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90章 头朝外的马车
    第二天中午。

    施工队已经进驻桃花寨,并且源源不断的将各种材料,运送进来,拆老屋、打地基……

    进展飞快。

    而。

    山子和杨小玉要结婚的消息,也如同长了翅膀,传遍了整个寨子,除了一些垂涎杨小玉的光棍汉,心里泛酸之外,大多数都对俩人能成一对,报以真心的祝福。

    接下来几天,燕小北感觉自己要累晕了。

    虽说施工队盖房这边不用他盯着,但是早上要催熟果子,准时给林果发货,还要监督野猴群,把落果弄进山里酿造猴儿酒。

    最让他头疼的是,承包果园,为了确定每家每户果园里的果树数量,需要挨个山头不停地去点数;

    腿都要跑断了。

    山子倒是挺乐呵,不管多累,得空便跑去小卖部和未过门的媳妇儿腻歪在一起,这一天天的脸上就没断过笑容。

    燕小北倒是跟老爹提过一嘴,自家的房子是不是也拆了新建,被老爹一耳勺给拍了回去,扬言:这座房子,是他们两口子的爱情见证,你个小王八蛋想拆了,安的什么鬼心思?

    得嘞——

    本想改善一下住房,让老爹老妈也享享福,没想到换来一耳勺,这暴躁老爹的脾气,也是没谁了。

    其实。

    燕小北心里清楚,老爹之所以不肯盖座新房,是想留着钱,让他在桃花寨折腾出点浪花来。

    几天忙碌下来,桃花寨的果园承包,基本尘埃落定,林林总总算了下,全部果树加起来,竟然有一万两千多株。

    桃花寨既然以桃花闻名,最多的自然就是桃树了,其中还有一些苹果树、梨树、桑葚、栗子等等……

    首付百分之二十的前提下,拢共支付给了寨子里的人,接近两百六十万,所以看着燕小北家的果园收入不菲,但是明里暗里这么一合计,非但没赚钱,反而多了上百万的债务。

    如此,燕贵峰不同意翻盖新房,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但。

    燕小北心里有数。

    桃花寨的这些果园,将是他踏上人生巅峰的开始。

    回到家。

    燕小北随便去厨房弄了点吃的,边吃边翻看新闻,吃到一半,就接到了林果的电话:“姐,这会儿不忙了?”

    徐嘉运开启了价格战,燕小北旁敲侧击询问过林果的应对之法,简单、粗暴至极。

    徐嘉运为了击垮‘鲜果时光’,堪称玩了一次跳楼大甩卖,将店里水果的价格,压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价格。

    起初。

    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店里客流量明显增加,但是同样的,客流量越大赔的越多。

    短短几天时间,已经赔进去四五百万!

    甚至,已经有不少外边散摊的小贩,涌进去大批量采购各种水果,徐嘉运的店里已经出现连续断货的现象。

    而。

    林果只是将燕小北的爆款水蜜桃和苹果,每斤的价格下调了十块钱,店内的客流量非但没有因为普通水果保持原价而有所减少,反而因水蜜桃和苹果销量大涨,实际销量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此消彼长之下,徐嘉运的‘嘉运水果’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燕小北觉得,徐嘉运就是个二货,脑袋一热,用近乎白痴的手法,跟林果打这一场价格战。

    哪怕他家底在厚,再过个十天半月,也能给他赔哭。

    实际上。

    徐嘉运最大的疏忽,就是严重低估了燕小北的供货能力,以为用硫酸毁掉他二百株果树,就能掐断林果的货源。

    谁能想到,燕小北竟然是个大挂逼呢!

    林果显然心情不错,笑道:“承包果园的事情怎么样了?如果你手头资金不充裕的话,姐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燕小北道:“姐,我这边没事儿,整个桃花寨的果园基本上已经签完合同,资金方面,倒是还充裕。”

    林果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那就好。我估计徐嘉运撑不了太久了,你这边可别给姐掉链子。”

    哈哈——

    燕小北一乐:“不会,只要我在,就能保证水果供应。”

    聊了一会儿。

    林果话锋一转,道:“小北,你有没有想过,这两个爆款虽然销售一直稳定,但种类还是有些过于单一了。”

    闻言。

    燕小北立马做投降状,嗷嗷叫道:“姐,你先饶了我吧。整个桃花寨的果园承包下来,后边一堆事,就够窝头疼的了,

    你让我喘口气行不?”

    话虽如此。

    但,林果的话却不无道理,城里人嘴叼的很,哪怕是‘灵光雨’催熟的爆款水果,也不敢保证什么时候,人们的口味就变了。

    所以。

    长远发展来看,林果的提议很有前瞻性。

    只不过。

    燕小北现在是真没精力捣鼓别的水果种类,单单桃花寨现有的果园,就够他忙活的了;

    想扩展水果种类,目前只有两种办法:一,去外寨子承包果园,捡现成的;第二就是开荒山,整山承包下来,自己种果树。

    第一个,燕小北目前是没那精力,九谷十八寨不是他家后花园,想怎么滴就怎么滴,里边牵扯着各种各样的利益,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

    第二个办法,周期太长了,他可以说自家山头下有暗泉,可以让果子成熟,但是不能一棵果树种下去,没隔两天就结果子了吧,

    所以,林果的提议虽然很好,但是实操起来,却困难不小。

    林果笑道:“姐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瞧给你吓得,不过这事儿也不是没有机会的,平时都留心。

    行了,不跟你说了,姐去忙啦。”

    嘭!

    这边刚挂掉电话,燕小北准备睡个午觉,好好恢复下精力,屋门突然被撞开,就见二林满头大汗的跑进屋,上气不接下气的冲燕小北道:“小北,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燕小北一怔,问道:“二林叔,谁打起来了?”

    二林弯腰猛喘了两口,道:“你爸跟镇子上的施工队,干起来了,拦都拦不住。”

    燕小北腾的一下,就从藤椅上蹦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咋回事儿?

    这几天,施工不是挺顺利的嘛?”

    二林卖桃胶、租果园,手里着实有了点小钱钱,但爱占小便宜的性子一时却难改。

    山子家盖房虽然是全包,但二林几个还是凑了上去,美其名曰打打下手,顺便监工,实际上就为了蹭烟抽。

    二林紧跟着出了院,骂骂咧咧的道:“前几天确实挺好,这帮子人活干的不仅漂亮,而且速度很快。

    可,今个被你爸发现,有人在砌墙的时候,往墙里放了一辆小马车,你爸那脾气,一下就火了。

    山子这货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死活找不到人……”

    燕小北发足狂奔,还没到近前,远远的就见老爹揪着一个头戴黄色安全帽的家伙,爆吼道:“咋滴,做了害人的勾当,被逮个现行,还他么的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说,到底谁他妈让你这么干的?!

    不说实话。

    从今儿开始,你就别想再走出桃花寨一步,老子把你剁碎了,给山上的果树上肥料~!”

    整个施工队,有二三十口子,燕贵峰这边虽然人少,但气势上却丝毫不输,施工队的队长赔着笑,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燕贵峰显然气坏了,压根儿不买账,大声道:“孙大哥,这事儿你自己说,能怪的了我?

    是他坏了行业规矩!

    这几天下来,按理说中午不应该管你们饭,可最后是不是好酒好菜的让你们敞开了肚皮吃?

    二三十口子人,自己算算得多少钱?

    烟卷。

    抽也就算了,整包整包偷偷往兜里揣的,不少吧?大家伙顶着大太阳干活,咱们家也不缺那俩钱,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就算了。

    可。

    换来的是啥,祸害人!”

    一通话。

    说的整个施工队人人面红耳赤,那施工队的队长更是面带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停的赔不是。

    燕小北终于赶了过来,挤开人群,来到老爹面前,沉声道:“爸,咋回事儿,我听二林叔说,有人往墙里放小马车?”

    燕贵峰抬手朝已经砌两米多高的墙头一指,燕小北顺势望去,就见大门口这边的墙体上,有个不大的窟窿,里边似乎摆放着什么东西。

    走进了一瞧。

    这才发现,竟然是一辆手工做成的木质小马车,马头朝外,巴掌大的小车上则放着几枚纸钱。

    破财法!

    一看小马车的造型和摆放方法,燕小北脑海中第一时间便浮现出了一门工匠行业的害人秘法。

    马上破财!

    这玩意儿,出自木匠的祖师爷,鲁班所著的一本千古禁书:鲁班书!

    燕小北以前或许不相信,但是自从无意中得到了上古五行使的传承之后,他就不在对这些秘法持有怀疑态度。

    存在。

    就是真理!

    就看你自己能不能玩得转了!

    山子虽然愣了点,但在寨子里并没有什么仇人,当然李延亮除外,不过这货被收拾了两次之后,现在已经乖的跟猫一样,每天净是吊在柳大喇叭屁股后头,舔着个脸的百般讨好。

    那到底是谁?

    什么原因,让他使出这么歹毒的法子,来对付山子呢?

    燕小北回到老爹身边,看着被薅住脖领子,安全帽呼在脸上的家伙,看不清样貌的家伙,问道:“爸,就是他使坏?”

    燕贵峰点了点头。

    闻言。

    燕小北一把抽飞安全帽,第一眼朝他脸上看过去,就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琢磨了一下,没记起来,试探着道:“看着挺眼熟,咱们在哪儿见过?”

    这货二十来岁的年纪,在看到燕小北之后,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恐惧,但嘴上却不饶人:“我他么哪儿知道,你是从哪个野窝里钻出来的!”

    嘭!

    哪怕被老爹薅着脖领子,燕小北这一脚过去,还是把这不知好歹的家伙,一脚踹飞了三四米。

    小伙摔了个七晕八素,半天没爬起来。

    施工队顿时一阵骚乱,毕竟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眼瞅着就有人拎着铁锹、攥着砖头筷子要上手。

    人多咋滴?

    燕贵峰不惯毛病,直接薅起了身侧的一个三齿,往肩头上一扛,大有谁敢上来给谁身上捅三个血窟窿的架势。

    二林几个,同样抓起了砖头子,随时准备开拍。

    剑拔弩张!

    五十多岁的施工队队长孙有胜,眼见失态要扩大,急忙大声道:“都跟着添什么乱,干活去!”

    说着。

    走到那趴在地上的小伙面前,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骂道,“杰子,你猪油蒙了心还是咋?

    坏了咱们这行的规矩,你是想让大家伙以后都没饭吃了?!

    你给我跪下。

    向东家赔罪!”

    李杰脖子一梗,嘴硬道:“凭啥?不就是往墙里放个小马车,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啪!

    孙有胜一巴掌呼在了李杰脸上,往东家墙头里放小马车,头朝里还好,马上来财。

    可。

    你他么的马头朝外,是想让东家破财啊!

    这是什么地?

    九谷十八寨的桃花寨,老八辈子就凶名在外的土匪窝,一个比一个凶悍,就连女的都不能小瞧。

    在人家地盘上,撒泼耍横?

    你想死,可以!

    别带着大家伙一起啊!

    孙有胜气的想拍死他,但甩完这一巴掌之后,立刻又赔着笑脸冲燕贵峰道:“贵峰兄弟,孩子年纪小,不懂事,或许从哪儿听到点东西,就觉得好玩,所以才有了这桩误会。

    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孩子一般见识。”

    燕贵峰道:“孙老哥,这解释有点太牵强了吧?做这一行的,谁不懂点规矩,这明显就是想让东家破财。

    而且。

    还是要让东家,彻底把家业败了,一句误会,就想糊弄过去,也太便宜他了吧?

    我还是那句话,他年纪轻轻,就算整,也没什么道行,这背后肯定有人作坏,只要他说出那个人,这事儿就翻篇。

    说到底,我发现的早,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也不想过于为难一个小屁孩儿。”

    话已至此,孙有胜知道多说无益,对准李杰就是一脚,骂道:“都这地步了,还嘴硬。

    说,到底是谁教你的这害人的偏门。”

    李杰看来是打算死硬到底了,梗着脖子,一副爱咋咋地的模样,道:“我自己从书上看的,瞎学的……”

    不对!

    燕小北正在把玩着手中的小马车,突然灵机一动,将一丝灵气灌输其内,旋即便发觉一股诡异的气息波动。

    很邪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