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赵建恒许绍城〕〔许邵成和沈月〕〔从捡破烂开始成为〕〔快穿之极品大丫鬟〕〔绝世战神沈七夜〕〔美食供应商〕〔贴身兵王俏总裁〕〔绝品阔少〕〔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娇妻宠不够云薇薇〕〔狗血那么近〕〔天命为凰:毒医三〕〔刀笼〕〔吞海〕〔第五浩劫〕〔原来婚浅情深〕〔来自快穿的自己〕〔原来婚浅情深〕〔爱到深处无怨尤〕〔湛廉时林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第二十九章 嫉妒
    “啊?”

    几人惊呆,宁晚喻更惊恐道:“不行,我不行的,我不会拍硬照。”

    楚森却上下打量她,当机立断道:“要不,还是你来吧,脸就p成南弦的,也不是不行……”

    “怎么……”宁晚喻推拒,被她握住手臂,哀哀恳求,“晚喻,你会帮我的吧,我真的很疼,你帮我吧,我怕要去医院了。”

    “我,我,我不会啊……”宁晚喻被楚森推过去,赶鸭子上架,“你经纪人出身,什么不会,又不拍你的脸,赶紧换衣服,快点儿。”

    说完,就让人送林南弦去医院,宁晚喻被其他助理半强迫换上裙子。

    临走前,林南弦递过来一个笑容,意味深长。

    被迫换上一条丝绸的吊带裙子,高开叉一直插到盆骨中部,长长的裙摆一直旖旎到脚踝。

    宁晚喻在导演的要求下,背过身,斜斜的凹出一个造型,两腿张开,手腕往后翻,拈成花的形状。

    旁边的鼓风机一个劲的对她吹,裙摆微微斜,等到合适的角度,导演大声说了句,“好,现在就是现在。”

    就在快要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宁晚喻心存侥幸,忽的感觉到微妙的咔嚓声,然后肩膀一轻,那一根唯一支撑着丝绸吊带裙的吊带——断掉了。

    条件反射的宁晚喻伸手就捂住胸口,蹲下来。

    “啊?!”

    现场瞬间惊呼声顿起,咔嚓咔嚓,场外徘徊的娱记记者手里相机就没停……

    状况突发,楚森迅速反应,让人隔开记者,拿过外套包住宁晚喻。

    “鼓风机停下,无关人员请离开。”

    楚森沉下脸,把场地清空,问四周,“这怎么回事?”

    助理看了看裙子,慌忙摇头说,“不知道,衣服带子忽然断了,应该是有人故意的。”

    楚森眉毛立马竖了起来,他本来就是个火爆性子,眼里揉不得沙子,立马就将所有人全都叫到面前来,环视一圈,问,“今天都有谁碰过衣服?”

    有三个人站出来。

    楚森就盯着这三人问,“你们三个,赶紧给我交代,到底是谁在南弦的衣服上动了手脚?”

    没有人吭声,宁晚喻低着头,捂着身上外套,心里慌得一批。

    “那个,楚先生,这件事就算了吧,反正也没什么,我不是艺人……”宁晚喻说话底气不足,不想继续追究下去。

    “这件事,你别插嘴。”没想楚森这么火爆,直接让她闭嘴。

    “我带的团队,出这种事,这不是打我脸么?”

    楚森很气愤,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桌上,气道,“劝你们跟我说实话,不然,被我查出来是谁。以后就别在这圈子里混了,别以为我在吓唬你们!”

    这话就相当严重了,楚森向来是爱憎分明,报复心也强,手段也很厉害,从没有人敢跟他对着干。

    可即便如此,还是没有人承认,楚森就呵呵冷笑,环着胸口道,“既然你们都不承认,那就三个人都别在这圈子里混了,你们全都被解雇了。”

    这时终于有一个人动,偷偷的瞥着旁边的宁晚喻说,“我……好像看到有人动过这衣服。”

    “谁?”楚森问。

    “就是宁晚喻啊!”那名小助理指着宁晚喻,豁出去了说道,“我就看到她坐在车里,不知道对那衣服做什么,正好我下去给你买咖啡,就正巧看到了。”

    众人立马齐刷刷的看向宁晚喻,宁晚喻一惊,赶紧摇头摆手道,“没有没有,我没有做过,这裙子不是我动的手脚!”

    她紧张的解释,“楚先生,我和南弦不是朋友吗?我怎么会对她的裙子做这种事儿呢,我不会害她的呀!”

    楚森面无表情的望着她,“真的不是你吗?”

    “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做过,对,衣服是我拿来的,可这也不能证明就是我对衣服动的手脚,这中间也有其他人接触过衣服,或许是他们!”她是绝对打死不承认的。

    “路边应该有防控摄像吧,把监控录像调出来,就知道是不是她干的了。”却没想那小助理又道。

    宁晚喻睁大眼不可置信的望着小助理,瞬间心慌。

    楚森看了看宁晚喻,眯了眯眼,察觉对方有点过度心虚了。

    就一声令下,让人把监控录像调出来。

    把摄像录像放大,虽然很模糊,但还能看出,就是宁晚喻对那衣服动了手脚。

    顿时空气安静如鸡,众人都鄙夷的望着宁晚喻。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他们这里谁都知道,宁晚喻以前是林南弦的经纪人,后来出轨林南弦的前男友。

    只是他们没想到,林南弦还会收留对方当自己的助理,都在背后暗自感叹,林南弦实在太好欺负,心也太善了些。

    可如今人家不仅不感激她的好心,还反而倒打一耙,又害她一回。

    楚森磨了磨牙,他最痛恨这种毫无下限的人,“就是当条狗,也要讲究狗格,你滚吧,滚得远远的,别让我再看见你。”

    这话真是极具侮辱性,宁晚喻眼神顿时狠厉。

    可她现在不能表现出来,就软在地上,哀求:“楚先生,你饶了我吧,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封杀我,如果你封杀了我,所有人都会……”

    所有人都会知道她做过什么,直接会被整个行业拉进黑名单,从此以后这件事就会成为她一生的污点。

    她可能永远翻不了身了。

    “这狗叫真难听,来人,保安呢,丢出去!”楚森雷厉风行,指使人把这脏东西轰出去。

    宁晚喻还想垂死挣扎,“楚先生,楚先生,我求求你,求你别这么做……”

    宁晚喻被保安架着出去,丢到外面大马路上,要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早就等待的记者上来就是一顿狂拍。

    “走开,啊,走开,谁让你们拍的,滚啊!”宁晚喻现在多狼狈,浑身就穿三点式,外套被楚森拿走丢垃圾桶了。

    一帮子记者追着她拍,宁晚喻捂着脸,捂着胸,到处乱跑。

    顶着这么多人指指点点的视线,恨的差点把手掌心给戳烂。好容易拦到一辆计程车,她钻上去,一路被司机恶心的视线视奸。

    宁晚喻蜷缩着,屈辱得眼泪直流。

    她只是想给林南弦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结果楚森反击这么狠,直接把她从行业中除名。

    她现在找不到工作,房子也被收回,满身的贷款。

    谁都不敢雇佣她,谁也不会搭理她。

    更不会借她钱。

    包括顾仁泽!

    她一瞬间,从天堂踩进了地狱。为了还钱,她只能去借高利贷,结果债台高筑,没了办法,她只能去勾搭那些有钱的老板,给他们陪酒。

    每次倍受侮辱时,每次被酒灌的痛哭流涕,还被要求只能笑时,她心就腐烂成剧毒,每天散发恶臭,流出屈辱的浓汁。

    尤其在一次高级会所里参加晚宴,看到林南弦高高在上走个过场,一颦一笑都艳光四射,令人垂涎,而自己蜷缩在男人怀里,像个臭水沟里的老鼠,躲躲闪闪时,她终于濒临爆发。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她林南弦就能得到一切,凭什么那个蠢女人就运气这么好?!

    她恨啊,不甘心啊!

    一股毁天灭地的仇恨侵蚀了她,让她双眼血红,面目狰狞。她抖着手,龟缩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将通讯录里那些特别没有备注的号码调出来,按通。

    呼哧呼哧道:“喂?是我,有个活给你们干,干了就能大赚一笔,以前欠你们的,也可以一笔勾销……”

    挂了电话,她露出恶毒的笑容,哼着歌,一边喝酒,一边在屋子里晃来晃去。

    马上,马上她就能……

    这边,一名小助理来到林南弦身边,轻声道:“南弦姐。”

    “嗯。”林南弦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小助理,微笑,“你做的很好,这是给你的报酬,拿去买两件好衣服。”

    “谢谢,谢谢姐。”

    楚森一阵操作猛如虎,他直接打了几个电话,找出那几个小狗仔,问他们到底是从哪儿找出的这些信息。

    接着,顺着对方的ip地址查过去,直接锁定,散布不实谣言的人是谁,果然如林南弦所料,就是宁晚喻。

    这下真相大白,然后楚森让公关部直接处理,起诉宁晚喻妨害个人名誉,并将种种事实发布到官网公布,不到一天的功夫,就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反转,而宁晚喻这个前前任经纪人和前任助理,是彻底的凉了。

    多少吃瓜群众完完全全被这个女人给恶心到,纷纷在网上表示,“这要是我闺蜜敢这么对我,我分分钟要她后悔活在这世上!”

    “天哪!太恶心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心理扭曲吧。”

    “果然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估计那个影后的前男友也不是什么好鸟,两人配一对儿,把咱们影后给摧残的哟,可怜哪!”

    从头到尾,林南弦都没有表态过任何事情,没有发表过任何声明,但光是楚森的几份声明,就已经让众人脑补了一出林南弦被各种侮辱陷害,最后却只能忍气吞声的可怜形象。

    一时间赚足了观众的同情分,又在无形中刷了一波热度,同情通常是最好的好感催化剂,会让观众对林南弦开启滤镜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初始技能也很猛〕〔傲世邪神〕〔误入歧途苏玥〕〔噬神纵天〕〔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娇妻似火:帝国老〕〔快穿之小黑屋警告〕〔陆凉微〕〔陈华〕〔大宇微尘〕〔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偷梗之王〕〔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秘光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