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上门豪婿〕〔袖中美人〕〔抗战之全能悍将〕〔重生七零后我成了〕〔末世怪物乐园〕〔逍遥影视〕〔重生年代福妻满满〕〔赘婿之少年宗师〕〔红楼之朋友圈〕〔本能迷恋〕〔女婿来说没人比我〕〔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机战世界〕〔异世界道门〕〔农家丑媳贼旺夫〕〔重生九零:小哥哥〕〔诸天演道〕〔最初进化〕〔他的春风和煦〕〔赫奇帕奇的巫师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创业时代 第一百二十八章 杀猪盘(求月票!)
    <b>最新网址:这一次,钱春龙已经做好打算,今天把自己炒股的亏空全补上来,以后就洗手不玩了。

    但他没想到的是,刚到牌桌上坐下,对方就要求换牌。

    而且要求现去路边小店买一副新牌,而且放出话来,不换就不玩了。

    众人没办法,只能顺着他的意思换了牌。

    可是,换了牌,也就意味着自己得不到老赵的提示了。

    钱春龙一开始还担心自己的牌运不行,得不到老赵的信号、没法打。

    可是,盲打了几把之后,他惊喜的发现,今晚的手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动不动就上金花、上顺子,在不作弊的情况下,他很快就赢了七八万。

    眼看二十万的亏损,马上就要补上来的时候,钱春龙志得意满。

    可没想到,马上就输了一把大的。

    那把牌,他拿了一把豹子q,这是今晚牌局上出的第一把豹子,而且又是q这么大的牌面,所以他觉得自己这把稳赢一把。

    可没想到,那个凯子也拿到了大牌,跟他一路死刚,把别人都吓走了之后,还是一个劲的押,死活就是不开牌。

    扎金花的时候,一个人如果拿到大点子,最烦的就是全场其他人手里没大牌。

    要是自己拿一把豹子,其他人一个个都是a最大甚至k最大,这把豹子除了能赢点喜面,基本赚不到钱。

    最好的局面就是大豹子碰上小豹子,那才能一口气吃个够本。

    钱春龙觉得,自己都三个q了,对方不太可能比自己大。

    而且,刚才一连好几把牌,自己都刚好贴着头皮干他。

    他是456,自己刚好567;他是k金花,自己刚好是a金花。

    连着赢他好几把,钱春龙甚至觉得自己是真龙天子,这牌运简直好的不得了。

    所以这一把他觉得,自己照样稳赢他,所以也一点都不怵,跟对方不断反复往牌桌上扔钱,越扔越多。

    一直扔到二十万的时候,钱春龙有点慌了。

    路子不太对劲啊,这小子什么牌这么嚣张?两人加起来,桌上都扔了四十万了,他竟然还不开牌?

    钱春龙咬咬牙,干脆保稳一点,自己跟他开了吧。

    于是,他又扔了两万进去,咬牙说:“不想赢你太多钱,开了开了!”

    说完,把三个q往桌上一扔,已经准备要收钱了。

    对方急忙按住他:“慢着慢着!什么啊你就收钱?收错了你包吗?”

    话音刚落,一甩手将三张牌甩在钱春龙面前。

    钱春龙一看那三张牌,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整个人如坠冰窖、跟做梦一样。

    不能这么巧吧?

    自己三个q,对方三个k?

    钱春龙整个人一阵眩晕。

    对方叼着烟双手上来拢钱,嘴里兴奋的说:“钱哥,谢谢了啊!”

    钱春龙下意识的说:“怎么能这么巧!q豹子被你k豹子干!”

    那人把钱收回去,抽了口烟,鄙视的说:“瞧你那个玩不起的样子,你今天晚上贴头皮压了我这么多把,我说一句屁话了?”

    一句话,给钱春龙说的一点脾气也没有。

    自己确实压着头皮干了对方好几把,对方也确实一句话也没说。

    但关键是,自己刚才好几把加起来才赢了几万,这一把就输了二十万……

    这一下,把这么多天来赢的钱全倒进去了,而且还又倒输进去好几万。

    钱春龙眼登时就红了。

    绝大多数的人,都扛不住这么大的心理落差。

    他会想着,我只差了一点,就差了一点,为什么这时候功亏一篑?

    不行,我一定要捞回来!

    但凡是杀猪盘,都是利用了赌徒这种不服气的心理。

    一旦他被这种心理勾进去了,三头牛都拉不上岸。

    钱春龙觉得,自己手里还有十几万的本钱,今晚说什么都要把钱赢回来。

    于是,他点了支烟,摆手说:“发牌,赶紧的。”

    从这一把开始,钱春龙所有的运气都消散殆尽。

    他再也拿不到大牌,偶尔拿到一个不错的牌也一定会被别人干。

    一个小时左右,他手里的钱已经见了底。

    三十万,全进去了。

    杀红眼的钱春龙,立刻本能的去找老赵借钱。

    老赵咬咬牙:“借多少?”

    钱春龙说:“借十万!”

    老赵说:“你给我写个条。”

    从钱春龙开始找老赵借钱的这一刻开始,赌桌上的运势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老赵的牌运开始不断上涨。

    钱春龙从老赵这里借的十万元是分散着输掉的,但老赵却又能分散着从众人手中把这十万块钱赢回来。

    钱春龙借了十万输完了,再看老赵那,十万又到他手里了。

    然后他便再找老赵借十万,留给老赵一张十万的欠条。

    一转眼,十万又到了老赵手里。

    到后半夜,输红眼的钱春龙,已经欠了老赵六十万。

    这一把,钱春龙抓了三个a。

    这是扎金花里最大的牌了。

    钱春龙扎金花也玩了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拿到三个a。

    这时候,对面那个“凯子”还在闷牌。

    他的牌从发牌的时候就丢在那,他一动都没动过。

    现在,桌面上的价码已经叫到五千,那个“凯子”也不管这些,到他就是“闷两千”,头也不抬。

    看过牌的几个人跟了几手之后、私底下开了几次之后,就陆续弃牌了,现在就剩钱春龙自己。

    钱春龙激动的手都哆嗦。

    三个a,无论如何,也得抓一把大的。

    于是,他数了五千块钱丢进去,说:“五千!”

    那凯子笑着问他:“老钱,不开?”

    钱春龙摆摆手:“不开。”

    那凯子笑道:“哟,吃定我了啊?”

    钱春龙哼哼一笑:“点子不大,但你闷的我怕什么?”

    那凯子点点头:“得嘞,那我再给你加加码。”

    说着,扔了一万块钱进去:“闷一万,老钱,你看牌得上两万了。”

    钱春龙咬牙道:“上两万就上两万,我怕你?”

    说着,一低头,自己眼前就剩两万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把这两万块钱丢了进去。

    那凯子笑着问:“老钱,你桌上没钱了啊,还不开我?”

    “不开!”钱春龙抓这么大一把牌,打死也不愿意主动开他。

    那凯子坏笑一声,拿出两万块钱丢进去:“来,闷两万!老钱,让你开你不开,你现在再跟就得五万了,要是拿不出钱来,不好意思,按规矩,这里面的钱都归我。”

    钱春龙立刻看向老赵:“老赵,借我十万!”

    老赵一摆手,甩着十张有钱春龙手印的借条,说:“春龙,我已经借你六十万了。”

    钱春龙脱口道:“你再借我十万!我翻本了连本带利都还给你!”

    老赵正色道:“春龙,你我好兄弟,我不要你利息,你把这本钱还我就行。”

    “好!”钱春龙急不可耐的说:“你先借我十万,等我翻身我把七十万都还你!”

    老赵摇摇头:“春龙,七十万不是个小数,你得押点东西在我这。”

    钱春龙一口把烟屁股抽到过滤嘴,也顾不得嘴唇火烫的滋味,呲牙咧嘴道:“老赵,你还信不过我?”

    老赵嗯了一声,淡淡道:“这可是七十万,我信不过。”

    钱春龙有些恼火。

    这时候,那凯子催促道:“老钱,你跟还是不跟?不跟你说句话,我就收钱了。”

    钱春龙哪能让对方就这么收钱。

    自己手里可是三个a啊!

    可是,按牌场的规矩,出不起钱,你再大的牌也算输!

    于是,他急不可耐的对老赵说:“我把房抵押给你,行吧?”

    老赵说:“春龙,你再借十万就七十万了,你家那两套房我也不是不知道,加起来也不值三十万啊!”

    钱春龙咬牙道:“车、饭店都抵给你,我那饭店一年赚二三十万妥妥的,抵个四十万没问题吧?再算上我的车,七十万,行吗?”

    “那行。”

    老赵一挥手:“拿纸笔来,我们立个字据。”

    片刻后,字据立下。

    钱春龙从老赵那里又借了十万块钱。

    于是,他押了一手五万,对方还是不看牌也不开牌,只是继续丢了两万进去。

    钱春龙剩下的五万只够跟一手了,他心里颇为不甘。

    如果自己这一手开他,那自己稳赢。

    但是,自己这把真赢不到什么钱。

    牌桌上的钱虽然不少,但大都是自己扔进去的,那凯子一共就扔了几万块钱,再加上其他人扔了一点钱,加起来也就不到三十万,这里面二十万是钱春龙自己扔进去的。

    这么一把牌,赢这么点钱,他肯定不甘心。

    可是,如果这把牌再不开,自己可就真的没钱继续了。

    老赵面前的现金也没多少了,看起来也就三万多,还不够再跟一手的。

    想到这,他咬咬牙,把最后那五万块钱丢进去,咬牙道:“妈的,便宜你了!我跟你开!”

    说完,把三个a往桌面一拍,悻悻道:“这把牌算你们走运!不然我逮你们一把大的!来来来,每人五千块喜钱赶紧给了。”

    那凯子一看他是三个a,忍不住叹了口气,说:“行,老钱,你牛逼,能拿这么一把牌,让你赢多少都是应该的。”

    说完,他叹了口气,随手翻开自己的牌,忽然眼睛一亮,对正在往回拿钱的钱春龙吼道:“把钱给我放那儿!”

    钱春龙一怔,刚要说话,对方兴奋的大笑道:“235!哈哈,我是235!闷开235,老钱,我这把牌刚好吃你的豹子!”

    钱春龙瞬间只觉得五雷轰顶……

    这简直是扎金花里最玄幻的事情,竟然能被自己撞上……

    可是,他并没怀疑这其中有诈,因为这牌是老赵另一个朋友发的,那个凯子在掀开底牌之前,手都没摸过牌。

    只能说自己倒霉……

    这个清晨,钱春龙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回家的。

    可他刚到家没多久,讨债的就上门了。

    老赵,那个原本一心带着自己发财的好哥们,一转眼变成了凶神恶煞的活阎王,还带了一个社会有名的大哥过来。

    大哥来了,给了两条路让他选:

    要么,立刻还七十万欠款;

    要么,就把房子、车子和饭店都交出来。

    钱春龙想赖账,结果对方根本不给他机会,说翻脸就翻脸,当场暴打了他一顿,逼着他收拾东西滚出了自己家。

    吕培直到被赶出来,才知道钱春龙已经输的一无所有。

    她倒是精明,一边庆幸自己还没跟钱春龙领证,一边趁钱春龙还没从这件事里回过神来,行李细软都不要了,直接空手开溜,躲到了一个朋友家。

    藏起来的吕培,立刻把手机给关机了,好让钱春龙找不到自己。

    现在的钱春龙在她眼里,已经变成了丧门星,避之不及。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初笺〕〔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