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千金:老公饶〕〔逆天铁骑〕〔史上至强帝尊〕〔洪荒之命运至高〕〔美利坚传奇人生〕〔炽炎焚天〕〔末日天赐系统〕〔诸天万界大轮回〕〔萌妃来袭:皇叔放〕〔封神之召唤猛将〕〔都市之异种降临〕〔特警为后:误惹妖〕〔军痞农媳:山里汉〕〔金牌县令〕〔重生我不是影后〕〔诸天我为帝〕〔绣华〕〔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道门法则〕〔电影世界逍遥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第401章 负心人
    “小姐……”

    “小姐?”

    “哇……我苦命的小姐啊!小姐……”

    苏好被耳边的声音吵得睡不着觉,眉头皱了皱,悠悠转醒,“好吵……”

    床边一直哭嚷着“小姐……”的圆脸丫鬟耳朵尖,听到了苏好比小猫儿大不了多少的声音,顿时喜出望外。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小姐……我的好小姐,就知道你舍不得湘潭,小姐……”

    苏好再搞不清楚状况也知道,自己必然是又穿越了,之前的种种仿佛是一场梦境,不管是凤凰白虎还是紫金滕花,或者是之后多年的寻寻觅觅,都已经化作了不为人知的一段特别回忆。

    只是……

    苏好抬手想要湘潭鬟推开,却不想浑身无力,只得轻轻的拍拍湘潭的背,“你,你快起来,你家小姐,要被你给压死了。”

    湘潭这才直起身子来,轻轻擦了擦眼泪,“小姐恕罪,湘潭,湘潭只是太高兴了。”

    苏好安抚的笑笑,只觉得头疼欲裂,无数庞大的记忆不断的涌入脑中,这次的原身,也是个实打实的苦主。

    家中乃是商人世家,家财万贯,虽说士农工商,可是从小也是千娇万宠的长大,从没有受过一点儿委屈,一应吃穿用度教养举止,,在家乡之时容貌家世也是一等一的好,就是平常官宦人家的小姐也是比不上的,性子也是极为温柔的。

    后来家中双亲去世,往日的叔伯世交都化作了才狼虎豹,可是原主凭借着一己之身,硬生生的守住了家业,往日的温柔女子此时在别有用心之人眼中如同修罗,在商界被奉为铁娘子。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又识人不清,携着万贯家财嫁给了安庆郡王做了续弦,原以为是嫁了个如意郎君,却不想是个白眼儿狼君!

    处处利用,时时磋磨,后来万贯家财被蚕食一空,性命,便也是枉付了。

    苏好心下一阵绞痛,或许就是原主心有不甘,如今她成了原主的模样,享受她的万贯家财,这种种仇怨,自然也要一个了结。

    还没有缓过来,外间便传来一阵矫揉做作的尖锐声音,“好了!湘潭,你家小姐还没有死呢,你这么成天哭天抢地的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郡王府把你家小姐怎么样了呢!你要哭也等你家小姐死了再哭,没的晦气!”

    苏好闻言眉头一跳,湘潭见苏好这般模样却又敢怒不敢言,只定定的看着内寝进门的方向,十分愤懑的模样。

    只见走过来一个穿着粉衣,浑身上下钗环叮当容貌姣好的年轻女子,身后跟着一个端着托盘低眉顺眼的绿衣丫鬟,托盘上头放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儿。

    那粉衣的年轻女子进门,一见苏好好好儿坐在床上,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想起刚刚自己呵斥湘潭的话,心里一阵发虚。

    “呃……娘……娘亲,巧儿,巧儿不是那个意思……”粉衣女子妄图圆话,可是又不够才思敏捷,“巧儿只是,只是怕湘潭这个小蹄子扰了娘亲清净,这才,这才口不择言,娘亲一定不会怪巧儿的吧?”

    巧儿?这就是安庆郡王唯一的小女儿张小巧?

    苏好嘴角扯出一抹弧度,这张小巧嚣张跋扈,还以为自己是个多么了不得的皇亲国戚,自视甚高,一心一意的想要做高门贵妇……对原主,也是没有一分真心,只有利用罢了。

    刚刚还在想,这般破落的“皇亲国戚”还想要做高门贵妇,这容貌性情手腕儿自然要是一等一的高超才敢有这般野心,此时一见,苏好只觉得若是哪个高门看上了张小巧——呵!若不是眼瞎,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巧儿是吧?”苏好直盯得张小巧浑身不自在这才施施然的开口,“能够成为一家人就是了不得的缘分,如今你既然心甘情愿的叫我一声娘亲,那么有些话我也就不得不说了,不知你可有耐心一听?”

    张小巧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毒蛇给盯着了,强自镇定的笑笑,“娘亲教诲,巧儿自是听的。”

    “那好,”苏好轻轻的拉过湘潭的手,安抚的拍了拍。“那我就一条一条的说了,这其一,湘潭乃是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贴身侍女,从小吃穿用度教养嬷嬷与我一般无二,名为主仆实为姐妹,我向来是看不得人欺负湘潭的,再退一步说,我的侍女自然是我来管,从来都是不喜欢别人插手的,所以,巧儿,你可明白娘亲的意思了?”

    张小巧帕子都快被绞得坏了,咬牙道,“巧儿明白了。”

    苏好满意的笑笑,“那好,就知道巧儿是个明事理的,既然明白了,我也不多为难了,便对湘潭道个歉,这件事情便了了如何?”

    张小巧目眦欲裂,“她不过是一个下……”

    不等张小巧说完,苏好便直接打断了张小巧的话,“巧儿!你这般疾言厉色,哪里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我说了,湘潭与我情同姐妹,你刚刚那般言语,想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在家倒是不足为道,若是外人知道了,你说他们会做何猜想?”

    张小巧咬牙,不甘不愿的冲湘潭道,“湘潭……刚刚,得罪了。”

    湘潭心下快意,面上却不显,有礼有节的道,“大小姐客气了,只是夫人……也是为您好,还请您莫要置气。”

    这话一出,就是有再大的气性也不得不压着,“这是哪里的话,巧儿自然是明白的。”

    苏好满意的点点头,“巧儿果然如同外间传闻一般知书达理,那我便托大再说几句,刚刚乃是其一,这其二,你见过哪个大家闺秀整日里未见其人先见其声的?不过是些没有正经教养嬷嬷的破落户的做派,巧儿你刚刚是怎么样的?再则,女子自古以和顺为贵,你刚刚……罢了,你且下去将女则,女训,各默写百遍,想来也知道了以后到底应当如何。”

    张小巧满脸的不敢相信,就是自家亲娘在的时候也断没有这般罚过她,如今眼前之人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女,不过是一个续弦,她竟然!

    又想起父亲千叮咛万嘱咐的话,也只得咽下这口气,“女儿,谨遵娘亲教诲!”

    看着张小巧气哄哄的往外头走去,苏好摇摇头,也不避讳,“这个巧儿,唉。”

    堂堂郡王府就连一个像样的教养嬷嬷都不给唯一的小姐请,若是传出去,这脸真真儿是丢到十万八千里以外了。

    端着汤药的绿衣丫鬟战战兢兢的道,“夫人,您既然醒了,便将这汤药喝了吧?”

    苏好眸中闪过一丝冷意,这可真是好巧,有人下慢性一毒药,偏偏她别的不中用药理方面到挺有兴趣,这菟丝草的味儿浓得其他药材都盖不住了,这郡王到底是有多心急!

    “今日我不想喝药,”苏好垂眸,面上笑意淡淡的,“你且先去吧。”

    绿衣丫鬟坚持着,“夫人你好不容易醒过来了,这药就算是难喝了些,也莫要嫌弃,快些喝了吧,不然老爷可要担心了。”

    “不让老爷知道不就行了吗?”苏好懒洋洋的,“湘潭,去拿些花蜜来,让这位小姑娘辛苦些,帮我喝了这药,如此老爷不知道便不担心,也谈不上浪费,汤药难以入口,这花蜜就赏了小姑娘吧。”

    湘潭不明就里,不过自家小姐一觉醒过来与从前大相庭径,不过这改变倒也正好,这郡王府比不得自家,厉害一些准是没错的。

    便也笑眯眯的去外间取了花蜜来,又笑眯眯的道,“姑娘,请吧。”

    那绿衣的丫鬟只觉得如坠冰窟,这碗里的药是些什么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了,抬头又看到苏好懒洋洋的坐在床上,嘴角的笑意与平日无异,却又让人觉得阴测测的,一时间豆大的冷汗就直直的从头发里滑下。

    那碗黑漆漆的汤药在绿衣丫鬟的眼里就像是一碗夺命的毒药,被苏好逼得无法拿着就要颤巍巍的往嘴里送。

    “慢着!”

    就在这时突兀的插进来一道男声,只见一个清瘦俊逸的中年男子携着一年轻娇媚的女子急匆匆的走过来,面上怒气冲冲的,似乎是要兴师问罪的模样。

    “清漪,”那年轻女子也不看苏好,急急的就奔着跪在地上那绿衣丫鬟而去,“你……你可还好?郡王妃……可有为难你?”

    绿衣丫鬟见着了年轻女子,仿佛就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主子……呜呜……主子……”

    安庆郡王安抚性的拍了拍年轻女子的背,“萱儿,你莫要难过……”

    回过头来看向苏好的时候,面色已然冷淡下来,“王妃,今日之事,你可有何话说?无端端的惩罚下人,这就是你的妇德吗!”

    苏好在床上正了正身子,抬眸看了看安庆郡王,淡淡的道,“苏好大病初愈,行动不便,礼数不周还请郡王见谅。”

    安庆郡王一窒,往日里头总是把苏好吃得死死的,此时在苏好这里吃了软钉子,心下自然不舒服。

    “本王在问你话呢!”声音不由得就大起来了,“无端端的惩罚下人,难不成你就没有个解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伏命葬世〕〔医妃有毒:王爷,〕〔重生之剑神〕〔财运天降〕〔豪门大佬求放过[穿〕〔陛下息怒〕〔通天劫途〕〔霸道小叔,请轻撩〕〔星际绿化大师〕〔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