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南〕〔我叫欧楚良〕〔若爱不问归期〕〔天葬回忆录〕〔圣道1〕〔娘娘总想爬宫墙〕〔炼金手记〕〔我穿成了极品婆婆〕〔极品医圣在都市〕〔武侠世界穿穿穿〕〔我的病毒分身〕〔战天帝尊〕〔嘻哈戏命师〕〔我的富豪女上司〕〔我变成了一只金雕〕〔从功夫开始强化万〕〔沦天界〕〔师傅挂机了〕〔霸道狂婿〕〔英雄联盟逆转未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84章 明天是新的一天(第三更)
    <b>最新网址:温一诺说的前面的事,警察并不知道。

    当听温一诺这么说,他立刻重视起来,说:“你的朋友呢?能不能给你作证?”

    温一诺点点头,把三亿姐的号码先说了出来。

    但是她想起来她没有沈召北的号码,只好说:“还有一个人,就是今天报警的那个人,他亲眼看见那五个人中的一个人往我朋友酒里下药。”

    警察问:“你没有那个报警的人的电话吗?”

    温一诺摇摇头,“我没有,我跟他也只有一面之缘。”

    警察只好打电话给他们部门,找今天报警人的电话。

    好在沈召北和三亿姐还在停车场里。

    三亿姐的电话打不通,但是警察很快联系到沈召北。

    沈召北马上证实了温一诺的话,还说:“我亲眼看见的!那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你们搜搜他的身上,肯定不止一包药!”

    警察点点头,“我们会继续查实。”

    做警察的,也不能只听一面之词。

    但是温一诺和沈召北的话,互相应证了一些内容。

    虽然他们有点怀疑温一诺,因为她一个人能放倒五个男人,还伤了他们的重要部位,这是铁的事实。

    可是他们更知道,如果这些人真的有在酒吧给落单女性下药的前科,那大概率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这也能解释,他们为什么五个人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还都拿着刀。

    毕竟那些刀他们也带回了警局,会验证指纹。

    这个案子看起来不难,但因为没有监控,伤害又比较蹊跷,所以两方都有可以争辩的地方,可以说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警察回到另一边的手术室里,跟守在那里的人交谈了几句,把这些人的衣服拿起来搜了一通,果然发现不少违禁药品,真是让他们大开眼界。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又采验了这五个人的血液和指纹,送回去验dna,同时搜索指纹库和验证那些刀上的指纹是不是就是这五个人的指纹。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的技术室传来消息:五把刀上的指纹跟这五个人的指纹契合,而且dna验证表明,这五人全部有罪案在身。

    事实上,其中四个都是京城警局正在找的性侵案嫌疑犯,还有一个是故意伤害案的嫌疑犯。

    “呵,胆子可真大,果然不是一般人,我要不要夸他们一声艺高人胆大?”一个警察冷笑着,回到那边的急诊室,直接说:“行了,你没事了。他们以为自己能耐,做得天衣无缝呢。同样的案子一次又一次犯!”

    温一诺还挺担心被这五个人反告的,不然她也不会故意让他们砍伤她了。

    要不是这样,以她的做法,妥妥的防卫过当。

    但是她见了血,就不一样了。

    在那种情况下,她无论怎么反击都不为过。

    因为以一对五,力量实在太过悬殊。

    警察直接说:“你放心,你是正当防卫,不用承担任何刑事责任。而他们,都是嫌疑犯,等手术做完了,直接交到各警局等候出庭。”

    “真的吗?我真的没事?如果他们还是要告我怎么办?”温一诺一脸的惴惴不安,靠在萧裔远怀里,显得怯生生的。

    “我们会给你出具证明,证明他们的要求不合事实,不予立案。”警察安慰温一诺,“而且我们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还抓不住他们。你帮我们立了大功,我们要给你送锦旗才对。”

    故意伤害是刑事案,所以需要警方立案检察院起诉法院才能受理。

    警方不认可故意伤害的存在,不予立案的话,他们是没办法告温一诺故意伤害的。

    温一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是吗?他们真的是嫌疑犯?!”

    这可是积功德的事。

    “都是,剩下就交检察院起诉了。”

    萧裔远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打算等明天找律师好好咨询一下。

    温一诺连连向那警察表示感谢,然后在口供上签了字,才离开医院。

    她上了萧裔远的车,懊恼地说:“我的车还在那个酒吧的停车场。”

    萧裔远看了她一眼,“你还是给三亿姐打电话了?”

    不然怎么会半夜三更偷跑出家门?

    温一诺不好意思地看向车外,不敢跟萧裔远对视,低声说:“……我开始发了条短信,后来要睡觉了,三亿姐给我打电话,我发现她喝得醉醺醺的,又用铜钱推算了一下,发现她有磨难,我一急,就出来了。”

    萧裔远叹了口气,两手把着方向盘,一边平稳地开着车,一边淡淡地说:“你出手,她的磨难没有了,却转到你身上了。”

    他顿了顿,又说:“……你出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想过我也会心疼的?”

    温一诺本来是担心被萧裔远骂一顿,没想到他不但没骂她,还说出这样柔情无限的话。

    她的脸顿时有些红,低声说:“……想了的。”

    “那你是怎么做的?”

    “我怕你担心,所以没有告诉你啊。”温一诺说得理直气壮。

    萧裔远闭了闭眼,忍着怒气说:“那你就没想过,出去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可以跟你一起去。”

    “可是你在加班啊!我怎么能打搅你?再说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我算过了,我一个人能处理才去的。”温一诺笑眯眯地说,声音里还带着些讨好。

    萧裔远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说,可他实在太担心,太恐惧,想到今天的事,如果不是那些人小看了温一诺,他无法想象温一诺落到那些人渣手里,有着怎样悲催的命运!

    他忍了又忍,最后还是说出来了:“……你不能这样。万一你算的不准呢?万一那边的人比你预想的还要凶残呢?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每天有多少女子突然失踪?你知道她们遭受了什么样的命运?”

    “可是我算过了啊!”温一诺瞪大眼睛,“远哥,我算别人算得挺准的。三亿姐没有大的波折和磨难,说明问题不大,所以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再说我从小练功夫,还准备充分,那些人渣讨不到好的。”

    “还有,我帮警方抓住了这些在逃的嫌疑犯,是积功德的行为,不是什么坏事。”温一诺笑眯眯地点点头,“不过远哥你担心我,我好开心!”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自嘲地说:“你是我的未婚妻啊,我如果不担心,你该考虑是不是应该跟我结婚了。”

    未婚妻太能干,太自我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说一声就自己跑出去了?

    萧裔远见温一诺没有悔改的意思,最后还是说:“好了,以后还是要记住,这样的事一定要跟我商量之后再做决定。大晚上的,没有哪个姑娘会觉得自己半夜三更不说一声就单独跑出去还理由充分的。”

    温一诺有点郁闷了,“可是我以前也经常晚上出去啊……跟大舅一起看风水,大部分时间是晚上。有时候也要我一个人处理事情。”

    萧裔远无奈的抿了抿唇。

    他以前觉得,女人事事依赖男人不好,但是太独立了,现在看起来也不太好。

    特别是温一诺的“天师”身份,在萧裔远看来,真是跟掷骰子赌博似的。

    再说他们算的又不是特别准……

    当然这话萧裔远不会当着温一诺的面说。

    下车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将她扶了出来,说:“上次你跟人飙车最后进了警局,我帮你圆过去了。”

    “这一次没法圆了,你自己想想要怎么跟温姨和张叔说吧。”

    温一诺这才开始后怕,身子有些抖,“……远哥,我要怎么说呢?你帮帮我啊……”

    “如果你走之前跟我说一声,也许我还能想个两全其美的主意。现在这样这我可真的没有办法。”萧裔远耸了耸肩,下狠心让温一诺得个教训。

    他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守在温一诺身边,她要继续这样胆大妄为,就要被教训一次。

    温一诺都快哭了。

    可她也知道萧裔远说得对。

    当时她离开家门的时候,真的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

    可是她习惯了自己拿主意,难道以后还是要改一下,想想萧裔远?

    温一诺忐忑不安地回了家。

    幸亏是半夜,温燕归、张风起和老道士都睡着了,她暂时不用面对。

    回卧室后,她如同鸵鸟一样想,没关系,明天再说。

    明天就是新的一天。

    ……

    第二天,她醒的时候,发现已经快八点。

    身子一动,胳膊的不适就表现出来了。

    温一诺苦着脸,用一只手换衣洗漱,就花了半个小时。

    温燕归都奇怪了,看着坐在餐厅里老神在在刷手机的萧裔远说:“阿远,诺诺还没起来,你不去看看她吗?”

    “应该快了。”萧裔远看了看手表,“再等等。”

    张风起呵了一声,“我去看看。”

    他刚站起来转过身,就看见温一诺一只胳膊包得跟粽子一样,吊在脖子上,一脸心虚地走进餐厅。

    “一诺,你的胳膊怎么了?”温燕归和张风起同时问出了声。

    老道士也撩起眼皮看了一眼,满不在乎地说:“血光之灾呗,还能怎么了?”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不败战神杨辰〕〔误入歧途苏玥〕〔霸总与他的小奶猫〕〔入赘的废物〕〔乔梁叶心仪最新章〕〔极品老木匠〕〔阶下臣〕〔齐昆仑〕〔一夜枭宠,老公太〕〔一世巅峰〕〔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旧爱晚成:厉先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后我嫁了豪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