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仙鸦隐〕〔乾忆万古〕〔美食从和面开始〕〔狩魔猎人的副本系〕〔回到明朝去种地〕〔一剑〕〔恋爱从爱情公寓开〕〔致我冰封的故乡〕〔狂神日志〕〔这个女神可以退货〕〔我从未见过如此厚〕〔我老婆被夺舍了〕〔我主运道〕〔不太正经的末世之〕〔最后的圣杯战争〕〔仙侠世界里的男配〕〔一品吃路〕〔我要不要修仙〕〔疯狂设计狮〕〔妖气好重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第二十一章 先声夺人
    电话很快接通,宁晚喻一接电话就势汹汹的喊了她名字,“林南弦!”

    林南弦就更凶的喊回去,装作特别生气的道,“宁晚喻,这网上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们昨天到底背着我干什么?不是我约好了要跟顾泽仁见面了吗?怎么变成你们俩滚到一起了?”

    她这一声吼,只把对面吼的没了声。

    从昨天开始,宁晚喻就搞不清楚状况,本来是准备坑林南弦的,没想到最后却把自己给坑了。

    一大清早的,娱乐新闻都炸了锅,她躲了起来不敢见人,还没来得及跟林南弦打电话,问清楚,林南弦倒是打来电话向她责问。

    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林南弦更气急败坏的道,“怎么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心虚了?我真没想到,宁晚喻,我一直把你当我最好的朋友和闺蜜,可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居然背着我跟他搞在一起!你明明知道我有多喜欢他的!”

    她质问的语气又凶狠又委屈,还带了哭腔,但实际上,她面无表情,眼中闪过冷凉的狠意。

    “南弦,我,你听我解释,昨天我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

    宁晚喻感觉自己被坑了,可听林南弦话的意思好像林南弦也不明白其中内情,她也没什么证据,只能先解释,“我昨天就按照你的计划,把泽仁也约了过来,然后去找你们,我想帮你的,可我不知怎么的被人打晕,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南弦,你原谅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陷害的!”

    电话那边林南弦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声音极度伤心,又生气的说,“既然事情都变成这样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真的真的对你们太失望了!”

    说完就快速挂断电话,然后直接拉进黑名单,把手机丢到一边。

    林南弦悠哉悠哉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眯着眼喝着。

    她想,现在的顾泽仁肯定也不好过吧?

    红唇翘起,林南弦的好心情又上升了一个层次,正如她所想,因为这次事情顾家的生意受到了很大影响,很多人都取消了跟他们的合作,整个顾家顿时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被父母狠狠的骂了一通,又被林家甩了冷脸子,顾泽仁气急败坏,一个电话打到林南弦手里,开口就骂,“喂,林南弦,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干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林南弦放下茶杯,一秒入戏,很惊讶的问,“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别给我装了,约我去酒店的人是你,是不是你给我下药?你陷害我,记者是不是也是你叫来的?”顾泽仁脑瓜子灵光很快,就想清楚其中关节,顿时气的磨牙,恨不得把林南弦给活活掐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有约你去酒店过?”林南弦的演技很精湛,语气中的疑惑恰到好处,同时愤怒的说道,“不过,顾泽仁,我只知道你花心,但我没想到你这么不堪!你口口声声的说喜欢我,可却一直跟我堂姐出双入对,现在还跟我闺蜜搞在一起,你怎么这么脏啊?”

    问责不成反被骂,顾泽仁气得嘴直哆嗦,骂道,“林南弦,你还跟我装!明明是宁晚喻打电话跟我说是你约我在酒店见面,还说上一次你跟我划清界限,是因为旁边有景祀在,一切全都是演戏这些,难道你都忘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林南弦声音也拔高了一个调,气哼哼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那些!哦,我知道了,这些都是宁晚喻跟你说的,是她其实对你有意思吧,打着我的幌子来约你,我还没发火,你倒怪起我来!”

    顾泽仁一愣,居然还觉得林南弦说的有道理,确实这些话都是宁晚喻传达的,林南弦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如果真的是宁晚喻那个女人从中作梗,也不是没有可能,可转念一想为什么这件事情会爆出来?

    宁晚喻也深受其害,这根本就说不通,所以他还是怀疑林南弦,“你就给我装吧!我不会相信的!”

    林南弦冷笑:“我说,顾泽仁,你搞清楚,从头到尾是你对不起我,现在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啊?幸亏我早就看穿了你的真面目,就趁着这个机会咱们分手吧!”

    在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当天,还被林南弦提分手,顾泽仁气得险些手机握不住,然后耳边,林南弦还加了一句,“对了,咱们上次的交易可没完成,我手里还有你那一份录音,你要是想拿回去就把股份准备好,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林南弦!你!”顾泽仁气得浑身颤抖,他现在确定自己就是被林南弦给坑了,这个女人还特会装,现在还倒打一耙,他深吸一口气,硬逼自己冷静下来,闭了闭眼又睁开,“好,股份我给你,咱们约个时间地点见面吧,交易完成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

    “可以啊,时间和地点我定吧,要不就明天,地址我待会儿发给你。”说完林南弦果断的挂了电话。

    顾泽仁看着黑了屏的手机,脸比那个屏幕还要黑,他眼里涌动着杀气,手指因为用力青筋突爆,他真是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只有脸能看的花瓶忽然之间脑子好使,还知道反过来算计他。

    哼!他还真是错看了林南弦,低估了她。

    不过那又怎样?

    林家的股份他照样都要拿到,原本他还想用温和一点的方法从林南弦手里骗过来,可林南弦非不肯,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把见面的地址敲定,在他们经常去骑马的那家会所,主要是那里的保密性等级很高,记者进不去。

    现在他们都是风口浪尖上的人,外面到处是找他们的记者,不避讳一点可不行啊。

    马场旁边的咖啡厅,林南弦快步走过去,服务生过来问,“请问几位?”

    林南弦摘下墨镜,一眼看到窗玻璃旁边坐着的人,就道,“我已经有约了。”

    霎时间那位服务员看林南弦的眼光出现变化,林南弦发现,根本没往心里去。

    作为绯闻的主角,他们俩碰面那就代表八卦本身。

    “等很久了吗?”林南弦坐下来,淡笑着。“东西带了吗?”

    “说好的要交易,东西自然要带,你的呢?”顾泽仁抬眸看她,眼里阴翳毫无遮掩,他拿出一份蓝色的文件夹丢在桌子上。

    文件滑到了林南弦面前,林南弦伸手摁住,拿到面前翻开看,果然是股份转让书,顺手就自己签了字,又退回顾泽仁面前,递上签字笔,“我已经签好了,你请。”

    顾泽仁双手环胸夹在腋下,冷眼瞅她半晌,,没有接过笔,而是昂昂下颌问,“我要的东西呢?”

    “在这儿。”林南弦拿出录音笔,按了播放键,当时发生的事情,他们说过的话,赫然传出来。

    顾泽仁脸色微变,劈手就要夺过,被林南弦拿开,“我说了,你签字,我给你录音笔。”

    顾泽仁凝视她片刻,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哀伤,还叹气摇头道,“南弦,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不是心里一直有我吗?我心里也有你,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一定要像这样弄的鱼死网破?”

    “你还问我为什么?”林南弦眼中流露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悲伤,反倒更多的嘲弄,“先是跟我堂姐滚到一起,后又跟我身边的朋友有一腿,现在还来问我原因,你觉得自己可笑不可笑?别说废话了,赶紧签字。”

    “好,我签。”顾泽仁他没先接过笔,而是拿过酒瓶给两人都倒了一杯,然后递一杯给林南弦说,“无论你相不相信,我从前心里有过你,也一直以为我们俩会在一起,其他的事情我知道再多解释你也不会相信,这杯酒就当是我们互相道别,喝完之后我签字,你把录音笔给我,我们从此毫无瓜葛。”

    要不是因为有前世的经历,以她以前的智商恐怕现在早就中了套吧,演的跟真的似的!

    林南弦心里冷笑,但也懒得跟他多虚伪,接过酒杯随随便便碰了一杯,没喝丢到一边说,“现在可以签了吧?”

    看她不喝,顾泽仁一饮而尽,重重地把酒杯丢在桌上,然后接过笔,一口气把自己的名字签上,然后抢过桌上的录音笔,丢到地上用脚踩的稀巴烂。

    拿过文件,林南弦起身就走,临走之时还笑着祝福一句,“祝你跟我堂姐,我就不陪你们玩儿了,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免得自己后悔。”

    这算是完全撕破脸皮,顾泽仁闻言,磨了磨牙,瞪着林南弦的眼眶发红,像是择人而食的野兽,恨不得扑上来狠狠咬她一口。

    败家之犬,林南弦一点都不害怕,扬起胜利者的笑容,拿着东西转身就走。

    这里是公众场合,谅他也不敢对自己做什么,来到停车场,林南弦打开车门,忽然从后面穿出一道黑影,猛的对她的肩膀就来了一下,一阵剧痛袭来,林南弦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林南弦发现自己肩膀痛的快裂掉,她呻吟一声,耳边就响起一声冷笑,“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初始技能也很猛〕〔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以情为陷:总裁的〕〔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掌上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初笺〕〔娇妻甜蜜蜜:老公〕〔快穿之小黑屋警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