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仙鸦隐〕〔乾忆万古〕〔美食从和面开始〕〔狩魔猎人的副本系〕〔回到明朝去种地〕〔一剑〕〔恋爱从爱情公寓开〕〔致我冰封的故乡〕〔狂神日志〕〔这个女神可以退货〕〔我从未见过如此厚〕〔我老婆被夺舍了〕〔我主运道〕〔不太正经的末世之〕〔最后的圣杯战争〕〔仙侠世界里的男配〕〔一品吃路〕〔我要不要修仙〕〔疯狂设计狮〕〔妖气好重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第四十七章 偷梁换柱
    听邱师母讲起他大学时的那些事,林南弦有点入神,忽然发现自己好像看到另外一个不同的景祀。

    对男人了解的越深,她就发现自己好像更喜欢他一点。

    尤其见到景祀这么认真的替她绸缪,还带她来见导师,找老师补习,她就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想利用他?

    一旦开始利用心就不再单纯。

    迟来的愧疚感翻涌而上。

    导致后面吃饭的时候林南弦都心不在焉的,景祀发现了,默默替她夹菜,替她挡下邱老师和阿姨的问题。

    直到他们告辞回去。

    “你怎么了?”景祀看着林南弦落落寡欢,奇怪的问,“在想什么?”

    林南弦转眸望着景祀定定的看着也不作声。

    在心里回答,我在想你,一直在想。

    她现在承认自己更喜欢他了,可又明白自己不该喜欢他,为了防止悲剧发生,林南弦觉得,她应该强制自己疏远对方。

    这样对自己对景祀都好。

    扭过头望着窗外,林南弦叹息,“我只是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能不能让司机开快点。”

    说完就靠着车窗闭上眼睛,坐在离景祀最远的座位的另一边,拒绝继续谈话。

    感觉被疏远,景祀有点莫名其妙,他定定望着闭目养神的林南弦,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怎么了?他是不是做错什么惹林南弦不高兴了?是怪自己带她来见自己的导师?

    她很反感吗?

    为什么?

    景祀动了动唇,很想直接问出来,可林南弦已经闭上眼,像是睡着,拒绝的姿态很明显,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只淡淡的命令司机开快点。

    刚刚还和谐的气氛,这时又变得压抑无比,景祀单手助着下颌也望着窗外,心里感觉很憋闷。

    到家后,景祀率先开车下去,头也不回的上楼,林南弦站在身后看他风一样的走远。

    当场愣了愣,慢慢垂下眼,握了握手。

    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回到了冰点,景祀或许被她的态度弄得很不爽吧,看都不愿意理她了。

    失魂落魄的回自己房间啃书,她却一个字都看不下去,只觉得烦闷丢开书,钻到被子里,蒙着头睡觉。

    明明是自己先疏远对方,可到头来却被景祀突然冷漠的态度伤到,也真是可笑!

    她不知不觉睡着,一觉醒来发现身边没有人躺过的痕迹,景祀昨晚上没回来睡,林南弦心里又空荡荡的。

    偌大的房间,林南弦坐在床中央,默默垂着头,直到手机铃声打破沉寂。

    小助理告诉她今天要出外景拍摄,让她赶紧收拾自己,马上过来接她。

    林南弦答应,迅速收拾了一下自己,出来时看到饭厅的桌上放着早餐,她愣了愣,随便吃了几口,出去了,今天要拍的外景在一处深山。

    现在已经夏末初秋,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炽热,山里晒得到处一片灿烂,人要是拿眼看着还有点刺眼。

    换好妆容,在林子里走动,嗡嗡的声音还有蚊子在乱叫,突然脖子一疼,林南弦啪的一声,就从后脖子上抓了一个蚊子。

    小助理如临大敌,“快看看快看看,有没有咬出包啊?今天有近景的!”

    “没关系的,就是被蚊子咬了一口而已。”林南弦摸了摸后脖子,没发现起疙瘩。

    小助理却不满意,拿驱蚊剂在她身边方圆一米之内到处乱喷。

    “这什么鬼地方啊?怎么这么多蚊子?可别咬坏了。”

    林南弦觉得好笑,“只是蚊子而已,注意一点就好了。”

    她觉得没什么,以前去更差的环境,也拍过戏,还有一次她还被蛇咬过呢,只是蚊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那边突然尖叫一声,林南弦抬眼看去,就看到林月吟很厌恶的拿袖子捂着脸道,“好多蚊子呀,怎么这么多蚊子,驱虫剂呢?快拿驱虫剂过来,这么多蚊子怎么拍啊!”

    她的助理连忙拿驱虫剂过去。

    可明显的林月吟还是不满意,一直咋咋呼呼的说这些蚊子真讨厌,她很不喜欢,为什么一定要在林子里拍?不能在空地上拍吗?那里的蚊子少一点。

    林南弦轻轻笑了笑,转过头继续看自己的剧本,两耳不闻窗外事。

    林月吟没想到出个外景而已,没半小时就被蚊子咬了两个包,手臂痒的很,她抓来抓去又害怕抓住痕迹,实在烦了,干脆就提出,她要找替身替她演,反正这次外景大多都是背影和打斗戏,她找替身也没什么。

    可他们导演向来拍戏就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尽量让演员自己来,不是万不得已就不允许用替身,可林月吟的经纪人坚持,导演只能黑着脸做出让步。

    之所以让步,也是因为懒得搭理林月吟,这位祖宗事儿多,别让她演了,又这事儿那事儿搞得整个剧组的人都拍不下去。

    于是他们剧组的人都整装待发,站在自己的位置,紧锣密鼓的开拍,而林月吟就特别闲着在旁边晃荡,自己玩自己的,她玩也就算了,还要助理给她打伞,喷防晒雾,打扇子。

    与另外一边剧组里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有一拨登山客正好在附近登山,听说这边有剧组拍戏,就故意绕道来这边看看,躲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后,发现林月吟用替身这一点,于是就偷偷掏出手机,拍了很多照片,还录了视频。

    准备带回去后卖给娱乐记者,好好赚一笔。

    乖乖,最炙手可热的剧组中的空降女二号,公开用替身耍大牌,其他人都乖乖的自己上戏,这个女二号何德何能还要用替身自己在旁边玩?

    是背景太深厚,还是道德太沦丧?

    这组照片和视频被卖给美心娱乐,下面的人把照片发给自己的上司审核,而这个上司不是别人,却正好是林月吟的好朋友,著名娱记大哥。

    娱记大哥看到这组照片的时候,立刻坐直了身,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让下面先把这个新闻给摁下了!

    他转头就联系林月吟。

    正在酒店休养生息的林月吟,接到好朋友电话,笑眯眯的喂了一声,慵懒的涂指甲油。

    “怎么有空找我啊?”

    “你说怎么有空?”大哥语气可不轻松,皱着眉道,“你最近是不是在拍外景?”

    “是啊。”林月吟怔了怔,问道,“怎么了吗?”

    “还怎么了?你自己看看我给你发照片啊!”大哥手指连动,把照片就发给林月吟让她自己看,“你在外面拍外景还用替身,早就被人拍到了,要不是我摁下,现在外面都传的满天飞,你这人设还要不要?”

    林月吟微微惊讶放下指甲油,皱着眉头,把照片完全翻了一遍,挺无语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被人拍的?那地方人挺少的呀!”

    “少什么呀?天下就没有不漏风的墙,剧组里的人吃外食都有可能!”大哥翻了个白眼,手指敲着桌子道,“你这几天出来混,好歹也注意点形象,这次正好撞我头上,下次该怎么办。”

    “好啦好啦,谢谢你,你最好了。”林月吟看她气呼呼的,连忙温柔安抚,忽然灵光一闪,问道,“那这组照片你准备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咱俩这关系我只能帮你把这照片弄消失啊!”大哥面无表情的说道。

    林月吟笑了,“别呀。”指甲油已经干了的纤细手指,将照片又上下翻了一遍,问道,“你不觉得这照片有点模糊,上面那个人看起来很像一个人吗?”

    “像谁?”大哥被她问得一愣,也对那照片看来看去,“这不就是你吗?”

    林月吟撇了撇唇,笑着道,“大山,那你不觉得我很像一个人吗?”

    大哥一愣,慢慢坐起来,眉头紧皱道,“你的意思是林南弦?”

    “是啊。”林月吟笑了,“你帮我把照片试试弄成林南弦看看,再发出去。”

    “你这么说的话你们俩还真的有点像,不如那就试试?”

    大哥摩挲下颌,犹豫片刻后,敲板定案。

    跟林月吟比起来,她是新人,可林南弦的话题性很高,如果换成是她,这新闻一定会大热。

    “那就拜托你了。”林月吟笑了笑,挂了电话,又慢悠悠的拿过指甲油,哼着歌,把最后几根手指也涂的满满的。

    在外面拍外景,预定时间是一个星期,可是才刚拍了一天,外面就铺天盖地的冒出他们剧组在外拍外景的消息。

    里面惊现林南弦用替身耍大牌的照片。

    瞬时间,林南弦又被推向风口浪尖,被人口诛笔伐,林南弦知道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是蒙的。

    她看了看新闻里面的照片,发现对方无论是服饰还是侧脸,都跟自己很相似,可那个人却不是自己分明是林月吟。

    而昨天整个剧组用替身的也只有她一个人,怎么外面拍下来却变成了自己?

    这真的是好好的拍着戏呢,突然锅从天降。

    心里不爽是肯定的了。

    助理告诉她或许是因为她的话题性比较高,那些狗仔队就故意炒作话题,把她弄来顶缸。

    林南弦很烦,再怎么样都不应该妨碍别人名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初始技能也很猛〕〔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以情为陷:总裁的〕〔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掌上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初笺〕〔娇妻甜蜜蜜:老公〕〔快穿之小黑屋警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