波攻势袭来,乌特王粗壮魁梧,一刀砍在薛陵剑上,震得手抖,再接一刀,退出一步。

    乌特王腾身捏刀,蓄出一道刀气,横斩而来,薛陵收剑,脚下用力,闪出三尺。刀气斩地,划出一道薄饼深痕。

    刀横转而来,仿是一个风车,薛陵弓腰,躲开刺胸刀刃。

    乌特王见刀没有伤到薛陵,趁他不备,猛蓄刀气,劈刀砍来。

    荻人居然如此强悍!

    薛陵只得集聚所有剑气,对碰这股刀气。

    “呼……”

    周围的沙土弥漫,两团罡气相撞,炸开周围的众人,正参领薛陵拄剑扶膝,嘴角挂了一丝血珠,受了内伤。

    乌特王飞步砍杀薛陵,正时,楚蓉儿飞出澄霜,一剑拦了下来。

    薛陵立即向后一个滚步,撤出战地。

    浓烟弥散,火光炙人。

    楚蓉儿借了一步,横落在荻人正前。

    “敢进渭土一寸,教你们血流三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初始技能也很猛〕〔误入歧途苏玥〕〔傲世邪神〕〔仙武帝尊〕〔噬神纵天〕〔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上门女婿秦浩〕〔大宇微尘〕〔全球封仙〕〔鲲鹏吞噬系统〕〔开局甩了扶弟魔〕〔当满级大佬翻车以〕〔第三十九次攻略〕〔狩猎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