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成就了无敌至尊〕〔我师兄实在太谦逊〕〔帝匠〕〔灭世枪王〕〔每秒都在升级〕〔随身山海世界〕〔我爆了亿万BOSS〕〔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我只是一名持剑人〕〔万世为王〕〔我竟然成了大师兄〕〔全职武神系统〕〔末世最强回收系统〕〔玄界军师〕〔灵道通宝〕〔绝世神皇〕〔寻宝全世界〕〔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道祖,我来自地球〕〔不死武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暗藏在画作里的悬案 第三十二章夺宝大会上的日本人二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道。

    叶梓萱耸耸肩,一边摆弄着纤细的手指,一边用无奈的口吻说:“我给你算算啊,你现在不但得罪了四古掌门韩家,姬家表面上没有对你表现出恶意,可是暗地里也有派人跟踪盯着你,这么算下来,我国的古董界龙头四古你就已经得罪了一多半,现在你又不知怎么得罪了日本最大的股东家族,松本家的长子松本二郎,别人想巴结任何一家都来不及,而你却……唉,真不知你怎么想的。”

    “不,有一点你说错了。”我面色认真的看着叶梓萱,淡淡的说:“四古除了我们被除名的李家,我国的古董界龙头和我敌对的可不只是一多半,而是全部。”

    “你这话什么意思?”叶梓萱秀美微皱道。

    “没什么意思,懂的人自然听的出来,不懂的人解释也没用。”我这话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叶梓萱肯定能听懂其中的意思。她刚才说韩家和姬家对我不怀好意,她叶家又何尝不是另有所图?

    我可不会相信,她们叶家会平白无故为了我这么一个被除名的李家后人,去得罪韩家和姬家。我想他们三家的目的应该一样,都是为了那一批价值连城的古董……

    叶梓萱气鼓鼓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就把目光放在了夺宝大会上,而我也是一样,对于上面那十件真假难辨的古董,有着相当大的好奇心。

    在历云裳的示意下,左手边第一件物品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那是一件碗状的瓷器,不同于现代常见用来吃饭的碗,此碗的碗口呈十瓣,形似一朵盛开的莲花,凹凸与莲口相接,充分表现出了莲花盛开之势。

    对于瓷器我只能说是略懂,我只能从外观上判断出这碗的名称和年代,至于真假则不敢妄下结论。

    这种呈现十瓣莲花形的碗,是宋代南北方常见的器物形状,名为汝窑莲花碗。汝窑盛于宋代,是钧,汝,官,定,哥,五大名窑传承下来最少的,非常少见且名贵。

    韩君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边,目光盯着台上那件汝窑莲花碗,自顾自的说:“这莲花碗应是出自宋代的汝窑,胎为灰白色,且深浅有别,看上去与燃烧后的香灰类似,俗称‘香灰胎’。汝窑的釉基本色调水淡淡的天青色,我们行内人称之为‘鸭蛋壳青色’,釉层不厚,随造型的转折而变化,颜色层次感分明。釉面开裂纹片,多数为错落有致的细小纹片,俗称‘蝉翼纹’。”

    “汝窑胎质细腻,含有微量的铜,迎光看可见红色。这莲花碗无论形状还是色泽,均属上乘,是一件货真价实的汝窑莲花碗。”

    古董界四古,每家擅长的种类都不尽相同,其中韩家最为擅长瓷器的鉴定,叶家擅长的是青铜器,姬家擅长的是玉器,而我们李家,最为擅长的便是书法字画。

    古董的门类不同,鉴定的手法也不同,虽同属古董一行,却犹如隔行如隔山之差。

    我没想到,韩君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可是对于鉴定瓷器这么需要细心的活,却讲的头头是道,且听不出一丝毛病。我之前还真是有点门缝里看人,小看这位韩大小姐在瓷器方面的造诣了。

    除了韩君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人上台鉴定,其中一个是五十多岁的白须老者,另一个是那个叫松本二郎的日本人。

    白须老者观察了十多分钟,最后说的一些特点几乎和韩君一般无二,认为这一件汝窑莲花碗乃是宋代真品。而松本二郎也不知道是真看出来还是在装,最后只说了两个字,‘真品’。

    夺宝大会有一个规矩,那就是辨别出真假的人必须参与竞价,否则就会被视为捣乱的,被逐出交易大会。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减少某些人胡乱跟风叫价,叫价却不买的人。

    汝窑莲花碗真品,其价格可是不菲,所以韩君,白须老者和日本人松本二郎鉴定结束后,并没有第四个人参与,因为这里大部分人根本就买不起。

    出价也是有规矩的,每个参与者只有一次出价的机会,且出价是单独和主持人历云裳私下进行,必须高于物品的底价,最后价高者得。

    这一件宋代汝窑莲花碗的底价,被历云裳定在了十五万,这个底价说实话并不算高。

    白须老者和松本二郎先后已经和历云裳单独进行过叫价了,等韩君准备去叫价的时候,我不解的问了她一句,“你不是有进入内围的请柬吗?那你还参加夺宝大会干嘛?”

    韩君的回答非常简洁豪气,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姐喜欢。”

    只是因为喜欢就去买,还真是韩君一贯的作风,估计也只有他们这些大家族的有钱人,才会这么豪气了。

    韩君和历云裳去后台没几分钟就回来了,我就问她,‘你出价多少?’韩君冲我笑笑,很是神秘的眨了眨眼说:“待会你就知道了。”见此,我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在还没有宣布谁出价最高之前,我问过韩君这一件汝窑莲花碗大概值多少钱了,她回答说成交价在三十万上下,超过这个价格就不划算了。

    我见韩君摆出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猜想她出的价格肯定不低,事实也正如我猜想的那般,她直接出了这件汝窑莲花碗的成交价三十万。

    超过三十万,就超过了这一件瓷器本身的价格,我想那白须老者和松本二郎如果是行家的话,肯定不会出比这更高的价格才对,可事实却出乎了我的意料,白须老者出的价还算是合理,出了个二十五万。不过那个日本人松本二郎不知是不是人傻钱多,竟然出价五十万,成为了出价最高的那个,买下了汝窑莲花碗。

    我见松本二郎拿出支票本在上面写了些什么,然后交给了历云裳。历云裳把支票交给了台下的一个中年男子,等那中年男子点头之后,说:“这一件汝窑莲花碗,获得者就是这位松本二郎先生了,下面开始鉴别第二件物品。”。

    松本二郎抱着装有汝窑莲花碗的精致木盒,挑衅般的朝我仰了仰头,然后将木盒交给了身边的一名手下。

    对此我很无语,心说你买东西就买东西,没事挑衅我干嘛,我又不认识你,有病吧!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前妻难追,周少请〕〔极品老木匠〕〔我靠算命爆红娱乐〕〔法医王妃:我给王〕〔妈咪给钱,爹地卖〕〔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我成了家族老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之妖孽神主〕〔一代战神杨辰秦惜〕〔穿成山神后,我捡〕〔都市战神归来〕〔重生八零:全能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