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平汉传〕〔逍遥小捕快〕〔我居然是这种身世〕〔让你代管新兵连,〕〔天玄战神杨玄〕〔玄能纪元〕〔柯南之名记不二〕〔黑暗之声〕〔风云菱楚炎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103章 金刀偷袭
    下午,五点。

    林果接了个电话后,要去外边接见一个客户,燕小北和方琼再三叮嘱她注意身体后,驱车离开。

    车上。

    方琼唉声叹气道:“忙忙忙,一天到晚就知道忙,果儿又不缺钱,真不知道她这么拼命干嘛!

    身子骨都弱成啥样了……”

    燕小北刚要开口,就见方琼斜睨了他一眼,道:“你那个什么秘而不传的按摩,真能治胃炎?

    别撒谎,不然我可捶你!”

    呃——

    治,肯定是能治!

    但。

    按摩……

    燕小北可不想挨一顿爆锤,故作轻松的点了点头。

    呜~!

    这时,车子上了外环,速度飙升,只听方琼说道:“那行,我尽可能的说服果儿,让你给她按摩治疗胃炎。”

    闻言。

    燕小北一脸懵圈。

    什么鬼?

    当初把他当狼防,现在又主动送上门,方琼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方琼见燕小北一脸警惕的模样,忍不住咯咯笑道:“你这啥表情?很欠锤好不好!”

    燕小北苦着脸道:“姐,你到底想干啥?”

    方琼道:“没事儿,就是想问问你,你那个按摩手法除了可以治疗胃炎,还可以治什么病?

    仅此而已!”

    燕小北松了口气,笑道:“这个要看遇到什么病了,让我说的话,我可说不出来。”

    嗬——

    方琼翻了个白眼儿,嗔道:“口气不小,那姐问你,就是女人那方面的病能治不?”

    女人病?

    燕小北先是一怔,旋即恍然,脱口道:“妇科病啊?这个我一没结婚的小伙子,可治不了。

    就算女的不难为情,我还怕自己萎了呢。”

    方琼恨不得一脚将燕小北从车上踹下去,拍着方向盘,骂道:“我咋发现你那么欠锤呢。

    痛经,用按摩能不能治!”

    虎妞。

    真彪悍!

    燕小北算是看明白了,彪悍如方琼,竟然有痛经的毛病,嘿嘿笑道:“方琼姐姐,要是你的话,可以勉为其难的试试。

    别人,就算了。”

    方琼白了他一眼,没再说话,但耳根却偷偷红了一片,心里骂道:死小北,揣着明白装糊涂,看我后边咋整治你的。

    在外环飚了一圈,过足了瘾,方琼驱车返回‘魅丽纤影’,打开后备箱将给燕小北买的衣服鞋子,一股脑的放在了三蹦子上。

    燕小北蹿上三蹦子,笑道:“方琼姐姐,我先回了,啥时候来事儿了,去桃花寨找我。”

    不等方琼发飙,一脚踹着三蹦子,突突突地跑了。

    走着瞧!

    方琼用力挥了挥粉拳。

    然而——

    两人谁都没发现,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在跟着方琼的迈巴赫来到‘魅丽纤影’后,又尾随燕小北而去。

    远山,遮住了半个日头,山风中带着一丝清凉,燕小北神清气爽,心里一直琢磨着种植羊肚菌的事情。

    猴儿酒已经定下,羊肚菌也就该提上日程了,至于圈山头,散养溜达鸡儿则急不来。

    燕小北相信,即便是没有经过‘灵光雨’洗礼的溜达鸡儿,他种出的羊肚菌依旧能够成为盛世龙蟠的招牌菜。

    饭要一口口吃。

    事要一件件做。

    现在,他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获得菌种,毕竟整个桃花寨也没有人种植过羊肚菌。

    燕小北属于,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正想着。

    一阵摩托车的声音传来,临江市并不禁摩,所以燕小北也没在意,只是将三蹦子往路边贴了贴。

    然而——

    当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近时,一股浓烈的危机感突然传来,燕小北来不及察看什么情况,几乎是下意识的一低头。

    呼——

    一根棒球棍,擦着他的头皮横扫了过去,的一声,把左后视镜瞬间砸了个粉碎。

    操!

    偷袭!

    燕小北顿时急眼了,刚刚那一棍子,如果不是他躲的快,只要砸实了,非要了他的命不可!

    哒、哒——

    摩托车前冲出三五十米,立刻一个甩尾,车上两个人面向燕小北,嚣张无比的挥舞着手中的棒球棍。

    嘭!

    咣当当——

    燕小北几乎暴走,正准备狂拧油门撞上去的时候,突然运转体内灵力,一拧身,朝身后轰出一拳。

    吼——

    拳风凛冽,虎啸震天,隔着三米的距离,燕小北一拳轰在了第二辆偷袭而来的摩托车手胸前。

    不求伤人,只求阻敌。

    嗤——

    摩托车瞬间失去控制,一路火花带闪电,连翻带滚的滑出去几十米远,摩托车手以及后座上的打手,同样凄惨无比,捂胳膊抱腿惨叫不已。

    三米退敌。

    燕小北欣喜若狂,看来梦里没被战神白虎折磨,但很快后边又蹿上来四辆摩托车,加上前边那一辆……

    五辆摩托车,十个手持棒球棍的打手,瞬间便将他围了起来。

    燕小北虽然赤手空拳,却凛然不惧,脚踩在座椅上,居高临下看着对面一个络腮胡子道:“你是他们的头儿?”

    络腮胡子点了点头。

    燕小北道:“咱们有仇,背后下黑手?”

    络腮胡子还是点头。

    燕小北有点无奈了,啐了一口道:“妈的,真晦气,遇到个话都不会说的垃圾。”

    络腮胡子笑了笑,一字一句道:“年纪不大,嘴皮子倒是挺欠抽,我叫金刀,现在明白为什么冲你下手了吧!”

    金刀?

    冤家路窄!

    燕小北眼珠一转,心中疑惑不已,按李延亮所说,这货大多时间都在清水镇待着,今天怎么会突然来市里了?

    地痞,也有地痞的骄傲。

    燕小北不相信,为了对付自己,金刀会亲自出手,而且还是像小流氓一样玩这么低端的把戏。

    巧合?

    不,虽然打伤了他手下,除非李延亮偷偷把自己的照片发给他,要不然金刀知道燕小北是谁。

    想不通。

    燕小北笑了笑,道:“你想怎么着?”

    金刀看了一眼远处哀嚎不断的两个手下,呵呵笑道:“在清水镇你打伤了我三十多个手下,现在又伤了俩。

    每人十万的医药费,这事儿就翻篇了,否则……”

    呸!

    燕小北不等他说完,一口吐沫飞在金刀脸上,大声道:“小爷最他么讨厌被人威胁,要打就打,废他么什么话。”

    金刀抹了把脸,目光阴狠如狼,一挥手道:“小子,你挺有种,一会儿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狂妄无知。

    兄弟们,干残了他!”

    嘭!

    能被金刀带出来的,肯定不是战五渣的普通地痞,更直接诠释了什么叫人狠话不多。

    五个打手,身手利落的从摩托车后座跳下来,一个个面目狰狞,眼神恶毒,猛然间齐齐挥舞棒球棍,砸向燕小北。

    嘭!

    燕小北骤然轰出一拳,拳风破空,重重的砸在当先一个打手的脸上,随着‘咔吧’脆响,鼻梁骨瞬间骨折,当即就捂着脸蹲在了地上,鲜血不断的从指缝间滴落在地上。

    带劲——

    其余四个打手,却齐齐一愣,这他么还隔着两三米呢,这小子虚晃一拳,同伴怎么就受伤,失去战斗力了呢?

    吼!

    燕小北总算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个大概的了解,索性从三蹦子上跳下来,双脚踏地,灵力源源不断的进入丹田,双拳接连击出。

    震天虎啸!

    拳风破空!

    嘭嘭嘭——

    四个打手还没反应过来,纷纷惨叫着中拳倒地,金刀大惊失色,嘶吼道:“妈的,这小子有点邪乎,一起上。”

    燕小北捡起一根棒球棍,遥遥指着金刀,道:“别信他的,你们老大已经准备跑路了。”

    果不其然。

    燕小北话音刚落,金刀已经启动摩托车,本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原则,准备来个甩尾,先跑路再说。

    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金刀刚有动作,燕小北抡圆了手臂,嗖的一声,将棒球棍砸了过去。

    啪!

    准头极佳,正中金刀的后脑勺。

    啊——

    金刀惨叫一声,身子晃了三晃,咣的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摩托车顺势而倒,压在了他的腿上。

    咕咚!

    剩下的四个摩托车手,齐齐咽了口吐沫,想上手,但是却被燕小北这一连串眼花缭乱的骚操作,早吓破了胆。

    终究还是有聪明人,偷偷瞧了瞧金刀那边,猛地抡起棒球棍,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瞬间开瓢,惨叫倒地。

    甭管用了多大力气,反正挂了彩,晕过去,今天这件倒霉催的事儿就能顺利忽悠过去了。

    剩下三个,恍然大悟,赶紧有样学样,口中叫着‘老子跟你拼了’,棒球棍纷纷落在了自己脑袋上。

    聪明!

    燕小北拍了拍手,缓步来到金刀身边,这货后脑勺挨了一棒球棍,早就晕死过去了。

    啪——

    毫不迟疑,一耳刮子抽了过去,剧痛刺激下,金刀缓缓睁开眼,燕小北揪住拍着他的脸蛋子,笑眯眯的道:“怎么样,小爷能收拾你三十多个手下,就能连你都收拾了。

    现在,咱俩聊聊?”

    金刀目光阴狠的瞪着燕小北,道:“小崽子,落在你手里,老子认栽,要杀要剐随便。”

    燕小北点了点头,转身走到路边的草地里,扒拉了几下,捏着几只蝎子走了回来,解开金刀的裤腰带,道:“都他么这熊样了,还充好汉。

    行。

    小爷就看看,你能硬气到什么时候!”说完,作势就要把几只蝎子塞进金刀的裤裆。

    金刀这种人,你可能捅他两刀,他都不会服个软儿,但是人都有弱点,年轻时候打打杀杀的混成了清水镇最大的地痞。

    为了啥?

    钱!

    女人!

    几只蝎子塞进去,足以让他成太监,没了做男人的乐趣,对他这种人而言,简直生不如死。

    金刀目眦欲裂,骂道:“小子,你他么的真够毒的啊!”

    燕小北不言不语,只是将捏着蝎子的手,慢慢靠近他的裤腰,恶人自有恶人磨,玩的就是刺激。

    终于。

    在燕小北即将要撒手的当口,金刀心理彻底崩溃,大声喊道:“我服了,我服了,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