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地摊卖大力〕〔犯罪游戏:我真没〕〔累!病娇徒弟要黑〕〔斗破:极寒冰圣〕〔影帝的顶流小娇妻〕〔财阀家的五个小祖〕〔穿成男主绿茶前妻〕〔乱世逃亡后,我成〕〔震惊!洞房夜丑妻〕〔参加选秀,做法求〕〔逍遥小神捕〕〔联盟之魔王系统〕〔陆七权奕珩〕〔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首席继承人陈平〕〔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皇长孙 第744章:来自于后世的快乐
    黄班主知道,这是场面太大,让小玉一下子就慌了神。
    其实一般来说,戏子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是很强的,尤其是在梨园这里,每天面对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
    可就是梨园的名头太大,大家也很习惯满场的感觉。
    突然梨园最大的戏楼被人给包下,这等震撼只有经常在梨园的戏子才能清晰感受到。
    这也导致小玉这刚出场,就有些懵了。
    黄班主很急,稍微懂点戏的,都知道这是开局就演砸了,然而坐在雅座的朱英,倒没有多大的感受。
    他对于戏曲兴趣缺缺,毕竟后世经受那么多的网络轰炸,戏曲这样的古典艺术,多数人并不懂得如何欣赏。
    前世朱英刷短视频的时候,一看到跳舞的小姐姐目光就移不开了。
    不能说戏曲不行,只怪那厮过于撩人。
    朱英仔细瞧了瞧台上的小玉,内心并未有多大的波澜。
    现在的戏曲,讲究的是个浓墨油彩,妆一画本来样子完全就看不清了。
    大多数的脸谱都比较固定妆容,只有那些经常听戏的,才能有所琢磨。
    台上,小玉愣了一下后,当即反应过来,只是这个时候也不可能说重来,只得是硬着头皮继续。
    拜月亭又名王瑞兰闺怨拜月亭,元代关汉卿作。
    主要写大家闺秀王瑞兰和秀才蒋世隆悲欢离合的婚姻爱情故事。
    对于这样的戏码,朱英倒也看的有几分乐趣。
    这种元杂剧的形式,跟话剧很是相像,奔着无聊看看,却没想到一口气看完了。
    能够一直流传的剧本,自然有它的精彩之处,梨园这里聚集了最优秀的戏子,即便是朱英这外行人,也能看得津津有味。
    等戏子都下台了,朱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今日到梨园是为了改造东宫的事。
    便就随口对就旁边的宋忠问道:“方才看戏的时候,是否感应到了这戏楼的妙处。”
    宋忠是个看戏老手,对于梨园并不陌生,随道:“这戏楼的施工很普通屋子不同,有专门的一帮子人,这些人你造出来的戏楼,就能让戏子在台上不费太大的力气让更多客人听清楚。”
    朱英抬头看了看戏楼上的天花板。
    天花板并非是普通的建筑模样,而是一种叫做藻井的东西,藻井的外观是八角形,自上而下层层叠收,乍一看就像一个大喇叭。
    显然能够设计出来这种有着扩音效果的装饰,必然是很懂行才行。
    这样的知识,普通百姓根本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多数都是家传。
    甚至有可能造这东西的人,都不知道这其中原理,是祖上摸索出来,后人照猫画虎。
    “好,我要重建东宫,打算在正殿那里,建造一个如同戏台这样的大屋子,至少要有上千个座位。”
    “等到时候我在前头讲话时,要比这里的效果还要好,能够让大多数人听到。”
    “你既然懂得一些,那找人的事情,就由你来吧,务必将此事办好。”
    “三月之内,我要看到重新修建的东宫,可能做到?”
    朱英对宋忠吩咐道。
    宋忠不懂他知道,但宋忠是锦衣卫镇抚使。
    在锦衣卫这个衙门里,能人异士非常多,而且跟三教九流的联系很是密切,毕竟他们需要大量的情报,而跟下层打交道自然情报来得快。
    “殿下放心,臣一定按时完工,做到比这戏台更好的效果。”宋忠当即作揖回道。
    锦衣卫衙门本来就是陛下,太孙亲信,任何事情都要为主上分忧,这是他们的职责。
    朱英起身就准备回宫。
    郭忠适时问了句:“殿下是回宫里就膳,还是感受一下这梨园美食,老奴听说这梨园的饭菜很是不错,找的都是各地有名的大厨。”
    别看这梨园是归于内帑,也就是朱英名下。
    其实上朱英麾下置办的产业,已然是多不胜数。
    本身钱钞对朱英来说都是自家印的,现在白银跟宝钞的兑换都是一比一了,是以朱英这些年直接安排了几个投资方向跟计划,然后就交给了张伯去做。
    是以现在内帑所掌控的产业,在大明全国,名册加起来几个箱子都装不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相当于裁判亲自下场了,其他的商人根本没有竞争优势不说,真要有那懂得商道才人,也抵不过这滔天权势啊。
    对梨园是什么个样子,朱英还真不知晓。
    “行吧,来都来了,现在也是饭点了,让这边安排吧。”
    “老奴遵令。”
    郭忠转头对身后的宦官使了个眼色,宦官当即缓缓后退离开。
    外边等候的前院管事看到宦官出来,当即恭声道:“公公,里头的大人可是有什么安排。”
    在朱英身边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官宦,可在这外头,那就完全不同了。
    “嗯,公子说了,晚膳在这就吃了,你去将这里头最好的菜肴都给上一份。”
    “还有把这里的红牌叫来给公子奏乐助兴。”
    宦官吩咐着说道。
    前院管事躬着腰,迟疑了片刻问道;“不知公子对方才先上台的戏子,可有什么评价。”
    “那花旦的琴技在梨园也是响亮,不知可否让她前去。”
    小玉在梨园极为出名,许多勋贵的公子哥都被迷得五迷三道,毫掷千金扬言为其赎身的可不少。
    不过小玉虽是戏子,但户籍在教坊司,跟民间的戏子大不相同。
    即便是教坊司也做不得主,虽说现在教坊司都没几人管了,但还是在礼部仪制清吏司麾下。
    这不是钱财的问题,要找到礼部的关系。
    现在京师这边,最是流行反贪腐,为了一风尘女子做这等事情,哪怕是有人愿意,礼部那边也不会帮忙。
    钱财少了吧,没必要。
    钱财多了吧,又害怕。
    因此哪怕是小玉想赎身,也没得办法,也就一直留在梨园了。
    教坊司最初起于唐朝,开始的时候就是个搞音律的官方团体,主要是负责皇家宴会,祭祀等重要礼仪演奏。
    白居易的琵琶行中有一句: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说的就是教坊。
    不过到了朱元璋这里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朱元璋改教坊为教坊司,专门收容犯罪官员,以及战争俘虏,被连坐的女眷。
    她们进入教坊司后,会有专门的人进行培训一些音律,然后就充作官方的妓院,被明码标价进行贩卖。
    当然,妓院跟窑子是两码事。
    不过这也看价钱跟权势。
    在京师中,聚宝门外,有朝廷开设的十数家青楼,都隶属于教坊司名下,在秦淮河边,是历史上有名的花月春江十四楼。
    实际上在教坊司中,也不是所有女眷都得去卖。
    里头分为乐籍跟罪籍。
    乐籍只是表演,罪籍就要惨多了。
    这得看当时被连坐的时候,朝廷那边是怎么定罪的。
    实际上如果不是大错,即便是被连坐也不一定是在罪籍里,多数还是乐籍为主。
    不过在外人看来,乐籍罪籍都差不多,都是教坊司的。
    如果得不到,可能就是钱财不够,亦或是权势不够了。
    像是小玉,也是受到了父亲的连累,所以小的时候就进了教坊司。
    当年小玉的家里也算是大户,父亲还中了进士。
    可惜遇到了朱元璋查贪污,就给流放了,小玉当时也是十来岁的年纪,因此就被留在了京师的教坊司。
    宦官听着前院管事的话,心里头也有些犹豫。
    他不知道太孙是否看上了这戏子。
    不过既然也是花魁,应当也能入太孙的眼吧。
    “就她吧,好生安排。”
    “是,公公。”
    前院管事连忙去了后院。
    这时黄班主等一群人,已经开始卸妆了。
    看到前院管事过来,黄班主连忙上前迎道:“李大管事,不知方才的拜月亭,可否是让贵人满意。”
    问这话的时候,黄班主心里是有些发虚的,他方才就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怕是被降罪。
    这来人也不用说,有这般权势的,必然是宫里的贵人,远看较为年轻,怕不是哪位皇子皇孙。
    只一句话,可能就让整个戏班子从此落下帷幕。
    他是清楚知道,开始的时候小玉可是演砸了。
    “贵客还算满意,你们演得不错,让小玉快些卸妆,待会贵客就膳之际奏乐助兴。”
    说到这里,李管事微微一顿,而后看了看两侧,近边无人。
    上前一小步轻声道:“黄班主,你且跟小玉说,这可是个机会,来的这话是谁我不能说,但他一句话,小玉就能脱身苦海,到时候自个表现得伶俐些,把握机会。”
    “这位贵人能来,或是心血来潮,也就这一次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小玉今年已然十七了,姿色在梨园也是响当当的,如若能...那可就是攀上枝头当凤凰了。”
    黄班主连忙道:“大人放心,我立即去告会她。”
    小玉能到他这戏班子里来,可是照着李管事的面子,否则黄班主平时对小玉哪能这般客气。
    李管事看着黄班主离开的身影,心中叹息:左文鼎啊左文鼎,我能帮到忙的,也就是这些了。
    左文鼎是小玉的父亲,也是李管事当年的同窗。
    比起左文鼎的进士之身来,李管事可就要差多了,勉强得了个举人,还是托了些关系,才能到这教坊司当值。
    因此李管事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照拂左小玉。
    他知道今日来的是太孙殿下,而太孙殿下传闻好美色,这才用自己的权势,直接指定了黄班主的戏班子接戏。
    实际上那改妆的拖延,也跟这有很大的关系。
    很多梨园里戏班子多得是,拜月亭这样的名戏个个班子都会,完全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故。
    说到底,还是李管事的安排。
    小玉是红牌,可教坊司下花月春江十四楼,红牌又何止百人,姿色各有千秋,哪有什么孰高孰低。
    李管事长期在教坊司,深知这姿色对比,待到了一定层次后,完全便是看他人。
    所谓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难分高低。
    后院子里。
    黄班主把方才李管事的交代,都与小玉说了。
    而后迟疑了下,怕小玉不上心,便补充道:“这是李管事交代的。”
    “李叔?”
    小玉顿了顿,而后回道:“小玉贱籍之身,不方面见李叔,还请班主代为答谢。”
    听到是李叔传话,想到今日戏楼里的情况,小玉哪能还不明白今日的情形。
    当下微微咬牙,转身对小雨道:“换套衣裳。”
    .....
    梨园别院。
    严格来说这里不算是梨园的范畴,而是旁边的酒楼后院。
    不过是联合了起来,让梨园这边的贵客也能有个地方就膳。
    江南小院的园林风格。
    小桥,流水,假山,旁边还有淡淡的雾气升腾,很明显是下了大功夫。
    比之宫廷的大气,这里又多了几分柔美。
    就膳并非是在屋子里,而是在竹林流水旁的亭子,颇有几分文人雅士的风味。
    “殿下,奏乐助兴的女子来了,可否让她进来。”旁边郭忠低声问道。
    朱英点点头:“行,让她来弹一曲吧。”
    宦官连忙去传唤。
    没多久,小玉便微微有些低头的走了进来。
    只是一眼,朱英的就目光就被吸引住了。
    概因小玉身上一身碧色薄纱,隐约可见其中如玉般的肌肤,十分大胆。
    这等穿着打扮,可是朱英在大明很少看见的,反倒是在西域的时候很是常见。
    倒有些像后世的国风打扮。
    “会跳舞吗。”朱英开口问道。
    小玉抱着古筝,闻言当下万福道:“回禀公子,小女子会一些,不知公子想看哪种。”
    感受到那略带侵略的目光,小玉就知道自己换了这身衣裳没错。
    朱英想了想,问到;“霓裳羽衣舞可会。”
    他也就只能想到这个了,毕竟很出名。
    小玉微微迟疑,而后道:“请公子赏析。”
    当下就放下古筝,无乐起舞。
    其实跳舞的时候,还需要有人奏乐,但小玉深知机会难得,而且从方才的眼神里,也懂得了一些,是以才直接起舞。
    曼妙舞姿将姣好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加上这轻纱飘动,让朱英有一种在后世刷短视频的快乐。
    随着跳动之间,小玉的胆子也大了许多,借助着舞步缓缓向朱英靠近。
    旁边郭忠微微皱眉,这可算是勾引太孙了,在宫里,属大罪。
    只是现在未有亮明身份,且这又是梨园,太孙正在兴头上,他也不敢多言。
    当小玉靠近之际,朱英闻到一阵芬芳,当即脑海中冒出四字:秀色可餐。
    眼见天色将暗,当下便摆摆手。
    郭忠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便立即带着一众宦官离去,给太孙把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