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皇长孙 第746章:重装骑士
    朱元璋摸着下巴的胡须,对于大孙方才的方案非常满意。
    只是听着就清楚大孙完全可以主导全局了。
    这种全局观的思维,对于皇帝来说,非常重要。
    一将无能,累死千军。
    而皇帝无能,则国之大祸。
    朱元璋看不到太远,但至少知道,在自己走后的数十年内,大孙必然可以让大明越上高峰。
    比之秦皇汉武,亦不逊也。
    “就按照大孙方才所说的安排去做吧。”
    “臣遵旨。”
    几位尚书在朱元璋眼神的示意下,缓缓后退离开大殿。
    他们的工作就现在来说才开始。
    出了乾清宫,几位尚书的神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太孙真是...我等不如也,我原以为要至少须商讨半个时辰,没想到太孙把我等所想,所未想之事,尽皆已经全面然安排妥当,有时候我感觉自己这个尚书忒无用了些。”
    兵部尚书茹瑺感叹着说道,他本身就是学霸,十六岁时就由贡生选拔进入国子监学习。
    可谓是早早的介入到官场政务之中。
    然太孙殿下的这些策略,比之先前改革官制,军制,还要更加来得震撼一些。
    “谁言不是呢,太孙深谙垂拱而治之道,看似放手朝权,实则是让我等各司其力,由太孙主导全局。”
    “诸位也莫要多言语了,赶紧是按照太孙的吩咐办事吧。”
    “今夜,可有得忙了。”吏部尚书詹徽开口说道,而后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其他几位尚书面露鄙夷之色。
    就这詹徽,不管是在任何时候,拍马屁都是一绝。
    以前是拍陛下的马屁,现在换作太孙,也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流畅至极。
    不过詹徽说的没错,现在正是紧要时刻。
    几人的速度加快起来。
    .....
    乾清宫里。
    朱元璋笑道:“大孙这些安排,着实不错,便是咱来做,也未能比之大孙更好。”
    “詹徽那老小子倒是没说错,有大孙在,确为百姓之福。”
    朱元璋亦是底层百姓出身,当然知道方才大孙的那些安排,对于河南受灾的百姓多么重要。
    不过这也是建立在当今大明国库丰盈的情况下。
    前些年遇到灾祸,并非是朝廷没有法子,而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使不出力气来。
    “爷爷谬赞了,再好的方案,也要执行的人靠谱。”
    “虽说我已三令五申要杜绝官员,商人发这等黑心财,但估计必然有不少人铤而走险,悄悄伸手。”
    “所谓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些人的聪明劲全部都用到了歪门邪道上。”
    “除开正常的官员外,还要派遣锦衣卫暗中监察,这才能真正的把方案落实下去。”
    朱英说完,感觉有些口渴,便端起桌案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毕竟不久之前才剧烈运动过。
    “夜有些深了,咱也有些乏了,听到大孙的安排,咱这心里头也安心了不少。”
    “你还年轻着,咱跟你比不了,这等事情重要,便你来主持吧。”
    朱元璋打了个哈欠,他现在主打一个养生。
    太医院那里专门研究养生的太医,给琢磨出个法子来。
    朱元璋还想多活几年,看看大明在大孙的手中,会出现何等变化,现在经常带娃,也不怎么醉心政务了。
    他知道大孙能够处理好。
    “爷爷去歇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孙儿操办即可。”
    朱英点头回道。
    朱元璋起身去寝宫,让大孙今日就在乾清宫办事。
    这个中的意思,就是让大孙行使皇帝的权力。
    朱英端坐正殿办公。
    接下来就是让人把邸报司的编纂叫来。
    将河南大水受灾程度之事,刊登在京师邸报之上。
    现在邸报司的印刷,已经是非常完善。
    采用铜版油墨,印刷速度不仅是快捷,而且方便。
    如今印刷采用的还是人工手摇,就是邸报司这边写好稿子后,印刷那边排版模具。
    模具的字体组成滚筒的形式,纸张推过去的时候,滚筒摇动直接就印在其上,微微晾干就已经完工。
    蒸汽机才发明不久,可想在后来,当蒸汽动力供给的时候,印刷的速度还要大大的加快。
    “臣袁佳驰,拜见太孙殿下。”
    袁佳驰是曾经去到朱棡府邸的食客,后面朱英看中了其才会,正是建立邸报司,便让其负责京师邸报司。
    “倒是你自己来了。”朱英问道。
    邸报司因为特殊的关系,是十二时辰轮班制,按照后世的算法,下午四点就下班了。
    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九点。
    “臣听到城内传来八百里加急的消息,当有大事发生,因此特意赶到了衙门内等候传召。”袁佳驰回道。
    朱英点点头:“有心了。”
    “此番是关于河南大水之事,受灾千里,约莫近百万百姓流离失所,不知被大水带走多少性命。”
    “关于此大灾之详细,你且去兵部询问细节,尽快写好稿文,争取明日刊登其上。”
    “对了,先前我让你准备的记录员,可是已经筹办好了。”
    记录员是朱英让袁佳驰准备,类似于后世的记者。
    在京师这里的最早一批记录员,特别破例也是给的从九品的待遇,这也是为了能够让记录员这个群体更好的发展。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从九品虽说是官员的最低品级,但也是属于官员。
    就官员之下的吏员,寻常百姓见了那也得称呼一声爷,入了官籍,那就是真正的老爷了。
    也就是这第一批,往后的记录员自然是吏员。
    “回禀殿下,已然是筹办好了,现邸报司内记录员共计十七人,全凭殿下吩咐。”袁佳驰回道。
    朱英吩咐道:“既是如此,那就把他们全都派遣到河南去。”
    “有道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让他们将自己所看到的事情,详细的记录下来,而后回到京师整理成文,再刊登于邸报之上。”
    “河南大水事宜,不仅会有感人肺腑的相助相帮,更会有贪官污吏,从中牟取不义之财,帮我传话他们,要时刻坚守心中的信念,不要为眼前的诱惑所蒙蔽。”
    “那些被撞破了好事的奸臣,已然不是我大明的官员,他们是披着羊皮的恶狼,趴在百姓的身上敲骨吸髓,我希望他们能够不忘初心,坚决与罪恶势力划清界线。”
    “唯有这般,他们才能对得起朝廷,对得起黎民百姓,对得起本宫对他们的期望和栽培。”
    袁佳驰闻言,心中震动。
    这一番话,让他有种恍然醒悟之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说起来简单,可在面对那些形形色色诱惑的时候,谁又能一定把持得住呢。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柳下惠那般坐怀不乱。
    袁佳驰深有感受,这些年来,他作为邸报司之主编,掌朝廷之口舌,其中多少人明里暗里,都在给他送好处。
    即便是严词拒绝,那些人依旧是变着花样来,让人防不及防。
    他的品级并不算高,可哪怕是朝廷大臣,对于他,对于邸报司,都要给上三分薄面。
    这文章上的讲究,实在是太多了。
    稍微引导一番,可能就是不同的感官。
    在有些方面,哪怕是袁佳驰,也没忍受得住。
    毕竟,他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儿啊。
    钱财能摒而弃之,可美色呢。
    其实这样的情况,在整个大明的官场之中很是常见,他那点事情,都不算多大的事。
    朱英也知晓的。
    对于邸报的重视,从来不会让朱英靠着去相信一个人,而完全信任。
    是以在邸报司,当然是有暗中安排。
    当锦衣卫监察百官,开玩笑的吗。
    虽说没有日夜监视那么夸张,但基本上的动向都能掌控。
    “臣有错,愧对殿下。”
    袁佳驰突然就反应过来,这是太孙殿下在同时敲打自己。
    朱英见袁佳驰领悟到了,笑了笑道:“自古圣贤谁能无错,知错便改善莫大焉。”
    “为官,一直要记住自己的底线,朝廷的利益,百姓的利益,都是不可侵犯,如若一步错步步错,那就是坠入深渊,药石无救了。”
    袁佳驰连忙作揖道:“臣谨遵太孙殿下教诲,必然时刻心中铭记。”
    朱英微微点头:“行了,时候也不早了,忙去吧。”
    “是,殿下。”
    袁佳驰躬身离去。
    河南这边的事情,也算是暂且有了个了结。
    天灾无情,人力渺弱。
    尤其是在当今这个年代,说要对抗难从下手。
    后世面对大水,地震,依旧不可避免,现在的百姓,又哪里能有什么法子,无非就是祈求老天保佑。
    若是身死,则命该如此。
    “对了,你让人传话去梨园,明日小玉入宫之事暂且搁置。”
    朱英对旁边的郭忠吩咐道。
    “是,殿下。”郭忠恭敬的回道。
    朱英想了想,解释了一句:“跟她说明一下,现在河南大水蔓延几乎全境,不计其数百姓受灾,不是入宫的日子,待得灾情过后,再来安排此事。”
    “老奴明白。”郭忠眼神微动应下。
    就先前的话语,他还以为太孙对那戏子不感兴趣了。
    也是朱英曾经跑走私的时候,和那些贪官打交道,最是清楚这些人喜欢胡乱揣摩,真真假假。
    如果单纯一句搁置,还以为是失宠了。
    戏子在当今为贱籍,很多人心里有膈应。
    可朱英并没有,毕竟在后世,这些所谓贱籍的戏子,那可是明星啊。
    而朱英也知道,随着大明经济的发展,物质基础满足的同时,精神食粮越发重要,这些戏子的地位,当会慢慢的拔高。
    大明末期的秦淮八艳,说是贱籍,实则地位已然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
    可能是知道现在的太孙还未歇息。
    兵部那边又将吐蕃的情报送了过来。
    其实两个情报是差不多同时抵达的京师外驿站。
    不过在遇到八百里加急的时候,其他信文都要给其让路。
    徐辉祖发的也并非是加急传文,不过军事情报的传递只要送到驿站,起步就是三百里每日的标准。
    现在官道修建,达到这个速度并不算难。
    徐辉祖已经去了几个月了,现在抵达吐蕃也应有两月余。
    传信自然比行军要快上许多,朱英看到的情报,大约是半月前的。
    和徐辉祖估计的差不多,蒙古铁骑的支援,显然很是自以为是,觉得在吐蕃这样的平原地区,十万铁骑足以横扫。
    徐辉祖劝说无果,也只能听之任之。
    帖木儿那边显然是派了精锐统帅,很早的就设下了埋伏,等着对明军或者蒙古军的收割。
    前面取得小胜的蒙古军贪功冒进,很自然的就落入到了帖木儿军队埋伏中。
    蒙古军当时是兵分三路,直接强攻。
    三路都遇到了埋伏,倾泻的火炮如同雨点般密集。
    他们忘记了,帖木儿的军队,可不是只有刀剑弓弩,还有跟大明一样的火炮。
    三路大败,后路被截。
    还是靠着明军的接应,这才挽回了不少损失。
    收拢兵马后,十万大军赫然是足足少了三成。
    那蒙古统帅几乎差点要自刎谢罪了。
    这可是随便征召的散兵游勇,是真正的蒙古精锐骑兵啊。
    毕竟这次大明给的钱粮足够多,北元那边也不好意思糊弄。
    其中十万军中,单单就有三万是拱卫北元王廷的铁骑,清点后发现亦是损失七千余。
    能够拱卫王廷的勇士,每一个拎出来,都有是有着草原‘巴图鲁’称号的勇士。
    他们死得太惨,太窝囊。
    根本没有发挥出自身的勇武,就在敌人的炮火之下身亡。
    为此,蒙古统领要承担大责。
    假若不是明军接应,怕是此番损失还要更大。
    毕竟蒙古骑兵深入太多,后路都被断掉了,是明军跟上硬生生打开的缺口。
    而这次,也是明军跟帖木儿的军队第一次交战。
    徐辉祖在信中写道。
    帖木儿的军队,并不弱于明军,其奴隶军亦是军纪严明。
    装备火器上,也不比我军逊色太多。
    尤其是在其贵族盔甲,比之大明盔甲还要有更为出色防御。
    其少量精锐,浑身披甲,犹若铁桶,火器亦不能伤。
    朱英看到这里就知道,徐辉祖说的,正是历史上极为出名的板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