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武医少〕〔我有一座恐怖屋〕〔伏波〕〔一切从泰坦尼克号〕〔港黑甜心,被迫营〕〔刺激英雄〕〔聊斋之问道天涯〕〔末日游戏之暴力狂〕〔带个卤蛋闯斗罗〕〔穿越诸天西幻〕〔农民大明星〕〔灵气复苏之我是女〕〔精灵狡诈真不是我〕〔穿越从科研开始〕〔我有两个聊天群〕〔镇神司〕〔在曹魏打工的日子〕〔穿越明朝小王侯〕〔海贼老大团灭后就〕〔吃鸡之噩梦玩家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回八零之珠光宝玉 第8章 心里没点数吗
    心底那股不容被别人轻视因子在蠢蠢欲动,让程玉珠想撩他。

    不知不觉中装出一副悠闲的样子,笑着说:“这么巧。”

    阳光照射下,厉志国的额头上有一丝丝的汗,脸颊被晒得微红,浓眉下的眼睛淡淡的。

    他看着程玉珠,眸子里透着一丝的不满,仿佛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那张俊美冷酷的脸,黑沉得仿佛欠了他似的。

    程玉珠显得有些尴尬,皱了皱眉,不知自己哪里惹到他?

    见对方依旧臭着脸,她心一横,又开始装神弄鬼,想要逗逗他。

    程玉珠翻着白眼,伸出双手,装出像前世在电视上看到的女鬼那样,朝前面的男人靠近。

    “厉志国,你整天在水库边鬼鬼祟祟,想干什么?再不走,我这个水鬼就抓你来作伴。”

    厉志国看着她,嘴角微勾,冷冷的说:“我不是赵宝柱。”

    说完,转身离开。

    可才走两步,他又停下来,“怕猫就快点离开。”

    还有别像个傻冒,被人家卖了还帮着数钱。

    这句话他说,是在心里说,并没有说出来。

    程玉珠一愣,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心想,厉志国怎么会知道她怕猫?

    就要她想问个清楚时,人已经不见踪影。

    程玉珠回到家,看到程翠英从厨房里出来,想到赵宝柱的话,她火冒三丈,迅速靠近。

    “程翠英。”

    她的声音让程翠英站住并转过头,还没看清楚,“啪”的一声。

    程玉珠狠狠的甩了对方一巴掌。

    用力之大,使对方的脸上立即出现红色的巴掌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程玉珠,你有病啊,凭什么打我!”

    程翠英捂着被打得辣疼的脸,眼睛红红的,都快要哭出来。

    “打的就是你!至于凭什么,你会不知道吗?你和赵宝柱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你心里没点数吗?!”

    程玉珠咬牙切齿的说,眼睛里蹦出杀人的寒光。

    程翠英一愣,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又恢复了。

    她知道事情败露,暗骂赵宝柱这没用的东西。

    但她不怕程玉珠,先是死不认账,接下来的慢慢想办法,实在不行还有她娘帮着。

    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让她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挥起手,想还一巴掌,不过,却落空。

    程翠英知道,再闹下去,会引起邻里的注意,对她非常的不利,必须借他人之手。

    她怒目的瞪着程玉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打我,我要告诉爹。”

    说完,立即朝着程进财的房间而去。

    程进财每晚不是去喝酒就是赌博,直到半夜才回来,自然是睡到中午才起床。

    火辣辣的太阳照在程玉珠身上,渗出一些汗珠。

    她抬头看着天井上空,刺眼的阳光让她把眼睛眯上,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快中午了,就算程翠英现在叫醒她爹,也不会被迁怒。

    确实是厉害!

    程玉珠不敢小瞧这个继组,人家还有很多心机是她琢磨不到的,必须处处小心谨慎。

    想着前世,她爹都是护着王春花母女,程玉珠可吃了不少的苦头。

    前世仇今世报,程翠英,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

    程玉珠口渴,边想着事边走进厨房,来到桌旁,伸出左手,打开热水瓶上面的小塞盖,想从水瓶里倒了大半碗热开水,脑海中突然有个东西闪过,让她的手抖。

    嘶--

    一股刺痛让程玉珠倒吸一口气,正拿着碗的右手背白皙的肌肤立即红了一大片。

    手背上一阵阵辣痛,加上脑海中闪过的东西,让程玉珠犹豫了两秒,最后决定不马上处理手上的伤。

    她没有自虐倾向,怎么做,是为前世今生的仇,绝对不能让程翠英得逞。

    手背的刺疼让程玉珠咬紧牙根,忍着疼,竖起耳朵。

    直到听见急促的脚步声,她才拿起放在水杯子里的中华牙膏,挤出一些牙膏抹在烫伤的手背上。

    她的动作很轻,也很慢,牙膏渗进肌肤,冰冰凉凉的,瞬间让她的手痛楚减轻不少。

    当然,因她刚才没有及时上药,现在手背上有些地方起了水泡。

    确实很疼,这让程玉珠更觉得要掐准时间,恰到好处。

    紧接着一阵吼声传来,“玉珠,你为什么打英子?”

    程进财冲进厨房,不会青红皂白大声吼,并挥起右手朝程玉珠打过去。

    早有准备的程玉珠身子一闪,躲过了她爹的巴掌。

    “爹,是她用开水烫我的手。”

    程玉珠生气的说,把受伤的手伸到她爹的面前。

    一股牙膏味扑鼻面来,让因被叫醒不处于昏昏沉沉的程进财顿时清醒过来,刚刚又挥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整个人愣住。

    看着那停在半空中的大掌,程玉珠告诉自已,这就是血浓于水,自我安慰,让心里有着一丝丝好受。

    “嘶--好疼--”

    程玉珠露出痛苦的表情。

    她是真的疼,并把手举高,放在她爹面前,想让他看得更清楚。

    这个过程,她的内心波动很大,除了不让程翠英得逞,还有就是让想知道自己在她爹心中有没有位置。

    开水是今早烧的,放在热水瓶里,加上大热天的,很烫。

    程玉珠手背上有大一片肌肤涂着白色的牙膏,依稀能看到红了,没涂上牙膏的肌肤,已经起一两个泡泡。

    她接着说:“爹,她胡说,我没打她,是她用开水烫伤了我,害怕你们骂她,自己打自己一巴掌,然后跑到你面前诬陷我。”

    轰--

    程翠英被突来的话给吓懵了,脑子一片空白,眼睛睁得大大的直盯着程玉珠。

    她做梦也没是想到,从不说谎的程玉珠竟然胡说八道,颠倒黑白,而且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她的目光盯着程玉珠受伤的手背,瞬间明白了。

    为了诬陷她,把自己烫伤,好歹毒的女人!

    程翠英倒吸一口气,咬紧牙根,心里明白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的手用力捏自己的大腿。

    一股疼痛感传来,加上受委屈,程翠英立即有了眼泪。

    她哭着说:“爹,这不是我干的,是玉珠自己烫伤,还打了我一巴掌。”

    “不,是她烫伤我。”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指责对方,从厨房吵到了大厅,声音越来越大,把邻居都引了过来。

    “玉珠这么乖,从不说谎,她说的一定是真的。”

    “嗯,我也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这可就难说了,像她这样的孩子,除了学习好,一无四处,好吃懒做,心理肯定有问题,自残可能恨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曜天之刃〕〔以情为陷:总裁的〕〔大道纪〕〔误入歧途苏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江唯林南烟〕〔初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