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86章 阎王寨来人
    山路。

    灌木丛。

    杨胖子在骂娘。

    在去燕小北家果园的必经之路上,杨胖子窝在灌木丛里,已经半个小时,亲眼看着燕小北骑着三蹦子,回了桃花寨。

    可。

    他不敢动。

    哪怕,身上被不知名的小虫子,咬的又疼又痒,依旧不敢动弹半分,但是心里却把老板徐嘉运祖宗十八代的女性,全部问候了一遍。

    吹着空调听着歌,啃着冰镇西瓜享受着手下女员工白嫩小手的按摩,在这大热天是多么酥爽的一件美事。

    偏偏。

    老板徐嘉运脑袋抽疯,给他派了这么个苦差事,而且为了饭碗不被砸,还必须自己亲自跑一趟。

    一想到,山子那铁塔般的体格子,以及上次追着他跑出二里地的土狗,杨胖子心里就直抽抽。

    没辙。

    徐嘉运的话,对他而言,就相当于圣旨,除非卷铺盖滚蛋,要不然就只能任其呼来喝去。

    再三确定。

    燕小北不会突然返回后,杨胖子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戴好口罩、遮阳帽,迈着小粗腿朝燕小北家果园走去。

    汪汪——

    半个小时后,杨胖子脚下安了马达似的,飞一般的从燕小北家果园冲了出来,身后是二狗子以及几十只野猴子。

    甚至。

    还有两只小二哈!

    辞职!

    必须辞职!

    杨胖子心里碎碎念,脚下跑的飞快,虽然狼狈,但好歹完成了老板徐嘉运交给的任务。

    等后边的土狗、野猴群不再追赶之后,杨胖子就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着了火似的,火烧火燎的疼。

    冰镇西瓜!

    杨胖子咽了口吐沫,边靠在一块山石上大喘气,边拿出手机拨通了老板的电话:“老板,一半的果树,全完蛋了。

    地上堆满了还没成熟的果子,有些都已经开始腐烂了……

    拍了。

    我这就给你发过去。

    啥?

    御皇庭大酒店?

    行!

    我马上回去——”

    杨胖子挂了电话,胖脸上浮上难以掩饰的笑容:“啊哈哈,立功了、立功了,御皇庭的小娘们儿,老杨我来咯。”

    临江市。

    御皇庭大酒店。

    咣!

    酒杯碰在一起,徐嘉运心潮澎湃,满面红光,一口喝干杯中酒,伸手拍了拍李春来的肩膀,忍不住得意大笑道:“春来老弟,事情办的漂亮。

    之前,是哥哥我多心了。”

    李春来道:“徐总,我办事儿,您放心。”

    哈哈——

    徐嘉运放下酒杯,满嘴酒气的道:“放心,放心。走,最近御皇庭来了几个上等货,哥哥带你去放松放松。”

    闻言。

    李春来哈喇子都流了下来,御皇庭的上等货,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染指的,忙不迭的站起身,道:“徐总,那就让你破费了啊!”

    哈哈——

    徐嘉运现在心情贼好,似乎已经看到了‘鲜果时光’被他狠狠踩在脚下,关门大吉的时刻。

    ……

    桃花寨。

    燕贵峰看着自己越来越能作的宝贝儿子,一脸愁容,吧嗒了一口旱烟,这才沉声说道:“小北,整个桃花寨,一百六十七户,家家有果园,五万的预付款,跟全款有什么区别?”

    燕小北无语道:“每株果树一千块,前期先首付百分之二十,这样的话,满打满算有两百万的资金,就足够把整个桃花寨的果园给承包下来了。

    爸。

    等收购完桃胶,给方琼送过去之后,这笔钱就有着落了,这事儿我已经想好了,必须得干成。”

    豪赌!

    燕贵峰也是个狠人,思索再三,终于一咬牙道:“行,这事儿交给爸了,赔了,就当今年白干。

    明年从头再来!”

    嚯——

    燕小北听到老爹的话,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心里清楚,老爹虽然对果园大丰收一事,绝口不提。

    但。

    心里始终是有些忧虑的。

    怎么讲呢?

    用老百姓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肩膀头子没那么硬,扛不住用麻袋装钱,自家果园一年收入近千万。

    他扛不住。

    更怕,燕小北扛不住。

    说到底,在燕贵峰看来,他们家就是个地地道道种果园的,心态上小富即安便可。

    承包果园一事,相当于把钱散了出去,未必会是坏事。

    爷俩在屋里商量。

    院子里,同样没消停,众人围着二林不停的问来问去,最后给二林问急眼了,扯着嗓子道:“小北亲口跟我说的,这还能有假?

    别的不说。

    就现在他收购桃胶,得往外掏多少钱?你们一个个的心里没数,还是在我跟前装糊涂呢?”

    话音刚落。

    立刻有人反驳道:“二林,桃胶毕竟产量少,有个几十万就差不多了。可是,小北如果真要承包咱们整个桃花寨的果园。

    那得多少钱?

    上千万啊!

    咱寨子一年,才有多少收入?

    不是信不过小北,只是觉得这孩子有点飘了,啥话都敢往外说。还有,咱做人得讲良心吧?

    就今年这光景,除了小北家的果园,谁家园子敢说能有五千块钱的收入,我立马给他磕头喊爹。

    咱不能只顾着自己,让小北一家子往死里赔钱啊!”

    众人纷纷点头。

    然而——

    燕贵峰却在此时从屋里走了出来,笑呵呵的看着大家伙道:“都别吵了,我刚跟小北商量了一下,事儿还真就这么个事儿。

    如果谁家愿意把果园租给我,就每株一千块的价格结账,但是话说在前边,得分期付款。”

    李文凤一听,顿时就是一愣,紧接着用力抓着丈夫的胳膊,道:“孩他爸,小北胡闹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胡来?

    咱、咱家哪儿来那么多钱!”

    燕贵峰大男子主义爆发,训斥道:“妇道人家懂什么,这事儿我跟小北已经商量过了,就这么整。”

    李文凤:“……”

    人群中。

    二林点了根烟,仿佛成了带头人一般,率先开口问道:“贵峰哥,分期没问题,就是怎么个分法。

    你跟大家伙好好说道说道,让咱们心里有个底嘛。”

    燕贵峰道:“好,那我就说说。”旋即,便将燕小北那套说辞,完整无缺的搬了出来。

    话音刚落。

    二林不由咂舌道:“首付百分之二十,那也得两三百万,贵峰哥,你可想好了,这不是闹着玩的。”

    燕贵峰笑道:“这种事情,是能拿来开玩笑的嘛?”

    二林眼珠子一转,大声道:“行,贵峰哥,既然你这么说了,我第一个把果园转租给你。

    你手里要是钱紧,先缓两天再给就行。”他果园里,大概有二百多株果树,每株一千块租一年,入手就是二十多万。

    哪怕,首付只给百分之二十,那也有四五万,加上他之前卖桃胶赚的小两万块……

    二林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嗷嗷扯着嗓子,叫道:“贵峰哥,我这辈子能不能娶上媳妇儿,就全靠你们家了。”

    哈哈——

    众人哄笑。

    但。

    笑归笑,有人期待,就有人持怀疑态度,毕竟钱太多了,寨子里的人都彼此知根知底。

    这么多钱,十个人里边有九个不相信,燕贵峰爷俩能拿的出来。

    就在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时候,柳大喇叭站了出来,面带愧色的望着燕贵峰夫妻,道:“能、能不能算我一个?

    我家果园,每株果树,只给一百块就行……”

    燕贵峰皱眉。

    他属实是厌恶柳大喇叭的所作所为,若非看他是一个寨子的,莫说是果园,就连桃胶都不想收她的。

    这时。

    燕小北走出屋,看着柳大喇叭道:“说一千就一千,但还是那句话,果园承包给我,怎么打理,由我说了算。

    大家伙不能插手。

    二林叔、喇叭婶儿,你们要真心想把果园转租给我的话,过两天等我把桃胶的事情忙完,咱们就可以去村委会,签合同、盖章!”

    二林和柳大喇叭彼此看了一眼,齐齐点头道:“小北,我们签!等你有空了,招呼我们一声,随叫随到。”

    乖乖——

    人群又开始议论了起来:“看来,贵峰爷俩,不是跟咱们开玩笑,是真要把桃花寨所有的果园,都承包下来啊。”

    有人接茬:“难说,钱太多了。而且,这明摆着就是赔钱的买卖嘛,你们也不想想。

    前些时候,贵峰一家子,还被李延亮逼债,这才几天时间,就能拿出几百万出来了?

    倒不是,信不过贵峰,只是这事儿感觉太玄乎了。”

    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人反驳道:“此一时彼一时,要照你这么说,桃胶的事怎么讲?

    足斤足两的给钱,这事儿不假吧?

    我倒是觉得,贵峰哥家今年转运了,要不然咋整个桃花寨的果园都欠收,就他家果园大丰收了呢。

    人家这是吃肉,没忘记咱们这些穷哥们儿,你们不签,我签,反正果园今年也没收入了。”

    陆陆续续,开始有人站出来,表达愿意将果园转租给燕小北父子的意愿,燕小北拿了纸笔,一一将这些人的名字记了下来。

    没办法。

    现在手头紧,只能等过两天,桃胶和果园的水蜜桃、苹果走两批之后,才能够签合同。

    虽说,从李延亮以及瘦麻杆五人手里,抠出来一百五十万,但这笔钱燕小北没打算动。

    林果和徐嘉运的争锋,才刚刚开始,哪怕是有他的水蜜桃和苹果加持,也难保不会出现意外。

    所以。

    燕小北留些资金在手里,以防万一。

    前前后后,虽然只是动了动嘴皮子,燕小北的小本本上还是留下了二十多人的名字。

    尤其。

    柳大喇叭和二林,燕小北在两人的名字上各画了一个圆圈,带头的嘛,重点照顾一下。

    彼时。

    院落外——

    李延亮心里日了狗,他可是将燕小北爷俩的话,尽数听进耳中,真真是饱受摧残啊!

    合着。

    他跟瘦麻杆那一百多万,就让燕小北拿来买人情了?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家的果园,果树虽然不多,但三十年才抵了二十万。

    亏的吐血啊!

    噗!

    李延亮越想越气,气闷难当,一口老血吐了出来,乌黑色……

    屮!

    血色乌黑,五脏出了问题,李延亮看着地面上的那一滩乌黑的血液,迅速干涸,扭头看向院里的柳大喇叭。

    咚咚咚!

    李延亮冲进院子,拽着柳大喇叭就往外走:“大喇叭,我可能快不行了,有些话想跟你说。

    听不听,都得听!”

    燕贵峰一看是李延亮,脸立刻就黑了下来,拎起大棒子,怒声道:“李延亮,你他娘的竟然还敢出现在老子面前。

    来。

    把你那些垃圾地痞都叫来,咱再干一场!”

    众人哗然。

    燕小北拦住老爹,低声道:“爸,别人的家事,咱就别掺和了,消气、消气的哈!”

    燕贵峰愕然道:“家事?”

    燕小北笑着道:“对啊。李延亮虽然是地痞,但是地痞也有讨老婆的权利嘛。你就别管了。”

    燕贵峰咣当一声,把大棒子扔在地上,瞅着燕小北小声说道:“地痞都能讨到老婆了,你媳妇儿还在丈母娘身边待着呢。

    哼——”

    噗嗤!

    李文凤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燕小北这个无语。

    表示,暴躁的老爹,傲娇起来也是让人受不了,麻溜跑到山子和莺子身边,招呼大家伙该过秤的过秤,该拿钱的拿钱。

    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多,燕小北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小毛球更是委屈的拽着莺子的头发,吱吱叫唤个不停。

    莺子包里有在杨二嫂的小卖部,买来的纯奶,忙完了之后,立刻拿出来,插上吸管,小毛球儿咕噜咕噜的吸的可带劲儿。

    燕小北咧着嘴,看着防雨布上堆得跟小山似的桃胶,冲山子说道:“先歇会儿吧。

    今天差不多收了七千斤,后边应该只有零星送过来的了。”

    孰料。

    山子却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道:“小北哥,才不是你想的那样,上午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

    寨子里有些人,把自家桃胶卖完了之后,就跑其他寨子去买,然后再卖给咱们赚差价。

    而且,还不少赚呢!”

    燕小北一怔,蹙眉道:“山子,知道是谁吗?”

    嗯啊嗯啊——

    燕小北话音刚落,院子外边突然传来一阵驴叫声,旋即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在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少妇的搀扶下,走进了院里。

    不认识!

    燕小北扫了两眼,紧接着就要目光看向山子,山子同样摇了摇头,道:“没见过,应该是外寨子吧。”

    咣!

    燕小北站起身,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身后咣的一声,回头一瞧,就见老爹拎起了大棒子,看着那老头道:“阎王寨的,跑桃花寨来,想作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