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旱魃神探李长青唐〕〔王与婢〕〔战神之踏上云巅〕〔李长青唐小雨全网〕〔旱魃神探〕〔我一不小心就僵了〕〔这个学渣不简单〕〔我真不想继承豪门〕〔重返2007年〕〔儒道诸天〕〔虚星造物〕〔我的网上日记本〕〔斗罗之诸天抽奖系〕〔教父的荣耀〕〔重生后夫人把帝少〕〔海贼泰坦大将〕〔冠冕唐皇〕〔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第二十三章 她该离开了
    林南弦蜷缩的把头埋进景祀怀里,不敢露头,她现在衣衫不整的,被人看到了成什么样子。

    景祀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他一步一步走出来,外面那么多保镖看到他出来,纷纷被他眼神盯的径直低下头不敢多看,就连谢心也不例外。

    被小心翼翼的抱上车,景祀也没有放开她,而是将她护在怀里,低声命令,“开车。”

    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温柔的待遇,林南弦待在这温暖的怀抱中,忽然觉得很困顿,闻着熟悉的香味,她伸手扣了扣景祀掌心。

    景祀低头,凑在她耳边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为了不碰到她的手腕的伤口,景祀都是握着她的手不让她乱动,她摇头,缓缓的合上眼,轻声说,“我困了,想睡。”

    说完,就真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好好的待在景祀房间,伤口都涂了药,药膏凉爽,皮肤清凉。

    她想爬起来,一下牵动到肩膀上的伤口,顿时嘶的倒抽一口冷气,瞬间想到顾泽仁还从背后偷袭自己,狠狠打了一棍,怪不得肩膀这么痛。

    捂着肩膀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景祀不在,她就是坐着发呆,忽然听到了脚步声,还有景祀和谢心交谈的声音。

    她眼前一亮,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冲到门边,手刚握上门把手,准备打开扑进景祀怀抱。

    有了被景祀救下的经历,她也跟顾泽仁划清了界限,她觉得自己可以跟景祀重新开始。

    却不想隔着门板,她听到谢心对景祀说,“月小姐已经回来了,听您的吩咐已经安置在白墨别墅,不过月小姐刚刚来电,问您什么时候去看她。”

    月小姐,林月吟回来了?

    刚刚兴奋的心情顿时被兜头泼了一盆凉水,从头冷到脚,笑容从她明艳的脸上散去,刚要按下了门把手瞬间就按不下去了。

    林月吟回来了,她也就该离开了。

    默默的垂下头,林南弦缓缓的松开手,往后倒退两步,她默默的望着自己的掌心苦笑。

    听到脚步声逼近,林南弦想也不想的回到床上,躺下来闭上眼睛装睡。

    门被打开,景祀在她床边坐下,伸手扶了扶她手腕上的伤口。

    林南弦故意保持呼吸平稳,不愿睁开眼睛,她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倏忽之间,温热的手指抚上她的脸颊,好像在查看她右脸上的伤口,粗糙的手指摩挲她的脸蛋带来酥麻的痒意。

    片刻后,景祀起身离开卧室,房间重新恢复安静。

    林南弦缓缓的睁开眼,望着天花板,眼眶忽然发热,猛的抬起手遮掩自己灼热的眼睛,抿着嘴不让自己出声。

    早该知道的不是吗?

    迟早会有这一天,她只是没想到变得这么短暂,都没有一个月,她就要从景祀身边离开了。

    “为什么会这么不舍呢?”林南弦这样问自己,旋即闭上眼,徐徐叹气,或许是因为她发现了景祀的好,所以才会不舍。

    人总不能够被过度宠爱,产生了依赖性,就没办法独自生存。

    她忽然又庆幸林月吟回来的早,不然她肯定会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躲在房间里养伤两天,林南弦整理了心情,决定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她担心自己的大哥,自从父亲死后,大哥就失去了踪迹,到现在都没找到。

    她相信大哥应该没出事,但必须尽快找到他。

    顾泽仁的事情已经解决,景祀也没有限制她的自由。

    她先去找私家侦探帮忙,循着圈内人介绍的,她来到一家窗明几净的小型工作室。

    发现里面正有一个整理卷宗的男人,穿一身休闲西装,浅棕色头发,有点发卷,皮肤白皙,还戴着眼镜,从侧面看长得挺清秀,像刚毕业的大学生。

    “你好,请问您是苏宇,苏先生吗?”她拿着名片试探的问。

    发现这里有人,对方猛的转身,看到林南弦就点头说,“对,我就是苏宇,这位美女怎么称呼?”

    对方扬起阳光的笑容,简直干净得都不像是圈子里说的那种经验丰富的私家侦探。

    私家侦探林南弦还是头一次见,她默默的摘下眼镜说,“你好,苏先生,我叫林南弦,想雇佣你。”

    见到林南弦,苏宇睁大圆圆的眼珠子,傻呆呆的表情,跟那憨厚的金毛似的,看着有点滑稽,“我,我认识你,你不是那个影后林南弦吗?”

    傻傻的笑着,并且拿手不停的擦拭衣服后才向林南弦伸出来,“你好你好,我是苏宇,是这家私家侦探工作室的老板,我也是您忠诚的影迷,我看过你所有演的片子,我觉得你演技很好,那个,林小姐,冒昧问一句,可不可以跟我签个名啊?”

    看对方这一系列的操作,而且说话语速特快,林南弦哑然失笑,突然对这位大男生挺有好感,她就跟对方礼貌的握了握手,又拿出笔,给对方签了名。

    很宝贝的收下林南弦的签名,苏宇后知后觉的发现林南弦已经站着很久了,就赶紧请她坐下,又给她泡了茶,才坐下来问,“林小姐,您刚刚说想雇佣我,是因为什么事儿呢?”

    林南弦笑了笑说明来意,“我想请你找找我哥。”

    随后,苏宇一秒进入工作模式,细细的询问她关于她哥的具体信息,林南弦都配合的交代清楚。

    两人谈好了金额后林南弦起身告辞。

    苏宇送她到门口,看林南弦神色恹恹,想到最近的新闻,犹豫了片刻,还是紧张的安慰了一句,“林小姐,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您这么好的人,那些渣男不配,相信你一定会找到更好的,而且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到令兄的。”

    忽然收到来自陌生人的安慰,对方还是自己的影迷,林南弦诧异了一瞬,随即温柔的笑了笑,点头道,“谢谢你,那就拜托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苏宇笑得傻乎乎的,“你放心,那你路上小心,一定小心开车啊。”

    殷切交代的样子跟个老妈子一样,林南弦很受用,心情不错,就降下车窗跟他挥了挥手,这才开车离开。

    她不仅担心她哥,更担心景祀和回来的林月吟。

    她在计算,景祀在什么时候会赶自己走,或者自己应该自觉点主动让开位置,离开景祀身边。

    不知不觉的想出了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的清秋阁。

    等回过神来时,一只温暖的大手扶到她额头,熟悉的冷然声音沾染担忧意味,“怎么呆愣愣的,生病了?身上好凉,是不是受了风?”

    闻言,林南弦怔了怔,一种独特幽微的香味就这么从景祀身上飘出来,一丝一缕的从鼻腔里钻进去。

    林南弦心里一凉,这个味道她从来没有在景祀身上闻到过,而且这么细微妩媚的香味,绝不是男人拥有的。

    瞬间她就明白了,景祀去见了林月吟。

    发现林南弦表情变化,景祀深邃眼瞳晦暗不明,他凝望着她放下了手问,“怎么了?为什么这个表情?”

    林南弦还没回过神,听他问就脱口而出,“你身上的味道好香啊!”

    “是吗?”景祀自己低头闻了闻,不易让人察觉的皱了皱眉,他也闻出了身上沾的香水味。

    但他看林南弦一脸苍白,心里忽然有了另外的打算,就故意挑了挑眉问,“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想问我的?”

    “没什么。”林南弦猛的回过神,却选择装作不知道,直接往后倒退一步错开了他伸过来的手,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好问的。”

    她表情平淡的转身上楼,“我有点累了,想回房休息。”

    看林南弦居然是这样的反应,景祀悬空的手猛的放下,眼睛闪烁冷光,刚刚还荡漾着的柔情瞬间散的一干二净,垂在身侧的手指缓缓的捏紧。

    但他不知道,林南弦在坚强的支撑自己回房间后,立马浑身脱力的跌坐在地上,她缓缓收拢四肢把自己蜷成一团。

    她只能装作不知,可心里在意又如何?

    对景祀来说她不过是一个替代品,就因为这张脸,才被容许放肆。

    扯了扯唇,林南弦无言苦笑,她闭上眼徐徐的叹息,就算这样也无所谓了,她想厚着脸皮留在景祀身边,所以选择不过问这些,装作视而不见,装作听而不闻。

    “人有时候就该傻一点,对不对?”

    她询问空气,可空气也无法回答她。

    从这天开始,他们虽然同睡一张床,但各安一隅,中间仿佛隔着银河,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远隔天涯,这道天堑,他们谁都没有跨过去。

    隔日一早,林南弦睁眼醒来,发现景祀还在穿衣服,他的动作很轻,穿衬衫的动作很优雅,景祀的手形生得很好看,翻转扣扣子的时候十分灵动,有一种奇妙的韵律吸引她一直盯着看。

    察觉她的视线,景祀回眸望见她发呆的样子,眼底冷意更深,微微垂下眼睛,故意遮盖,“今天醒的很早,下去跟我一块吃早餐。”

    几乎用的命令的语气,林南弦察觉出景祀对她比以往要冷淡,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很自然,但心里就是有点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入赘的废物〕〔陆先生你是我命中〕〔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范建明李婧婧〕〔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一世巅峰〕〔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逍遥战神江策千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