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战神江策〕〔江策丁梦妍〕〔冷酷爹地娶一赠二〕〔锦绣女娇医〕〔归道记〕〔修炼从解码开始〕〔重生之为蚁〕〔擎天者〕〔中世纪的猎魔人〕〔变成血族是什么体〕〔日常系修仙游戏〕〔噬元武装〕〔老家谱〕〔直播之狩猎荒野〕〔重生从狼堡开始〕〔妖灵天道〕〔仙气空间〕〔今夜星辰似你小说〕〔神级狂婿〕〔美女总裁的超级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第五十二章 约定
    景祀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点头说,“你喜欢就好。一个人能成长,确实不错。”

    “是吧,那我要过去继续成长了,你忙吧你。”林南弦尴尬的敷衍过去,转过身就滴溜溜跑到阳台,一屁股坐到躺椅上,拿剧本捂着脸,疯狂的无声尖叫。

    往事不堪回首,林南弦生无可恋的想,她好想不认识以前的那个愚蠢的自己。

    看林南弦慌不择路的跑了,像一只受惊的猫,景祀嘴角忍不住往上弯,不疾不徐的用手指按住。

    能变聪明点确实是好事,至少懂得反击别人保护自己,他也有就不用那么担心。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林月吟又发了一条短信,看到短信内容,景祀眉眼跳了跳。

    想起十几年前的事。

    他抬头看看阳台的方向,起身出门。

    来到约定地点,一片洁净的沙滩,海鸥飞落,不远处坐落着一间带花园的海景别墅。

    在别墅前面,浪花的尽头,正站着一个纤细身影。

    海边的风很大,天很蓝。

    林月吟香槟色的连衣裙被风吹得猎猎作响,黑色长发也随风舞动。

    眼见一幕美得象画,跟记忆中的一幕重叠,景祀停下车,脑海里冒出一阵闷疼。

    太阳穴一鼓一鼓的,像有人拿着钻子拼命往里钻,这疼感来得快去得也快,景祀闷哼一声,只拿手撑着头缓了一会儿。

    再抬眼时,额际冒出冷汗,他在想追着记忆回想,却再想不出什么。

    若有所觉,林月吟转过身,看到遥远的沙滩那边,景祀向着她的方向一步一步走来,她心跳动一瞬。

    随机攥紧了手里的东西,有点紧张,这几个月景祀不见她,她也没办法接近景祀,她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景祀不见自己了?

    难道,景祀想起什么了?

    她再也按捺不住,就使了点手段,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我在别墅的花园等你,你来见见我吧?”

    她知道景祀一定会来。

    因为在男人的记忆中,这海景别墅,这片沙滩,是很重要的地方。

    可为什么重要?景祀不记得了。

    等她讲完这一切,焦躁恐慌情绪已经被收敛殆尽,她主动来到景祀面前,昂头浅笑。

    “你来啦,能跟我一块散散步吗?”

    景祀颔首,只轻轻的看了她一眼,视线就转到其他地方,一落到远方就收不回来,茫然地像在找着什么。

    林月吟心头一动,主动挽着他的胳膊,跟他一块儿往海景别墅的花园里走去。

    “这座花园是我们一起布置的,你还记不记得?”

    景祀顿了顿,盯着在花园里的一草一木,摇了摇头,“抱歉,记得不是很清楚。”

    高高悬起的心落了几寸,景祀他还没有完全想起来,她压抑嘴角往上扬,又转头倒退着问,“那你还记得你跟我在这里做过的约定吗?”

    “约定?”

    景祀怔了怔,迎着风站在她面前,一丝不苟往后梳的头发被风吹下几缕,落在他俊逸的眉间。

    从来幽深镇定的眸子闪过迷茫,像蒙着一层水雾。

    他想了很久,眉头皱的越来越紧,脸色越来越白,他不知道是林月吟心跳也越来越快。

    终于,景祀撑着额头,放弃回想,他有些懊恼的表示,“对不起,以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但是......”

    他重新抬起头来黑瞳晶亮,“我记得我会保护你,一辈子都保护你。”

    林月吟眼前一亮心骤然落了地,脸上泛起欣喜的表情眼里还泛起泪花。

    “景祀。”她转头扑进景祀怀里,手紧紧的圈着景祀胸膛,头挨着他心脏的位置蹭了蹭,低声呢喃,“我还以为,你为了别人,再也不记得当年对我的承诺了。”

    听她这话,景祀略微皱了皱眉,很快恢复平静,单手握住她肩膀,不轻不重往后推。

    当两人四目相对他才说,“我会保护你,就像兄妹那样。”

    “兄妹?”林月吟瞬间僵硬,愣了好久才颤抖着问,“为什么是兄妹?”

    景祀扭过头,望着远方说,“只能是兄妹,我对你只有兄妹的感情。”

    “可是我不要!”林月吟回过神,很坚定道,“我对你不是兄妹的感情啊,景祀你知道我心意的我从小就……”

    “月吟!”景祀垂眸凝着她,神情严肃,有些不耐,他每次露出这种表情,林月吟就会让步,不敢多说。

    景祀将她推开,毫不犹豫往后退了两步,认真的告诉她,“我们只能是兄妹,没有别的可能,放弃吧。”

    “不,我不放弃!”林月吟追在他身后,硬是抓着他胳膊问,“我为什么要放弃?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突然之间要跟我当兄妹了??是因为别人吗?因为林南弦,你爱上她了?”

    原本不做声的景祀听她提起林南弦,下意识的就摇头否认,“不是的。”

    林月吟含着眼泪,定定的望着他:“不是什么?你敢说你没爱上她?”

    “我没有。”景祀皱眉否认。

    林月吟质问:“你没有,你为什么要把她抓到你身边,不放她走?”

    一下被问到了点子上,景祀虽然下意识否认,但他找不出回答林月吟质问的理由。

    他为什么抓着林南弦不放,因为那张相似的脸?

    他内心知道不是的,他第一次看到林南弦时,只觉得她很熟悉,想把这个人抓到身边,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猎物一旦抓到手里就不愿放手,于是就一直拖到现在……

    “你在想什么?”林月吟发现,景祀在她面前都还在出神,是不是在想着林南弦呢?

    她承认自己嫉妒了,眼中泛起恨意,她质问,“你回答我啊,你在想什么?你为什么不放她走?”

    她生气的拔高了音调,眼泪哗哗啦的流,景祀蹙眉盯着她,掏出手帕塞到她手里。

    “别问了,我不想再讨论这件事,你累了,我让人送你回去。”说完景祀转身就走。

    林月吟上前追赶景祀,“景祀,你站住,我们话还没说清楚呢,你跑什么?”

    景祀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渐渐的她跟不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景祀钻进车里开车离开。

    “景祀!”林月吟急得跺脚,大声喊了一句,声音被风吹散,也没办法留下那人。

    海风呼啦一下,在耳边鼓噪,将她留下的眼泪吹到沙滩,转瞬流入沙中,痕迹全消。

    林月吟默默的站在原地,手指紧紧的攥住,用力到浑身发颤。

    她知道景祀动摇了,从一开始就知道!

    景祀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林南弦正趴在床上看书,见他回来,就好奇的问,“你干嘛去了?身上怎么那么多沙?”

    景祀一路走,身后地板一路留下沙土。她就一时好奇,随口问了一句,也没指望对方回答。

    “去见了个朋友。”景祀瞥她一眼,把身上的衣服脱了,穿着睡衣走进浴室。

    林南弦看着地上堆着的衣服有点不顺眼,就走过去帮他把东西捡起来,好好的阿玛尼西装被弄的不成样子,她抖了抖,一样小东西忽然掉了出来。

    林南弦还以为是袖扣掉了,连忙蹲下去捡,一摸起来却发现是一条女子手链,很纤细,上面吊坠很特别,是细细的红色的宝石。

    这样的手链,她只在一个人手腕上见过,这不是林月吟的手链吗?

    怎么会在景祀身上……

    林南弦怔怔的拿手指勾着这条手链,不错眼珠子的看。

    慢慢的小脸渐渐冰冷。

    所以,景祀刚刚去见的朋友是林月吟,他们俩出去约会了,去沙滩?

    脑海里想起黄昏月下,白色沙滩海鸥阵阵,一男一女宛如璧人抱在一起,牵着手,在沙滩上留下一串又一串脚印……

    这场景确实挺浪漫的,就是想起来挺扎心。

    猛的站起来把手里东西丢地上,林南弦气得恨不得上去狠狠踩几脚。

    后来又觉得,为了这种事情生气的自己很愚蠢,跟以前到底有什么差别?

    她该做的就是应该自觉一点。

    于是转身上床,拿过书认认真真的看。

    景祀擦着头发出来,看到林南弦还躺在床上看书就走过去,也在床上躺下来,却没有看文件,而是转头看她。

    “时间已经不早了,睡吧?”景祀轻声问,林南弦毫无反应,继续看自己的。

    发现林南弦脸色有点冷,景祀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导致她心情不好。

    “你怎么了?谁惹你了?”景祀想了想,故意凑近她,手刚要越过她肩头,将她抱进怀里。

    林南弦就猛的往下一躺,手里剧本往床头柜一放,扭过头背对他说,“我累了,要睡了,关灯吧。”

    景祀的手还悬在半空,愣了片刻,乖乖的把灯给关了,景祀躺下,侧身对着林南弦慢慢靠近。

    手刚攀上林南弦的腰,就被啪的一声打了一下,狠狠的扔回来。

    林南弦闷声闷气的道,“我明天还有工作别碰我,睡你那边去。”

    他只是想像以前一样抱着林南弦睡觉,心里也确实想跟她亲近亲近,结果林南弦冷脸拒绝,他也不好勉强,只能睡到自己那边,规规矩矩的望着天花板,皱眉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异世之召唤铁甲雄〕〔初始技能也很猛〕〔傅元令〕〔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噬神纵天〕〔变身之幻梦游戏〕〔婚约已至总裁求娶〕〔仙武帝尊〕〔霸总与他的小奶猫〕〔魔罗剑神〕〔染血的太刀〕〔极品老木匠〕〔化龙劫〕〔失婚〕〔我继承了电视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