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宠外室?我入东〕〔穿入洞房,农家丑〕〔足球:拒绝国足,我〕〔开局成为禁区之主〕〔诡道求仙,从将自〕〔魔道女帝旺夫,我〕〔七零海岛军婚:二〕〔五岁小师妹她是四〕〔盲盒开出微型世界〕〔战神之帝狼归来〕〔强化子嗣,我的后〕〔原神:具现之魔神〕〔大明:我穿越成了〕〔快穿:万人嫌争做〕〔国民别慌,我再模〕〔不当舔狗后,校花〕〔疯了吧!我一个奶〕〔星穹铁道:我当星〕〔荒野俱乐部〕〔让你模拟犯罪,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第257章 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酒会会长笑吟吟地离席来到老板面前,说:“恭禧,恭禧啦!老兄一鸣惊人,酿出这般琼浆玉液,该当众传传匠艺罗!””

    “老板如在梦中,只得说:“不敢,不敢, 初试小技,偶得新酿,且容来岁会上见教吧!””

    “那酒会会长也没有勉强,直接转身吩咐道:“来呀,开宴畅饮,同贺今岁佳品!””

    “说着, 他把老板让到上座。一时间,席上山珍海味,大家举杯碰盏, 把这坛酒喝了个底朝天。不用细说,这年酒会上,这伙计俩送去的酒,名列第一!”

    李云龙问道:“这就是这竹叶青酒的来历吗?”

    楚云飞笑道:“云龙兄莫要着急,你且听我说完。”

    “他们在回酒坊的路上,伙计俩一高兴,便把酒坛里加泉水的事,一五一十地全对老板说了。”

    “老板听完,拿出二十吊铜钱,对他们说:“这件事你们再也别对人乱说啦。来,天热送酒,一路辛苦,这几吊钱你们拿去买茶喝吧!”伙计俩因祸得福,自然喜出望外。”

    “第二天,老板又叫他们引路,亲自去看过他们歇脚的那片竹林子,又亲口尝了尝那湾泉水, 知道酿出这样的好酒, 与这又清又甜的泉水是分不开的。”

    “于是,他就买下了那块地皮,将酒坊迁去,在那小水湾上打了一眼井,又从酿造技艺上努力改进,终于酿出了别有色味、名驰中外的好酒,取名叫“竹叶青”酒。”

    李云龙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这竹叶青酒竟然还有这般名头!”

    “长见识了,真是长见识了!”

    楚云飞笑道:“其实,刚刚那个故事只不过是竹叶青酒众多传说中的一个而已。”

    “若要说起竹叶青的真正来历,还得从汾阳杏花村那边说起。”

    李云龙惊道:“杏花村?那里不是盛产汾酒的地方吗?”

    “莫非这酒泉镇跟汾阳的杏花村还有联系?”

    楚云飞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咱们华夏大地同名之地数不胜数,这杏花村也不知道有多少个。”

    “具体情况咱们现在已经无从考察,你我知道是那么回事就是了。”

    李云龙问道:“那这竹叶青酒跟杏花村有什么关系呢?”

    楚云飞笑道:“传说,胡叶青酒最开始的故乡就是晋地汾阳杏花村那边。”

    “众所周知,杏花村盛产好酒,且因此而名扬天下。”

    “我曾有幸去过杏花村一趟,那边当地几乎是家家酿酒, 为了招揽生意,凡酿酒之人也几乎是家家都有固定的客户,对这些固定的客户提供。”

    “听人讲,在很久以前杏花村的那边有一个一醉楼,算是杏花村内最有名的酒家!”

    “他们那里会酿制各种档次的酒,其中最有名气的就是咱们所熟知的杏花村汾酒。”

    “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竹叶青酒。”

    “有一年夏天的一天,一大早,一醉楼接到王大户的话,要求天黑之前送去一坛好酒。”

    “于是吃罢早饭,一醉楼的两个伙计便抬着一坛汾酒上路了。”、

    “此时烈日当空,万里无云,连一丝云彩也没有,真是赤日炎炎,热不可当,人们纷纷躲到荫凉之处避暑乘凉,路上很少有行人。”

    “两个伙计虽然心中不愿,但却也无可奈何,他们在自己师傅的催促下抬着酒就出门了。”

    “在汾河支流文峪河上游有一条小溪,深不过膝,味若甘泉,水流极缓,清澈见底,溪边竹林成荫,行人若入其间,顿觉凉爽无比,绿竹映入清水,宛若桃园胜境,买酒的王大户家就住小溪对面,所以从一醉楼到王大户家送酒须涉溪而过。”

    “二人抬酒至溪边时,连热带累早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大伙计忙对小伙计说:师弟,咱在这儿歇歇脚吧。巴不得赶快休息的小伙计立刻响应,说我听师哥的。”

    “于是,二人找一稳妥之处放下酒坛,大伙计刚想下小溪喝几口溪水,小伙计嘴馋,叫了声师哥,咱整日里守着大小好几百坛子酒,师傅还没让咱喝过一次痛快酒,今天咱不如好好喝它一次。”

    “大伙计一笑说,谁不想喝个痛快,可哪来的酒呢?小伙计一指地上的酒坛,说这不是酒?别说是咱俩,就是来十个人只怕也喝不完。大伙计听罢连忙摇头,说这是给人家送的酒,咱怎么能喝这个!还是喝几口溪水,歇上一会儿,就赶快送酒去吧。说毕便径自下溪喝水去了。”

    “这小伙计却没动,他琢磨来琢磨去,到底还是忍耐不住那坛酒的吸引力,加上又热又渴,于是便动手轻轻地打开坛口的泥封,顺手从身旁摘下几片大竹叶当酒舀,无所顾忌地一口一口地喝了起来。”

    “当大伙计带着满足的神情从溪边返回时,看到师弟正在畅饮坛中美酒,不由大吃一惊,连说师弟,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小伙计胸有成竹地一指长长的溪流,说师哥你也来喝几口吧,一会儿咱就用它续满坛子不就成了吗。”

    “大伙计一看反正事已至此,喝就喝一点儿吧,于是也摘下几片竹叶和小伙计一人一口喝起酒来。”

    “这俩人虽然也是在酒楼里干活,但跟上个故事里的那俩不同。”

    “他们因为师傅管理甚严,故极少饮酒,所以不一会儿二人便不胜酒力,扔掉手中竹叶,在竹林中倒头呼呼大睡。二人直睡到日头西斜,因大伙计饮的少些,被一阵小风吹醒,想起刚才之事,酒是喝了,可后果可就得自己承受了。”

    听到这里,李云龙哈哈笑道:“哈哈,这两个家伙就不如之前那俩伙计激灵了。”

    楚云飞笑道:“云龙兄,你猜错了。”

    “这两个小伙计与之前那两个人想到一块去了,他们同样也是想到了往酒里兑水。”

    “兑完了水之后,他们还不忘用溪水吧坛口重新用泥封糊住。”

    “左右检查没有什么破绽之后,他们在那溪水里面稍稍清洗了一下,然后抬着酒就朝着王大户家交差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成为全校公交车的〕〔尺寸1v1长耳朵的兔〕〔崩坏三生存守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独占糙汉1.v1书香〕〔偷香(杨羽)〕〔纯古言非穿越非重〕〔狂妃在上:邪王一〕〔中世纪枭雄〕〔空间之超级农业大〕〔穿越成女生后的若〕〔临时起意1v1阿司匹〕〔影视世界从攻略女〕〔超品兵王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