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平汉传〕〔逍遥小捕快〕〔我居然是这种身世〕〔让你代管新兵连,〕〔天玄战神杨玄〕〔玄能纪元〕〔柯南之名记不二〕〔黑暗之声〕〔风云菱楚炎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49章 老爹的话
    酒足饭饱。

    三人出了饭馆,山子将装满葫芦画的编织袋子从独轮车上卸下来,放在了三蹦子的后车斗里,陪着张志闲聊;

    燕小北则径直去了镇上的银行,取了两万五千块钱,老爷子张志的雕刻技艺十分精湛,葫芦画的水准没得说,所以最后在他的坚持下,以每个五百的价格,将四十九个葫芦画全部买了下来。

    回到停车场,把钱塞进张志手中的后,燕小北道:“张爷爷,十五里的山路可不近,我们哥俩用三蹦子送您回去吧?”

    张志看着手中的票子,眼圈微红,听到燕小北的话,急忙摆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多活动活动没坏处……”

    闻言。

    燕小北也没继续坚持,蹿上三蹦子,道:“张爷爷,那我们哥俩就先回去了,葫芦画的事情,您老多上心。

    您能做出多少来,我就要多少,多多益善!”

    张志道:“行,不过这是工夫活儿,急不来。这样,你每个月去一趟徐家坡,逢人打听‘葫芦张’,就能找到我家。”

    燕小北点了点头,踹着三蹦子,挥手和张志告别。

    张志待在原地,伫立良久,直到燕小北和山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这才用微乎其微的声音,呢喃道:“好浓郁的灵气……”

    路上。

    吹着山风,燕小北心情愉悦,来镇上这一趟,虽然和地痞干了一仗,却意外结识了葫芦画匠人张志,收获之大,超乎意料。

    呼——

    燕小北打定了主意,一旦桃胶的事情进展顺利,立刻进山,将断崖石坑中的猴儿酒,尽数搬运回来。

    至于。

    销路问题,怕是得劳烦‘酒蒙子’方琼了,作为国家一级品酒师,在酒水销售方面的人脉,自然不言而喻。

    生活,竟是如此美好。

    若非骑着三蹦子,燕小北真想张开双臂,拥抱一下未来。

    下午,四点半。

    燕小北和山子回到了桃花寨。

    刚进院子,三蹦子还没停好,听到动静的老爹从屋里走出来,急赤白脸的冲他喊道:“小北,你去哪儿?

    说好了收购大家伙的桃胶,你倒好,家里家里没见人,果园果园也没个影儿……”

    燕小北蹿下三蹦子,看了看跟在老爹身后的几个寨民,挥手打过招呼后,笑道:“爸,我去了趟镇上。”

    说着,将装满葫芦和葫芦画的编织袋子,从后车斗拎了下来。

    “这是啥?”

    “葫芦!”

    “葫芦?”燕贵峰满面狐疑,桃胶的事情,刚刚在老寨主的担保下,有了点眉目,不用心好好干,跑镇上买葫芦干啥?

    “你弄这玩意儿干嘛?”

    “爸,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等有时间我再跟你解释,我先看看几位叔伯送来的桃胶。”燕小北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山子将葫芦画拿进屋,榨菜缓步来到放在院子里的几个竹筐前。

    “小北,叔跟你婶儿,顶着大太阳,忙活了快一下午,才弄了这么些,说啥你都得收下啊。”

    “我这也没少忙活,平时没怎么在意,真捣腾起来,这玩意儿可比摘果子要累人多了。”

    “累点就累点了,关键是一不小心,就把树皮给切下一块来,搞不好,来年都会影响来年挂果了。”

    “谁说不是,我家婆娘笨手笨脚的,就为了切这点桃胶,把整棵树都刮的千疮百孔的……”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诉说着采摘桃胶时的艰辛,无非就是怕燕小北晃了他们。

    “妈,把咱家防雨布拿出来铺在院子里。”燕小北弯腰扒拉了几下竹筐里的桃胶,回身朝屋里喊了一声。

    “来了!”

    李文凤抱着一摞防雨布,从屋里走了出来,燕小北上前帮忙,娘俩将其铺在院子里,接着燕小北将竹筐里的桃胶,分四个位置,全部倒了出来。

    “这些是谁的?”

    “小北,这些是叔的。”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走到了燕小北身边,脸上带着笑,嘴上却没闲着,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大侄子,叔可是按你的要求,从桃树上切下来的,一点都没敢掺假……”

    “不对吧!”

    燕小北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道,“叔,我一再强调,新流出来的桃胶,不收。你自己瞧瞧,这堆桃胶里边,起码有一半是鲜货……”

    “小北,你这……”汉子脸色一沉。

    “这些是谁的?”然而,燕小北压根就没给他继续开口的机会,转身走到了另外一堆桃胶前。

    “我的!”

    燕小北扒拉了几下,啥也没说,一圈下来,看着四个寨民,摇头苦笑道,“叔,今年这旱情几十年不遇,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对吧?”

    四人点头。

    “我家运气好,今年果园大丰收。”

    “用咱们的土话说,吃独食拉铁蛋,这事儿我们家做不来。所以,我就想着,是不是可以帮大家伙一把?”

    “但是,大家伙也不能把我当冤大头啊!”燕小北看着四人,又是叹气,又是摇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小北,你这啥意思?”

    “对啊!”

    “有啥话你直说,别拐弯抹角的行不,猜闷呢?”

    “你要真想收,就把我们辛辛苦苦采的桃胶,全都收了,现在给你送上门来了,又开始话里带刺,挑毛病,都一个寨子的,整这些幺蛾子干啥?”

    几人脸红脖子粗,眼瞅着就要翻脸,李文凤忙道,“他叔,你们别急,这桃胶既然送来了,我们家肯定都收下。

    小北,到底哪儿出了差错,你直接挑明说不就行了,瞧给你叔他们急的,还不赶紧的?”

    “到底咋了?”燕贵峰眉头皱的跟铁榔头一样,好像只要燕小北说不出一二三来,马上就大鞋底子伺候。

    “我瞅瞅!”

    这时,山子将葫芦画放好,大步走了过来,往防雨布上一看,立马道,“这些桃胶里,至少有一半不合格啊。”

    “山子,这有你什么事儿?”

    “你说不合格,就不合格啊!我们这可都是按照小北的要求,费了老大劲从桃树上,一点点切下来的。”

    “山子,你个小屁孩,懂个毛线,一边玩泥巴去。”

    “你们——”

    山子这暴脾气,若非是念在都是一个寨子的,早大嘴巴呼他们了,气呼呼的拿起一块桃胶道,“这桃胶一点都不透亮,里边全是杂质,这也就是小北哥想带你们一起赚钱。换平时,就这,十块钱一斤都没人要。”

    “我看看!”

    燕贵峰说着,将山子手中的桃胶拿了过来,紧接着又从兜里掏出一块从自家果园揪下来的桃胶,两厢一比较,差距一目了然,“这确实差了点儿……”

    “爸,桃胶的品质倒没什么,关键是,我在广场上的时候,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新流出来的桃胶,不收。”

    燕小北蹲在地上,随手扒拉着一堆桃胶道,“你看看,这些桃胶都粘在一块了,跟胶水一样,都这么整的话,方琼那边不收获,咱家还不得赔死啊!”

    闻言。

    燕贵峰浓眉一皱,看向四人。

    “贵峰哥,这、这我们也是第一次卖桃胶,切的时候可能不小心,把一些鲜货也给弄下来了。”

    “肯定是我家婆娘,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为了贪图小便宜,擅自弄到里边的,这真不是我故意整的。”

    “贵峰哥,你看这事儿闹的,怪我们、怪我们……”

    “贵峰哥,你别着急上火,听小北这么一说,我们回头好好弄,这些桃胶就当白扔了。”

    燕贵峰的确有了火气。

    原本,是出于好心,大旱年,不能眼瞅着寨子里的人断了收入,可谁成想,这些家伙一个个的没憋好屁。

    小算盘打到他头上来了,这事儿能忍?

    李文凤知道自己丈夫的暴脾气,急忙将燕贵峰拽到身后,朝四人道:“没事、没事,大家伙都是第一次卖桃胶,切桃胶的时候,难免会有不足的地方。

    这不是还有一半好的么。

    我们家收!”

    这时。

    燕小北觉得戏码做的差不多了,再弄下,就有点过火了,更为了不让爸妈跟着操心,笑眯眯的道:“妈,这些桃胶,咱们全都收了。”

    “全收了?”

    不单单是李文凤愣了一下,就连四个寨民,也愣住了,看了一眼脸黑如碳的燕贵峰,四人异口同声的道,“小北,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能收一半,我们就很感激了。”

    “叔,我说全收,那肯定就全都收了,不能让你们顶着大太阳白忙活。”燕小北道,“不过,收归收,等结算完钱之后,你们得帮我一个小忙。”

    “小北,这你就见外了,需要叔干啥,你直说。”

    “对!”

    “咱们都不是外人,今天这事儿是我们做的不对,但是你有啥需要帮忙的,一句话的事儿。”

    “行——”

    燕小北笑道,“叔,那我就不跟你们客气了。其实,也没啥,就是想让你们跟寨子里的人说一声,新鲜的桃胶,我是真收不了。”

    “就这?”

    “嗯!”

    “行,你放心,这事儿一准给你办的利利索索的。”四人在听到燕小北的话之后,全都送了一口气。

    “妈,过秤!”

    早些年,燕贵峰没瘫痪的时候,两口子闲暇也会收些山货,秤杆子必不可少,四堆桃胶,挨个秤下来,拢共两百四十斤,手机转过钱,四个寨民脸上笑的就好像过大年。

    “小北,我家果园里,还有不少桃胶,明个再给你送来。”

    “我家也是,你放心,这回里边肯定不能再有新鲜的桃胶了,贵峰哥,嫂子,你们忙着,我现在就去寨子里,告诉他们采桃胶的时候要注意啥。”

    “哎呀,小北这这孩子是真有道儿。”

    “走了、走了,赶紧去告诉别人,采桃胶的时候千万别往里边掺假,省的到时候贵峰哥和小北难做。”

    四人美滋滋的走了。

    啪!

    四人刚走出院子,燕贵峰一巴掌呼在了燕小北的头顶上,笑骂道:“你行啊,这歪心眼儿从哪儿学来的,老子以前咋就没发现呢?”

    燕小北抱着脑袋,一脸委屈的道:“爸,这怎么能叫歪心眼,要不这么整的话,寨子里的人敢把整可得桃树刨下来,送咱家你信不信?”

    “行了,心里有数就行!”

    燕贵峰两口子,一边将新鲜流汁的桃胶挑选出来,一边道,“小北,估摸着他们一吆喝,寨子里的人就都会行动起来了,这两天别往外边跑了,老老实实在家待着。”

    “爸,你好像不放心我啊。”燕小北郁闷的道。

    “不是不放心!”

    燕贵峰看了他一眼,停下手中的活计,语重心长的道,“小北,爸没啥文化,但是你要记住,凡事都要一步一个脚印的来,别急功近利,步子迈的太大,容易扯着蛋。”

    “好好说话!”李文凤嗔道。

    “嘿嘿,我平时不都这样的嘛。”燕贵峰嘿嘿一笑,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多说什么。

    但是。

    听着老爹的叮嘱,燕小北心里却是猛地一哆嗦,自从得到上古五行使的神通传承之后,自己是不是有点飘了?

    有林果的‘鲜果时光’做后盾,单单能够卖完所有的果子,就能收入千万,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虽然。

    收购整个桃花寨的桃胶,初心是想帮寨子里的人,度过这个大旱年,但是由心而论,燕小北在这中间还是赚了不少的差价。

    哪怕——

    就像山子说的那样,寨子里各家各户的桃胶,连十块钱一斤的价格都卖不上。

    “小北哥,你在想啥呢?”山子帮着清理桃胶,弄的满手都黏糊糊的,甩着手问道。

    “没啥!”

    燕小北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敷衍了一句道。

    “小北哥,大家伙其实都知道你是为了他们好,只不过就是以前从来没人收过桃胶,这一下几十块一斤,换谁都会耍点小心思。”

    山子罕见的劝起了燕小北,“要不然这样,寨子里的人都知道我脾气不好,我管着收桃胶,就没人敢使坏了。

    而且,这也是咱们俩之前说好了的,你看这样行不?”

    “行!”

    燕小北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尽可能的将自己脑海中的繁杂念头刨除,笑眯眯的冲山子道,“山子,这一家伙要是能干好了,你跟杨二嫂的事儿,就能成了,嘿嘿——”

    山子立马臊红了脸。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