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平汉传〕〔逍遥小捕快〕〔我居然是这种身世〕〔让你代管新兵连,〕〔天玄战神杨玄〕〔玄能纪元〕〔柯南之名记不二〕〔黑暗之声〕〔风云菱楚炎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85章 玩把大的!
    汪汪~!

    燕小北返回果园,就见二狗子带着俩小狼崽儿在满地的落果里撒欢打滚,玩的那叫一个开心。

    没心没肺的傻狗子!

    燕小北满是无奈,为了防止俩小狼崽子啃食喷洒了百草枯的果子,燕小北拽着二狗子的耳朵,道:“这些果子,上边全是毒药,看好你的俩狼儿子,千万别让它们吃。

    吃死了。

    本主人,只负责挖坑,不负责埋咯!”

    嘎——

    二狗子眼睛一直,盯着燕小北:管杀不管埋呗?

    跑!

    二狗子晃了晃狗头,带着俩狼崽子,迅速逃离燕小北的视线。

    哼——

    狗爸当自强!

    树荫下。

    莺子抱着小毛球,同样开心不已。

    燕小北在果园里溜达着,时不时的将一两个腐烂的果子,扔到一旁,绕着满地的落果转悠了一圈,发现并没有大量腐烂的情况出现,这才稍稍安心。

    看来。

    灵光雨,对延缓水果腐烂,确实有不错的效果。

    吱吱——

    野猴王不知什么时候溜达了过来,朝着深山方向指了指,燕小北乐道:“不用提醒,酿造猴儿酒的事情,我记得呢。

    这些落在地上的果子,暂时别动,等过两天,上边的毒性全都散去之后,就可以全部拿去酿酒了。

    等着。

    我再给你治治伤。”

    话落。

    野猴王蹲在地上,果然一动不动,片刻后,燕小北收了神通,看了看它身上的伤势,笑道:“再治疗一两次,应该就能彻底痊愈了。”

    没办法。

    整个野猴群,就属野猴王的伤势最重。

    不过。

    也幸亏野猴王咬穿了瘦麻杆的手,留下了那只血手印作为线索,否则,燕小北还真挺难找到毁他果园的凶手。

    那样的话,损失就太大了!

    一念及此。

    燕小北突然冲莺子道:“莺子,你跟小毛球玩,我去李延亮家的果园看看,很快就回来哈。”

    莺子抬头,甜甜一笑:“小北哥,你去吧!”

    燕小北出了果园,顺着山路一直往前走,拐过一个山坳,不远处出现了一座杂草丛生的园子。

    李延亮家的果园,以桃树居多,由于常年疏于打理,果树上挂的果子,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没辙。

    种果树,基本上也就能解决个温饱,遇到好年头,手里还能剩下些钱,像今年这样的旱情,果农就只能喝风了。

    如此。

    李延亮自然不会把心思放在果园上了,一圈下来,燕小北不仅皱起了眉头,总的来说,不妙。

    整个果园里,大概有一百四十株桃树,但是挂果相当惨,在以灵光雨催熟之后的产量来看,每株桃树撑死也就能达到二百斤左右。

    和自家的果园想比,只有三分之一的产量。

    蛋疼!~

    燕小北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下来,自言自语道:“满打满算,也只够维持三天的供货。

    倘若,林果继续增加采购量,顶多也就能维持两天左右,加上自家果园里的果子……

    也只能维持半个月!”

    林果和徐嘉运的价格战,到底怎么个打法,燕小北并不知晓,但是他知道,林果能否将‘嘉运水果’彻底压下去,他供应的水蜜桃和苹果,是其中很关键的一环。

    而且。

    抛开这个不提,单单就说徐嘉运居然找人来毁掉自家的果园,就这一点,他也得跟徐嘉运杠上。

    无论如何。

    都要保证,林果店里的水果供应。

    燕小北起身朝山下走去,望着满山的果树,喃喃自语道:“看来,得尽快把承包果园的事情,落实下来了。”

    回到果园。

    燕小北在征得野猴王的同意之后,莺子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带着小毛球回寨子了。

    三蹦子停在院外,还没下车,燕小北就见柳大喇叭背着一个不大的竹筐,汗流浃背的走了过来。

    咦?

    在她身后,跟着的竟然是李延亮!

    燕小北记得,这货在签完合同之后,说是要帮着柳大喇叭去采桃胶,本以为他只是随口一提,但看眼前这架势,还真去了啊!

    只不过。

    柳大喇叭似乎不怎么乐意搭理他,全程摆着脸,没说一句话,想想也是,昨晚上李延亮竟然让刀疤脸上她……

    换成谁,能接受的了?!

    李延亮脚步虚浮,满头的虚汗,昨晚上为了逼他就范,燕小北是真下了狠手,虽然后来帮他几次治疗,但流出的血,一时半会儿却补不回来。

    柳大喇叭看到燕小北,明显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走上前,低着头道:“小北,婶儿去采了些桃胶。

    你、你要收的话,婶儿就卖给你。

    不收。

    就白送你了。”

    常言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燕小北自然不会赶尽杀绝,更何况还是一个寨子的,探头往她竹筐里瞧了瞧,笑道:“喇叭婶儿,你家果园,可不止能产这点桃胶吧?”

    闻言。

    柳大喇叭当即就是一愣,随后一脸惊喜的道:“小北,你、你真收婶儿家的桃胶?”

    燕小北点头道:“当然了,我不是说过么,凡是咱桃花寨的桃胶,我全部都收。

    喇叭婶儿,你也是咱桃花寨的嘛。”

    柳大喇叭顿时喜极而泣,道:“小北,之前是婶儿对不住你,谢谢你能原谅我……”

    燕小北看着不远处走来的村民,压低了声音道:“喇叭婶儿,你别哭呀,被人看到,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

    山子负责收购桃胶,你进去交给他就行了,收购价格跟其他人一样。”

    “哎——”

    柳大喇叭抹了抹眼泪,快步进了院。

    “小北——”

    李延亮耷拉着脑袋,垮着脸,凑了过来,“求你件事儿呗?大喇叭不想跟我好了,你帮我说说呗?”

    “小北哥,别搭理他,喇叭婶儿要真跟了他,后半辈子指不定得遭多少罪受呢。”莺子抱着小毛球儿,从后车斗跳下来,一脸鄙夷的望着李延亮道。

    “咳咳——”李延亮尴尬一笑,道,“那件事,不是已经翻篇了嘛。莺子,你还不让叔学点好了?”

    “那你就先好好做个人,让喇叭婶儿看看啊。”

    “问题是,她不搭理我啊。”

    “自己好好表现呗。”莺子一拉燕小北,眨眼就进了院子,收桃胶都忙不过来,谁有闲工夫搭理他。

    “亮子叔,你要想改邪归正,就别开赌场什么的了,你瞧瞧咱寨子里谁稀拉搭理你。”

    “哪个女的会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交给一个混子呢。”

    “我……”李延亮张了张嘴,看着莺子的背影,半天没说出话来,倚在燕小北家院门口,低头抽烟寻思。

    “唉,想做个人,咋那么难呢?”卖桃胶的村民很多,进进出出的就是没一个人跟他打招呼。

    “妈的,不就一个臭娘们儿嘛,老子还就缠着她了,看她能怎么办!”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李延亮还真就耍上赖皮了,堵在院门口,盯着柳大喇叭,眼珠子骨碌碌直转,也不知道在打什么心思。

    院里。

    热火朝天。

    相较于开始的时候,寨子里的人对燕小北收购桃胶,大多持怀疑态度不同,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几乎家家把果园的桃胶都采了下来。

    山子忙的像个陀螺。

    莺子把小毛球放在肩膀上,忙着给打下手,别看莺子纤瘦苗条,好像手无缚鸡之力,着实有把子力气的。

    一筐,百十斤的桃胶,拎在她手里,就跟玩一样。

    练家子。

    那可不是白练的!

    燕小北不停的给过完秤的村民付款,少则数钱,多则过万,一笔笔钱转出去,真真有点像花钱如流水。

    就在这时。

    二林凑了过来,叼着烟,满脸笑容的道:“小北,叔今天又从你这赚了一万多块。

    前前后后加起来,小两万了。

    嘿嘿——”

    闻言。

    燕小北笑道:“二林叔,钱虽然赚到手了,但是得能存住才行,可别给乱花了。”

    二林摆手道:“那不能,叔还得存钱娶媳妇儿呢。就是,现在娶个婆娘,别的不说,就彩礼钱都能愁死个人。

    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存够!”

    燕小北突然灵机一动,笑道:“二林叔,我这两天一直琢磨着,承包点寨子里的果园。

    要不,你试试?

    年租,或者是长租,都可以。

    价格嘛。

    一株果树,一千块,怎么样?”

    噗!

    二林听到燕小北的报价,差点儿没一口老血喷出来,瞪大了眼睛道:“小北,你没开玩笑吧?

    就我家那果树,一株一千块的承包价,能赔死你!”

    二林和李延亮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二林没有彻底的混成一个地痞流氓。

    但。

    他们对于果园的管理,基本上差不多。

    总之。

    就一个字:差!

    差到如果燕小北用灵光雨催熟果子,达到每个果子半斤的重量,每株果树才能有二百斤左右的产量。

    想想,得有多差劲!

    更何况,今年大旱,果树上挂的果子只有驴粪蛋大小,满打满算一株果树也就几十斤……

    一株,一千块承包。

    疯了吧!

    燕小北却正色道:“二林叔,我啥时候诳过人,说一千块就一千块,就是果园承包给我之后,怎么打理果园,就由我说了算了。

    你不能插手!”

    二林咽了口吐沫,依旧难以置信的道:“小北,你可想好了,我那果园可有足足二百多株桃树跟苹果树,你要真承包了,就得真金白银的给我二十多万,可能到最后,你连个零头都赚不回……”

    不怪二林会这么说。

    实在是。

    他家果园的果树上挂的果子,一个个的驴粪蛋大小,别说卖钱了,就是白送人,都未必有人肯要。

    又酸又涩的果子,谁能稀罕?

    现在,却能一株一千块的价格,直接承包出去,是他脑袋被驴踢了,转不过弯来,还是燕小北发了啥横财,挥金如土了?

    就算真发了横财,二十多万说拿就拿出去了,这得多败家?!

    燕小北笑道:“二林叔,咱不说别的,我就问你,一年租期,每株果树一千块的租金,你家果园能不能承包给我?”

    二林眨了眨眼,突然朝身后不远处的燕贵峰,喊道:“贵峰哥,你家小北发疯了。

    要二十多万,承包我的破果园!”

    哗——

    一言出,正在卖桃胶的村民,顿时炸了锅。

    燕小北以每斤四十块钱的价格,收购桃胶,就已经让寨子里的人吃惊不已了,这没两天,又要开始承包果园了?

    而且。

    这次,对于桃花寨的村民来说,真真就是天价了啊!

    燕贵峰听到之后,同样一头的雾水,顾不上再收桃胶,燕贵峰把儿子叫到一旁,问道:“小北,你又搞什么鬼?”

    燕小北道:“爸,林果那边要把生意扩大,按她的意思,至少要在省城打开市场,果子需求量会很大。

    单单咱们家的果园,根本就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量,所以我才想着,是不是能把咱桃花寨的果园,承包下来。”

    燕贵峰皱眉道:“那也不能信口开河啊。二林家的果园,拢共也就二百多株果树,你二十多万承包下来,每株果树至少需要一千块……

    咱是赚了点钱,可也不能这么嘚瑟啊!”

    燕小北就知道老爹会是这反应,压低了声音道:“爸,你说的没错,正常来说,二林叔的果园,一年承包下来,几千块都够呛有人要。

    但是。

    如果我能让他果园的果树上,挂的果子,跟咱们家果园一样呢?”

    燕贵峰一愣。

    他算数不好,但是要真跟燕小北说的那样,这笔账他还是算的过来的,简单说就是:只赚不赔!

    燕小北趁热打铁,继续说道:“爸,今年光景不行,咱们家吃肉,总得让寨子里的人,有口热汤喝吧?”

    燕贵峰迟疑道:“可你总该跟我和你妈商量一下,不是怕你祸祸钱,是你突然整这么一出。

    有没有想过,咱们桃花寨至少上万株果树,咱家果园的果子,还没全部卖出去,哪儿去弄那么多钱?

    我告诉你。

    老寨主手里的东西,那是她老人家的,你别动歪心思,不然,让老子知道了,打断你的腿。”

    “……”

    燕小北这个无语,有个脾气暴躁的老爹,果然得时时刻刻的准备好挨鞋底板子,“爸,我想过了,愿意把果园承包给咱们的,按果园里的果树多少,每家每户先给五万块的定金。

    剩下的,可以按月支付。

    当然,这事儿行不行的通,大家伙买不买账,还得您亲自出面,把这事儿跟大家伙好好说说。”

    燕小北是铁了心的要玩把大的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