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赛点〕〔我只想苟且偷生〕〔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兽域无疆〕〔时域领主〕〔重生之繁花似水〕〔重生我对感情没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30章 溜达鸡儿的味道
    竹筐里。

    方琼不停的晃着手中的酒葫芦,却并没有见半滴酒水洒出,燕小北不由咂舌道:“山子,她不会把这一整葫芦的猴儿酒,全喝了吧?”

    山子点头。

    晕!

    这一葫芦,至少得三斤的量,方琼居然一个人全闷了下去,别说她一个姑娘家家的了,就算是寨子里最能喝的‘大酒缸’都没这酒量。

    而且。

    这猴儿酒虽然入口绵软,进了腹中却是刚烈无比,据说一旦过量,能让人醉上三天三夜。

    林果看着闺蜜的窘态,满脸尴尬的道:“小北,方琼是国家一级品酒师,虽然好酒,但是绝对到不了嗜酒如命的地步。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

    一级品酒师?

    好家伙!

    燕小北没想到,方琼不仅是个白富美,居然还有另外一重身份,不过品酒师的职业,倒也符合她狂野的性格。

    只不过。

    这猴儿酒的后劲,好像有点大,看方琼醉酒的状态,得好好睡上一觉,醒醒酒才能赶回去了。

    正想着,老妈李文凤从屋里走了出来,当看到一身白裙飘飘、气质出尘的林果时,微微一怔,旋即便快步走了过来。

    到了近前,一边打量着林果,暗暗惊叹这闺女咋长的这么好看,一边不忘向燕小北询问道:“小北,这是……”

    燕小北见老妈看向林果的眼神,就好像在看未来的儿媳妇,为了避免误会,急忙介绍道:“妈,这是收购咱们家桃子的林老板,今天过来,是来果园看看果子的;

    竹筐里的是她的闺蜜,想订购一些桃胶……”

    闻言。

    李文凤这才注意到,蜷缩在竹筐里的方琼,随即便冲燕小北埋怨道:“你这孩子咋回事儿,怎么让客人窝在竹筐里了?”

    燕小北一脸无辜。

    林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阿姨,这不怪小北,是我姐妹自己喝多了,冒昧前来打扰,给您添麻烦了。”

    呵!

    这闺女不仅长的漂亮,话也说的中听!

    李文凤对林果是愈发的喜欢,连忙摆了摆手,极为热情的道:“不麻烦、不麻烦,林老板,你屋里请。”

    林果忙道:“阿姨,您别这么客气,叫我林果或者果儿就好……”

    “那行,以后阿姨就叫你果儿了。你别担心,待会儿让小北煮点醒酒汤,让你的小姐妹喝一些,再好好睡上一觉,很快就会醒酒。”

    “谢谢阿姨!”

    “哎呀,跟阿姨客气啥。”李文凤笑着,朝屋里喊道,“孩他爸,家里来客人了,赶紧沏上茶水。”

    “小北,你还傻站着干嘛,赶紧把那姑娘背到屋里,再多炒几个菜,记得杀只鸡……”

    “阿姨,不用那么麻烦,简单吃点就好。”林果急忙说道。

    “那怎么行,你们姐妹俩可是我们家的贵客,哪儿能怠慢了你们。再说了,山里人家也没啥稀罕物,有啥就做点啥。走,咱娘俩先进屋说说话,饭菜很快就好。”

    “呃——”

    看着老妈对林果的热情劲儿,燕小北在心底呐喊了一句,“妈,我才是你的亲儿子啊!”

    “小北哥,那小嫂子……”山子问道。

    “背堂屋吧,先让她睡一觉。”燕小北看了一眼消停下来的方琼,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好的一姑娘家,做什么品酒师,等醒了酒,若是知道是被塞竹筐里背回来的,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安置好了方琼,燕小北来到后院,看着在香椿树下刨食吃的溜达鸡儿,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山里人家养鸡,基本上都是散养,除了在自家刨食之外,还满村的溜达,所以不仅警惕性高,还特灵活,想抓住还真不容易。

    咯咯咯!

    没等燕小北靠近,四五只溜达鸡儿,立刻停止了刨食,扑棱着翅膀随时准备开溜。

    不得不说,动物对危险的感知,比人类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嗖——

    燕小北见状,看了看拎在手里的长柄网罩,一个虎扑奔着最肥的那只,直接罩了下去。

    扑棱棱!

    不愧是溜达鸡儿,反应速度绝对堪称一流,燕小北刚有动作,几只溜达鸡儿顿时扑闪着翅膀,飞到了紫香椿树上。

    啪!

    燕小北一网落空,更因为用力过猛,网罩狠狠地拍在地上,溅起一地尘土的同时,长把木柄应声而断。

    咯咯咯!

    几只溜达鸡儿躲在香椿树上,晃荡着脑袋,万分鄙夷的凝视着燕小北:小样儿,还想逮我们炖肉吃,再练两年吧!

    燕小北顿时火冒三丈。

    要知道,他现在不仅能够感知植物的情绪,对和动物沟通也颇为擅长,二狗子和野猴王就是最好的例证;

    好家伙,现在居然被几只溜达鸡儿给鄙视了,叔可忍、婶儿可忍不了!

    还制不了你们了!

    燕小北气呼呼的扔掉手中只剩下半截的木柄,眼珠一转,顿时计上心来,抽出别在腰间的柳枝,虚空一挥。

    大杀器:灵光雨。

    咯咯……哒!

    紫香椿树上,唯一的一只大公鸡,仿佛嗅到了腥味儿的猫,扑棱着翅膀一边朝灵光雨洒落的方位飞扑而下,一边竟然叫出了母鸡下蛋时候的声音。

    就你了!

    燕小北趁大公鸡沐浴灵光雨的时候,一把薅住了它的鸡脖子,转身就回了前院。

    咯咯咯——

    几只年轻小母鸡,一边四处乱蹿,接着散落下来的灵光雨,一边不忘哀叫:短命的老公哟!

    燕小北来到水井旁,一刀结果了大公鸡的小命,随后将整只鸡在热水盆里一滚,开始薅鸡毛。

    没多久。

    威风凛凛、一身华丽羽毛的大公鸡,被薅成了一只国足‘白斩鸡’,开膛破肚,竟然比小母鸡还肥。

    原本,燕小北想做一道辣子鸡,但是想了想,这大热的天,吃的太辣一准上火,干脆就来一道东北特色菜,小鸡炖蘑菇。

    今年虽然大旱,但是山里的人家每年都会备一些菌菇,所以并不存在缺少食材的问题。

    燕小北这两年跟着老妈,学了不少厨艺,早已驾轻就熟,随着时间流逝,柴锅内蹿出阵阵肉香……

    开锅,装盘!

    负责烧火的山子,早就馋的直吞口水,眼巴巴的看着锅里的鸡汤道:“小北哥,这肉太香了,我能不能先喝口汤,快馋死了。”

    燕小北也察觉到了,今天做的这道小鸡炖蘑菇,虽然做法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香味儿却是天差地别。

    难道是这只大公鸡,被灵光雨滋润过的原因?

    啧啧!

    若真如此,那要是把二狗子给炖了,那味道岂不是……

    嚏!

    嚏嚏嚏!

    正在果园看着野猴群摘桃子的二狗子,突然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抬起前爪呼啦了几下狗鼻子,朝野猴群一阵狗吠:都干活麻利点,隔壁小黑想二爷了。

    ……

    燕小北家。

    李文凤和林果聊的贼热乎,燕贵峰坐在一旁,虽然插不上话,但是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两口子不时的交换下眼神,使得久经商场杀伐、始终屹立不倒的林果,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一颗心更是砰砰跳个不停。

    所幸。

    很快,燕小北便回到屋里,支起了一个圆桌,将饭菜一一端上了桌,当最后一道小鸡炖蘑菇端上来,林果立刻瞪大的杏眼,讶然道:“小北,这是小鸡炖蘑菇吧?”

    燕小北笑道:“对啊。味道还可以吧?”

    不是可以。

    而是,相当可以。

    虽然还没吃,但是就单单闻着鸡肉的香味儿,就令她食欲大振,只不过碍于燕小北爸妈,她不好意思率先动筷罢了。

    李文凤见缝插针,不忘夸奖自己的宝贝儿子,笑着道:“果儿,小北可是会做不少菜的,赶紧尝尝他的厨艺……”

    林果也没继续客气,夹起一块鸡肉放进了嘴里,肉质细嫩,原有的鸡肉香味儿,配上菌菇的味道,一口咬下去,味道鲜美无比。

    林果细细咀嚼,味蕾充分感受着那份奇异的美味,由衷的赞叹道:“我吃过不少小鸡炖蘑菇,但是这是最好吃的一次。”

    李文凤喜道:“果儿,喜欢吃,就多吃点。以后常来家里,让小北天天做给你吃。”

    老妈,咱能不能不要这么这样,我们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好不好?

    燕小北看向林果,报以歉意的眼神。

    林果早就感受到了李文凤那超乎寻常的热情,自然能够意会燕小北眼神中的含义,羞的连耳根都红了。

    呜呜呜!

    突然,堂屋里传来方琼的声音:“果儿,你吃的什么,好香,人家也要吃的嘛。

    呜呜呜,果儿趁人家喝醉的时候,偷偷吃好吃的,害的人家馋的眼泪都从嘴角流出来了……”

    话音中,处处透着委屈。

    哭了!

    方琼馋哭了!

    燕小北这个懵圈:瘦身美容中心的老板,国家一级品酒师,现在是不是又应该给方琼增加一个吃货的名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