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猎女〕〔影帝他婚后总在崩〕〔一眼定情:傅先生〕〔我真的不想做人生〕〔谎爱〕〔不负款款情深〕〔攻略你的世界〕〔绝色君主已到〕〔拐个夫君回妖界〕〔大反派说他要宠我〕〔魔法种族大穿越〕〔回到明朝爱上我〕〔恶毒女配是神医〕〔名门婚宠〕〔天赐良缘之追夫记〕〔神豪从吹牛纳税开〕〔重生九零之麻辣小〕〔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入戏〕〔霍少的蜜宠娇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龙图 第七章 炼丹家的手艺
    在这出云山上,不但让刘云遇到了硝石矿,还撞见了硫矿。

    这两者共存的概率,堪比彩票中了千万大奖,太他吗的不可思议了。

    但事实就这么摆在了眼前!

    就凑巧溜达去小了个便,刘云就在石场下边的山坳里,发现了硫矿。

    刘云在震惊和惊喜之余,不由想到了刘彻!

    当时,刘彻带着千万铁骑接二连三闯入刘云的梦境,让刘云重回东汉末,帮他一解心结。

    在那个时候,刘彻就用非常强硬的口气要求刘云,必须来这里——

    如今被称作汉阳郡的天水!

    当时,刘云是拒绝的。

    在三国的大背景下,其实关中和山东才是发展自身势力最好的地方,再次江东、益州等地也成。

    然而,刘彻非常固执的,还是将刘云发配到了这里,汉阳郡平襄县。

    到如今,刘云总算是明白了刘彻的那番良苦用心。

    原来,在这里,他早已为刘云铺好了前路。

    刘云身归三国的出发点,就在这出云山上。

    万事俱备,黑火药的出现,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刘云摸着黑忙碌了九个凌晨,终于让他粗糙的做出了五瓮黑火药。

    那都是他偷来的别人取水用的陶瓮,说来,此事倒还有些颇不光彩。

    ……

    初升的朝阳横扫茫茫群山,光照世间。

    刘云抱着一只陶瓮上了石场,走路都带着风。

    尽管黑眼圈浓重到让刘云像成了精的大熊猫,但他依旧气势昂扬,杀气四溢。

    大黑脸粗鼻孔的士卒打着哈欠,来到了自己的岗位。

    刘云冲上去,二话不说,就是几巴掌。

    “清醒没?!”刘云喝道。

    脸上泛着红光的士卒被打懵了,呆呆的看了刘云几秒钟,猛的拔刀。

    “竖子刁民,汝欲作甚?!”黑脸士卒横刀问道。

    刘云咂了咂舌,“呀?没看出来啊!我在打你啊!”

    黑脸士卒的那张大黑脸猛地狰狞了起来,一刀就砍向了刘云,“竖子找死!”

    “不好意思,你先死,我等会儿。估计你重孙辈,应该就能等到了。”刘云淡然说着,闪身躲过森寒刀锋,抓起一块石头,就砸在了黑脸士卒的脑袋上。

    这大黑脸的脑袋有点脆,刘云就来了这么一下子,他咣当一声,就倒地上了。

    “这么不禁砸的吗?”刘云看着大黑脸的尸体,十分惋惜的嘀咕道。

    这小王八蛋折磨了他整整半月有余,背上的伤是一层叠一层,就没见好过。

    本想好好折磨一番,结果,一石头就给了结了。

    这小子的命,太特么脆了。

    这边的动静,瞬间就惊动了周遭的士卒,十几个横刀持枪冲了过来,团团围住了刘云。

    刚刚到石场的公孙禄和王治等人,一看这阵势,齐齐被吓到了。

    “此子太冲动了,怎就动上手了?”公孙禄覆手急道。

    王治面色阴沉,看向了公孙禄,问道:“公孙先生,你看如今如何是好?不若就此反了吧?我挺欣赏这小子的,死了着实可惜。”

    “且慢!”公孙禄凝眉抬手说道,“且先瞧他一瞧。”

    王治沉气点头,挥了挥手,一群人缓步靠了上去。

    气氛,陡然间变得紧张了起来,空气中充满了萧杀之意。

    刘云怀抱陶瓮,气定神闲的扣着鼻孔,喊道:“去,把马都喊来!就凭你们这几个人,等我一招手,天火降临,你们可就连骨头渣渣都没了!”

    “小子,你当你是何许人也?我等大王,岂是你说见就见。”一士卒高声喝道。

    刘云一眼瞪了过去,喝道:“瞧你这意思,是不相信还是怎么着?”

    “天火降临?你且降一个瞧瞧啊!”士卒冷笑喝道,准备砍刘云的长刀已经提了起来。

    刘云有些为难,这小子有点倔啊!

    事情的发展有点超出他的预估,这帮马贼心理素质比较好,竟然到现在还不报告马都。

    看来,得浪费一瓮黑火药了。

    刘云慢悠悠的自怀中摸出了一个打火机,这是他唯一带来的一件现代东西。

    其实本来身上还有半盒烟的,但不知道上哪去了。

    吧嗒一声,火苗窜动,刘云点燃了引线。

    条件有限,实在没有办法弄好点的引线,刘云只能用草绳裹火药当引线,还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眼看着烧到了边缘,刘云猛地将陶瓮扔了出去。

    在士卒们的目瞪口呆中,陶瓮轰然炸裂,火光四射。

    幸得刘云提前趴在了地上,这粗制滥造的黑火药,效果很出乎他的意料。

    十几个人,有半数被火药波及,浑身燃起了熊熊大火,哭喊之声无比凄厉。

    谁让他们站那么密集,要不然,效果应该没这么强。

    天地震动,无数人神魂巨震。

    眼前这一幕,太颠覆他们的想象力了。

    陶瓮——炸了!

    天火,真的降临了!

    “公孙先生,此事……何解?”王治目瞪口呆,喃喃轻问。

    公孙禄活了这么大年岁,也未曾见过这等古怪之事,他满脸震惊的摇了摇头,“无解!”

    “当真天火降临?”王治难以相信的问道。

    “汝眼瞎?”公孙禄反问了一句。

    “公孙先生莫要骂人!”王治扭头说道。

    公孙禄说道:“眼见当为实,你我皆看见了。”

    “天火降临,天火降临……哎呀!此人,当为吾主!”王治忽然跺足叫道。

    公孙禄诧异的看向了王治,“此话,又是何意?”

    “吾十三岁那年,有一先生途径吾宅,观吾面相,曾言,落魄群山虎狼间,天火异象现雄主!并称,若我能抓住此次良机,后半生可无虞!这小子,定是吾主,哈哈哈,愣着干嘛?快救主公!”王治激动的大喊道,招呼人手涌向了刘云。

    公孙禄使劲睁了睁眼睛,一头的雾水。

    这就认主公了?!

    ……

    闻讯而来的马都,看到眼前这一幕,也被镇住了。

    他的目光越过那些被烧得撕心裂肺的士卒,看向了镇定自若的刘云。

    “刘玄城,当的好手段!”马都寒声喝道。

    在他的身后,无数士卒刀剑出鞘,杀气汹涌,压了上来。

    刘云还在抠鼻孔,人在假淡定的时候,好像都喜欢抠抠鼻孔。

    “我想与你谈一谈!刚刚的华丽盛宴,你或许没看到。但不要紧,你要想看,还能看得着!只不过是我随意动动手指的事儿。”刘云说道。

    早已有士卒将刚刚的一切,汇报给了马都。

    听完之后,马都的脸色变了又变,像极了变色龙,看着刘云,神色不定。

    “谈?哈哈哈!你当我马都是那酒囊饭袋吗?用这巫、邪之术,就想诓骗于我,笑谈也!”马都冷声大喝一声。

    “杀了他!”

    说杀就杀,这倒是马都的作风。

    还算在刘云的意料之中,幸好他早有准备。

    迅速抬脚,刘云弯腰点燃了脚下一根微不足道的草根,并迅速后撤。

    公孙禄一见这情景,立马对王治喝道:“战!”

    “儿郎们,动手!救主公!”王治不敢怠慢,猛地举起手中锤,高声大喝。

    一时间,众百姓纷纷响应,喊声震天,杀气腾腾冲向了马都军。

    就在此时。

    一声轰然巨响,响彻天地。

    伴随着汹涌火光的轰然之声,犹如雷霆,接连不断,此起彼伏,于马都军中炸裂。

    无数的石块,犹如子弹四下乱溅,凡沾人身,便是碗大一块伤口。

    立时之间,马都手下士卒,未近刘云之身,便先折了四分之一。

    剩下的人手,虽然没死,但已经被吓破了胆。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诡异之事,一个个分外紧张的盯着脚下,生怕忽然间就炸了。

    踟蹰原地,具都不敢上前。

    待尘烟散尽,刘云脸上带着淡笑,走向了马都。

    “现在能谈谈吗?”刘云问道。

    马都很不甘心,但他也怕。

    实在是这天火太过诡异,又如此汹涌可怕。

    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马都愤然喝道:“你当如何?”

    “不如何,以后,北边的山归你,南边的归我,就这么简单。你别打扰我,我也不打扰你,你要打扰我,刚刚的东西,我就给你那石头城扔个七天七夜!”刘云笑道。

    马都的脸色陡然狰狞了起来,艰难的喝道:“恕都难以为应!”

    “你不答应?那没办法了,要不然再来两遍呗。你可瞧好了,我身后可站了四百多人,而你,现在不足百人了!杀你,你当我不敢吗?”刘云猛的拔高了气势,大声喝道。

    马都神色一愣,他的目光看向了杀气汹涌的王治等人。

    两下对比,确实高下立判。

    咬牙思虑许久,马都狠狠一甩袖,喝道:“应你!但愿你信守承诺。”

    “那是自然。”刘云笑的格外和煦。

    信守承诺?老子跟你信守个屁的承诺,要不然现在没法子了,我还能说这办法?

    捣鼓了近半个月的黑火药用完了,王治也只是暂时的盟友。

    不这么整,就该穷途末路了。

    就是装腔作势,刘云也不敢太过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给钱,爹地卖〕〔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厉少宠妻至上〕〔穆延霆许念安全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权门娇妻:九爷情〕〔剑道凌天〕〔极品老木匠〕〔上门龙婿txt全文下〕〔都市战神归来〕〔总裁的甜心萌妻〕〔齐天大圣之无限吞〕〔平平无奇大师兄〕〔妃要撩人:太子殿〕〔炮灰女配自救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