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88章 摊牌,山子要娶杨二嫂
    做生意?

    燕小北并没有走远,就蹲在那头毛驴身边,时而揪揪驴尾巴、时而薅起驴后腿,看看驴蹄子,自言自语道:“这老头不讲究,看这驴蹄子至少有两三个月没修剪了。

    驴子,脚疼了吧?”

    嗯啊!

    嗯啊——

    毛驴蹬了蹬后腿,咧开大嘴叫了两声。

    燕小北从口袋里摸出一柄小刀,像模像样的给毛驴修起了脚掌,看似无聊,实际上一直留意着院内的动静。

    以他现在的耳力,院里的一切动静都逃不过他的双耳,自然包括老寨主和刀文龙之间的对话。

    但。

    听着听着,就惊起了一身冷汗。

    本以为。

    多年前,那场活埋了莺子爸妈、山子爸以及桃花寨十余人的那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不过是天灾罢了;

    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想的那么简单,最诡异的是,刀文龙的儿子竟然也命丧其中。

    这就说不过去了。

    天灾?

    人祸?!

    从刀文龙的话中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在一番辩述之后,老寨主似乎也认同了他的说法。

    多年前,确是有人想让桃花寨和阎王寨,拼个你死我活,幕后黑手好坐收渔翁之利。

    且。

    刀文龙似乎发现了一些端倪,只是当燕小北继续想听他说什么的时候,除了一句‘我其实是来做生意’的之外,院里便再没了声音。

    燕小北实在忍不住,放下驴腿,纵身一跳,双手扒住了墙头,悄悄冒头往院里瞧去。

    人影皆无!

    包括前凸后翘、身材火爆的美貌小少妇,全都进了屋,燕小北现在最好奇的就是,刀文龙不请自来,到底要和老寨主达成什么共识。

    翻墙?

    继续偷听?

    忽——

    燕小北正迟疑不定,就见老爹从屋里走了出来,未卜先知似的,忽的一声,将手中的大棒子,直接朝他砸了过来。

    随后。

    拍拍手,转身进了屋。

    切——

    不听,就不听呗!

    用得着,对自己的亲儿子,砸大棒子?

    燕小北缩了缩头,从墙头上跳下来,也没了给毛驴修脚的心思,一个人倚在墙壁上,开始瞎琢磨。

    年头太久远了。

    桃花寨突发泥石流的时候,燕小北还是个小屁孩儿,对此基本没什么印象,所以单单从刀文龙的只言片语中,压根儿连个屁都琢磨不出来。

    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知道,那场泥石流并非天灾罢了,但是这事儿还没法跟莺子和山子说。

    正郁闷。

    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伴随着刀文龙的淡淡的话音:“燕老婆子、贵峰,你们留步。

    既然,咱们已经达成了共识,阎王寨和桃花寨数百年的恩怨,从今天起,就烟消云散了。

    希望咱们能够齐心协力,还亡者一个公道!”

    老寨主道:“自当如此。”

    燕贵峰:“刀老寨主,希望如你所说,此事过后,桃花寨和阎王寨能和平共处。”

    说话间。

    三人已然出了院子。

    刀文龙在美貌小少妇的搀扶下,上了驴车,朝老寨主和燕贵峰拱了拱手,坐在车辕上的美少妇,扬起手中的鞭子,啪的一声,毛驴儿调头,嘚吧嘚的朝桃花寨外而去。

    百年死敌。

    这就一家亲了?!

    燕小北心头诧异,跑到老爹跟前儿,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燕贵峰狠狠瞪了一眼。

    燕小北心里一虚,赶忙招呼山子和莺子,道:“老泥鳅走了,咱们该干活、干活咯~!”

    老泥鳅?

    驴车尚未走远,半躺在上边的刀文龙听到后,双眼一眯,目光如电般朝燕小北射来。

    竟然没有生气,反而低声笑道:“燕家每代都有几个好后生,可惜我阎王寨人才凋零……”

    坐在车辕,赶着驴车,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的美貌小少妇,突然道:“那……杀了?”

    “闭嘴~!”

    “是——”

    燕小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忽然就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回头看了看,就见小驴车渐行渐远,终至不见。

    但是。

    那令他毛骨悚然的感觉,却依旧萦绕在心头,暗忖:刀文龙这老瘪犊子,应该是没憋好屁!

    上一代的事情,燕小北不方便多过问,而且很明显不管是老爹燕贵峰,还是老寨主也不会跟他一个屁孩儿,多透露半分。

    没辙。

    那就干活呗。

    院子里还堆着七千多斤的桃胶呢!

    忙活完。

    已然,夕阳西下。

    午饭。

    随便垫了点。

    晚饭,却很丰盛,老寨主和莺子都留下来,山子这家伙说了声有事儿,便跑出去了好一会儿,等回来时,竟然主动把老娘给叫了过来。

    饭。

    吃到一半,山子娘放下碗筷,看了看老寨主,又看了看燕贵峰两口子,欲言又止道:“老寨主,贵峰哥、嫂子……”

    燕贵峰大大咧咧的道:“都没外人,有话直说。”

    山子娘未语先泣。

    这一下。

    集体懵圈。

    李文凤忙放下碗筷,道:“山子娘,你这是咋了,好好的咋还哭了,难道是有人欺负你了?

    你跟嫂子说,老寨主也在,咱给你做主。”

    莺子挥舞着小拳头道:“婶儿,你别哭了,要真有人欺负你,你跟我说,我去揍扁他!”

    燕贵峰:“……”

    老寨主:“山子他娘,有话就直说,这都没外人……”

    众人都在劝。

    山子这个平时动不动就要埋人的家伙,此时却沉默了下来,只顾着低头扒拉饭,哪怕是被莺子揪着耳朵,也没吭一声。

    但。

    黑脸却紫红紫红的了。

    有事情!

    燕小北没吱声,劈手将山子的碗筷夺了过来,只一眨眼的功夫,心里就明白了过来,想笑,但是场合不适。

    强忍着。

    就那么瞪着山子。

    这时,就见山子娘擦了擦眼泪,哽咽道:“山子他爸去世的早,我身子骨又弱,干不了重活。

    这些年下来,家里穷的的叮当响,原本以为山子连个媳妇儿都娶不到了,但是小北给了他希望。

    我想求老寨主、贵峰哥还有文凤嫂子,你们给山子保个媒,他娶妻生子有了后,我就算死了……”

    山子抬头,眼圈通红:“娘……”

    然而——

    山子刚开口,莺子立刻开启了八卦少女之心,盯着山子看了看,道:“山子哥,你有意中人了?

    隐藏的好深啊!”

    山子立刻臊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模样逗得莺子咯咯笑个不停,摇晃着老寨主的手臂道:“奶奶,山子哥平时就是个榆木疙瘩,脑袋笨的很呢。

    现在都有喜欢的人了,你一定要给他撮合撮合的好不好?”

    在座的,除了燕小北之外,老寨主、燕贵峰两口子,全部恍然,笑眯眯的望着山子道:“山子,说说,咱寨子里或者别家寨子里,你相中谁了?”

    尤其。

    燕贵峰咧着嘴笑的贼开心,生死弟兄的儿子,有了意中人,啪的一声,将碗筷放在桌上,道:“山子,叔跟你婶儿,这个媒保定了。

    赶紧说,相中谁了!”

    山子脑门子都快杵到饭桌上了,五大三粗的铁塔般的小子,竟然在这时候蔫的像霜打的茄子。

    山子娘赶忙擦了擦眼泪,道:“老寨主,贵峰哥、文风嫂子,还是我来说给你们听吧。

    山子相中了咱寨子里的杨小玉。”

    莺子惊呼道:“杨二嫂?”

    杨二嫂虽然是个寡妇,但是年纪不过二十三,二十岁结婚,守寡三年,倒不是老一辈人口中常说的克夫。

    而是。

    男人跑出去打工,一去不返,只在两年前,不知道谁给她邮寄回了一封死亡通知书。

    这事儿,寨子里的人,全都知道。

    后来。

    杨小玉通过各方渠道打听,始终没有他男人的音讯,除了一封死亡通知书之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所以。

    杨小玉稀里糊涂的就成了一个小寡妇,寨子里的人都说燕二毛肯定是在外边有了别的女人,所以把杨小玉给甩了。

    可。

    闲言碎语是这么说,大多数人还是不认同,杨小玉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不说比那些电视上的女明星,好歹也是桃花寨出了名的美貌女子。

    燕二毛凭啥甩了她?

    老寨主道:“小玉这丫头确实挺好,但是她毕竟结过婚,这是不是有点委屈了山子?”

    脑门子杵在饭桌上的山子,突然抬起头,道:“祖奶奶,我不委屈,我就喜欢她。

    我想娶她!”

    咣咣咣!

    山子突然跪在地上,冲老寨主磕头道,“求您老人家给做主,让我娶玉姐回家做媳妇儿。

    祖奶奶,贵峰叔、婶子、小北哥、莺子,我杨铁山发誓,会一辈子对玉姐好,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咣咣咣!

    山子脑瓜子就像铁打的似的,一个劲儿在地上磕,燕小北一脚给他踹了个滚地球,骂道:“都自家人,你磕头给谁看。

    想吃席啊!”

    老寨主嘴角立刻抽了抽,说道:“山子,你喜欢她没错,但是也不能剃头刀子一头热啊。

    你确定,小玉那丫头也喜欢你?”说着,老奸巨猾的桃花寨话事人,悄摸的朝院外看了一眼。

    嗖——

    一道身影,从院外跑了进来,身段窈窕,模样娇俏,只是脸上挂满了泪痕,噗通一声跪在了老寨主面前:“老寨主,我愿你嫁给他。

    只求您老,给做个见证。

    是,我是个寡妇,结过婚,用现在的话说是个二手货,但是我会心疼山子,会心疼娘。

    山子比我小,但是他会护着我。

    我被人欺负的时候,是他帮我打跑了那些人,老寨主,他头上那些伤疤,就是我们俩的见证。

    而且。

    我杨小玉用命发誓,我们俩是真想在一起,再没结婚之前,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事情。

    求您老,无非就是想,堵住寨子里人的嘴,不想让他们说山子一个小伙子,娶了一个寡妇,

    给人看笑话!

    老寨主,我说完了,不管成不成,山子认定我,我也认定他了,大不了我们带着娘,离开桃花寨!”

    桃花寨的女子,就是这么刚!

    老寨主叹了口气道:“你们这帮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处处拿捏着我一个老太婆。

    行了。

    选个好日子,山子跟小玉把事儿办了,我老婆子给你们,这个……用现在时髦的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了?”

    莺子道:“奶奶,是证婚人。”

    “对!”

    老寨主笑着,道,“都起来吧,让你们这一搅合,饭菜都凉了,都坐下,一块吃,热热闹闹的……”

    莺子立刻闪到了一边,笑嘻嘻的道:“山子哥,让嫂子做你边上,我坐嫂子边上。”

    杨小玉羞红了脸。

    讲真。

    杨小玉刚才那番话,说的虽然很刚,却是个软心肠,用一句人美心善来概括,丝毫不为过。

    吃过晚饭。

    老寨主一帮长辈,商量山子和杨二嫂的结婚嫁娶之事,燕小北则把山子拽到了一旁,道:“山子,结婚是大事。

    咱得有新房!”

    山子挠了挠头道:“小北哥,我家房子虽然简陋了点,贴几个大红喜字,那不就成新房了嘛?”

    屁!

    燕小北一巴掌呼他脑瓜子上,道:“搞个猪圈,贴上俩喜字,你还把人家娶猪圈里了?”

    山子咧着嘴道:“小北哥,你还不知道我,就算真住猪圈,那也是我住,怎么可能让玉姐住呢。”

    燕小北搂着他的脖子,道:“那就行。但是,结婚毕竟是个大事儿,你跟玉姐商量过没,结婚后是在桃花寨住,还是市里买房?”

    “桃花寨!”

    “行!”燕小北道,“桃胶基本收完了,果园有猴群干活,这阵子没啥事儿干,把你家房子推了,重建。”

    “啥?”

    “盖房子嘛!”莺子咯咯笑道,“山子哥,杨二嫂……呃,玉姐人家才比你大三岁,女大三抱金砖,你占大便宜了,这房子必须盖。”

    “钱不够,我去偷!”

    “我可是会飞檐走壁!”莺子一脸傲娇,吐了吐舌头,古灵精怪的道,“奶奶好多东西,我估摸着,鸟悄的去偷两件,她应该不会发现的吧?”

    飞檐走壁?

    鸟悄?

    而且。

    还是去偷老寨主的东西,山子心肝肝都在颤抖,龙头拐敲脑袋上可没几个人能受得了。

    燕小北指了指满院子的桃胶,道:“别担心,这就是咱的底气,你去跟玉姐腻歪去吧。

    把人晾在一边,也不是个事儿,剩下的就交给哥了!”

    山子嘿嘿笑了笑,冲燕小北和山子道:“那、我先过去了,盖房的事情等明个再说。”

    说着,拽着杨二嫂俩人跑出了院。

    唉——

    这黑灯瞎火、孤男寡女的也不知道会捣鼓出点啥来,燕小北很好奇,瞅着莺子小声道:“莺子,要不咱俩跟过去看看,山子跟玉姐会干啥?”

    呸!

    莺子又羞又恼,红着脸,瞪着燕小北道:“小北哥,你有这闲心思,咋就不想想你啥时候娶媳妇儿呢?

    你、你相中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