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赛点〕〔我只想苟且偷生〕〔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兽域无疆〕〔时域领主〕〔重生之繁花似水〕〔重生我对感情没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专科生自立 第33章 父子情
    第33章 父子情

    第三十三章父子情

    在医院里医生建议赖伯输白蛋白增强身体抵抗力。白蛋白输了几瓶,赖伯的身体却日渐衰弱,身上的肉迅速消失。

    “赖伯,转院吧。你在这里越来越严重。不见好转,比刚来时严重多了。”王自立看着两颊凹陷的赖伯,难受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赖世荣说:“这里是果城最好的医院,你想干什么?”

    “我想赖伯好起来。”王自立厌恶地扫了眼赖世荣,没好气地说。

    “好起来,你们继续骗他的钱,听好了,他在你们公司消费的十八万保管好,到时一分不剩地全给我吐出来。”赖世荣瞪着王自立,咬牙切齿地发狠道。

    “赖世荣,请你出去。你就是一剂毒药。”赖伯有气无力地说完闭上眼睛喘了会。继续说:“我的钱,爱怎么化就怎么化,况且那十八万和王自立没有一毛钱关系。他只是我请的护工而已。”赖伯心里千回百转,不想害了王自立。他非常清楚,以他儿子的个性,要追究他化出去的十八万不费吹灰之力。加上赖世荣的煽风点火……他不敢想象结局。

    照约定儿子两天后就回来,那时是他的大限,所以这几天他只求一死,药医病,医不了命,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是没药可救的。这一天,他必须想出万全之策。这几天他老是梦到东方屹,醒来后他常常荒谬地想,王自立是不是东方屹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新身份。

    至从赖世荣出现他就开始准备,没想到赖世荣会这么无耻。他现在精神已经很差,要集中精力处理好这件事有些吃力。王自立又太单纯,哎……他叹了口气。见赖世荣还在哪里不动。怒从心起,使出浑身力气暴吼“滚出去”。

    “你喊我滚就滚,我是大哥派来的。我听哥的话。”赖世荣不走,反而嘻笑着把看护椅拖到赖伯床边。

    “赖伯请你走。请你离开这里。”王自立硬挤在椅子前愤怒地瞪着赖世荣。

    “老子不走,你把老爷怎的!”赖世荣看都没看他,鄙视地说。

    “我叫你滚?”

    “砰!”的一声,王自立一掌将赖世荣连人带椅子推翻在地。

    “你大爷的,动手了哈。”赖世荣摸了摸被撞破的后脑勺,站起来一把抓住王自立的衣领,啪啪就是几耳光。

    “铃铃……”赖伯眼看两人打起来了,赶紧按了床头上的呼机。

    王自立眼睛红了,埋头对着赖世荣粗大的手臂咬了下去……

    “哎哟,哎哟……松口,松口……”赖世荣痛得齜牙咧嘴用左手狠敲王自立的头。很快病房里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护士上前试图将他们分开,没有成功,医院的保安上来了四五个,就在这时,王自立和赖世荣终于分开,赖世荣痛得咚的一声倒了下去。王自立满口是血,呸的一声对着垃圾桶吐出一口红糊糊的脏东西来。

    “快把他弄到手术室去处理伤口。”一个医生看了赖世荣手臂上隆起的伤口后,叫几个保安帮忙把赖世荣抬到活动病床上。

    一阵忙乱,王自立走到赖伯病床前,歉疚地说“对不起,赖伯,太冲动。你找其它护工吧。我可能……”王自立说到后来,有些哽咽。

    “你不会有事。我会处理好一切。”赖伯看着他精光咋现。

    赖世荣两小时才醒过来。看着緾着白绷带的右手手臂,暗自发誓要弄死王自立。

    一切似乎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警察没有来问他案情。他自己把这事归结为行凶案,应该给凶手判重刑。没想到第一时间接到大哥电话,要他无条件原谅那小子,也就是说,他咬了他还可以大摇大摆行走在街上……这还有天理吗?

    他沉默……“我们会重重补偿你。”重重补偿。有这个承诺似乎还行,毕竟咬掉的肉已经离体。

    王自立被行政拘留。赖伯第一时间通知了他远在国外的儿子,并详述事情经过……最后警告陪伴他的护工如果有不测,他立刻自杀。遗赠所有财产给红十字会。

    人生总是这样,不逼到最后,谁都不愿拿出杀招。就像赖伯,从未想过拿遗嘱说事。他也明白这是险招,他已经高龄,如果说他已经昏愦遗嘱也是无效的。

    王自立很平静地跟着警察到了拘留所,他相信赖伯。况且赖世荣太嚣张,那样的人早就该受到惩罚。在里面待了半天,无故被四五个人渣揍得头破血流。下午五点狱警通知他可以走了。

    临走他看了眼里面,在那里面人性的恶在百无聊赖中悉数彰显,在里面只有自身强大才不会受辱,受伤。

    他发誓回家后立刻找堂哥学习武功,强健身体以保证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自保。

    走出拘留所,王自立一眼瞅见站在拘留所门外房檐下的老爸王志强,他手里拿着一把大伞,背上背着鼓鼓的黑色双肩包。站在拘留所门外等待儿子王自立。老爸王志强拿着一把大伞站在外面下。从背上背的双肩包里取出一把折叠伞递给儿子。

    “爸。”

    “自立。”

    两人打着伞一前一后,走了十分钟,转弯到滨河大道,一辆出租车从他们身旁驶过。

    “出租车,出租车。”王志强大声喊着。

    车停下了。

    “到西凤宾馆。”王志强对司机说。

    “到西凤宾馆?”王自立眯眼望着王志强重复了一遍。

    “对,到西凤宾馆。”王志强不解释重复了一遍。将头靠在椅背上不再说话。

    他这样是不想和我说话了。也对,王家祖宗十八代虽不富裕,显贵,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进个局子。他这样无疑是给王家丢脸了。

    西凤宾馆,是他们那条街上一家很小的民营旅店,价格便宜。老板为了增强竞争力,特地增设了两间特大号的淋浴室,24小时提供热水。想到这里终于明白老爸带他到这里是为什么了?

    “去把身上的晦气洗掉,衣服从头到尾换下来。衣服鞋祙我都带齐了,你拿进去,我在外面等你。”王志强说完把背上的背包取下交给他。

    王自立看了他一眼,提着沉甸甸的背包进了浴室。

    一小时后,王自立把换下的衣服鞋袜他全部塞进了背包里。脸上的伤因为热水的浸泡,洗浴看起来没有那么渗人了。

    爸扫了他一眼,眼光里没有先前那么冷硬,一丝柔情一闪而过。

    “不回家。妈呢?”王自立终竟忍不住问起老妈。他被老爸这番神操作弄懵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