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宇传说杨尘凌雨〕〔杨尘凌雨瑶〕〔鹰皇传〕〔魔法大陆的地球交〕〔开局超天赋〕〔总裁的贴身邪医〕〔猎尽诸魔〕〔极品狂婿〕〔与偶像谈恋爱〕〔直播之极限巨星〕〔毁灭之翼〕〔我气哭了百万修炼〕〔三界之戒〕〔诸天万界是这么来〕〔都市之无限选择系〕〔齐天册〕〔大魔法师旅途〕〔神级大师兄〕〔人道至真〕〔等一花开待一人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宠一人,谋定天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幕晨恢复记忆
    芸荷刚走,小侍女梦瑶便冷冷地看着幕晨说道“幸亏你是个傻子,要不然我家小姐回来,还不知道要费多少事呢!听说你娘亲便是这“云之国”的先皇后,当年冥王为了你娘还曾跳下这“黑虎山”,我国皇上让我家小姐来这里引你娘去我国,只要抓住了你娘,还怕冥王他不乖乖投降吗?”

    “娘亲,娘亲不要……”而就在此时,幕晨突然苏醒过来。

    “你是谁?你也是坏人,坏人,坏人,都是坏人……”幕晨吓得节节后退,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

    “幕晨,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干娘的侍女梦瑶姐姐,记得吗?”梦瑶见幕晨醒过来,急忙问道。她怕幕晨想起什么来。

    “干鱼,好吃吗?梦游,梦游……是这样吗?”幕晨好像忘了刚刚的恐惧,开始闭着眼睛在车厢里走来走去,做着滑稽的样子。

    梦瑶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粒药丸,递到了幕晨面前说道“乖,幕晨,这里有一颗糖果,你吃了吧!可好吃了……”梦瑶诱导着,心想不管你这傻病能不能好,只要你吃下这颗药丸,就会让你一直痴傻下去。

    “幕晨不吃,有人说吃糖牙疼,可我忘记是谁说的了,谁说的?”幕晨歪着脑袋在想,到底谁说的?

    原来,太后曾拿泥土试探幕晨,被烨风迟拦下,他知幕晨喜爱糖果,怕他再被骗,所以他每次见到幕晨,都会给幕晨一块糖果,然后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他,任何人的糖果都不要吃,糖吃多了牙疼。

    梦瑶极力劝说着“幕晨,乖,吃一颗,不会牙疼的,来吃一颗。”

    “真的不会痛?那幕晨吃糖……”幕晨伸手去拿,可手伸了一半,他又停下来了,拼命地摇了摇头“不,不,牙疼,不吃。幕晨不吃……”

    幕晨想起烨风迟的话,他拼命地忍下嘴馋,摇头晃脑地说道。

    梦瑶掀起马车的窗帘向外看去,芸荷采药已经回来了。

    “今天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梦瑶忽然抓住幕晨,拼命地往幕晨口里塞着。

    幕晨惊着了,他拼命地挣扎,将梦瑶甩到了一边,他没命地跑出了车厢,“幕晨,别跑……”梦瑶见芸荷回来,急忙唤道。

    “坏人,坏人,不吃糖,不吃糖……”幕晨一边跑着,一边嘟囔着,向悬崖边跑去。

    “幕晨……”芸荷老远看到幕晨向悬崖边而去,急忙唤道。并丢下手里的草药,拼命追去。

    “坏人,坏人,都是坏人……”幕晨一个不察,脚下一滑,向山谷滑去。

    “不要……”幸亏芸荷赶到的及时,及时地接住了幕晨的手,费力地将幕晨向上拉。

    “芸荷姑娘,我来帮你”梦瑶一见,急忙假好心地过来帮忙。

    此时幕晨却忽然间脑海中出

    现了一些画面。

    “哈哈……老大那俩个小娘们也够狠心的,对付一个孩子,都在马车上动了手脚了,还需要高价雇我等出山?”一个土匪的声音出现在幕晨的耳边。

    “可怜的孩子,到了阴曹地府可得找那俩个娘们算账,别找我们黑虎山的麻烦,哈哈……”土匪头子大笑说道。

    “你这个贱人的儿子,我扎死你,扎死你,告诉你,如果你干爹回来,你敢说一个字,我就打死你阿翁,那个叫狗剩的老不死的……”他干娘恶狠狠地说道……

    “幕晨,有没有好好练功?干爹一会检查一下你的功课,来幕晨快吃点肉,快点长大,跟干爹学骑马去……”干爹温柔慈爱声音……

    “幕晨,干娘明天要去“金刚寺”为你干爹和你娘亲祈福,幕晨还小,可以不去,干娘会跟佛祖解释,幕晨不是不孝,才不去的,……”干娘的声音……

    一滴泪水从幕晨的眼角滑落,就在梦瑶打算抓幕晨的手时,幕晨却俩只手紧紧的抓住了芸荷的手,往上爬。

    芸荷使劲地将幕晨拉了上去,紧紧地将幕晨搂在了怀里,流着泪水说道“幕晨,你可吓死娘亲了,你可知道你是娘亲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希望,如果没有了你,娘亲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答应娘亲,一定要好好的,幕晨……”

    幕晨一下子将芸荷推到了一边问道“你又是谁?”

    芸荷赶紧摸了摸幕晨的头,说道“好烫,幕晨你忘记了吗?我是你的娘亲啊!你别吓娘亲,你再看看我,我们一起在楚美俏姐姐家住过,我是你娘亲啊!我真的是你娘亲啊!”芸荷焦急地说着。

    幕晨看着芸荷,一个慈爱且霸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是我芸荷的儿子,从今天起,谁如果再敢欺负他,我便杀了他,你信吗?……”

    幕晨心想,原来这就是我的娘亲,我干爹和当今皇上心尖上的人呢,九年多了,我今年九岁多了,竟然才见到自己的娘亲。以前只能看见别人被娘亲抱着,现在我也有娘亲了……

    幕晨忽然紧紧地抱着芸荷放声大哭起来,九年多的孤独,委屈,伤心,痛苦,和苦苦等待,终于让他等到娘亲的回来。幕晨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芸荷没看出幕晨有何不同,还以为他吓着了,安慰道“幕晨,乖,不怕,不怕,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了,你有娘亲,娘亲会用生命好好保护你的。娘亲现在就去给你熬药。”芸荷这才想起自己采的药,刚刚被自己丢在了地上。

    芸荷转身问着“梦瑶姑娘车上可还有水?我打算给幕晨熬点退烧药”。

    梦瑶一愣说道“有,有,有我这就去给芸荷姑娘取去。”

    幕晨想起梦瑶刚刚逼着给自己吃什么东西来,心想“以前她就和

    干娘折磨过我,肯定不是给我吃什么好东西,她要是往水里给我下点药,那我多冤,我刚和我娘亲刚相遇,可不能让你给害了。”

    于是幕晨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大闹,“幕晨不要吃药,幕晨不要吃药……”

    “幕晨,乖,不吃药,你的病如何能好呢?你现在还发着烧呢!”芸荷心疼地摸了摸幕晨的脑袋说道。

    就在这时,“芸荷姑娘,你看小姐和将军回来了,他们俩人真是郎才女貌,好般配呢!”梦瑶像是故意说给芸荷听的一样。

    幕晨也回头看去,只见袁浩与明惠郡主共骑在一匹马上,俩人像在说着什么?_?明惠郡主一脸幸福的样子,只是仔细一看才知道,明惠郡主受伤了。

    幕晨心想,看来自己的干爹又被干娘给打动了,相信她了,幕晨想想自己这些年着的罪,及自己这几年的痴傻,都是这个女人一手造成的,他讨厌这个女人。

    “芸荷,明惠郡主她受伤了,需要尽快找个郎中给看看,幕晨怎么样了?”袁浩老远看见芸荷,急忙焦急地问道。

    “幕晨他还发着烧呢!明惠郡主她怎么样了?”芸荷关切地问着。

    “她刚刚给我挡了一箭,受伤了,现在京城到处都是抓捕幕晨的人,我们该如何是好?”袁浩担忧地问着。

    “是我们母子害了你们,你们将我们母子交出去,你们便安全了”芸荷愧疚地说着。

    “芸荷,你说的什么混话?我袁浩岂是那样的人?何况你是我……”袁浩很想说你是我喜欢的人。可他不能说。

    “芸荷姑娘,不用担心,幕晨他也是我们的干儿子,我们一定不能丢下你们。大家有难同当。”明惠郡主一副善解人意的菩萨心肠说道。

    幕晨却在想“好你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又来这套,又在我干爹面前演戏,早晚有一天,我要将这些年的屈辱,一点点讨回来。”

    袁浩跳下马,打算抱明惠下马,明惠正要跳进袁浩怀里时,谁知幕晨一下子冲过去推了袁浩一把,扑到了袁浩怀里,嚷嚷着“幕晨要干爹抱抱,幕晨要干爹抱抱。……”

    结果明惠生生从马上摔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袁浩抱着幕晨一愣,在贵妃娘娘的宫殿里时,幕晨不是不认识自己吗?怎么现在又叫自己干爹了呢?袁浩心想或许是芸荷告诉幕晨的,自己是他干爹的吧!

    “哎呦!痛死我了”明惠郡主惨叫着,心想,该死的芸荷,该死的幕晨,你们俩贱人到底为什么还要活着?早晚有一天让你们娘俩好看。

    “明惠郡主,没事吧?幕晨你看你太鲁莽了,这不摔着你干娘了”芸荷急忙扶起摔在地上的明惠郡主,一边抱怨着。

    “没事的芸荷姐,幕晨他还是个孩子吗?

    何况他脑袋受过伤,头脑自然不清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明惠郡主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说道。

    幕晨却在想,好啊!转着弯说我是傻子,我傻,还不是你害的?想和我干爹在一起,门都没有。

    “哎呀!啊……啊……干爹,我的头好痛,痛的不行了,啊……娘亲……”幕晨忽然抱着头,痛苦着呻吟着。

    “幕晨,你怎么样了?”袁浩紧张地摸了摸幕晨的头,幕晨的头确实很烫。

    “幕晨发着烧,这可不行,明惠,我带着幕晨先到前面的“金刚寺”去,先让主持给他熬点药,你和芸荷,你们三个随后跟来”袁浩说完,快马加鞭往金刚寺而去。

    “将军,我家小姐也为你受了伤……”梦瑶在后面喊道。

    可惜袁浩早已经听不见了,他的一颗心都在幕晨身上,和幕晨相处了这几年,袁浩由一开始是为芸荷守护他,后来慢慢的,幕晨乖巧,听话,孝顺,聪明已经慢慢融入到了袁浩的心里,如同亲生的儿子一般在袁浩心中存在着。

    明惠气的浑身哆嗦,芸荷却以为明惠郡主是因为受伤的原因,急忙扶住她,说道“郡主,没事吧!我们也启程吧!”

    “没事,天也黑了,芸荷姐姐我们走吧!”明惠郡主努力压下心中的妒忌说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厉少宠妻至上〕〔都市战神归来〕〔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妈咪给钱,爹地卖〕〔极品老木匠〕〔权门娇妻:九爷情〕〔剑道凌天〕〔穆延霆许念安全文〕〔法医王妃:我给王〕〔第五月和玄奕辙免〕〔上门龙婿txt全文下〕〔重生逍遥仙途〕〔我抢了999种异能〕〔妃要撩人:太子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