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穿越远古携千亿物〕〔开局大秦之主:签〕〔女主角是怎样练成〕〔心动热吻〕〔逃荒,我靠千亿物〕〔重生后我嫁了死对〕〔诡异入侵〕〔麒麟神相〕〔潜龙神医〕〔重生之全球首富〕〔娱乐:从荒岛开始〕〔疯了吧!全民武魂〕〔百亿身家,我竟成〕〔快穿:爱拚才会赢〕〔共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60章 吃狗屎糖走狗屎运
    孰料。

    燕小北正暗自庆幸,慢吞吞的开始提裤子,方琼竟然去而复返,重新跑了回来,顺带咣叽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嗖——

    燕小北顺势扯过一条被单,裹住了身体,看着方琼义正言辞的道:“方琼姐姐,我可是正经人,就算你用强,我也会抵死不从,反抗到底!”

    切!

    方琼丢给他一个卫生眼,下一秒那双充满魅惑的眸子,便落在了一溜溜的葫芦上,瑶鼻轻轻一吸,讶然道:“这是,大自然的味道呢。”

    燕小北顺手抓起枕头上的枕巾,往鼻子上一捂,学着方琼的语气,道:“这是,女孩子的体香?”

    呃——

    方琼一转头,看到燕小北一脸陶醉的模样,刚要骂他无耻,突然就想到了什么,顿时双眼冒火,咬牙切齿道:“燕小北,看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本姑娘就俏生生的站在你面前,有胆子你过来闻呀!”

    她醉酒时,便是躺在燕小北的卧室醒酒,即便留下了淡淡的体香味儿,现在也早已散了,这家伙就是诚心使坏,让自己难堪。

    本姑娘,才不会上当!

    方琼正打算‘欺负欺负’燕小北,余光忽然瞟到葫芦上的雕刻,瞬间便被吸引了过去,挨个看完,居然气的浑身发颤,用犹如青葱一般的纤细手指,指着燕小北道:“燕小北,本姑娘差点儿被你忽悠了,这分明就是葫芦画嘛!”

    耶?

    方琼竟然还知道葫芦画?

    是了。

    这小魔女贵为国家一级品酒师,国内外的美酒几乎尝尽,尤其是在国内用葫芦盛酒自古有之,指不定哪位大佬就用葫芦画做容器呢。

    燕小北释然,裹着被单坐在床上,老神在在的道:“我正换裤子,你突然闯了进来,也没给我开口说这些是葫芦画的机会啊。”

    这会儿。

    方琼似乎没有听到燕小北的话,全幅心神都留在了那些葫芦画上,一边看,一边嘀咕道:“不对、不对,这和传统的葫芦画,好像有很大的不同……”

    嗡~!

    此言一出。

    燕小北脑瓜子瞬间嗡的一声,难道是方琼看出这些葫芦画,被自己用‘灵光雨’滋养过了?

    不可能啊!

    果园里的桃子和苹果、后来的桃胶,尤其是昨天从寨子里的人手中收购的桃胶,同样是经过‘灵光雨’滋养,才改变品质的。

    也没见方琼发现什么异常啊!

    燕小北瞄了方琼一眼,心虚的道:“有啥不一样的,不都是葫芦上边画点人物、动物、山水嘛。”

    “你懂啥!”

    方琼翻了个白眼儿,冲燕小北道,“赶紧穿上裤子,这么大人了,一点都不知道害臊。”

    “……”

    “果儿,你进来一下!”

    “怎么了?”林果推门而入,先是朝坐在床上,浑身上下裹着被单的燕小北瞄了一眼,这才小声对方琼道,“小琼琼,你又弄啥嘛?刚刚你喊那一声,燕叔叔差点儿又拎着鞋底板冲进来……”

    “……”燕小北瞬间便如受气的小媳妇儿,满腹怨念的盯着方琼。

    “你活该!”

    方琼咯咯一笑,紧接着神色一正,指着满屋的葫芦道,“果儿,这次我可没胡闹,快看我发现了什么。”

    “葫芦?”

    林果下意识扫了一眼,葫芦工艺品在市里也有售卖,所以起初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但是很快就发现,这些葫芦上的雕刻,与往常所见大相径庭。

    “这葫芦画,雕刻的工艺简直堪称巧夺天工,小北,这些葫芦画全部都出自你之手?”仔细端详片刻,林果由衷的赞叹道。

    “我哪儿有这手艺。”

    燕小北实话实说,道,“昨天去镇上,无意中遇到一个老爷爷卖葫芦画,觉得挺好看,就买回来了。”

    “这么简单?”

    “对啊!”

    方琼眼珠一转,冲燕小北魅惑一笑百媚生,娇滴滴的问道:“那,你每个葫芦画多少钱买的?”

    “五千!”燕小北张嘴想说五百,可紧接着就想到,这些葫芦画被‘灵光雨’滋养过,早已不是凡品,话到嘴边,一下翻了十倍。

    “你你你——”方琼听完价格,手指着燕小北,竟然激动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咋?”

    燕小北见她俏脸涨的通红,好像在说自己是败家子,哼哼道,“你这干嘛,就算买贵了,我也没花你家钱……”

    “你,咳咳——”

    方琼接连咳嗽了几下,瞪着燕小北道,“你真是吃狗屎糖走狗屎运,就这些葫芦画,随便拿出一件来,去参加‘全国非遗传统手艺大赛’,百分之一万可以夺魁!

    不行。

    等回去本姑娘得弄几块狗屎糖,给自己加持点好运气!”

    参加比赛?

    夺魁?

    燕小北对这些没什么研究,但是仅凭方琼一家之言,说的也太玄乎了,好像别的非遗手艺狗屁不是似的。

    林果反复把玩着一件葫芦画,笑盈盈的解释道:“小琼琼说的没错,相较于往年夺魁的吴山铁字、吴氏船模、马派皮影等等,这葫芦画的雕刻工艺,明显要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对了。

    今年,省城要举办一届以‘非遗传承发展与保护”为主题的大赛,如果你想参加的话,去了一试便知。”

    燕小北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姐,人家参加比赛,凭的是自己的精湛的手艺,我这相当于二道贩子,就不去凑热闹了。”

    实际上,听完林果的话,燕小北心里还是蛮心动的,只不过,自己买这些葫芦画的初衷,是用来做盛猴儿酒的容器,并非是去参加什么比赛。

    而且。

    去一趟省城,参加比赛的话,一来一回肯定要耽误不少时间,他走了,果园的果子指定得烂在树上。

    两相权衡,燕小北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林果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脆声笑道:“先不急,距离比赛的时间,还有差不多三个月,你可好好考虑考虑。”

    方琼则用看二傻子的眼神,瞪着燕小北愤然道:“蠢死了,谁告诉你参加非遗大赛,要现场制作的啊。

    你当,主办方有时间,等你磨洋工,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完成一件作品么?

    你只要拿出好的作品,就能参赛!”

    燕小北没想到竟然还能这么操作,但是被方琼机关枪似的教训了一顿,心里老大的不爽,强行辩解道:“这不是钻空子,骗人么?”

    方琼几乎被气炸了肺:“这怎么叫骗人了,你难道打算一辈子就守着果园,一辈子待在这山沟沟里,就没有点别的远大志向,比如把我跟果儿俩大美人儿给收了?”

    前边的话,说的挺正经,言外之意是让燕小北学葫芦画,不能指望种果园一辈子;但是后边的话,就开始跑偏了。

    燕小北看看林果,再看看气的恨不能抽自己俩耳刮子的方琼,叹了口气,无语问苍天。

    想!

    但是,没那实力啊!

    国学巨匠季老,都勇于承认一生所愿,唯有多睡几个漂亮女人,燕小北一毛头小子,自然也想了。

    可,仅凭一些葫芦画,就能缩短他和林果以及方琼之间的差距么,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点扯淡!

    方琼见燕小北闷葫芦似的,望着房顶一眼不发,气不打一出来:“你知道,非遗大赛上夺魁,这一件葫芦画能增值多少么?

    这么跟你说吧,往年不是没有葫芦画夺魁,但是雕刻手艺却比你这些差远了,最后还被人以二十万的价格买去收藏了。

    你这些,保守估计,至少能溢价六七十倍,甚至百倍都有可能!”

    闻言。

    燕小北嘴角狠狠抽了一下,心里暗忖:何止溢价百倍,若是将真实的价格告诉方琼的话,这小魔女肯定得疯了。

    怦然心动啊!

    一件葫芦画,溢价后就是五十万,就算大哥骨折算三十万,再装上千金难买的猴儿酒……

    燕小北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整个人瞬间兴奋无比,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但是。

    很快,燕小北就给自己泼了一盆冷水,学葫芦画不难,难的是将手艺学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啊。

    林果道:“小北,距离比赛开始,差不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你可以好好看考虑考虑。”

    燕小北点了点头,道:“姐,我会好好考虑清楚的。”

    方琼娇哼一声,道:“你要不想参加,提前说一声,我拿你的葫芦画去参赛,得了奖,一毛钱都不分给你。

    不对!”

    突然,方琼好像捕捉到了什么,目光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直勾勾的盯着燕小北道,“一件葫芦画五千块,这么多,至少得二十多万。

    燕小北,你千万别告诉我,你花二十多万,纯粹是属于个人爱好,否则本姑娘电炮伺候!”说着,扬起了小粉拳。

    与此同时。

    林果也在看着燕小北,无疑,她心中也存在着相同的疑惑,只不过一通连珠炮,她压根儿就没插上嘴罢了。

    擦!

    要不要这么精明?

    燕小北欲哭无泪,面对俩美女,有种自己被扒光,赤坦坦坐在她们面前的憋屈感,就不能让人有点隐私了啊!

    方琼得理不饶人,眼中隐隐透露着兴奋的光芒,继续给燕小北施压道:“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好好编瞎话,但是你得想明白,一个谎言,需要一万个谎言去掩盖。”

    编个球!

    哥们直接摊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为了成为英灵我只〕〔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