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儿〕〔上班摸鱼被抓,反〕〔以我深情祭岁月〕〔宝贝乖我服软,傲〕〔被奶奶按头结婚?〕〔被渣后我成了大佬〕〔快穿之都是我的踏〕〔炽野温柔〕〔七零:对照组女配〕〔团宠娇宝纯欲风,〕〔穿成极品丈母娘,〕〔铠甲:我,开局满〕〔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柯南之新警察故事〕〔神话复苏:开局唤醒〕〔网游:只有我能看〕〔反派:女主偷听我〕〔洪荒:吾为第三只〕〔当个小民警可我没〕〔震惊!洞房夜丑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49 章 要人
    韩年低声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我不是汉奸。”

    “我是八路军。”

    “八路军?”说书人闻言一愣:“那你怎么跟刚刚的那个鬼子走的这么近?”

    韩年无奈道:“刚刚的那个鬼子他不知道我的身份。”

    “他以为我是东瀛浪人。”

    老幺听到这话顿时也是一愣:“你真的不是汉奸?”

    韩年见他不在冲动了,顺势也就放开了他。

    韩年解释道:“我是129师军工后勤部的,我们最近需要一批医药物资。”

    “我这趟进城,就是专门来搞消炎药的。”

    老幺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揉了揉自己有些微微发痛的肩膀。

    老幺跟说书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他问道:“那你怎么证明你不是在骗我们?”

    韩年翻了一个白眼无奈道:“我要真的是汉奸,你觉得你们现在还能活着?”

    “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说书人点了点头,然后他又对老幺说道:“这位兄弟的身手这么好,如果他真的是汉奸的话,早就对我们动手了。”

    老幺点了点头,然后他问道:“那八路军同志,你能把我们给救出去吗?”

    “我们村子里还藏着一个小八路呢。”

    “那个小八路似乎有什么重要情报,需要传递给你们。”

    韩年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也没把握,不过,我可以试一试。”

    “等会儿我就去找刚才的那个鬼子,看看能不能把你们也给带出去。”

    说书人点了点头:“同志,那就谢谢你了。”

    韩年摇了摇头:“大家都是同胞,用不着这么客气。”

    说书人点了点头,然后他开始有节奏地敲起了门。

    “梆,梆梆,梆梆梆。”

    敲完之后,门突然打开,秦贵贼头贼脑的就探进了屋。

    他问道:“怎么样?解决那个汉奸了吗?”

    话音刚落,秦贵就看到了韩年好好的站在屋里,正微笑地看着他。

    秦贵当时吓得就打了一个哆嗦:“你们怎么还没动手啊?”

    老幺是个急性子,他直接一把将秦贵拉进了屋。

    然后三言两语的就把事情的经过全都告诉了秦贵。

    秦贵顿时恍然大悟,他立刻疾步向前,一把握住了韩年的手。

    秦贵激动道:“八路军同志啊,你们可算来了!”

    “求求你一定要把我们给救出去啊!”

    “我媳妇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吃饭呢!”

    韩年安慰道:“你放心,等会儿我就去找那个吉野直清聊一聊。”

    “我跟他的关系还不错,应该能把你们全都带出去。”

    秦贵听到这话,顿时心放下了一大半,他激动道:“谢谢你了,同志!”

    韩年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说道:“你们先在这里待一会儿,我现在去找那个吉野直清。”

    “等会儿,我回来找你们的。”

    说书人和老幺同时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你了,同志。”

    韩年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推门转身离去。

    回到刚刚听音乐的大屋,此时吉野直清正坐在椅子上喝茶。

    韩年笑道:“吉野君,这两位音乐家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啊?”

    “他们的这个音乐水准,真的很棒!”

    “说实话,我来到华夏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惊艳的歌曲。”

    吉野直清哈哈笑道:“冈本君也喜欢他们的音乐吗?”

    “看来咱们的喜好还真是相同啊!”

    韩年笑道:“哈哈哈,要么怎么说咱们俩能够成为这么好的朋友呢。”

    吉野直清点了点头:“冈本君,你需要的药物,我已经派人去取了。”

    “咱们这么就没见了,可以一定要好好的喝上一顿!”

    韩年笑道:“必须的!”

    ......

    部队里的规矩向来都是很多的,东瀛军队自然也不例外。

    他们从起床,训练,甚至到吃饭,全都有固定的时间点。

    此时,酒桌上韩年和吉野直清喝到正酣。

    韩年笑道:“吉野君,我有一个请求不知你能够答应。”

    吉野直清笑道:“冈本君,你我是兄弟,有话不妨直说。”

    韩年笑道:“刚刚唱弹棉花的那两位音乐家,不知吉野君能否忍痛割爱,送给我呢?”

    吉野直清闻言一愣:“你要他们两个做什么?”

    韩年解释道:“我的职业吉野君应该也清楚。”

    “我和藤田君常年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倒斗摸金,这日子也是无比的枯燥乏味。”

    “所以,我想让这两个音乐家随我们一起。”

    “闲来无事了可以听听歌,偶尔他们也可以帮我和藤田君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吉野直清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你们常年奔波在各处荒山野岭,确实有些枯燥乏味。”

    “如果身边更够跟这两位音乐家的话,确实也能够多一些色彩。”

    “本来这两位音乐家我是打算一直留在身边,等以后带回东瀛的。”

    “既然冈本君喜欢,那我就将他们送给你吧。”

    韩年端起了酒杯笑道:“那我就多谢吉野君忍痛割爱了。”

    吉野直清将自己手中的酒杯直接一饮而尽:“冈本君,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

    “我来华夏战场时间不短了,但真正能够交心的朋友却是一个都没有。”

    “冈本君你是我在这华夏战场上唯一的朋友,我们虽无血缘但胜似兄弟。”

    “更何况,你之前还救过我的命,往后这种客道话,就不必再说了。”

    韩年点了点头:“行,承蒙吉野君看得起鄙人。”

    “咱们客道话就不多说了,全都在酒里。”

    吉野直清点了点头:“都在酒里,干!”

    韩年举杯道:“干!”

    ......

    另一边,隔壁的小院一间小黑屋内。

    老幺透过窗缝看了看外面的守卫,他转头问道:“说书的,你说刚刚那位八路军同志能把咱们救出去吗?”

    说书人深吸了一口气:“你问我,我问谁?”

    老幺背靠着墙直接蹲了下来:“也不知道顺子叔一个人在外面怎么样了,这都好几天没消息了。”

    就在这时,小黑屋的门直接哐叽一声直接开了。

    秦贵偷偷摸摸的溜了进来。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油纸包:“老幺,说书的,你们看这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临时起意1v1阿司匹〕〔面试1v1开篇〕〔想当神医被告,果〕〔大荒镇魔使〕〔天道方程式〕〔过来趴好自己选玩〕〔褚随赵辛〕〔瞎编功法,徒儿你〕〔将府有贼〕〔大团圆结2第二部亲〕〔从同窗开始的影视〕〔玄幻:无敌从养成〕〔我在华娱那些年〕〔狂渣富家千金,女〕〔七零团宠:极品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