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想写歌〕〔离谱!我攻略的黑〕〔规则怪谈:不存在〕〔影视诸天从少年派〕〔全网震惊:我能无〕〔修仙归来当神探〕〔一切从华山开始〕〔踹掉前任后,我竟〕〔天赐小福妻〕〔率土之我的武勋能〕〔孤女带着无限物资〕〔福宝三岁半,她被〕〔从斗罗开始的武魂〕〔重生后我靠玄学直〕〔春光锦冰河时代〕〔高冷女神成了我老〕〔龙武战尊〕〔不一样的日本战国〕〔三国:五岁熊孩子〕〔家常菜从杨洪昌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93章 陈年旧事!
    老寨主发了话,谁能说个不字。

    山子看着一瘸一拐,渐行渐远的李杰,忿忿然说道:“这要不是老寨主出面,我非把那小子搓巴成麻花不可。”

    实话讲,如果不是老寨主带走李杰,这小子一顿胖揍肯定少不了,山子忿忿不平,也在情理之中。

    施工队的人,在孙有胜的吆喝下,继续干活。

    有一就有二!

    燕小北唯恐李杰这小子是惯犯,在别的地方也放了东西,运极目力,将房子以及墙头全部查看了一遍,发现没有问题之后,这才放了心。

    揉着酸疼酸疼的双眼,冲山子道:“行了,一切有老寨主呢。走,咱哥俩去找李延亮耍耍。”

    闻言。

    山子一怔:“找他干啥?”

    随即。

    仿佛突然开窍,黑脸一沉,道,“对了,刚那小子在镇上混的,搞不好就是李延亮的狗腿子。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逮住李延亮揍一顿,出出气也不错。”

    擦!

    这家伙,魔怔了!

    同样魔怔的,还有李延亮,这几天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每天坠在柳大喇叭屁股后头,摆开了一副死缠烂打的架势。

    除了上厕所。

    基本上,柳大喇叭去哪儿,他就屁颠颠的跟着去哪儿,惹的寨子里的人,议论纷纷。

    柳大喇叭完全拿他没辙,气的硕大的胸脯直晃悠,骂道:“李延亮,你能不能要点脸?

    咱俩已经不可能了,你还赖在我家干啥?

    信不信。

    我去老寨主那告状!”

    李延亮死猪不怕开水烫,神色抑郁的道:“不信。你要去,早就去了,还能让我跟你住一个屋?”

    柳大喇叭用手指着他,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你……”

    天地良心。

    俩人虽然住在一个屋里,但是一个睡床上,一个打地铺,并没有钻进一个被窝里。

    李延亮舔着脸,凑到柳大喇叭跟前儿,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道:“大喇叭,这卡上还有二十万,算是你跟我这些年,给你的补偿。

    我可能……”

    说着,情绪瞬间低落下去,“可能,真活不久了!”

    柳大喇叭心里一慌,虽然和李延亮划开界限,但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自打被燕小北收拾了一顿后,就没见他露出过笑脸。

    反而。

    整天郁郁寡欢。

    很反常!

    这不是他认识的地痞李延亮,尤其刚刚的话,就仿佛是在交代后事一般,心头一软,急忙问道:“你到底咋了?

    这几天总说自己活不久、活不久的,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边又惹了什么麻烦了?”

    李延亮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大喇叭,人活一辈子,总有犯浑的时候,但是总也会有活通透的一天。

    我浑了半辈子,这些天总算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可时间来不及了,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还想跟你好。”

    说完。

    就仿佛交代完遗言般,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把银行卡强塞进柳大喇叭手里,转身就往屋外冲。

    duang!

    李延亮一头撞在了门框上,下意识的就要爆粗口,孰料,下一秒立刻神色紧张的往后退了两步;

    紧接着,一边示意柳大喇叭将银行卡装兜里,一边冲走进屋里的燕小北和山子道:“事情已经翻篇。

    果园也承包给你了,你们还来干啥?”

    山子一咧嘴,露出两排大白牙,抡着拳头道:“想干啥,你心里难道还不清楚?

    说——

    是不是你让镇上的小崽子,在我家新盖的房子上,动手脚使阴招作坏的?!”

    啥玩意儿?

    李延亮一头的雾水,完全搞不懂山子在说啥!

    啪——

    柳大喇叭在听到山子的话后,一把将银行卡甩在李延亮脸上,面庞上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改不了原来的本性。

    滚——

    你给我马上滚!”

    李延亮顿时急眼,这他么都哪儿跟哪儿,脖子一梗,瞪着山子道:“你他么失心疯啊!

    老子得罪你了?

    真当老子好脾气,随便让你们捏把了?!

    啊——”

    山子先入为主,认定了李杰是李延亮的狗腿子,俩人合谋,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但。

    事实虽然并非如此,山子却憋了一肚子的火,李延亮这一耍横,立马就来了劲头,抡拳头就要上手。

    李延亮也不是善茬,能当地痞头子,靠的就是火爆脾气和心黑手辣,最近连走霉运,被燕小北整了个半死。

    可,这不代表他骨子里是个怂货,飞起一脚,径直踹在了山子小腹上,随即跳起来,抡拳砸向山子的脑门。

    嘭——

    山子大意之下,眼见就要吃亏,一旁的燕小北瞬间飞腿,直接把李延亮踹到了桌子底下。

    李延亮大怒,顺势拎起一张凳子,怒声道:“他妈的,燕小北、山子你们欺人太甚,老子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俩垫背。”

    山子作势就要把门框拆了,扯着嗓子道:“怕你咋滴!”

    完蛋!

    山子这是要拆家的节奏!

    燕小北知道玩过火了,立马制止,同时看向李延亮道:“别急着动手,来找你,是想问你个事儿。”

    与此同时。

    柳大喇叭也拦住了要冲上去拼命的李延亮,急道:“你这臭脾气,啥时候能改改,动不动就急眼,我咋跟你过一辈子?”

    呃——

    李延亮怔了怔,咣的一声将凳子扔在地上,一把抱住柳大喇叭难掩激动的问道:“大喇叭,你、你原谅我了?

    愿意跟我一辈子了?!”

    柳大喇叭满脸纠结,抿了抿红唇,道:“看你表现,以后别动不动就死啊活的……”

    李延亮兴奋的道:“我明天就去医院,如果这回死不了,等回头咱俩就去领证结婚。

    燕小北,有啥想问的,赶紧问。

    问完,滚犊子,别耽误老子跟大喇叭说悄悄话,听见没?

    嘿。

    你他么还上手了,老子……”

    燕小北一把薅住他手腕,狐疑道:“除了前些天捅你那几枪,留下了一点外伤,身体虚了点之外,你压根儿就没病。

    医院就别去了。

    省着钱,娶老婆吧!”

    李延亮惊怔道:“你说没病就没病,你是医生啊?老子在你家门口,可是吐了三大口黑血。

    常言道:血黑,损五脏。

    ……”

    没等他继续说下去,燕小北甩开他的胳膊,撇嘴道:“血黑,那是你以前心黑。

    黑心血吐完了,心也就干净了。”

    李延亮语塞,烦躁不堪的道:“别废话了,有啥事儿,赶紧说,别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一样。”

    燕小北正色道:“你在镇上混了这么多年,听没听说过清水镇有个木匠,现在集市摆摊算命,外号叫一根烟的?”

    闻言。

    李延亮脸色猛地一变,整个人都不自在了,盯着燕小北看了好半晌,才缓缓开口道:“你问这个干嘛?”

    旋即。

    满脸戏谑的笑道,“小北,你该不会跟他有过节吧!”

    燕小北搬了张凳子坐下,看着地上那张银行卡,笑眯眯的道:“这你就不用管了。

    既然知道,那就说说呗。

    说的越想详细越好,我就当那张卡不存在,给你留点老婆本儿。”

    李延亮吓了一跳,急忙将银行卡捡起来揣进了兜里,见燕小北并没有过来抢夺的意思,冷哼着道:“都是一些陈年旧事,说给你听,你知道了还能怎的,要真他有过节。

    劝你一句,趁早跑。

    有多远。

    跑多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我绑定剧情维护〕〔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心头好〕〔神豪的幸福人生〕〔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徐南南帅〕〔猎谍〕〔卡牌:以攻击表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