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txt全文下〕〔小说叶辰萧初然全〕〔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主角叶辰萧初然的〕〔叶辰萧初然免费章〕〔甜蜜陷阱:爹地别〕〔上门神豪何金银〕〔甜蜜隐婚:老公大〕〔何金银江雪〕〔重生后夫人每天福〕〔都市之无上君主〕〔都市之无敌至尊奶〕〔哥哥,不可以〕〔我和超级大佬隐婚〕〔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情深入骨,傅少的〕〔信息全知者〕〔困夏之城〕〔山河帝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夺爱帝少请放手 第155章,这一家子是猪吗
    何家。

    这个时间何家人几乎都已经休息了,偌大的宅院,灯光昏暗,四周安静,只是偶尔会有风吹起树叶的沙沙声。

    沈培川上来拉住宗景灏,怕他冲动,“你现在来这里,也未必能找到人。”

    “那你让我等着?现在时间过的越久,对她会越不利!”红色的血丝聚拢在眼瞳正中,泛着嗜血的红。

    何瑞琳曾经用车祸试图想要撞死林辛言,如果这次,真的被她抓走,他不敢想后果,现在只能逼何家交出人。

    沈培川愣了愣,缓缓松开了手,宗景灏的急切,是他以前没见过的,他低声,“我们是什么关系?这种事粗活交给我。”

    话音未落,沈培川一脚踹在大门上,咣当一声。

    惊醒了四周的生灵。

    何文怀睡的正熟,被这一声巨响吵醒,夏珍渝起身打开床头旁边的台灯,“刚刚是什么声音?”

    何文怀没动,眼皮半眯着似乎是很困,被这一声巨响吵醒很不悦,含糊道,“打雷吧。”

    说完便闭着眼睛继续睡。

    夏珍渝觉得不像打雷声,白天大晴天的,这夜里怎么说打雷就打雷?

    “别想了,睡吧,还有人敢踹门不成。”

    夏珍渝想想也是,大半夜的不该有人,而且更没有小偷敢闯。

    现在科技发达,防火防盗做的非常好。

    夏珍渝关了灯躺下来,拉上被子依到何文怀的里睡。

    “这一家子是猪吗?”沈培川这下比刚刚还用力。

    咣当!

    振飞安息的鸟儿,哗啦啦一声。

    沈培川身手实打实练出来的。

    劲儿大。

    “这不是打雷。”这次夏珍渝听清楚了,起身开亮床头灯,“像是大门在响。”

    何文怀也起来,被子滑到肚子,“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

    “我起来去看看。”夏珍渝起来走到楼下,何瑞行已经起来了,看到夏珍渝,问道,“是不是你也听到大门响了?”

    夏珍渝点了点头。

    “你去睡吧,我去看看。”何瑞行边穿着外套边朝着门走去,打开门往外走,院子里有灯,泛着黄色的光晕,不是很亮,隐隐约约看到门口有人影,他的脚步快了几分。

    他走到大门口,拉开保险打开门,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门口是谁,一脚就踹了进来,他被踹的猝不及防,连连后腿了好几步屁股先着地,摔下去。

    沈培川本来是要踹门的,谁知道门忽然被打开了。

    那一脚直接喘在了何瑞行的身上。

    何瑞行捂着腹部,怒气冲冲,任谁忽然被踹一脚心情也不会好。

    “你们是谁啊,找死是吗,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敢来放肆?”他捂着肚子从地上爬起来,盯着站在逆光处的两个人影。

    沈培川走出来。

    何瑞行看清了他的脸,眉头皱起来,“怎么是你?”他眯着眼眸,“别以为你是公职人员就可以擅闯民宅,欺负人这是犯法,知法犯法,是想丢了乌纱帽吗?”

    沈培川冷笑一声,“我只是秉公执法。”

    沈培川的身份他知道,他这样说,何瑞行有些不安起来,他这是什么意思?

    沈培川不是一般人,应变的能力很强,掏出手机播放一段视频给他看,“这上面的人是你妹妹吧?”

    何瑞行看了一眼,带着口罩,但看身材和眼睛是有点像何瑞琳。

    “你在和我开玩笑?”何瑞行自然不会认,“带着口罩,我怎么知道是我妹妹,我还说是你妹妹呢,血口喷人谁不会?”

    沈培川也没想他看了一段视频救认,公事公办的口气,“你妹妹去看望的一个叫沈秀情的女人死了,现在我们怀疑就是你妹妹干的,现在我们要带人回去调查,叫你妹妹出来吧。”

    “沈培川你少糊弄人,拿一段视频来,就想诬陷人?”何瑞行坚决不承认上面是何瑞琳。

    “既然不是,把你妹妹叫出来对质。”沈培川寸步不让。

    “现在人都睡了,你这是扰民。”何瑞行面上镇定,内心已经被沈培川的话给乱了阵脚。

    这何瑞琳又干什么了?

    “怎么是要我大张旗鼓,告诉所有人,何家又出了一个杀人犯?”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何家看重脸面,注重名声,何瑞泽的事情还未平息,再爆出一个杀人犯,何家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给我等着。”何瑞行转身进屋。

    门口吵的这么厉害,何文怀早就下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何文怀沉着脸。

    “去把何瑞琳给我叫下来!”何瑞行怒气没消,反而越来越烈,对着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佣人吼。

    “一天天的就知道给我找事!”

    “她又干什么了?”何文怀眯着眼眸,单手抓着楼梯扶手。

    “沈培川,说是她涉嫌一起杀人案。”

    “什么?”

    何文怀身体晃了晃,比何瑞行还气愤,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楼梯扶手,振的掌心发麻,“这个逆女!”

    他为什么要认她!

    何瑞琳被佣人叫起来,身上还穿着睡衣,看着客厅里脸色难看的哥哥和爸爸,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还有脸问?”何瑞行冷笑,“人在外面,你自己去解释吧。”

    何瑞琳淡定的不得了,“我去就我去,话说,哥哥你也太沉不住气了,这就把你气到了?”

    “你够了!”何文怀怒吼,“这次最好没你的事,你再惹事,我打断你的腿!”

    “你恨不得打死我吧。”何瑞琳冷笑一声,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似是不把

    “爸,你看看她是什么态度?”何瑞行气的脸色涨红。

    “我不气吗?”何文怀喘着粗气,“我要是知道她能带来祸事,出生时,我就掐死她,不,我是根本不会让她出生!”

    何瑞琳听着屋内何为怀暴躁的声音,勾了勾唇角。

    早就对他们失望了,听到那些话,心里还是会难受。

    果然,豪门大家族利字当头。

    什么亲情骨肉,都是他妈的扯淡!

    夜色黯然。

    何瑞琳走到门口,看这站在门口的两人,虽然逆着光,但是何瑞琳依旧认出了站在暗处的宗景灏。

    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一道模糊的轮廓。

    这是知道林辛言不见了,不顾形象,不顾时间,也要来质问她吗?

    当真,那么喜欢那个女人?

    忽然,何瑞琳哈哈大笑起来。

    沈培川皱眉,“你笑什么?”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曜天之刃〕〔以情为陷:总裁的〕〔误入歧途苏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道纪〕〔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江唯林南烟〕〔初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