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79章 生不如死
    duang!

    不大的房间里,四十度的钨丝灯泡,散发着昏暗的光芒,灯光下的圆桌上,摆满了啤酒瓶子。

    一个身材如麻杆的男子,猛地将啤酒瓶掼在桌子上,嘭地一声,啤酒瓶四分五裂,随后站起身,捂着缠满崩坍的右手,骂骂咧咧的道:“真他妈的倒霉,一切进展顺利,临了撤的时候,被野猴子咬了一口。

    俩血窟窿。

    亮哥,兄弟这医药费,得报销!”

    李延亮窝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道:“放心,亮哥啥时候差过事儿,等钱一到,马上就给哥几个打过去。”

    嗡嗡~!

    话音刚落,李延亮手机一阵震动,打开一瞧,立刻笑道:“瞧,说啥来着,钱到账了。

    不过,只有一半。

    明天哥几个去那小子的果园看看热闹,顺便拍几张照片,录个小视频什么的,发给上头的老板,只要事情办的漂亮,肯定亏待不了你们。

    等着。

    我这就给你们转账。”

    一通操作,转完账后,瘦麻杆消停了下来,坐在李延亮身边,抽着烟道:“亮哥,我们几个眼生,明天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等另一半的钱到手之后,你直接转账就行,兄弟们信的过你。”

    李延亮点头道:“行,既然这样,兄弟们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就离开桃花寨。”

    闻言。

    瘦麻杆朝院子里看了一眼,蹙眉道:“亮哥,那老娘们儿靠谱吗?这都出去多长时间了,酒菜还没买回来!”

    李延亮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笑道:“放心,亮哥混了这么多年,难道连个老娘们儿都整不了?

    安心等着。”

    实际上,他心里也有点犯嘀咕,上次逼债,燕小北就拎钢叉戳了他个菊花朵朵开,这次事儿要是露了……

    李延亮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不敢继续往下想,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柳大喇叭能说会道,就算是遇上燕小北,以她的三寸不烂之舌,肯定也能有惊无险的糊弄过去。

    瘦麻杆显然要谨慎的多,听到李延亮的话后,非但没有安心,反而皱着眉头道:“亮哥,不是兄弟胆小怕事,自打进了这寨子之后,我这心里就总觉得不踏实。”

    屋里除了李延亮和瘦麻杆之外,还有四个人,高矮胖瘦不一,其中一个刀疤脸抓着啤酒瓶子,咕咚咚灌了两口,啐道:“这啤酒跟马尿差不多,淡出个鸟来,还是白酒过瘾。

    我出去看看,那老娘们儿到底咋回事儿。”

    这货显然没把李延亮放在眼里,走到一半,突然回头冲李延亮笑道:“亮哥,兄弟跟你口味差不多,都喜欢熟透了的。

    临来之前,说好了完事之后,带兄弟们去市里潇洒潇洒,可到头来,却窝在了这小破房里。

    嘿——

    亮哥,兄弟出去迎一下,顺带泄泄火,你不会介意吧?”

    话落。

    瘦麻杆脸色一沉,低声呵斥道:“刀疤,你胡咧咧啥呢,我警告你,管好自己的裤腰带。

    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刀疤脸一梗脖子,歪脑袋瞪着麻杆,嗤笑道:“麻杆,你他么都废了一只手了,还敢教训老子?

    信不信,脑袋给你削放屁!”说着,从桌子上抄起一个啤酒瓶,和瘦麻杆针锋相对。

    李延亮一看俩人要干起来,心里骂了声‘煞笔’,嘴上却满不在乎的道:“麻杆,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为了一个女人,坏了兄弟之间的感情,不值当。”

    刀疤脸冲李延亮竖了竖大拇指,笑道:“亮哥,够意思,我那边也有几个上等货,欢迎你随时去玩。”

    说着,膀大腰圆的家伙打着酒嗝,顺势开了门。

    嘭!

    刀疤脸人还没走出去,突然之间便惨叫一声,壮硕的身体凌空飞起,嗷嗷叫着砸在了圆桌上。

    乒乓——

    圆桌四分五裂,啤酒瓶子更是碎了一地,锋利无比的玻璃渣子,将刀疤脸的手臂、上身,划开无数道血口子。

    旋即。

    没等屋里众人反应过来,柳大喇叭不要命的冲了进来,奔着窝在凳子上,一脸懵逼的李延亮又抓又挠:“李延亮,你这个挨千刀的,亏老娘跟你好了这么多年,你竟然把老娘当破鞋,让这些畜生糟蹋。

    你他么根本就不是个人!

    老娘挠死你——”

    刷刷刷~!

    女人挠人,可能源于天赋,完全就是无师自通,而且杀伤力非凡,柳大喇叭是真急眼了,上去一顿挠,没几下就把李延亮的脸挠开了花。

    李延亮没动。

    不是不想。

    是不敢!

    屋门口,山子那铁塔版的身形一出现,李延亮就知道坏事了,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跑!

    柳大喇叭不管不顾,连哭带挠。

    刀疤脸一脚被踹飞,瘦麻杆几人立刻意识到,事情可能露了,尤其是看到山子那魁梧的身形,将屋门堵了个严严实实,头皮顿时一麻。

    不过,这帮家伙显然也不是善茬子,震惊过后,二话不说,各拎凳子,兜头朝山子砸了过去。

    瘦麻杆紧随其后,一脚蹬向山子裆部,低声吼道:“冲出去,先离开这儿再说。”

    山野出刁民。

    哪怕他们再穷横,也不敢在寨子里多做逗留,谁他么知道外边还有多少人正赶过来呢?

    先跑了再说!

    这几人配合极为熟练,扔出手中的凳子后,旋即就从地上抄起碎掉的啤酒瓶,绿灿灿的玻璃切口,锋利程度不亚于匕首。

    冲!

    几人一起冲向山子。

    山子随手一扒拉,将砸过来的凳子甩到一旁,再一闪身,避开瘦麻杆的断子绝孙脚,抡圆了手臂,噗的一声,拍在了急速前冲的瘦麻杆脑瓜子上。

    啪!

    这一巴掌拍下来,瘦麻杆只觉得脑门子嗡嗡作响,就好像有千万只蜜蜂在自己耳边乱飞;

    继而,一道温热的液体,顺着脑袋流了下来,腥味十足。

    开瓢了!

    瘦麻杆一个趔趄,看着山子将手中拍碎的板砖,随手扔在地上,双眼一翻,委顿在地。

    呃——

    其余三人愣是没想到,他们五人里边,最能打的瘦麻杆,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拍晕在地。

    一时间,杵在原地,没敢继续上手。

    反倒是被踹飞的刀疤脸,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甩了甩手臂上的血水,朝三个同伴吼道:“都愣着干啥,不抓紧干翻这黑小子,待会儿要被寨子里的人一围,咱们想走都走不了了。”

    一语惊醒三人!

    拼了!

    弄死这黑小子!

    上啊!

    刀疤脸说的没错,冲不出去,全他娘的得玩完,三人咬牙发狠,挥舞着手中的碎瓶子,玩了命往山子身上扎。

    三个人一起出手,山子就显得有点捉襟见肘了,匆忙中,拎起一张凳子,就是一通乱砸。

    一时间,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此时。

    刀疤脸趁机将柳大喇叭扒拉到一边,冲李延亮急声道:“亮哥,赶紧想辙,不然兄弟们就得被包饺子了。”

    李延亮等了半天,只见山子,却不见燕小北,腾地一下站起身,飞快的跑到窗户前,挥拳将玻璃砸碎,再拆掉窗户框,蹦上窗台就想开溜。

    刀疤脸大喜,有样学样。

    然而——

    俩人在窗台上刚探出半个身子,一柄钢叉和一杆梅花枪,闪烁着森森寒光,径直朝他们的脸蛋子扎了过来。

    屮!

    刀疤脸爆了句粗口,吓得急忙缩回身子,脚下一打滑,身体后仰,情急之中胡乱一扯,带着李延亮一起从窗台上滚了下来。

    李延亮一脸绝望。

    刀疤脸则后脑勺着地,径直摔晕了过去,这边一出事,正在和山子缠斗的三人,打眼一瞧,是又气又恨。

    妈的,老子拼命,你们开溜,王八蛋……

    一分神。

    嘭、嘭、嘭!

    接连三声闷响,伴随着声声惨叫,三人被山子挨个砸趴,见山子又抡起了凳子,急忙求饶道:“兄弟,有话好说,我们服了!”

    山子放下凳子,看向柳大喇叭,瓮声瓮气的道:“喇叭婶儿,你家有绳子没,拿几根过来,这帮家伙嘴上老实,心里不知道在憋啥坏屁,得把他们捆起来才放心。”

    柳大喇叭忙道:“有,婶儿这就去拿!”说着,钻进里屋,开始翻箱倒柜的找绳子。

    这时。

    燕小北和莺子从窗口跳了进来,看了一眼狼藉不堪的屋子,苦笑不已的看向山子,这小子到了柳大喇叭家时,招呼都不打一声,蛮牛似的冲进了屋里,乒乒乓乓就是一顿干。

    这房间,柳大喇叭可有的收拾了。

    刷——

    燕小北将钢叉,杵在了李延亮裆上,稍一用力,李延亮顿时疼的一哆嗦,吓得脸都绿了,急忙道:“小北,别、千万别……”

    噗!

    燕小北一钢叉扎下去,鲜血飚射而出,李延亮‘啊’地惨叫一声,顿时晕死了过去。

    啪——

    燕小北蹲下,一耳刮子抽出,狠狠的落在李延亮脸上,刚刚晕死过去的李延亮,被剧痛刺激的瞬间清醒过来。

    李延亮小腹下鲜血淋漓,浸湿了裤裆,还以为自己成了太监,满脸怨毒的冲燕小北嘶吼道:“燕小北,你他么的要有种,就弄死老子!

    要不然。

    一旦有机会,老子发誓,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闻言。

    燕小北冷笑道:“生不如死?好主意!”

    言毕。

    掌心径直按在李延亮小腹处,在莺子惊讶的目光中,就见李延亮不停飙血的伤口,竟然诡异的止住了血。

    噗!

    刚刚止血、止疼,李延亮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燕小北又是一钢叉扎了下去,同一个位置,同一个伤口再次受创。

    痛楚。

    直接翻倍!

    不出意料,李延亮再次疼晕了过去。

    实际上。

    李延亮更多的是吓得,本来以为已经成太监了,但若是能够活命,好歹还有治愈的机会;

    没想到,竟然遭受了二次蹂躏,彻底断绝了希望,但凡是个爷们儿,都无法承受这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

    这,才是生不如死啊!

    啪——

    燕小北故技重施,一刮子下去,又把李延亮抽醒了过来,刚将手放在他的小腹位置,李延亮终于扛不住,冲莺子大声喊道:“莺子、莺子,求求你让他给我一个痛快吧。

    别在折磨我了……”

    莺子道:“李延亮,这是你咎由自取,桃花寨的规矩你知道,换做以前,你做出这种事情出来,是要被捆起来,丢进山里喂狼的……”

    闻言。

    李延亮忙不迭的道:“我就是想死,你们把我捆起来,丢山里喂狼吧。只要能死的痛快,咋样都行!”

    莺子摇头:“现在社会变了,不能动用私刑!”

    不能动私刑?

    李延亮欲哭无泪,看家小二哥,都被蹂躏两次了,如果不算动私刑的话,那怎么才算?

    想死,都这么难了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