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娴妃尉迟曦〕〔捡漏:我有一根鉴〕〔天眼:鉴宝无双〕〔被催婚!我的假女〕〔DNF女主播〕〔紫鼎仙缘〕〔穿越诸天:我能看〕〔富贵逼人〕〔人在东京当死神〕〔宦海浮沉〕〔混在诸天武侠世界〕〔华娱璀璨时代〕〔大唐:李世民求我〕〔虎出山〕〔网游:我的盗窃SS〕〔拯救宇智波,从掀〕〔快穿万人嫌逆袭:〕〔西游:我真不是隐〕〔御兽:从空天霸主〕〔上门龙婿免费全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 碧落之楠
    ..,最快更新!

    “你将毁了。”

    “你说假如宋校长要给老丈你办丧事,我该随多少礼哦?”屑魔女眨了眨眼睛。

    老丈此时却叹了口气,脸色也阴沉得可怕。

    啊楠揉了揉那发麻的手臂,好奇问道:“你在看到了什么。”

    ——去找到吧,我会给你答桉。

    心中依然回荡着那青年的声。

    但此时老丈却连对方的音都无法记住。

    这个时候,面对屑魔女的问话,老丈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没什么。”

    “没什么东西…”屑魔女眯起了眼睛,“还是…什么都没有?”

    老丈面无表情地看着啊楠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屑魔女也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老丈,既然毁了,你是打算再想办再砌一个…还是离开这里?”

    老丈再次沉默,片刻之后,才沉声道:“出去吧,我并不打算使用的其它功能。”

    啊楠诧异道:“还有其它的功能?”

    老丈点点,看起来是因为烦心因此不怎么耐烦道:“绿洲有很多功能,包括历史的光影,则是打开这些光影的钥匙。我只是打算找到异变的根源,当然只用它的记录功能。至于其它的功能…只有九月才会开启。”

    屑魔女瞬间变成了拉斐尔的模样,“好!我就是九月。”

    老丈这次是看都不看这个屑女人,径直离开,头也不回地走出了

    “欸!老丈,等等呀,我还可以调整一下身材……你是喜欢十二岁的,还是二十二岁的?”

    ——啊樱究竟是怎么和这个家伙交成朋友的?

    走出的瞬间,另一个巨大的疑问也随之在老丈的心中升起——简直是千古奇闻。

    ……

    外。

    光影浮动,少许的异动就没逃过小林sir的注意力。

    “他们好像要出来了!”

    瞬间,拉斐尔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抬起了头来,只见首先出来的老丈一脸丧气,像是吃了死老鼠一样——不,可能是比死老鼠更糟糕的东西,否则以这个家伙的求生水平看来,死老鼠红烧之后或许也是嘎嘣脆的美味呢?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老丈此时却突然问道。

    出来的瞬间,他就察觉到了的不妥……整个齿轮世界,仿佛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拉斐尔直接冷笑道:“你们这批入侵者,将直接爆掉,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

    “我和那些家伙不是一路的。”老丈摇了摇头,沉吟道:“能解决吗,现在的这种情况。”

    拉斐尔叹了口,颇为无奈地道:“单凭我个人的速度,太勉强了,如果九…算了,没有这个如果。鲁达,你拿到你想要的东西没有?”

    恰逢此时屑魔女也跟着走了出来。

    只见老丈此时直接将三块权能之板都扔到了拉斐尔的面前,“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东西还给你…我知道,你需要这三块权能……可以的话,请代我向九月问生好,就说……鲁达一直记住那片绿洲。”

    这次没有人阻止——最主要是双生子姐姐这会儿也不在了,可三块权能之板都入手的瞬间,拉斐尔脸上并无欣喜之色。

    她沉默半响,忽然启动其中一块权能之板——只见四周的齿轮开始剥除,随后自动组合,构造成了另一扇的齿轮之门。

    拉斐尔叹了口气道:“你进去吧,这里面有一些我收集起来的,属于九月的东西……它或许,并不会介意。”

    老丈那死鱼脸瞬间动容,失神般盯着齿轮之门……许久,老丈才吁了口气:“谢谢,或许我也应该进去看看。”

    屑魔女此时在老丈的身上看到了一丝仿佛怯场般的情绪,暗道老人的感情真的好淳朴啊……是用一生去爱一人。

    ……

    老丈进去了。

    屑魔女并没有跟上——只剩下他们几个的时候,这屑女人一点儿也不见尴尬之色,反而问起了双生子姐姐的行踪。

    小林sir简单地告之了一下。

    “哦…用千锋仔来做替死鬼啊……”屑魔女此时搓着下巴,看着被五花大绑的辉夜千锋,不禁皱起了眉头。

    只见辉夜千锋此时瞪大了双眼,却因为嘴巴被封死,只能挣扎着发出了呜呜之声——这屑女人才刚刚将千锋仔的口塞给摘了下来,却在辉夜千锋即将要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又马上地给塞了回去。

    “好吧,替死鬼就替死鬼吧,这事我准了!”屑魔女灿烂又大方地笑道:“咱们谁跟谁啊,都是差点就放进去的交情好吗!”

    妹妹面皮薄,有些招架不住……小林sir没进过扫黄组,但也见过扫黄的也有些吃不消。

    “那个,小楠老师,你们刚才在这里面……”小林sir指了指,欲言又止。

    屑魔女直接打断道:“比起你的问题,我也有个问题想要问问这位妹妹的。”

    “问我?”紫烟诧异地指了指自己。

    啊楠点点头道:“我想知道,殷郊有没有兄弟姐妹之类的?”

    “这个……”有被这个问题愕然到的双生子妹妹张了张口,“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哦?”

    “先回答我。”屑魔女正色道。

    “据我所知,作为圣地的圣子,殷郊好像是唯一的嫡系……除此之外,分家的同辈应该有许多。”双生子妹妹想了想道。

    “真的没有?”屑魔女不禁皱了皱眉头。

    双生子妹妹沉吟道:“我从前倒是曾经听山门的一位师叔提过,说当初与殷郊一起出生的,似乎还有一个,不过没有活过满月,就早夭折了。为此圣地甚至还发了个讣告昭示联盟来着。”

    “又是双生子?”屑魔女看着妹妹,若有所思。

    “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突然提起殷郊?”

    屑魔女耸了耸肩,章口就来,“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殷郊这个倒霉鬼没有回来,这么大件事情,好像也没有看见圣地有什么动作,有些好奇而已。所以想,这个圣地的圣子是不是有很多,死了一个不可惜之类……啊哈哈哈。”

    “怎么没有动静?”妹妹皱眉道:“我和姐姐在菩提大堡的时候,都能够听到关于圣地这段时间的动静……甚至为了这件事情,圣地还在疯狂地对澹台家和一族施压,要不是有联盟的高层镇压着,怕不是都已经开战了。”

    “澹台家…难道是平静的家族?”小林sir却脸色微微一变,脱口问道。

    妹妹点点头,“不错,就是澹台平静的家族,据我姐分析,圣地的观点是,以澹台平静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殷郊没有回归…甚至已经死亡的真相,因此圣地才施压让澹台家交出澹台平静。”

    小林sir捏了捏拳头,神色凝重……妹妹此时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妹妹自然知道殷郊死亡的真相,因为血魔浩劫一战之中,她就亲眼目睹两个大地勇者之间的对战。

    ——殷郊,就是被使用了斜月山禁术的林大哥给打死的……

    万一这件事被圣地发现了的话。

    “林大哥,要不你跟我上斜月山吧。”妹妹忽然说道。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林峰却摇摇头道:“你不必多说,我知道该怎么做……反正,就算没有这件事情,我短期内也应该要去一趟的。”

    “林大哥你要……”

    屑魔女却打断道:“找澹台家我可以理解,可一族又是为何?”

    “原来,赵无眠和殷郊是婚约者的关系。”妹妹此时正色道:“也是这次殷郊未能回归,这件事情才被爆出来的。”

    “那个爱装逼的草包女人?”屑魔女怔了怔,“她和殷郊?”

    “我和姐姐听过之后,也是一脸懵逼的。”妹妹点点头道:“简直不可思议…我姐说,赵无眠这个碧…这个女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搞…会喜欢男人的样子。”

    屑魔女吧嗒了一下嘴巴,脑里面已经恶补出来了殷郊压上赵无眠时候的床景,“感觉没什么看头啊……”

    “叽叽歪歪,叽叽歪歪,啊…真是糟糕透顶了,就像是苍蝇一样。”

    就在此时,拉斐尔那不耐烦的声音却缓缓响起。

    屑魔女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了拉斐尔。

    只见拉斐尔的身边,此时缠绕着一道道如同电弧般的流光——她在行走,却不知道合适,四周出现了无数的齿轮,三块权能之板此时正汇聚在她的头顶之上。

    伴随着拉斐尔的走动,一件件深红色的甲开始往她的身上套入……仿佛钢铁相嵌的声音不断响起。

    沉重。

    屑魔女不禁瞪大了眼睛。

    妹妹则是警惕道:“拉斐尔,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拉斐尔面无表情道:“只不过是打算改变一下自己较为被动的局面而已……随便奴役别人,也请做好某一天也将会被别人奴役的觉悟——,想必你们也从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眼前吧……如此的,平静出现。”

    “!”屑魔女此时大,惊叫出声,“猪头?”

    一个猪头似的旮沓最后直接套入了拉斐尔的脑部——但很快,原本的丑旮沓头盔,竟是开始贴合了拉斐尔的脸容,化作了纯白的人脸面具。

    浑身深红而极具未来感的战甲…纯白的假面——拉斐尔此时双手张开,背后瞬间张开了一双能量的光羽。

    “那个,有话好好说?”小林sir此时硬着头皮说道。

    只见拉斐尔此时一挥手,被小林sir一直手持的黑色直刀瞬间脱手而出,飞入了拉斐尔的手中,“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允许你站到我的身边……至于这个女人,还有她的姐姐,我可是要好好地重新认识一次了。”

    “林大哥,不要过去!”妹妹瞬间拔剑!

    “小林子,你真是走到哪都这么受欢迎哦!”屑魔女看热闹不嫌事大,疯狂拱火,直接就恬不知耻地抱紧了小林sir的手臂,眯着眼笑道:“你们先玩,我等会才下场,小林子也是我很重要的…呢。”

    小林sir不禁满脸黑残——抱过来也就算了,但为什么触感像是一块铁板……过分了啊喂!

    “林大哥,你……”妹妹张了张口。

    屑魔女扬起头,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似的道:“小林子的领域你也是尝试过的,你还不知道他的本性啊?”

    妹妹气抖冷。

    ——这屎盆子真就摘不下来了。

    小林sir只感觉胃痛。

    “简直是一群小丑。”拉斐尔声音瞬间冷了下来,“不识抬举的家伙……啊,算了,还是让我的家里,清静一下吧。”

    覆盖着深红之甲的手臂缓缓举起,刹那间,一根根浮游的光炮开始凭空出现,不过瞬间就已经涌出了组组三百六十支的浮游光炮。

    小林sir大惊,脚下下意识地涌出了五彩的神光…领域瞬间展开。

    不料屑魔女此时却突然挥手一拍小林sir的背,澹然道:“小林子,你想搞也不要现在…我可不想腿软走不动路。”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小林sir想哭。

    “那就好好说话。”屑魔女看着拉斐尔,澹然道:“二代神灭甲对吧?出厂编号是多少?加载了家的系统没有?”

    “你怎会……”拉斐尔瞬间大惊,精神的波动甚至让四周的浮游光炮疯狂闪烁。

    “神灭甲而已,好像谁没有似的。”屑魔女顿时一声冷笑,随后打手一挥。

    便见一套湛蓝的战甲瞬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三代·蓝鸟!”拉斐尔直接惊叫。

    屑魔女又是一挥手,下一刻小林sir的身后便出现了一架纯黑的战甲。

    “三代·黑光!

    ”拉斐尔破防似的怒吼了起来。

    屑魔女最后再次挥手——便见双生子妹妹的身后,再次多出了一台银色的战甲。

    “三代·极光……”拉斐尔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原来是你,原来是你……是你偷了我的武器藏库!

    是你!你以为,偷走了我的三代甲,就可以……”

    下一刻,拉斐尔嘴巴都变成了o形。

    只见三台三代的神灭甲,此时是在毫无授权的情况之下,缓缓地启动了……

    “理论上,三台三代确实不如一台二代……”屑魔女轻笑了声,“不过再加上这些的话,不知道结果又会是什么。”

    刹那间,拉斐尔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灰洞——直径十几米的灰洞仿佛是空间的缺口般……只见那灰洞之中,此时无数双电子眼疯狂闪烁不停。

    那里面的,都是武器库里面的东西!

    而且,都投敌了!

    ……

    ……

    “要不,我们重来?”

    拉斐尔讪讪地将权能之板递了出来……手自然是哆嗦的。

    至于二代·深红…,当然是放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