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豪婿〕〔跃马大明〕〔抗日之铁血战魂〕〔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我能看见命运〕〔翻手为云小说〕〔李夜风〕〔林云免费阅读全文〕〔顾少的宠妻〕〔时太太软萌又旺夫〕〔逐月剑之夜小鱼〕〔总裁溺宠闪婚妻〕〔无限气运主宰〕〔皇夫吃醋超难哄〕〔龙腾傲天〕〔星垣〕〔天道师〕〔鼠行诸天万界〕〔火影之重建漩涡〕〔无敌系统之请你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英雄联盟之喷子快奶我 第十章 怪杀与塔杀
    姜瞳率领队友,偷偷地潜伏到了蓝色方下路三角草的位置,然后让蜘蛛往对方红buff的草丛插眼。

    草丛里,挖掘机和霞、洛三人正在摸黑激情跳舞,跳的正高兴,突然一束手电光照了进来。

    三人先是惊慌失措,然后是恼羞成怒,见来的只有蜘蛛一人,便欲行那杀人灭口之事。

    因为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打一级团,也没料到对面会来找他们,洛按照之前打排位的习惯,一级已经学了q技能了,霞和挖掘机也都是一级学q。三人没有一个控制技能,只能追着前面的蜘蛛平a。

    a了半天,就在蜘蛛只剩下半血,快要溜进三角草丛的时候,e技能盘丝出手,将自己拉到了半空中。

    热舞三人组赶紧跟上,在蜘蛛升空的地方,等着捡天上掉下来的蜘蛛馅饼。

    但是,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天上掉下来的一般都是陷阱。

    “嗵!”

    草丛里,蓄满了q的赛恩,大锤子重重砸下,将三人直接击飞到了空中。

    四个埋伏已久的猎人,从草丛中钻出,对着眩晕中的三人就是一顿输出。

    刚从眩晕状态恢复过来,韦鲁斯e技能出手,减速和减治疗状态挂上,让霞刚按出来的治疗术效果大减。

    在诸多控制技能的轮番轰炸下,三人的血量锐减,最终纷纷地倒在了地上。

    最终,韦鲁斯拿到了两个人头,瑞兹拿到了一个人头,其他人拿到了三个助攻,零换三,大获全胜。

    “瑞兹回城出女神泪,下路和打野去开蓝。”姜瞳在语音里指挥道。

    虽然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直接反掉对方的buff,再去打自己家的野怪,但是姜瞳这样命令了,打野和下路二人组也就只好执行,回到了自己家的野区。

    姜瞳用出门买的扫描,扫描了一圈,确定极限网吧队在他们的红区没有留下任何的眼位后,找了一个草丛猫着,等野怪出生。

    估计了一下时间,姜瞳举起大锤,开始蓄力。

    在六鸟刚出笼的一刹那,锤子落下,打破了它们一天早上的好心情。

    六鸟自然是对姜瞳依依不饶,追着用锋喙不停地啄击着他。

    在打掉第四只小鸟的时候,姜瞳的亡灵勇士惨遭锋喙鸟击杀。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lenses选手的赛恩在反野的时候被野怪击杀掉了?这种场面已经很久没有在职业赛场上出现过了吧?”

    虽然刚才姜瞳没有跟随队友后撤,而是独自停留在野区,准备反对面的野时,男解说就已经很想吐槽他了。现在看到姜瞳反野不成,反而被六鸟击杀,心中的吐槽之火就更是熊熊燃烧起来。

    主办方请来的业余导播,又没有捕捉到这一精彩瞬间,等他连忙将镜头摇到姜瞳身上时,他操控的赛恩的尸体已经爬了起来,快走几步,一拳一拳地捣着红buff的心窝。

    红buff倒地,赛恩尸体的血量也所剩无几,摇了摇,倒在地上。

    泉水里,一个带着红buff的赛恩站了起来。

    “赛恩还能这样玩!?”两解说都被姜瞳的脏套路给惊到了。

    lol里,“国服第一赛恩”一大把,但是能把赛恩玩得这么脏的,可能只有姜瞳一人。

    姜瞳传送t到线上。对位正在疑惑,为什么上路没有人的amon,看到一个带着红buff的老司机,眼珠子都要瞪掉了。

    “这是什么操作?蜘蛛一级让buff?”

    这个乱入的红buff让amon十分的费解,点了一下正在打蛤蟆的挖掘机:

    “你的红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赛恩身上,蜘蛛现在的刷野节奏,应该是落后你的,你打完蛤蟆去把对面的红收了吧。”

    “收到,队长!”挖掘机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打完蛤蟆,从上路的三角草绕过去,就要去反对面蜘蛛的红。

    但是挖掘机是自己单开的蓝buff,蜘蛛是队友帮着开的,打的速度自然要比挖掘机快的多,挖掘机刚到红色方的红区草丛,一只三级,身上带着红buff的蜘蛛从草里钻了出来。

    二人四目相对,同性相斥,让她们擦出了战斗的火花。

    二级打三级,两个技能打七个技能。蓝buff打双buff,我不说,你也知道谁赢了。

    挖掘机哭着在泉水里等重生,说好的对方打野节奏比我落后呢?咋我才两级,对面就已经三级了呢?

    amon也尴尬,咳嗽了一声:

    “这把我们上野配合,咱们两个硬控,赛恩又没有位移。你来上路抓几次,人头让给你,给你补补发育。”

    挖掘机听了这话,心里的一点点委屈和埋怨,都化为了对队长大人无限的感激之情。

    连连答应几声,便重新一头扎入到野区,闷头发育起来。

    前期带着红buff的赛恩,锤克烈就像锤儿子一样,q能击飞,e能减速,w又剧痛,三分钟不到,就把克烈锤下了马。

    虽然小克烈有一段位移,但在有红buff的姜瞳看来,这段位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赛恩再一锤就能把克烈捶死之时,赛恩却突然收手,回线补兵去了。

    “哇!lenses选手这一波太细了呀!他算好了红buff的伤害足够将克烈烫死,收手补兵去了!”

    “是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真男人从来不回头看敌人倒下去的场景!”

    “诶!诶!lenses选手失误了!克烈还有一滴血!他活了下来!”

    “这……这太可惜了呀!打比赛还是要稳妥一点!不然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嗯,不过好在蜘蛛就在旁边,走过去收下了这个人头。amon选手的血量确实太残了。”

    “本来是lenses选手的一波大秀,可惜没有操作好。”

    两位解说惋惜一阵,便跟着导播的镜头,解说起其他路的对峙局面。

    “executed!”

    突然,上路传来一声系统语音,吓了所有人一大跳。

    镜头赶紧切换到上路,只见赛恩的尸体从地上爬起,无能狂怒一般,一下一下锤着上路的小兵和防御塔。

    “这……lenses选手好像有点……不在状态?”女解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圆了。

    “可能太急了吧?”男解说尴尬地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法医王妃:我给王〕〔都市战神归来〕〔好孕甜妻:狼性大〕〔极品老木匠〕〔我抢了999种异能〕〔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兽世种江山[种田]〕〔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总裁的甜心萌妻〕〔妈咪给钱,爹地卖〕〔妃要撩人:太子殿〕〔我在异界捡功法〕〔王爷,听说你要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