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入赘女婿〕〔最强入赘女婿小说〕〔最强入赘女婿全文〕〔给我老婆打一千亿〕〔绝世帝神全文免费〕〔墨少宠妻请温柔〕〔墨少宠妻太撩人〕〔医妻嫁到饲养傲娇〕〔姑娘她戏多嘴甜〕〔女神的上门豪婿(又〕〔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小小小男佣〕〔裴少每天只想父凭〕〔司礼监〕〔火影之妖蛇噬天〕〔三国之随身魔法塔〕〔全才天医免费阅读〕〔杜兰特〕〔全才天医小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刀碎青空 第一卷 乾都风云 第二章 锦衣夜行
    这天地间修行者大致分为破凡与先天,但破凡与先天之间犹如天地之隔。破凡有五境,先天有四境,共九境。至于先天之后是否存在不可知之境,这始终是个谜团。

    即使经历过上次黄昏之战,幸存下的道主和夫子乃至妖云四圣,也不过先天无垢境,也就是第九境,便是已是这天地间云端般的存在了。

    风起云涌的天地间,最不缺的便是天才,但最为妖孽的是弈剑阁上官剑棠!

    上官剑棠六岁继承家传冰凤真经,八岁初识剑道,并在剑道上展现惊人的天赋!二十岁破镜先天,二十三岁迈入七境,列入通天榜后被选为南晋弈剑阁史上最年轻的阁主。

    如果给够成长的时间,不出意外,定能在而立之年比肩道祖和夫子,为我人族又出一大能。甚至探索九境之上的不可知之境。

    当然这都只是如果。

    此时的上官剑棠浑身伤痕,从乾都皇城最中心的天谕殿杀出,借着九转通天丸的药效,一路血战大乾金甲禁军,无人匹敌,所向披靡,逃至乾都南门。

    夜雨倾盆,漆黑的夜空夹着的闪电掠过。

    纵然大乾无敌千年已是腐朽,但这迟暮的国家机器运作起来,也十分恐怖。

    乾都南门顶,一人在此盘坐着已久,仿佛在等候着什么人。

    此人大乾王侯制式官服,面容刚毅,双眼紧闭。腿上横卧着银色的红缨枪,背后背着一把青玄弓。雨越下越大,但细心的却可以发现他衣着干燥,雨珠仿佛落入透明气罩,避开此人一般,

    如有在大乾朝堂任职中人,定能认出此人便是大乾四大武侯——锦衣侯。

    片刻,一抹红衣从远处飘至,出现在视野中,而一直紧闭双目的锦衣侯,双眸忽然睁开,并视线和气机牢牢地锁定着对方。

    上官剑棠仿佛感知到什么,与盘坐城头的锦衣侯遥遥相望。

    锦衣侯沙哑的声音响起。“等侯你多时,束手就擒吧!”

    “哼!若不是负伤,半步先天,蝼蚁般的人,岂能在我面前如此猖狂!”清脆宛若女子般声音回应着。

    “冥顽不灵!那只能将你擒下交给陛下了。”说罢,长枪化作一道银龙,飞速刺向上官剑棠。

    上官剑棠也不甘示弱,手中长剑回身接住了长枪。

    “铛!”长剑与红缨枪狠狠的碰撞,摩擦出点点火光。

    血色的红缨穗在雨中绽放着。

    骇人的剑光不断闪烁着。

    两人不断交手,庞大的气场在空气中摩擦,冰凤和银龙互相撕咬着,余波将城门下包围着的禁军直接击飞。

    上官剑棠知道此时自己药效将尽,自身境界不断下滑,不便久战,手中长剑一抖,剑气凛然。

    七尺长的剑气逼开雨水,向锦衣侯挥去。

    锦衣侯连忙将长枪横挡。

    “锵!”一声巨响,长枪直接裂开两截,只见锦衣侯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入城墙之中。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上官剑棠便云纵上城墙之上,想借着月色摇摇而去。

    却不想,重伤之下的锦衣侯强撑爬起,卸下背后青玄弓,映月满弓,锁定着上官剑棠的心脏。

    “精彩!没想到今晚看了一出精彩的大戏。”稀疏的掌声突如在锦衣侯身后响起,顿时分了神。

    一袭黑衣的邪鬼面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锦衣侯身后。

    “谁!”面无表情的锦衣侯,被突然出现的妖异的红眸面具人吓了一跳。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嗖!”

    上官剑棠被突如其来的一箭,贯入了肩膀,但也因为锦衣侯分神,逃过了必死一劫。借着雨夜,踉跄离去。

    “你到底是谁!”锦衣侯对黑衣面具人瞪目怒视道。“敢阻拦我缉拿逃犯!该死!”

    说罢,弯弓射向他。但令人吃惊的是,面具人并未做任何抵抗,箭头顺利的贯穿了他的心脏。

    “我是谁?你猜啊,猜对了就告诉你!”黑衣面具人不着调的声音响起,说罢,身影愈来愈淡,直至消失,仿佛未曾来过。

    锦衣侯神色阴沉的可怕,喃喃道“残影!”

    ……

    上官剑棠逃出乾都,伤势愈发严重,肩膀上插着箭头还渗着血,将暗红色的夜行服染的愈发鲜艳。

    清理后方追兵,他拖着重伤之躯,踉跄走向了旁边的破道观去。

    推开观门,便看见一少年裸露上身,在火堆旁盘坐着。愣神稍许,便迎合上了这少年清晰明亮的双眸。

    双眸相对,顾凡也是一阵愣神,片刻后反应过来,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不动声色的把手悄悄按在刀柄上,忍着经脉上的疼痛,很努力的调动起体内真气。

    “呵!”上官剑棠看着他小动作,冷笑一声。

    他看出顾凡只是个经脉尽断,一生都只能在第一境的修为,对他压根不构成威胁。

    “我要杀你,你拦不住!”一声犹如黄鹂般清脆的的声音,让顾凡僵住身体。

    上官剑棠突如又想起了什么,望向顾凡眼神柔弱了几分。

    “放心吧,我不杀你”

    顾凡的心怦怦跳个不停,虽然听说对方放过自己,冷汗顺势从额头至鼻尖滑落,但仍然不敢丝毫松懈,毕竟两者实力悬殊太大,对方随时拿捏着他的小命,这是他感觉这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上官剑棠看穿顾凡的担心,还想对着他说些什么,但九转通天丹的药效已到,体内的气血紊乱,失控的涌上心头,瞬间昏厥过去。

    顾凡看着上官剑棠昏厥倒下,也是愣了愣神。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上官剑棠身边,将他扶起,看其伤势。

    “好重的伤势,对方这下手也太狠了吧”顾凡暗道。“救还是不救他呢?”

    犹豫片刻。

    “算了,虽然不信佛,但我信因果,只希望不要是农夫与蛇吧。”顾凡心软地想道。

    顾凡凑近蹲下,将上官剑棠扶起,看着他被血污遮住的脸庞,心里感叹道。

    “唇红齿白!好俊俏的一个少年郎,估摸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手上的武学却令人仰望的!也不知得罪何人,被人追杀至此,落入如此般狼狈境地。”

    想罢,取出腰间水壶,打开,便见醇厚的酒香扑鼻而来,沁人心扉。

    顾凡小心翼翼将箭矢拔出,放置一旁,而后便用双唇贴上上官剑棠右肩,将淤血吸出,吐至一旁,看着淤血鲜红且并未发黑,便知箭头未带毒,大概对方想将其重伤活捉吧。

    随后,顾凡将烈酒灌入口中,喷向上官剑棠右肩伤口处,为其消毒,敷上金创药。

    顾凡低头看着千疮百孔的红色夜行服,从自己包里拿出自己已洗的泛白灰色长袍,想为处理完伤口后换上。

    将上官剑棠上衣褪下,露出白皙的肌肤,但却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破坏了几分美感。

    视线下移,便看到厚厚的白布,缠绕在他的胸前,使得顾凡猛然一个机灵。

    “真的是上辈子欠你的!嗯?白布!”

    看着上官剑棠胸前紧紧裹着的白布,顾凡愣住了。

    “不是吧!”

    顾凡用清水将上官剑棠脸上的血污洗净,望着这俊美的脸庞,虽然现在陷入昏迷,眉头紧锁着,但精致的五官,依然遮挡不住她不凡的气质。

    顾凡顿时双颊通红,盯着昏厥过去的上官剑棠看了一会儿。

    “她.....居然是一个女子!”

    “咳!咳咳!”顾凡狼狈的起身,心思百转,猛然间想起这女子可非常人,是个狼人,比狠人还多一点的存在,顿时犹如一盆刺骨冰水,浇灭心中的火。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顾凡红着脸,口中喃喃念叨着。

    于是乎,更为小心翼翼的为她的伤口上药,换上自己干净的长袍,随后将其靠在在枯草堆旁。

    顾凡谨慎的性格,想到:“此地不宜久留,估计她的敌人很快就会追到这。”

    随后,顾凡将夜行服,扔入火堆中,背上上官剑棠,一把火将观内枯草点燃,冒雨匆匆离去。

    冲天火光与连夜暴雨交相辉映,仿佛吞噬着他们留下的痕迹。

    顾凡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一队禁卫军踏入破观中,望着着火的破观,禁军首领将一支染血的箭紧握在手中,驻足片刻说道。“只差一步,让他逃了,该死!”

    ……

    丑时一刻,天还未亮,乾都南门亦然开启。

    但南门大战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城门和城墙被轰踏了大半部分,十分惨烈。

    早早地已有商贾百姓,三三两两,在排队等候进城。

    “听说没有!昨夜有刺客进入皇宫行刺天子!”

    “真的吗!这也太胆大包天了吧”

    “真的!虽然未成功,但刺客也成功脱逃了!”

    “还有啊!听说这城墙好似也因逮捕刺客,大战时坍塌的。”

    “不对呀!可是我听官爷说,是昨日连夜暴雨,不慎坍塌啊。”

    “切!官爷说的话,这你都信。”

    商贾百姓们碎碎叨叨的谈论着,家事国事天下事。

    一负刀青衫少年架着牛车,后面拉满了蔬菜,身旁依靠着脸色苍白,一直闭眼的素裙少女。少女虽然未曾睁开双眸,但其面容姣好,五官精致,掩盖不住她的倾国之姿。

    少年听着闲谈,仿佛若有所思,下意识摸了摸自己下巴那几缕青须,瞥一眼身旁少女后,便驾着牛车缓缓驶入乾都南门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初始技能也很猛〕〔傲世邪神〕〔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斗罗大陆之我能抽〕〔误入歧途苏玥〕〔娇妻似火:帝国老〕〔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快穿之小黑屋警告〕〔绝世丹神〕〔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秘光幕〕〔异世之召唤铁甲雄〕〔攻略反派的特殊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