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皇长孙 第157章:蓝玉回京(新年快乐,求月票。)
    在这个年代,女子的地位比较底下,相对于大明,其他地方更甚。

    朱英对于女子则完全不同,他明白在很多方面,女子比男子更有优势。

    所以朱英麾下,除了没有女子军外,其他方面对于女子极为平等。

    可以说在朱英这里,女子的地位得到了很好的提升。

    尤其是在潜伏和收集情报这一块,更是朱英麾下重要组成。

    而这些女子对于东家的崇拜,比其他成员则来得要疯狂许多。

    叶月清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东家。。”

    听到东家调侃自己,叶月清原本平静从容的面容顿时打破。

    一抹羞红浮上脸颊,心头小鹿乱撞,甚至已经顾不得去想,东家怎么会成为大明长孙。

    在这一刹那,天地黯然失色,整个世界都变成灰白,唯有站在他面前的东家,是鲜明的。

    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回答,仿若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朱英看着面前低头羞涩的叶月清,有些错愕。

    他当然有叶月清的所有资料。

    在资料中,这个曾经某个富商的女儿,因为家道中落被贩卖,最后到了自己麾下。

    而后在群英商会的培养下,以惊人的速度提升自己。

    替换原本的高丽公主这样的事情,或许从朱英的角度来看,并不复杂。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其中的难度之大,符合条件的人极为稀少。

    首先,替换赵香熙其实是早就确定的计划,替换的人必须要足够忠心。

    在最初的计划里,叶月清将会被当成钉子一般,钉在大明皇宫,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为商会尽可能提供便利和情报。

    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能给达到这个要求的人少之又少,而叶月清不管在任何方面,都可以完全胜任。

    必要的时刻,她甚至要牺牲自己,完成商会下达的政治任务。

    这个计划朱英清楚, 他甚至知道在原本的历史中, 在洪武三十一年, 皇帝大行,诸多嫔妃将会殉葬。

    也就是说,当叶月清入宫后, 顶多只有六年的时间可活。

    这很残忍,但在这个年代, 什么事情能不残忍。

    所幸现在的朱英, 已经不需要这个计划了。

    想到这里, 朱英的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愧疚。

    因为洪武三十一年的嫔妃殉葬,只有他知道。

    “辛苦你了, 从今以后,你就跟随在我身边吧,不必再去管高丽的事情了。”

    朱英沉吟片刻后, 缓缓说道。

    曾经朱英对于婢女服侍, 一直都是拒绝的, 便是因为担心自己沉迷美色, 乱了心志。

    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去考虑那些了。

    就目前来说,朱英在京师能够用的人手太少了。

    张伯需要对接的事情太多, 也很辛苦,因为本身文化程度不高的缘故,在很多事情上也比较吃力。

    叶月清的能力他很清楚, 完全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空白。

    “还愣着干嘛呢,快谢过东家, 能够每日陪在东家旁边,这不是你日思夜想的嘛。”

    旁边的卫光见叶月清还在发愣, 连忙催促道。

    叶月清听到催促,这才回过神来, 眼中闪烁着惊喜,毫不犹豫单膝跪地,低头说道:“谢东家!”

    单膝跪地,是战士的礼节,而叶月清一直将自己当成东家麾下的战士,这是直接表达自己的忠诚。

    朱英也不估计男女之别,直接扶起叶月清。

    在身体被东家接触到的那瞬间, 叶月清的身子不由颤抖了一下,顺势起身。

    头深深低着,不敢抬头,白嫩的脖颈都一片通红。

    朱英也懒得去逗叶月清了, 嘱咐叶月清直接跟随自己,就朝着天界寺里面深入过去。

    “跟上呀,月清今天怎么回事,在东家面前如此失神,哈哈哈!”

    眼看朱英走远,叶月清还没有动静,卫光再次催促道。

    卫光极为清楚叶月清的想法,毕竟自高丽到大明,叶月清和卫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同僚的关系。

    对于这个坚强,年岁跟自己闺女差不多大的女孩,卫光很是欣赏。

    能够跟随在东家身边,达成她的梦想,也算是修成正果,最为完美的结局了。

    东家肯定不会亏待她的。

    “谢过卫叔叔。”

    当朱英离开,叶月清顿时恢复,眼神从迷离变得清明。

    而后迅速跟了上去。

    旁边,赵香熙见次,没有丝毫迟疑,紧紧跟随。

    我可是月清公主的贴身婢女,自然要跟着月清公主一起。

    ..........

    “道衍法师,请准备一下,长孙殿下马上就要过来了。”

    锦衣卫小哥看着姚广孝,眼神中带着一丝恭敬的说道。

    他赌对了,长孙殿下真的亲自过来了,这说明道衍法师在长孙殿下的心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多谢小哥,小哥的帮助,贫僧铭记于心,绝不敢忘。”

    姚广孝对人心的把握无须多说,娴熟无比。对于锦衣卫小哥的心思,自然清楚。

    锦衣卫小哥听到这话,很是满意,更是帮助姚广孝整理衣裳。

    没过多久,朱英在众多侍卫的拥护下,出现在这荒芜的藏经阁处。

    “贫僧道衍,见过长孙殿下。”

    两名锦衣卫单膝下跪,姚广孝双手合十,低头恭敬说道。

    朱英看着对自己行礼的姚广孝,心中颇为感慨。

    想起当初第一次和姚广孝见面的场景,距今连三个月都没有,两人的身份,已经发生巨大的逆转。

    这个在原本历史上,掀起了惊天巨浪的黑衣宰相,现在几乎是完全臣服自己。

    “起来吧。”朱英先是对两名锦衣卫说道,而后笑着对姚广孝道:

    “大师客气了,你我可是老熟人了,这般就见外了。”

    “最近这些时日,大师在这里可还是住得安心,我观大师平日过于繁忙,如今年岁大了,也是该好好歇息一下才是。”

    姚广孝心中苦涩,长孙殿下这一番话中深意,他哪里听不清楚。

    显然长孙殿下对于自己和燕王的关系,极为清楚。

    这一手釜底抽薪,对于自己和燕王,真就是半点法子也无。

    想来自己若不归附,这方天界寺藏经阁,就是养老地了。

    想到这里,姚广孝也不犹豫,双手合十,低头直接说道:“贫僧虽已年迈,但身体依旧硬朗,如若殿下不嫌弃,贫僧愿为殿下尽忠,直至身死方休。”

    朱英也没想到,姚广孝竟是如此直截了当,没有半点转圜,出口就是表达忠诚。

    连一点客气话都不说,也不顾忌周围环境,如此多锦衣卫在此。

    回过神来,朱英顿时明白姚广孝的心思,这是借着周边情况证明自己。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甚至有些逼迫的意思,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甚至姚广孝考虑到朱英旁边的两名女子,都成了姚广孝的助力。

    一个小小的细节和举动,足以说明黑衣宰相,当真是名副其实。

    朱英也没逗弄一下姚广孝的心思,反而会显得自己格局小了。

    微微一笑,朱英认真说道:“既然大师已经想清楚了,那我也无须多说,日后当指望大师相助了。”

    听到这话,姚广孝哪怕心中已经早有把握,也忍不住眼底闪过一丝欢喜,再次低头双手合十说道:“贫僧必将竭尽全力,以报殿下知遇之恩。”

    .........

    大明皇宫,奉天殿。

    早朝结束后,群臣鱼贯而出,各自向着自己的办公衙门过去。

    五位尚书,殿阁大学士,以及数位侍郎则去华盖殿,和陛下商议关于早朝上提到军政分离的事情。

    李景隆在早朝结束后,脚步加快,想要迅速离开。

    就在刚才司礼监掌印太监刘和宣布退朝的时候,他就发现表弟朱允炆在不断给自己使眼色,显然是有事情跟他商量。

    李景隆完全能猜到,表弟朱允炆想跟自己聊些什么。

    对于这等事情,他怎么会想参与,只想躲避开来。

    假装对表弟朱允炆的眼神视而不见,退朝后就迅速开溜。

    他已经准备连五军都督府都不去,直接打个招呼就去外城潇洒。

    作为陛下外甥,皇亲国戚,旷工这样的事情无伤大雅,至少比面对表弟朱允炆要来得舒服得多。

    幸好在朝廷上,他是位于武官中间,表弟朱允炆则是在文官前方,奉天殿内表弟朱允炆也不可能大喊大叫,有失礼仪,给了他足够开溜的时间。

    这玩意,能躲一天算一天,想来用不了多久,长孙殿下就会入主皇宫,到时候成了定局,也没什么麻烦了,表弟也应该死心了。

    然而就当李景隆跨入奉天殿的那一刻,一个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曹国公,怎么这般匆忙,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嘛。”

    挡在李景隆面前的,正是黄子澄,而且很显然,黄子澄早一步在这里等候了。

    看到黄子澄意味深长的眼神,李景隆就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

    随口解释一句:“都督府那边确实有些事情。”

    李景隆说完,也停下脚步,不再多说,黄子澄也不多问。

    没过多久,朱允炆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看到表哥李景隆正和黄子澄在门口等待,顿时明白自己多想了。

    “表哥,我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朱允炆低声说道。

    李景隆闻言,点头道:“方才在里面我已猜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先到殿下那里去再行详谈吧。”

    “好。”朱允炆应声,也没多想,带着表哥和先生,前往春和殿。

    春和殿内,朱允炆让太监送上茶水后,屏退左右,而后郑重对李景隆说道:

    “表哥,今日早朝的时候,我和先生于奉天殿前,看到皇爷爷的龙撵在众多锦衣卫的跟随下,出宫而去。”

    听到这话,李景隆皱眉说道:“这怎么可能,表弟莫不是看花了眼吧。”

    当今天下,除了陛下也没人有资格乘坐龙撵了,哪怕是特赐,有资格的也都在早朝里。

    朱允炆没有过多解释,而是继续说道:“据我所知,昨日皇爷爷睡在坤宁宫。”

    听到这里,李景隆顿时反应过来,不由惊呼道:“虞王殿下进宫了?”

    朱允炆面色沉重的点点头,说道:“当是如此了。”

    陛下不入坤宁宫的事情,在宫里也不是什么秘密,这番突然睡进去,再加上龙撵出现,其中缘由可想而知。

    在这个时候,朱允炆的面色稍显狰狞。

    凭什么,凭什么他连身份都不清不楚,就能乘坐龙撵。

    要知道,那龙撵可是连他父王乘坐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他自己连一次都没有过。

    凭什么他才进宫,就能如此。

    朱允炆的心中,特别不甘心,皇爷爷的区别待遇,委实太过于明显了。

    哪怕宣布自己为太孙的时候,都不见得有如此。

    看着表弟如此,李景隆没有说话,哪怕是黄子澄也是沉默。

    这等待遇,李景隆和黄子澄更加清楚其中代表的含义。

    这说明陛下的心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朱允炆这个太孙的位置,不需要多久,就没得了。

    说好的九月册封,就目前看到,已经没有希望可言。

    朱允炆看到表哥和先生沉默,心下也明白了目前的局势。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让朱允炆瘫软在座位上。

    半晌后,才不甘的问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可言了吗,一点法子都没有了吗,难道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夺走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吗。”

    面对朱允炆的三连问,李景隆和黄子澄下意识的对视一眼,依旧沉默。

    偌大的春和殿里,寂静无声。

    ......

    临近黄昏,京师门前,蓝玉经过十几天的赶路,终于抵达。

    其实蓝玉在昨日就能到了,在路上的蓝玉特意控制,放慢了行程,卡在黄昏这个时候到。

    因为只有在这个点到京师,他才可以避开直接入宫觐见陛下。

    得以有一个晚上的事情,了解近期京师所发生的事情。

    蓝玉此人,虽是有骄纵跋扈,但实际又是谨慎小心。

    听上去有些矛盾,但其实在这等社会环境下,并不冲突。

    在得到太子朱标薨逝的消息后,蓝玉就已经变得警惕起来,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在皇宫里最为倚重的靠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