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入赘女婿〕〔最强入赘女婿小说〕〔最强入赘女婿全文〕〔给我老婆打一千亿〕〔绝世帝神全文免费〕〔墨少宠妻请温柔〕〔墨少宠妻太撩人〕〔医妻嫁到饲养傲娇〕〔姑娘她戏多嘴甜〕〔女神的上门豪婿(又〕〔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小小小男佣〕〔裴少每天只想父凭〕〔司礼监〕〔火影之妖蛇噬天〕〔三国之随身魔法塔〕〔全才天医免费阅读〕〔杜兰特〕〔全才天医小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刀碎青空 第一卷 乾都风云 第三章 明月照大江
    乾都乃是大乾的心脏,庄严而繁华。城墙是以青钢岩砌成,坚固而雄伟,远看乾都犹如一头青灰色巨兽横亘在地平线上,让人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乾都以紫禁皇城为中心,四条主干道通往乾都四门,为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四道。高空俯瞰整个乾都,大大小小的商铺宅院在四象大道旁星罗棋布。绘制出一幅蛰伏的惊世大阵。

    顾凡走在繁华喧闹的朱雀大道上,望着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人流,与街边熙熙攘攘的商贩,讨价还价的场面。仿佛昨日的行刺,犹如石击大海,惊不起一丝波澜,不禁感叹道。

    “千年帝阙今犹在,几代朝臣梦已空。”

    顾凡摇了摇头,心想现在还有时间伤今怀古,都快穷的揭不开锅了。这些年边境存的饷银,已化作至乾都的盘缠了。何况如今还带有一个拖油瓶,多了张嘴,实在令他囊中羞涩。

    为上官剑棠抓了几副药,便从药店返回了客栈。归途的顾凡心里却在滴血,摸了摸怀中仅剩下的几文钱,估计连明日的房费都付不起了。

    待到顾凡回到客栈,推开了房门,突如见到凌厉的刀风向他划来。

    顾凡匆忙侧身躲避。对方刀法精妙但缺乏真气做辅,对顾凡来说,勉强可以应对。

    他暗运真气汇聚与掌中,精准的将自己的长刀震飞。上官剑棠一时拿不稳长刀,脱手飞了出去,她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喂!我好心救你,你不要恩将仇报啊!”

    上官剑棠也不回答,冷冷的盯着顾凡,默不作声。

    顾凡瞬间想起为她更衣时,旖旎的场景,顿时气势弱了几分。

    “额~这是个意外......我...不知道你是女子,而且当时情况紧急,我也迫不得已啊!”弱弱地说道。

    上官剑棠依旧一言未发,脸色冰冷,拾起地上的长刀又冲了过来。

    顾凡为了安稳她的情绪,抱头鼠窜的带着药包逃出了栈房,为其煎药去了。

    上官剑棠看着匆忙逃出的顾凡,也不追出去,冰冷的神色居然柔软了几分。

    毫无疑问她心里明白,通天丹药效已过,她经脉尽断,真气全无,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岂是顾凡的对手,他无疑是照顾自己的情绪罢了。

    待到顾凡煎好药,重返栈房时,明月已然高悬。

    顾凡推门而入。

    便瞧见上官剑棠双臂抱膝,脸色憔悴,嘴唇发白,双眼无神直勾勾的望向窗外,那一片暗淡无光的夜景。

    顾凡先前听闻大夫讲起,上官剑棠体内情况十分糟糕,气海丹田崩塌,无异于一个无法修炼的普通人,这对于她这种高手来说,从云端跌至谷底,心境上无异于晴天霹雳,一时无法转变也是必然的。

    顾凡将煎好的药,端至床边。对上官剑棠轻轻的说道。

    “药好了,来喝点药吧。”

    上官剑棠并未搭理顾凡,无神的眼睛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仿佛双眼蒙上了死志。

    顾凡也并未在意她的反应,将药勺在碗里旋转,轻轻吹凉药,放置桌上。背对着上官剑棠继续说道。

    “我到街上拿药的时候,乾都已贴出通缉令,估计你的通缉已经遍布大乾各地了!但我估计他们预料不到你还在乾都。”

    上官剑棠听闻至此,被死志蒙蔽的眼中生起了些许生机。

    “对了,通缉上说你和妖族勾结,为人族公敌!还有风声流出,弈剑阁将你逐出阁,大晋使团即将抵达乾都,商讨两朝边境摩擦问题。”

    “我没有勾结妖族!我从未背叛人族!没有!”上官剑棠苍白的脸上惊现激动的潮红,沙哑地喊道。

    顾凡眼中不由得闪过了心疼,对上官剑棠坚定道。“我相信你没有!”

    上官剑棠自从登顶先天,在弈剑阁内,呼风唤雨,天之骄子根本不知道挫折是何物。虽不迷恋众人追捧,但如今之落到田地,跌落神坛,身旁只有一生平素不相识之人照顾,不禁伤感世态炎凉。

    “咳,咳咳!”上官剑棠双手捂着嘴,渗出了丝丝血迹。

    顾凡连忙至床边,将其扶起,用丝帕擦去嘴角血迹,而后便一勺一勺喂上官剑棠药喝。上官剑棠也不再抵触,小口喝着,望着眼前清秀的面容以及充满担忧的双眼。

    上官剑棠苍白的脸色泛起的潮红并未褪去,面对着顾凡细致的照顾,一丝情愫滋生于内心最深处。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客栈传来一阵吵杂叫骂声。

    圆滚滚的客栈老板对着顾凡一顿叫骂,刻薄的嘴脸嘲讽道。

    “没钱住什么客栈!我们这又不是慈善堂,交不出钱,赶快滚蛋!”

    只见店小二将顾凡行囊甩出。

    随后顾凡搀扶着伤势还未愈,脸色依旧苍白的上官剑棠,拾起行囊,走出了客栈。

    “什么客栈嘛,通融几日都不行!”顾凡嘟囔道“喂!你身上可有银子,我的积蓄全给你买药和这两日房租上了。”

    上官剑棠从未想过堂堂风里来雨里去的七境高手,会为银子发愁过,她对顾凡轻轻地摇了摇头。

    顾凡看上官剑棠一眼,摇摇头,暗想绝世高手是不是都是,不为世俗铜香钱丑所污染的。不行!得像个办法赚钱,离书院入门大试还有几个月,别还未考试人就饿没了。

    想着想着,两人不知不觉走到朱雀大道上。

    此时的朱雀大道,人潮涌动,人海中央摆着一方擂台,擂台被喜庆的红色所布置,旗牌高举“文武招亲”荣王府字样。

    上官剑棠暗暗戳了戳还在为钱发愁的顾凡,指了指擂台方向。

    “怎么?”顾凡一脸疑惑的看向上官剑棠指的方向,看着文武招亲擂台和台下的人潮十分惊讶。

    随手拉着一围观的人,疑问道。“老哥,这王府比武招亲,咋这么多人啊!这郡主有多大魅力呀!是不是她就是帝都金花之一呀!”

    这人鄙视的看着顾凡,一脸不屑道。“这你都不知道啊!荣亲王的郡主是乾都出了名的貌丑女子!听闻腿短腰粗高颧骨,亲王嫁不出去才大兴比武招亲的。”

    这时,顾凡身边突如出现一书生装扮的贵公子,翠绿色金丝云纹长袍,手中摇着折扇,毫不客气地插问道。

    “你是如何得知那郡主是貌丑女子呢?那为何还如此多人,参加比武招亲呢!”

    这人看着贵公子不凡的衣着,趾高气昂地语气瞬间软了下来,说道。

    “那是因为过了招亲的第一轮有五十两白银,第二轮有五十两黄金!乾都里的权贵看不上这些,但对失意的书生亦或才子,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如果有幸入赘王府,那岂不是一步登天,因而今日才如此多人。”

    “真的吗!”顾凡两眼绽放着异样的光芒。

    “当然!”

    身旁的上官剑棠看着顾凡兴奋的样子,脑中闪过入赘字样,暗暗眉头皱起,心里升起丝丝不快。

    华服的贵公子看着兴奋的顾凡,并未上前结交的意思,摇了摇头,摇扇而去。

    他嘴里念叨着。

    “井底之蛙,人云亦云!不观其人,为钱而来,俗不可耐啊!”

    顾凡听罢也并未理会,便拉着上官剑棠像擂台中央挤去。

    “你真的要去参加招亲?”上官剑棠清脆的声音在顾凡耳边响起。

    “不然?你我若没有拿到这银子,估计今晚都活不过。”顾凡回应道。

    上官剑棠听闻顾凡为着银子再精打细算着,心底的不快顿时消失,轻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但嘴上还是不停打击着顾凡。

    “不是,我是说,你会诗词笔墨?我看你连毛笔都写不好吧!”上官剑棠毫不留情的质疑道。

    “我...略懂一点....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嘛”顾凡暗暗想,自己居然被小瞧了!

    令顾凡咬牙切齿的是,上官剑棠还若有其事地说道。“那我就勉为其难,尽量帮你拿赏金好了。”

    好不容易挤到台前报名,台前坐着一灰色长袍,书生打扮的王府管家,递过来的笔墨纸砚,冷漠道。

    “王府招亲,不是何人都有资格的,想参加得先对上此联,方可进入王府参加第一轮文武招亲!如若对不上,又岂能配上郡主,侍卫们将会把你扔出去!”

    顾凡并未回应,平静地接过笔墨纸砚,暗道王府出手果然阔气,这些都是上好地精品。

    顾凡将宣纸平铺于台前,细细地研磨墨,精致的狼毫毛笔持于手中,才看向书生。

    上官剑棠有些诧异的看着顾凡,感觉他握笔起来,气质大变,仿佛变了一人一般!

    “呵!有勇气!听好了待会别被扔出去了”

    灰袍管家提笔写到“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周围围观的才子书生,纷纷喝彩道。

    “好联!好字!真的绝了!王府的管家果然有能耐啊!”

    管家淡淡笑道。“此联并未是我所出,乃出自郡主之手,郡主从小喜好文风,而且造诣精深,不知这位公子觉得如何呢?”

    顾凡沉默着,并未理会管家的嘲讽,而他身边的上官剑棠也是眉头紧锁,她刚刚看完这联就知道有些棘手了,连她一时也想不出对子。

    就在所有人陷入沉思时,此时顾凡却开始动笔写道。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字体磅礴大气,笔下走龙蛇,一看就知道对书法有着极高的造诣。

    就当顾凡刚刚停笔时,天色突然变暗,空中乍现惊人的意象。

    明月照大江!

    这是一种天道的泽福,此联暗含天道认可的玄机。围观的众人们对这意象如痴如醉,意象散发着月华,仿佛将众人心灵都被沐浴一遍似的。

    就连上官剑棠也在意象中,感觉到破碎的经脉有缓缓愈合的趋势。

    不知过了多久,意象淡淡地泯灭,消失。

    “好字!这下联真的对绝了!”此时先前那贵公子,鼓着掌走了过来,佩服道。

    “在下愚昧,原先对公子有些许误解,望见谅!”贵公子自来熟地说道。“在下姓贾,单字一个明,不知公子名讳啊?”

    顾凡嘴角乍现一丝邪魅的笑容,调侃着回应贵公子道。“贾公子啊!久仰久仰,在下姓文,名抄公,幸会幸会啊!”

    随后顾凡转身对着还在发愣的管家说道“请问,在下是否有资格参加招亲了呢?”

    管家恍然,讪讪笑道。“有,有!里边请!”

    华服贵公子笑着摇了摇扇,望着离去地顾凡,喃喃道。“文抄公...有趣,有趣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初始技能也很猛〕〔傲世邪神〕〔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斗罗大陆之我能抽〕〔误入歧途苏玥〕〔娇妻似火:帝国老〕〔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快穿之小黑屋警告〕〔绝世丹神〕〔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秘光幕〕〔异世之召唤铁甲雄〕〔攻略反派的特殊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