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赵建恒许绍城〕〔许邵成和沈月〕〔从捡破烂开始成为〕〔快穿之极品大丫鬟〕〔绝世战神沈七夜〕〔美食供应商〕〔贴身兵王俏总裁〕〔绝品阔少〕〔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娇妻宠不够云薇薇〕〔狗血那么近〕〔天命为凰:毒医三〕〔刀笼〕〔吞海〕〔第五浩劫〕〔原来婚浅情深〕〔来自快穿的自己〕〔原来婚浅情深〕〔爱到深处无怨尤〕〔湛廉时林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第二十七章 不必逞强
    林南弦心口一痛,但她的高傲不允许她就此退缩,她比任何人都明白眼前的女人手段有多阴毒,她温和无害的外表几乎成反比。

    所以她笑呵呵的也怼了回去,“月小姐,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谁告诉你,景祀是因为你,才死缠着我不放啊?”

    “难道不是吗?”林月吟故意装无辜的眨了眨眼,乐歪了歪头,笑容越发浓,她说,“林小姐,你不必逞强。”

    她温柔的望向床上躺着的景祀,笑了笑,“景祀的所有事情我都了如指掌,他对我好,可我身体不好,所以没办法总陪着他,所以有你在他身边,我其实还挺高兴的。”

    “呵呵,还来他面前装大度是吧?”林南弦毫不客气道,“那好啊,月小姐,不如您就赶紧退场给我让地方吧,人太多了,挤的慌。”

    她们你来我往,忽然这时一道沙哑的声音横插进来,“你们在说什么?好吵。”

    她们俩同时看向景祀的方向,就见他皱紧眉头,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看了看林南弦又看了看林月吟,再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才问,“你们怎么会在这儿?我怎么了?”

    林南弦抢先一步,“你食物中毒了,现在在医院,我听说你中毒就过来看你。”

    景祀怔了怔,发现自己手里还握着林南弦的手,就紧紧的捏了捏,另一只手忽然传来柔柔的触感。

    林月吟乖巧的垂下眼睫,有些委屈巴巴的说道,“景祀,你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可就要被这位林小姐的怒火给烧死了!”

    忽如其来被告状。

    林南弦冷眼瞪着对方,楚楚可怜的温婉样子,心里气成河豚,装是吧?这么会演,怎么不当演员呢?搞的好像自己多么欺负她一样!

    她还没说话,偏偏景祀听了,还真的竟高兴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反手拍了拍林月吟手背,温和安慰,“她就是这样的性子,你别往心里去。”

    这话这动作让林南弦心里不舒服了,什么意思啊?就是承认刚刚是自己欺负了她吧?有没有搞错,开始挑衅的可是林月吟不是自己!

    看景祀一副温柔安慰的样子,对她说话的时候就硬邦邦的,这态度差别,要不要这么大?

    林南弦心里很不高兴,再去看他们交握的手,就更不高兴了,她冷冷的瞅了半晌,然后心想,林月吟能演戏,呵呵,她自己难道不会演戏吗?

    相反,她可是大师级的,于是她就拿出演戏的水平,笑眯眯的道,“哎呀,月小姐,我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你怎么就往心里去了呢?我这不是着急,景祀出事,所以语气急了点。”

    说完她放开景祀的手,走到林月吟身边,一把抓住她的手从景祀手里抽出来,挽在自己臂弯,笑盈盈的说,“我给你道歉,你就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突然发现林南弦态度变化这么快,林月吟身体僵硬了一瞬,这微妙的变化可逃不过林南弦的眼睛,她笑得更加灿烂,直接掐住了对方手腕,不让她抽出来道,“月小姐,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您长得真好看,比我好看多了,难怪景祀会这么喜欢你。”

    当着景祀的面捧臭脚,瞬间,林月吟和景祀同时望过来,各自表情微变。

    林月吟眼角余光看了看景祀,随即温柔的笑了笑,脸颊绯红,有点娇羞,“哪有啊?林小姐,您可是影后,长得自然比我好看,可不要再夸我了。”

    “我哪有夸你啊,我说的是实话。”

    林南弦能眼睛都不眨的说出违心的话,只把林月吟夸的天花乱坠,就连她本人听着都嘴角抽搐,有些不大舒爽。

    更何况林月吟。

    毕竟刚刚她们还唇枪舌剑,忽然之间林南弦变化这么大,不停的赞美她,她真的会怀疑林南弦是不是话语里藏着什么陷阱,一直提防着心很累,她一边应付林南弦,一边向景祀投去求救的眼神。

    景祀从刚开始视线就一直落在林南弦身上,那意味深长的专注目光,让林月吟看的眉头不禁蹙了蹙。

    “谢心。”景祀缓缓收回视线,目视前方,将谢心喊进来,随口吩咐,“月小姐累了,先送她回去休息。”

    林月吟愣了愣,看到林南弦在这里,就说,“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照顾你,没关系的。”

    景祀却很坚持,“你脸色憔悴,身体也才刚好,不能受累,先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有护工照顾。”

    听景祀这样温柔体贴的照顾自己,她面上露出高兴的表情,害羞的道,“那好吧,那我听你的。”

    她一步三回头,跟在谢心身后离开。

    病房门关上,屋里就只剩下景祀和林南弦,气氛顿时安静如鸡。

    林南弦低头摆弄着手指,想着应该怎么打破沉默,她能感觉到景祀灼热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几乎要把她给戳穿。

    看什么看?还看的这么认真,难道是怪自己刚刚对林月吟出言不逊?

    心里顿时闷得慌。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景祀率先开口:“你?”

    果断打断景祀,林南弦在他之前开口表态,“放心吧,我对月小姐绝对没有任何恶意,她是你红颜知己嘛,我懂得的,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在意我,我也不会做任何对月小姐不利的事。”

    顿了顿,又打断景祀开口的动作道:“刚刚是我犯傻,就多说了几句,你也别往心里去,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了,而且我会尽量跟她当朋友,绝对给你省心省事儿。”

    只要景祀不要在她完成复仇之前,把她赶走,她就可以忍受林月吟,不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

    等完成了复仇,她就会自动离开,不给景祀添麻烦,她在心中这样笃定的想着,一边盯着自己的脚尖,嘴巴滔滔不绝。

    景祀越听越觉得不对味,他刚刚故意对林月吟温柔体贴,其实就是想看林南弦是否会吃醋,可结果林南弦不仅没吃醋,还慷慨陈词,她要跟林月吟姐妹情深?

    性感薄唇渐渐明成条直线,景祀眉眼沉了沉,周身呼啸寒风,病房里的温度骤降了好几个度,林南弦却还毫无所觉,还在一个劲儿的滔滔不绝。

    景祀对于她发生的转变感到很怀疑,于是嘴角轻启,“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啊?当然是真的!”林南弦完美的误会了景祀意思,“其实我真没有跟月小姐争的意思,你也知道,我家遭遇变故,我要不在这时候奋起反抗,怎么能保护我的家人?”

    潜台词的意思是,她是为了利用景祀,想完成自己的复仇目标,保护家人,才会继续待在他身边。

    心情忽然变得越发糟糕,怎么办?

    景祀脸长了几个度,漠然望向窗外,冷冷道,“林家二叔手头的股份现在和你持平,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林南弦十分乖巧的坐好,双手搁在膝盖前,认认真真的盯着男人仿佛冰雕的俊美侧脸,“我不知道啊,没什么打算啊,你也知道我笨吗?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呢。”

    眨了眨眼,林南弦无辜的望着景祀,还故意坐到床边,伸手挽住景祀胳膊,把头靠在他肩膀,蹭了蹭道,“所以,能不能不要赶我走?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

    感觉到女人对自己的依赖,软绵绵的话语宛如羽毛,一下一下的撩拨冰封的心脏,结冻的冰湖咔嚓出现了裂痕,叮咚几声,心湖震荡,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受用林南弦的示弱,就算是表示利用,他也甘心如饴。

    毕竟,刚开始他也是用这个理由,把林南弦抓到自己身边锁着,就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林南弦会认为自己会把她赶走?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长臂一伸将林南弦揽在怀里,大手罩住她后脑,往怀里按了按,他道,“我说了,不会赶你走。”

    明显发现身底下的身躯缓和,周身的气势也柔和下来,这表明男人不再那么生气,林南弦缓缓的舒了口气,对景祀就越发殷勤起来。

    之后,林月吟没再出现,她就自己担任起照顾景祀的事务,景祀住院期间也很享受她的照顾,总在林南弦不经意间,眼神就跟着她晃来晃去,还总是露出一副若有所思模样。

    拿过景祀手里文件。

    林南弦:“喝了药就休息会儿,不是每次喝药后就会犯困吧?现在你在住院,干嘛还这么紧张工作?”

    林南弦强制让景祀喝药睡觉。

    景祀:“……”拿着药盯了半晌,然后看了看她,没什么表情的把药吞了。

    看他这么乖巧,林南弦忍不住露出笑意。

    这几天,她趁着这机会,好好的发展跟景祀的关系,好容易达到缓和的状态,正准备让他躺下睡觉,一通电话就打过来。

    楚森开口就骂,“林南弦,你怎么回事?明明安排你拍摄工作,你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还一连失踪几天,打你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你想怎么滴?身为一个艺人,又不是个新人,你怎么能这么不专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初始技能也很猛〕〔傲世邪神〕〔误入歧途苏玥〕〔噬神纵天〕〔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娇妻似火:帝国老〕〔快穿之小黑屋警告〕〔陆凉微〕〔陈华〕〔大宇微尘〕〔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偷梗之王〕〔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秘光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