ոո£ Ҷң׸ţģĩҶڻãһƣ죬˰ɣһ죺ҿģĩ˺ͨ׹ɽҲҶɽһ죬ƷҶ竣ţ۹һɽŮص㵱
ƴ      С˵Ŀ¼     
ʳ 593£ư
    昈象?巨大的战象之上,固定了木架,上面有数名弓弩手依托射击?这些大象都是经过了特殊的讻,敢于冲锋践踏?排排战象从城门内出来后,顿时就给明军造成了很x伤?这樆直撞的战象,根本不是人力叻阻挡的?尤其昔城云?战象丆撞过去,就是彻底的散架?这些都是经过了长时间讻的成年大象,每一头大cy世的计算有十吨之重?加上机的冲撞力,撞到的基本上就废了?战象的鼻子也昉殊的武器,一象鼻抽打下来,直接可以将人都给打飞出去?“呜呜呜呜!

    ??悠长的号角0响起,这昤明撤的0音?来不及顾忌攻城云梼大量的士兵开始往明军的大朐撤?步兵根本很难对象兵成夤的伤亡?而咱这个时,城内还是有源源不斚象兵不断出来?先出来的象兵,在驯兽师的操t,并c急着去冲击明军的营地?等待集结?“哈哈哈哈哈哈!˳תҳ棬appС˵Ķ½ڡ

    !?这个时已经登在城墙上的胡g,发出嚣张的笑0?他看下方的场晼感到是极为畅快?仅仅方才这一泼对于明军的损伤至少有数千之?xg的准备中,可昜足足两百头战象?“今日我便就要明军知道,咱仮南可不是好惹的?“起来,这明军还是挺厉害的吗,当年蒙元入侵的时候,都没逼出咱们的象兵,现在明军还能打到这里来?“不过这次,我就要明军知道,什么叫做惨败?胡牦在众地方军总的簇拥下,于城头上高声道?这一刻,他的心里昞为畅忚?x的仼也是纷纷ex?“今夜就让明军彻底的溃败。?“不给他仂颜色x,还真以为咱仮南可以大明随便拿捏。?“这次,定是要大明的皇帝知晓,我们安南司昰都能招惹的?有聪明的,已经开始好巴结胡g了?“胡相今夜,定可举灘军,不仅载入我安南史册,到时候大明那边也会有记载,此当名垂青史。?“啊,忿传唤过来记录官,让他待会把今夜的详细好好的写清,果大明那边不了解的话,咱仿叻送过去一份,哈哈哈!?“3变大明的两举爷,还是么开国功o今过后,凉他大明再也不4易招惹我安南。?“往后我安南全,唯胡相昞。?吝x的拍驱的0音,胡牦很昺受?前些日子有折磨心,现在念头就有多么通达?想起前面,自己承受的巨大压力,胡g就想在今日全部发泄出来?变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虽然前3明军在疯狂撤,但昘军大朐,却c丝要慌张的地方?“这家伙,真昲不住气啊,这么快就把象兵给派出来了?“我还以为等我仔进去的时候,才会出动呂?“是数目还真不少,看这架势,有两百头了吧,是比云南那些伙厉多了。?普侙桓澹定的说道?对于前方威势十足的象兵,完全c么顾忌的地方?安南藏着象兵这一手,大明能不知道?就东南亚地区,还能有啥密器不成?再了,象兵这玩意,都算昁宗玩剩下的?前十来年,云南那边作战的时,就没少遇到象兵的事情,早就已经轻车熟跺?壅仡实不习惯这炎热闷热的气候,但这司h大明对于东南区地区一无所知?朱元章于南洋这些小国没啥兴o司昛为不了解,反而是因为了解,所以才觉得去征服没啥必要?即便昺南那边,其实朱元章少都有几分没放在心上?也就昲英给力,直镇守云南,施教化,屯田,镇压叛乱,不然云南这东方,跟现

    的安南c区别?c沐英,或者沐王府这样靠谱的人才?朱棣打下来的安南,就昿么个情况,最后还昼分了出去?胡牦并不知道,在征伐安南的时,与王朝军队这边就已经跟象兵对战过了?普侙桓更昹前参与过?早就猜到了会遇到象兵的可能,也有了准备跟安排?这时,邦城城下的象兵都已经集合完毕了,紧随其后的是密密麻麻的安南军队,估有三十万之?这是打算直接决战?呜呜呜呜~~~~~

    悠长的号角0在安南这边响起,随后就是地动山摇舚感受?两百头大象带来的视冲击,还昝常震撼的,大明这边的声显然有了很大的滑落?“大统,应该是巸多了。普定侯陈x样的情况下,诰略带悠闲的道?叶升也是嘴听的点点头,随即下令:“出狅。?随着叶升的下令,立即有传议y:大统令,出狮兵!?随后各个传官开始跟y:大统令,出狮兵!?声音c来,y随即e大量的道?丸易的板车袋了出来?而在板车上面,是凋刻出来的一头头雄狮?足足有上百头木凋雄狮?这些就是对安南象兵的准?大象怕的就是狭,这点早在云南战场上就已经得到了证实?包括历史上,张辅x安南象兵,也昜战马上披上狮子画,用来吓象兵?叶升这里更狠?直接凋刻出大狭,且怕大象看不清,还昱于加x的?每一东凋狮子都有两米高,跟大象的背部高度都巸多了?当然,这狭里头都是空心的?不仅如?叶升更是再下令:点灼?因为晚,以这些狮子可能不会大象看清,是以于狭的身上,早就涂抹了一层油脂?叶升的命令下达之后,壅迅点燃木狭,也就变成了丸灋子?壅仰这么推着灋子,直接对着对方象阵冲了过去?x灋子的后边,是大量的兵跟冲锋,左右两翼还有骑兵辅助?战争触即发?城上的胡牦,看到远方燃起的火狭,心里头咙下,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妙?“么參,他从么參会知道我仜象兵,是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了。?胡牦不3信的说道?大象怕狮子,这是天生的?对面的还昵躃在燃x焰的狭?上百灋子,显然昗就已经准备好的,这可不是说一两天就能做出来的?灄之中,这些木凋狮子形态各异,犹真狮舼必是出自于大师之手?这是早就已经准好的,为的就昜这个时攻破自己的象兵?胡牦这边的总仼丸也是鸦雀无0,脑子一片空白?这些象兵昐东方凑过来的?象兵的练可没那舚意,晚的大象至少要经过数年的讻,尤其是战象,数从小象的时候,就已经参与到讻里了?大象的量很大,也是近期才集合到多邦城这里来的?两百头是地方总这边东拼西凑才有的数量?在双方的视线?战象始还c么反应,当看清了火狭后,顿时就受了惊,根朸管背上的驅师,掉头就跑?这一跑,就大了?要知道在象兵仚后边,是大量的,密密麻麻的安南士兵?顿时就受到践踏?冲撞,践踏,四都是安南壅哈喊之0?因为先前c准,所以安南士兵很是集,有些壅看着大象朝自己冲过来,连躲避的空间都c?參昜睁睁的看臷袸死?乱了,全乱了?起初还只有十几头?而后几十头,后蔓延到有的大象之上,尽皆受惊?大明这边的士兵自然是推着灋子朝大象撞去?这些战象机于战场之丽型就非常的明显

    m..

    ?且因为是夜晚的关系,大象的背上还燃烧灊,就更加盠清晰了?时间,邦城下当即就变成了炼狱之地?早受惊的大象冲到了城门口,狭窄的城门头大象还算是宽敞,先前出来的时,叻2排队?叿丗候的大象哇还会管驯兽师的指挥,当即就想跑进去?于是城门就这么数头大象给堵死了?安南的士兵们根本不敢过去,连撤的机会都没了?城上,胡牦还有那些地方,以及城头上防守的士兵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三十万的安南壅,于两两百头战象的践踏下,不斚死亡?大明这边,自然不会错过这么一严时?当即就把x给调了出来?对着这战象群顿狂轰乱炸?这就让大c加恐y怕了,到处乱窜想要脱离战场?叟门口又进不去?大明这边有火狭,大象也不敢过来?安南壅此刻已经c办法,待在原地就,只能是2武器,朝大明这边过来投降?大明这边,直接就始接收俘虏了?“完了,全完了?胡牦只感眼前黑,躽摇摆不定,差点就直接倒在了地上?还好旁边的侍卜疾手忻扶住了?即便如,胡g也感觉到臷的身体一阵阵的掏空?其实城内还有二十万的兵力聚集?变这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因为城门已经c办法关闭了?象群堆h在城门口,偶尔就会有头大象冲过去,这就致城门只能是直开?想去关闟门的壅,直接就袤象给撞了?偶尔大明h还会给上丸两火炿来,运气好砸到战象身上,直接就给轰了?倒地的战象发出呜咽之声,加上巨大的0响,象群根本就停歸下来?d安南壅仼dxx的朝大明这边投降?其中还有些冲锋的,但明军灓和弓弩手直接死,无法对大明这边形成任何的威胁?“胡相,走吧,再不走就没有了机会了?“是啊,我们还有二十万兵力,守都城,还有希望,只要能够拖延下来,明军根本无法长期在我仿边生活?“胡相,下令吧,晚了台来不及了。?见情形,仺纷出弃城而?多邦城已经守不住了,等象群散,明军必然可以轻松的夺取城门?到了d时,司要指望城内的二十万兵力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加上现在安南的士兵们声已经彻底1,明军士气高涨的情况下,哕是五万人,都不昿二十万士兵可以抵抗的?安南兵的战斗力,跟明军完全不昜为刹上?尤其昽达到定的数量之后,就更加明显?“走c?胡牦感觉自己身体的力气袮全的抽空,他准了这么久的密噼反变成自己大军溃败的原因?如果c象兵的话,六十万y镇守城池,还真就不是说明军可以随便几天就能攻下的?现在,仅仅三天的时间里,就失守了?城门还没有办法关?三十万大军啊,只能放弃?胡牦带剩下的二十万兵力离开了,顺便也带走了有城内的?他给明军成足x负担,来达到彻底拖垮明军的地步?两个多时辰过去,东方的天空微亼视线也变得开阔起来?城之下,战象基朸已经稳定,大明这边接收了二十多万的俘虏?刜大象樆直撞的,其实真死在大象下边的士兵并不?主还是因为相互践踏而?即便如,c夜下来也就七典人的样子,是伤非常之多?大明这边,也參无的接收这二十多万的俘虏,还有这座空城?现在反是下子袋延住了?俘虏的人数,已经昝常解决明军的人数了?处理和安排,昸举x

    С˵appĶ
һҳ      Ŀ¼      һҳ
С˵ Բ2κ֮תҺŮŮ10֮߸촩֮ŮλԽǿԽк1V1˫H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