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皇长孙 第540章:定都长安(新年快乐)
    ..,最快更新!

    长安?

    听到这个名字,朱英心下一动。

    其实没有人比起朱英,更加喜欢长安这个名字,只是现在暂时的忘记了改名的事情。

    如若是迁都之后,必然也是要改回去的。

    长安和西安,虽说是同一个地方,但这名字所带来的荣耀,历史感,是完全不同的。

    “长安这个名字好,从来立都长安的王朝,向来都是较为强盛,我大明往后,必然也当是如此。”

    “爷爷是想在最近两年,就完成迁都事宜吧。”

    朱英笑着问道。

    老爷子专门过来说改名的事情,自然是想着早些迁都了。

    朱元章也不含湖,道:“没错,如今草原那边大孙开始行动,南京这边距离太远了,不利于控制整个北方。”

    “咱们把京都迁徙过去,对于复苏北方的经济也是有比较好的影响,而对于整个大明的格局,亦是更加的容易入手。”

    “那关中本就是龙心之地,早些迁都更为落心。”

    迁都可不是嘴上一说就可以的。

    这里头涉及到大量的利益变化。

    皇宫这边倒是还好,一旦确定下来,首先就是对长安城的皇宫进行一番修缮,改造。

    而对于整个长安城内,所有的格局变化,更是一个重要的体现。

    要知道现在的长安城,哪怕是说没有南京城来得繁华,但家家户户那都是住了人的。

    南京这边的文武百官,自然是要跟着过去。

    这文武百官的后边,可是跟着一大帮子家属呢。

    不仅仅是文臣武将,还有大量的京师卫所,也要是跟着迁移。

    他们的住所之类的,那也是极为巨大。

    包括各个衙门,还有着大量的南京百姓,不说百万,几十万人的迁徙肯定是有的。

    迁都两字看似简单,但其实是一件非常浩大之工程。

    一旦有任何的差池,可能就会导致整个大明的震荡。

    随着经济中心,政治中心发生变化,其中以京都为联系的大大小小利益集团,也是会发生变化。

    “爷爷,现在关于迁都长安的事情,还没有其他人知晓吧。”

    “孙儿想让商会先行过去,先以商会的名义,买下足够多的田产,房屋,如此对于民生的冲击会变得小很多。”

    “爷爷看是如何。”

    朱英开口说道。

    强征强迁这对于长安的百姓来说,也会极其容易发生民变。

    况且长安本地也是有很多年久的望族,虽说是盛唐之后的五代十国,已然是破灭的差不多了,但一些地方家族依旧是传承下来。

    当初的盛唐,可谓是在此前最为繁荣之朝代了。

    万国来朝的局面,是历朝历代难以想象的。

    只可惜,最后因为藩镇割据而导致灭亡。

    然长安之名,不仅仅是在中原神州,哪怕是最为遥远的彼岸,也有着长安的传说。

    包括朱英,朱元章,对于唐朝也是极为认同。

    在洪武二十四年的时候,更是有官员贪污,最后因唐朝时期赐下的金书铁卷,也就是类似于免死金牌,而得到了朱元章的认可。

    不仅是保留了其贪污官员的性命,更是把没收的财产尽数归还,甚至是官职都没有去动。

    当然,经历了这么一个事情后,那官员已然是不可能再有贪污的想法了,作为唯一一个在朱元章手里,贪污被发现后还能活下来的人,已然是用掉了所有的气运。

    理所当然,那金书铁卷,自然也是到了皇宫里来。

    毕竟这玩意抵一次命就够了,哪里还能让你抵两次。

    若是再犯,哪怕不是贪污是其他的罪过,那可就是大不敬之罪了,少说也是要夷三族的下场。

    长安啊,长安。

    那真是让人向往的地方。

    朱元章听着大孙的提议,微微点头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如此之多的人员安排,还真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宜。”

    “尤其是对长安那边的百姓,勋贵等人,切记要妥善的安置,不能激化民心。”

    “先前大孙在修建正阳大道的时候,那补偿就非常不错,既不让百姓失利,也让修建得以正常进行。”

    “咱看长安那边,也当可如此去做。”

    朱英点点头。

    这点钱财看似很庞大,实则后续是可以很快回本的。

    现在的商会跟以往商会不同,几乎是跟内帑差不多的概念。

    即便是流动的宝钞不够,也可以暂时找宝钞提举司,进行一番借贷。

    这可不是有借无还,而是要在规定的年限之内,加上利息本金一起归还给宝钞提举司。

    当然,这种归还,并非是还宝钞了,而是归还真金白银,填充准备金。

    如此一来,也就不会出现通货膨胀的问题。

    现在就整个大明来说,因为朱英的参与,虽然国库里的准备金还没赶上发行的宝钞,但是已然在不断的提升信用了。

    随着海贸的发展,大明的信用体系肯定会在周边的国家形成一定的影响,这给大明宝钞走向世界,给了足够大的铺垫。

    朱英还真有些期待,自己是否能够有开创世界银行的可能。

    到了那时候,大明就是世界级经济体系的主导体,这里头会存在的利益,想想就知道有多么的庞大。

    单单就这一条,全世界都要给大明的亏损买单。

    即便是后代荒唐,那也足够护荒唐太多年岁了。

    想到这里,朱英把关于向宝钞提举司借贷的事情,跟老爷子商量一下。

    朱元章哈哈一笑道:“这等时期,大孙你自可放手去做便是了。”

    “当初咱每年都要印上好几千万的宝钞往外,这宝钞差一点就变成了废纸,现在还不是靠大孙给拉了回来。”

    “算是把咱这般多年的亏空,好生的填补了进去。”

    “此事往后大孙可自行决断,不必特意跟咱来说明一番。”

    朱元章其实是一个并不大方的人。

    从小穷怕了他的,对于钱财是极为重视。

    但隔代亲摆在这里,爷爷最是疼孙儿,哪怕是自己舍不得用,那只要是给孙儿的,多少那都没啥关系。

    虽说现在的朱元章已然是了解准备金的概念,但实际上于朱元章的眼里,这宝钞提举司就是自家的,想怎么印,那还不是怎么印。

    只要不是搞得太大了,又能有什么关系。

    朱英闻言,眼神闪了闪。

    他当然明白老爷子话里头的意思。

    但是这样的行为,会让宝钞完全的掌控在皇帝个人的手里,他自然是懂得这些,关系不大。

    可自己的儿子,儿子的儿子。

    到时候会懂这些吗。

    一旦对宝钞提举司有所贪婪,亦或是贪图享乐,肆意挥霍。

    即便是大明,又能经受得住几代。

    钱财,有时候不算什么,但有时候,什么都算。

    一个国家若是没了钱财,势必会生出极大的波动。

    钱不是万能的,但不管是国家还是说个人家庭上,钱财可以差不多解决各种问题总数的八成。

    往后,势必在权力上,于皇权里对于宝钞提举司当有所限制。

    这些目前有些早了,待大明钱庄,甚至是大明世界钱庄成立之后,再来考虑这里头的制度问题。

    “爷爷,关于改名长安的事情,是否要先押后一段时间。”

    “若是在如今朝会上提出,必然会对如今的长安城地价各方面形成一定影响。”

    朱英想了想提议说道。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缘由,一旦确定了迁都长安,少不了想要从中牟利的商人,趁机去长安大肆进行购房,买地。

    而后就是坐等着升值。

    到时候这里头涉及到的钱财波动,可就相差极大了。

    朱元章闻言,微微皱眉,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

    很显然,关于改名长安,确定迁都的事宜,朱元章已然是想要直接的敲定下来,而不是一直拖着。

    微微思索之后,朱元章也有了应对的法子。

    说道:“迁都不能拖,再者说咱们迁都先,还要对整个长安城进行一番修缮,改造。”

    “这里头的时日,定然不会说太短,便就是今年一年能够完成,都算是极为不错的。”

    “即便是压后,那也压不了多久的时间。”

    “这样大孙你看可否,咱下一道谕旨,勒令自目前开始,长安城内所有牙行停止买卖个人房屋,土地,田产。”

    “大孙你去给补偿的时候,大概也就按照京师这边的标准来便差不多了。”

    “让那些想要在其中牟利的奸商,直接给断了念想,若是敢于暗中捣乱,那就按罪论处便是。”

    听到这话,朱英的嘴巴张了张,没有说出话来。

    原来,皇帝的权力,还可以直接这般强行干预。

    有道是金口玉言,这皇帝的谕旨,几乎可以说是跟律法在同一个高度。

    不对,从层面上来说,是完全的凌驾于律法之上了。

    “爷爷,这法子,很不错。”

    朱英竖起了大拇指。

    不得不承认,这种方式虽说是粗暴了一些,但达到的效果是绝佳的。

    完全不用担心到时候长安城那边的问题了。

    哪怕有一些敢于顶风作桉的宵小之辈,也很难说对整体大局有所影响。

    爷孙俩商议后迁都事宜,朱英这边就开始下达令旨,开始对工匠进行一番安排了。

    在工匠这个行业里,可不是说谁都能去修缮皇宫的。

    能够去修缮皇宫的,那绝对是整个工匠行业里最为顶尖者。

    次日早朝。

    朱元章就直接在朝会上宣布了关于改西安之名为长安的决定。

    同时设立长安城为新京都。

    在今年的一年里,将会对整个长安城进行一个新的规划和改造。

    此话一出,朝堂上是起了轩然大波。

    只是再怎么交头接耳,也不会说哪位站出来反对迁都之事。

    毕竟就在迁都这个问题上,早已经不是第一次提起了,反反复复的提了很多年。

    先前太子朱标,也是考察过西安。

    而现在不再是另建新都,是在原本的长安城上,进行一番改造和扩宽,自然于花费上,也不会说很是巨大。

    只是片刻,许多人的心里就有了新的想法。

    他们想把消息传播给自己的宗族,然后趁着这个机会捞上一笔。

    这等事情,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别看朝廷中的大臣平时好像没有什么钱财,但是在他们身后的宗族,可是要为此获利不少。

    这也是为什么朱元章在杀贪污上如此有力度,给了那么少的俸禄,相当当官的人却依旧是络绎不绝。

    权力这个东西,哪有不跟钱财沾边的。

    哪个宗族里有族人身居高位,那么这个宗族于当地来说,必然是极为强盛的宗族。

    很多大臣在致仕之后,养老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吃的,穿的,用的,只要是回到宗族里,可谓是什么都不会缺少。

    而族里对于这等致仕的官员,那也是毕恭毕敬,从未有过说什么白眼狼之类的可能。

    毕竟最次都是族老级别,还有对于后辈的提携等等。

    是以朝廷的这些大臣,看似是为官清廉,可在这个官权至上的世道里,即便是不说话,那也是有着许多看不见的好处。

    历史上确实有一些致仕后生活困苦的官员,但要知道,那是个例,极其少数的个例。

    回归宗族才是真正的常态。

    自古朝廷有迁都的,就是要有一大批人发家致富,其中往往就是朝臣后边的宗族。

    所以现在奉天殿里的大部分朝臣们,都在盼着快点下朝。

    然而,可惜是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

    朱元章接下来的一番话,算是彻底的击溃了他们的想法。

    “为了避免于长安城中出现投机倒把的奸商,趁此机会倒卖房屋,屯购田产,于民生上造成偌大干扰,更是影响到朝廷本身的钱财。”

    “因此咱在想了一番后决定,特下谕旨于长安城。”

    “即日起,勒令封锁长安城内所有牙行内,但凡是房屋,田产,尽数禁止。”

    “如若发现有人暗中使施手段者,必将给予严惩。”

    “查到一人,便惩一人,查到百人,便惩百人!”

    朱元章的话里头透着几分冷冽,这是对朝臣们的警示。

    不过很显然,富贵险中求,朱元章也没想说凭借一道谕旨和几句话,就彻底的解决此事。

    但只要名头在了,很多事情,就比较方便做了。

    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还有许多对朝廷的额外收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