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召唤师系统〕〔朕有帝皇之气〕〔魔法科技大洪流〕〔太荒吞天诀〕〔我铸造了仙界〕〔我能复制万族天赋〕〔空间农女修仙记〕〔一气成神〕〔天源令〕〔暴力书生〕〔暴力甜妻:帝少不〕〔我真是医神〕〔都市绝品狂尊〕〔神级狂婿〕〔我不登天〕〔无缺道途〕〔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武帝〕〔爹地追妻:萌宝神〕〔我是赘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兽诀 第十章 下山
    出了山洞,北冥一路往青云城方向奔去。什么叫无病一身轻,原本气海、玄脉都被鲲鹏灵折腾得千疮百孔,但随着一个多月的闭关修炼,使得这些损伤得到了奇迹般的修复。此时的他就跟大病初愈似的,脸含微笑,朝气蓬勃,一路狂奔极为舒坦畅快。

    因战斗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北冥的速度快了两倍不止,因此很快回到了他的住所。

    对于这个居住了近十年的山洞,他自然是非常熟悉的。赶到山洞附近之前他开始减速,随后在树林中鬼鬼祟祟地摸索前进,

    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龙虎门已经清楚了他的居住所在地。一个多月前双方的碰撞中,血鲲鹏附体并如此羞辱触怒黑山。他怕黑山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派手下在山洞周围埋伏,等着自己送上门来。

    北冥一路小心翼翼地摸过来,丛林清幽,空无一人,又溜进山洞住所仔细查探了一番。

    在昏暗的山洞内捣鼓了片刻,北冥换下了已经如乞丐般破烂的衣裳,穿上了一身干净的黑色劲装。

    他现在确认住所周围是安全的,一个埋伏者都没有,但也没有琴音的踪影。

    体内传来血鲲鹏那略显低沉的无奈之声:“都一个多月了,那帮匪徒没有那个耐心,有埋伏也早撤了。”

    北冥觉得有道理。在山洞里缅怀了半晌,然后收拾东西,打包好包裹,准备离开。这一次的离开可能将会永久,他以后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家”了。

    出了山洞,往着丛林一角行去。刚走没几步,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明显发生过战斗的场地。

    这是一片树林,地上凌乱散布着断裂的刀刃,在阳光下白晃晃地闪烁光芒。周围林木枯枝败叶凌乱不堪,断口平整,显然被利刃所伤。林木有不少的乌黑碳化迹象,明显是能量肆虐过的痕迹。

    显然这里发生过一场战斗。

    北冥担忧道:“你看这里的战斗痕迹,这些可不是我留下的。你说会不会琴音来找我的时候,被龙虎门的人看到了,之后发生了冲突?”

    老者沉默了片刻,随后回道:“有可能吧。”

    沉吟了片刻,少年径自远离住所,再次迈腿埋头狂奔。随即跃上树梢,腾空跳跃,往着远方快速飞奔而去。

    “小子,你这是下山的方向?”随着少年的动作,心中传来一声老者的讶异。

    北冥沉声回道:“嗯,我要下山。我想去山下寻一下,看琴音是否还在城里。”

    北冥确实是担心的。是自己失约。而且琴音也是因为自己牵连进来。所以不管怎样,他必须去探查一番。而且,万一琴音还在城里,那正好可以跟随她一起离开这里。

    如果此刻血鲲鹏现身在他眼前,北冥一定能看到血鲲鹏脸上垂下的道道黑线,以及那深深皱起的眉头。

    血鲲鹏很无奈地琢磨了片刻,随后才勉强同意:“嗯,也行。不过在此之前,我

    有必要提醒你,你有一个艰巨的任务,要尽快完成。”

    少年楞了一下:“什么任务?”

    “这段时间,我想你对鲲鹏灵的强大有了些许了解了。但我必须告诉你,这只是神兽灵力量的冰山一角。你修为太低,贸然修炼鲲鹏诀终究不妥。虽然有我的帮助与引导,你现在没有什么不适。但随着你修炼加深,鲲鹏灵释放的神力逐步增加,你必将承受不住。”

    说到这里,北冥停下了步伐,静静地站在横枝,他心慌了:“那怎么办?”

    老者继续道:“你放心,有本尊在,你不会有事。你只需要在初期服下一枚丹药,将来就可以安然度过。但这个丹药需要你自己去解决,外面是无法买到的。

    炼制丹药所需的药材,分别为融灵赤果、yu肌花、三阶木属性魔核、噬魂草、血灵芝。丹药的炼制我会帮你解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将药材找齐。一定要尽快。要是耽误了,到时候你又被鲲鹏灵折磨,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

    脏乱冷清的大街上,一个后背背锈刀,身上携着包裹的黑衣少年,沿着大街一路走来,逢人就打听:“请问,你有看到一个穿月白裙袍的少女吗?她是一个法师,手中持着法杖,大概十五六岁,长得很漂亮。”

    大街上非常萧条,店铺倒闭了一大片,行人往来匆匆,办完事后皆匆匆回屋,房门紧闭,无人逗留。尽管一路走过来,北冥也没问到几个人,而且都表示不清楚、没见过。

    少年拧着眉头,深深纠结,不知如何是好。

    血鲲鹏无奈地翻白眼:“你瞎担心什么?人家修为比你高多了。而且人家不是说了吗,她是什么什么神殿的,没人敢动她。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去寻找药材。这才是你目前的大事。”

    血鲲鹏劝告着,突然,他注意到街道对面不远处有一家规模不小的药店,大门敞开,不时还有人群进出,显然还在正常运营。随即连忙催促:“诶,你看,那里有一家挺大规模的药材铺,你快去看看,寻一下有没有我们需要的药材。”

    迫于血鲲鹏的要求,北冥虽然一心沉浸在琴音的下落,但还是进去逛了一圈。商铺虽然挺大,但商品零散,货架上的药材极为有限。最终两人自然是失望而回。

    这引来了血鲲鹏的强烈吐槽:“这他娘的什么偏僻鬼地方,这么大的药店,全是烂大街货色。我告诉你,你必须赶紧离开这里。再在这里待下去绝对会被耽误,你是绝对找不齐药材的。”

    之后,北冥来到一个酒馆,看到里面有一桌龙虎门的匪徒在喝酒。北冥进去盘问了一通。

    这群匪徒不是黑山分堂的,至于对埋伏事件以及琴音的下落更是一无所知。但也不是一无所获,北冥得到了黑山的踪迹。

    天玄人都有上山狩猎的习惯,大山中魔兽横行,资源丰富。人们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是通过大山狩猎采集等劳动获得的。

    今天龙虎门不少门人都上山狩猎去了。少年问清楚了黑山所属分堂的大概位置。随后匆忙往山上赶去。

    血鲲鹏知道北冥要去寻黑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为了一个仅仅见过几面的陌生人,跟自己没关系的小丫头,去冒那么大的风险。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当自己是大圣人?”

    血鲲鹏的厉喝并没有动摇北冥的意志:“龙虎门与我势不两立。他们干坏事,我就非管不可。更何况,琴音与龙虎门的冲突跟我脱离不了关系。”

    血鲲鹏本性是一个宁我负人休人负我的枭雄,不说坏事做尽,那也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视人命为草芥的邪性之人。对于北冥这种所谓的仁义善良,那是丝毫也不可理解的。

    对少年的言行老头震惊得半天无语,气得直冷笑,随后郑重警告:“你想过后果没有?你修为不如黑山高,两手空空,要武器没武器,要斗技没斗技。你连黑山都打不过,凭什么跟龙虎门斗?”

    少年在树林中狂奔着,依然不为所动:“我知道自己实力低浅,现在不是复仇的时候。但找人是一回事,跟他们战斗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只是去查探一下,只要得知琴音是安全的,我立刻就走。”

    血鲲鹏怒问:“那万一他们发现你,将你围起来怎么办?”

    少年迟疑了一下,腼腆地道:“要是遇到这种突发情况……不还有前辈您吗?前辈你如此强大……”

    “你放屁!”

    得知北冥的倚重,血鲲鹏彻底愤怒了,爆喝道:“小子,我警告你不要动不动打我的主意。我沉睡了五百年,力量极为有限,每出手一次精元就肉眼可见地少一分。除非真的到了危及生命非出手不可的时候,否则我不会再帮你。而且以我目前的能量储备,我帮不了你几次。将来你要度过的危机还有很多,你最好慎用!”

    少年沉思了片刻:“你放心。我就去抓个喽喽问一下,确认没问题就走。之后我们马上跨越大山。去别的地方。”

    血鲲鹏虽然很生气,但也没办法,毕竟身体的掌控权不在于他。只好无奈地抨击:“小子,你就是太年轻。满腔侠义。缺乏历练,不懂得世间黑暗。

    如果你是为了女人,那我告诉你外面漂亮的女人多得是……”

    苍莽大山,北冥在丛林匆忙赶路。按照酒馆匪徒给的信息,他很快来到了那块地盘。

    随着又一座高山翻过,眼前豁然开朗。下方是一块盆地,龙虎门的人马散落在丛林中,挥动刀兵在灌木丛中穿过、搜寻。

    北冥悄悄地潜伏进去……

    在一片高大隐蔽的灌木丛中,有一个落单的喽喽,手中拎着大刀,背着隐蔽的灌木丛,独自搜寻魔兽。

    突然,旁边大树上,一道黑色身影如同饿鹰扑食,从树上纵身跃下……

    少年速度飞快,汉子只感觉黑影一晃,一把锈刀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上门龙婿叶辰下载〕〔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厉少宠妻至上〕〔上门龙婿〕〔前妻难追,周少请〕〔穿到七年后我成了〕〔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爹地债主我来了免〕〔龙门之主〕〔我什么都懂〕〔时婳霍权辞〕〔脑核风暴〕〔爆宠萌妃:陛下你〕〔界之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