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皇长孙 第278章:蓝玉的优点
    朱英为太孙,虽没有经过正式的册封,但太孙印玺已经到手,类比官员来说,就相当于已经实授,只是还没上任。

    太孙下达的命令,成为令旨。

    也就是说,如今对于整个大明来说,朱英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朱元璋对其的宠爱还有信任,他下达的令旨,除非朱元璋下达谕旨拦截,否则就是定论,就是王法。

    除了一些重大事情,比如罢免任命正三品往上的大臣,或者数额比较大的赏赐,亦或是修改大明律这些事情外,其他的事情,朱英已经有了直接的权力。

    这些相对来说比较小的事情,不会在第一时间汇报到朱元璋那里,记载是肯定有的,朱元璋若是有兴趣,也可以查看过往记载,知道大孙干了些什么事情。

    朱英离开的时候,关于办厂的令旨,已经授予给了张伯。

    张伯已经凭借这令旨,取得官府的协助。

    这里的协助,是必须协助,否则就会被治罪。

    不遵令旨,不遵谕旨的罪名大小,几乎是没有太大区别的。

    当天下午,张伯就去了锦衣卫,请锦衣卫协助寻找办厂的场所。

    锦衣卫明面上只有五千六百人的编制,但下属的分支机构可不少,哪怕是最底层的锦衣卫,下线的人数,怕也是有几十甚至上百人。

    这些人,共同构造一个庞大的情报网,这个网里,包含了京师的一切,这才是锦衣卫能够掌控京师的缘由。

    “张伯,这些场子的要求,动辄便是百亩地大小,怕是在外城这些地方,不是很好寻找,可能需要另建新址方可。”

    “只是不知道太孙殿下可是有多久的时日要求。”

    接待的锦衣卫千户,恭敬对张伯问道。

    对于张伯,整个锦衣卫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不认识的,如果不是今天上官们恰好办差去了,也轮不到这个千户来接待。

    千户心中暗暗欢喜,知道这是一个机会。

    这名接待的千户,其实张伯也是熟悉,不然也轮不到他来接待。

    他就是最早发现朱英的锦衣卫,陈知。

    当时朱英到平安茶楼的时候,正是因为他看到茶楼开业极为热闹,然后去买了几个馒头。

    然后孝敬百户,百户孝敬千户,千户孝敬镇抚使宋忠。

    最后才发现了朱英。

    终究来说,当时陈知这个小旗官,多少还是有些功劳的,只是这个功劳上不得台面。

    但就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陈知直接就到了千户的职位。

    可谓是一步登天。

    现在面对张伯,自然要尽心尽力。

    张伯微微思索过后,道:“殿下倒是没有交代具体的时日,不过我等办殿下所吩咐的差事,自当是越早越好,容易哪天殿下过来查看,一见未有动静,怪罪下来,你我可是担待不起。”

    陈知闻言,重重点头。

    锦衣卫这个行业,作为皇帝直属机构,内卷极为严重。

    哪怕是太孙殿下几句不满的话,传到了锦衣卫这边,比起官员来,可是要严重多了。

    他这个千户,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被打回原型。

    可是看着文书上的要求,陈知的眉头紧皱。

    不管是酿酒厂,纺织厂,制衣厂,糖霜厂等等,这些场所的要求面积,还有招工人数,都是非常巨大的。

    以往哪怕是皇家八局,都没这般多人,上面甚至招人都没啥要求,只需身体健康,年龄符合,无不良嗜好,就能报名。

    随便一个厂,都是五千人的标准,还要搭配住宿,这地方,可就太难招了。

    唯一符合条件的,只有军中营寨了。

    可陈知总不能汇报上去,让营寨中的军人给让个位置吧,那会被锤死的。

    张伯安静的喝着茶,也没有催促的意思。

    他很清楚,目前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只不过张伯对于整个京师的情况也不太熟,平常也就是街道间还算熟悉。

    涉及到选厂造址,就一眼瞎了。

    这个任务,当然是让锦衣卫的人来办理。

    陈知下意识的看了看张伯的神情,见此平静淡然,知晓这次对于自己而言,福祸相依。

    若是办好了,则极有可能更进一步,甚至自己的名字,都会出现在太孙殿下的眼中。

    若是办砸了,怕是这后果,就不见得能够承担得起了。

    其实陈知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将这件事,转交上去,给锦衣卫的上头去办理。

    譬如镇抚使宋忠,譬如都指挥室蒋瓛。

    功劳捞不到,但也无须担责。

    可陈知哪里甘心,这可是个天大的机会,若是错过,怕是一辈子都要后悔。

    这一刻,陈知的脑子,从未向现在这般运转得迅速过,隐约模糊中,浓密的头发都有掉落的现象。

    终于,就这么静默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陈知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出了个算是不错的法子。

    稍稍在心中组织下语言,陈知就开口说道:“这些场子的要求,目前遍观整个京师来说,都没有符合条件的,哪怕是有些大宅院大小相近。”

    “可是这些宅院格局过于错乱,而且改造起来,也极为费事费力。殿下要求的这些场子,只能是寻一些地方,另行建造方可。”

    张伯闻言点点头,道:“老夫也清楚,只是这般一来,耽搁的时间怕是就长了。”

    陈知立即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张伯,你看这般如何,现在咱们先弄一些临时的地方,那些厂子的建造,也同时进行着,下官看招工的要求,即便是不懂的,也能进入。”

    “想来肯定需要师父带领,先干段时日的学徒。”

    “即使上手最快的学徒,少数也得两月的时日吧,有了这些时日,厂子肯定就建造好了,且还不需这般久。”

    “到时候等厂子建好,这些学徒们也学得差不多了,一进入就能立马做事,前后也没多大的耽误。”

    “张伯,你看这个法子如何。”

    陈知一边说着,一边给张伯的茶杯中添着茶水。

    张伯心中稍微思索一番,而后笑道;“不错,这个法子相当不错,老夫还正在为此事发愁呢,没想到陈千户就给了这么好个法子。”

    “只是这些临时的场所,还是需要陈千户帮忙敲定,京师太大了,老夫也找不到地。”

    陈知拍着胸脯保证道:“张伯直管放心,这些事情,自然没得问题,明日张伯便可过来,今夜便能给搞好。”

    陈知已经做好熬夜的准备了,在这个点上,一夜不睡觉算什么,比起可能有的前程,什么都得靠边站。

    张伯微微有些诧异,他没想到面前的陈千户这般给力,明日就能办好。

    “那就麻烦陈千户了。”

    终究早点把东家的事情搞定,是一件好事,张伯作揖道。

    “张伯客气了,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为太孙殿下做事,属下倍感荣幸。”陈知客气的说道。

    张伯点头,心满意足的离去。

    站在衙门大门外,满面笑容的陈知,脸色立即变得严肃起来。

    招来一个锦衣卫,吩咐道:“立即通知本官麾下所有百户,小旗,速来议会,有重要时期,但凡休沐的,在外的,速来,一个时辰内未到者,严惩不恕!”

    这一波,得到命令的锦衣卫,撒开脚丫子就跑了起来。

    千户的语气让他明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作为传令的,要知道速度慢了,下场只会更惨。

    陈知走向自己所在办差的官堂内,行走间双拳紧握,他相当于已经立下了军令状,完不成的话,那就彻底凉凉了。

    便是拼了这条命,也得完成了。

    ......

    “好酒!臣这辈子,都未吃过这般烈的酒,此酒但出,天下间哪有什么酒可以与之比拟,臣愿称之为酒中霸者。”

    蓝玉看着杯中,比清水还要清澈的酒,不由大声感叹着说道。

    此刻的他,已经是连着饮了三小杯,连半碗都没有。

    但面色已经开始有些微微的红润。

    “如何,这酒在市场上,当是不愁销量吧,这便就是我准备开设的酿酒厂所要生产出来的酒,此酒本无名,既然舅爷说此酒为酒中霸者,往后这酒,便就名为霸酒吧。”

    朱英看着面前的蓝玉,笑着说道。

    今日他将蓝玉召到坤宁宫里来,商量着关于入股的事宜。

    现在的群英商会,已经作为皇室内帑,不可能给其入股的,唯一可以的,便是名下的某些厂子。

    在这方面,朱英准备将京师这边新建的酿酒厂股份,送三成给蓝玉,也算是弥补蓝玉之前,将名下所有的田产都交出来的空缺。

    “这酒怎么可能还愁卖不出去,就怕是抢的人太多了,完全产出不过来,这酒要是在军中,怕是所有将士都要忍不住喝上一口。”

    蓝玉说着,又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最初的时候,他还一口干,差点没给呛死,如今算是知道怎么才能品了。

    对于酒厂三成的股份,蓝玉心中没什么概念,也没啥要求。

    每月能赚多少钱财,他也不在乎,反正长孙殿下肯定不会亏待他的,这就已经足够了。

    在这方面,蓝玉还是有些自己的想法。

    听到蓝玉的话,朱英眉头微皱,他突然想起了高度酒如果不加以管控,对于军中可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还记得前世的大熊,便就是如此,那伏特加,几乎成立全民必备,多少将士在冲锋路上,就已经醉倒了。

    微微沉吟过后,朱英道:“此酒过烈,若是给军中将士开怀痛饮的话,必然会使得大军出现巨大失误。”

    “尤其是将领,一旦醉酒,相当于整个大军成为不设防的存在,稍微一点差错,就能全军覆没。”

    这般听着,蓝玉感同身受。

    自己的酒量也算是不错的了,但是现在不过半斤,就已经微微有些迷糊。

    军中嗜酒如命的将士,可不在少数,一旦放开控制,怕真就会酿成大错。

    “殿下的意思是?”蓝玉不由问道。

    朱英道:“军中将士,但凡战时,亦或是当差值日,皆不可饮酒,一经发现,从严处罚,包括统帅,将军,都不可逃过惩罚。”

    朱英已经开始逐渐安排纠察队进入军中,对于风纪这些事情,进行监督和处理。

    上至将军,下至兵卒,无人可以逃过。

    蓝玉点点头,对此没有任何意见。

    他现在反正已经不在军中了,虽然军队关系匪浅,但终归是大明治安司的大都督。

    在很多方面,就没那么多想法了。

    相反,他还会帮着军中的治理问题。

    自从蓝玉辞去中军都督府左都督的职位后,朝堂也没急着安排,就这么让他先空着。

    达成意见后,蓝玉便就离开了,最近大明治安总司业务繁忙,太多的安排,现在的蓝玉可是个大忙人,自然没空多留。

    以蓝玉的身体,这点微醺无须多久就能消散。

    “殿下,凉国公那边上缴的良田,总共有八千九百亩,这般三成的股份,奴婢怕其心中会有不满的情绪。”

    一旁的叶月清,边收拾酒具边说道。

    虽然有宫女宦官可以收拾,但朱英身边的事务,基本上都是叶月清亲自动手。

    目前来说,酿酒厂肯定是赚钱的,但这和八千九百亩良田比起来,正常人都感觉相差太大了,且还只有三成的股份。

    若是传出去,会让所有人觉得,长孙殿下这是巧取豪夺。

    “你不懂,酿酒厂的利润,远远不是**千亩地能够比拟的,这般说吧,便是两万亩地,和这三成酿酒厂的股份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

    “凉国公的性格,不会在这方面计较太多,若是这般斤斤计较的人,也到不了今天这个位置。”

    “有些东西,要放长远的眼睛去看,今年或许比不上,明年可能也比不上,但是数年后,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你当我给他三成,是觉得少了吗,不,恰恰相反,我给他的,太多了。”

    “这些,等时间到了,你便就知道了。”

    朱英悠悠的说道,相当于国企的酿酒厂,还是走工业化的销售路线,这其中的利润,简直难以估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女主家世显赫父母〕〔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开门迎客〕〔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规则怪谈:要求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