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拒嫁豪门千金强势〕〔赠你一世情深〕〔赠你一世情深〕〔顾霆琛时笙〕〔女总裁的终极保镖〕〔我要的是你爱我〕〔医品狂少〕〔江唯林南烟〕〔沈蔓歌叶南弦〕〔尖峰战神〕〔阮白〕〔新婚娇妻宠上瘾沈〕〔爱你成瘾:偏执霸〕〔陈锋〕〔丁飞〕〔唐牧〕〔苏桀然〕〔空间田缘之农家小〕〔日月风华〕〔都市之修仙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第五十四章 心凉了
    “前,前辈,我有件事情想咨询您……”

    林南弦还没走出片场就被一个小明星给拦住了,她心里很着急去看景祀,很想说别找我,我很忙,可小明星说的很大声,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她不想明天的头条是,“林南炫耍大牌,看不起十八线的小明星”,只能耐着性子听,但她越听越觉得哪里不对,因为小明星说了一大串都在绕弯子,没有一句话是在重点上。

    很快,南弦就想起这个小明星有点眼熟,好像经常在林月吟身边看到。

    对了,林月吟呢?

    桃花眼连忙在片场寻找,刚刚还四处刷存在感的人,此刻连个人影都没有。

    南弦回过味来意识到自己被林月吟给算计了,漂亮的眼眸里多了一抹冷色。

    她打断小明星的没话找话,直言低声警告,“我知道你是替林月吟绊住我,我劝你最好不要惹怒我了,识相点把戏做足,自己退场。否则楚森的脾气,你是了解的,上一个没事找事得罪我的人,已经被他雪藏了,你也想试试吗?”

    小明星成功被吓到了,她都不敢去深思林南弦话的真假,直接改口高声说,“我懂了,多谢前辈指教!”

    并弯腰致谢。

    当她直起身时,林南弦人已经不见了。

    玫瑰天堂,沈秘书站在包厢门口焦急的等待着,可他终于见林南弦到了,却不着急让她将景祀带走了,而是阻拦在门口,神色尴尬地说:“那个不好意思啊,林小姐,景先生已经不需要您了,我看您应该挺忙的吧,要是您忙的话,您回去忙自己的吧!”

    他这话明显的前后矛盾。

    林南弦拧着黛山般的远眉,语气很差地质问,“沈秘书,你这是在逗我吧?”

    “没,没有!林,林小姐,您听我解释。”沈秘书哆嗦着,浑身冒冷汗。

    他也不想这样的,他只想林小姐过来将景少接走的,可谁知道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还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林南弦看他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里多少也清楚了些,璀璨的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阴沉沉地盯着沈秘书背后紧闭的包厢门。

    恰在此时,门里传出一声惹人遐想的甜腻喘息。

    “景,你别这样,人家不要……”

    这声音一听就是林月吟,林南弦表情直接从阴沉变成了暴怒,她猛地一把挥开挡路的沈秘书,直接踢开包厢的门,来势汹汹,形似抓奸。

    包厢内的软塌上,景祀靠在林月吟的身上,两人身体亲密地纠缠在一起。

    像是一盆冰水在冬日里兜头浇下,林南弦的脸色惨白一片。

    景祀背对着她,林南弦看不到他的表情变化,但她清楚的瞧见林月吟绯色的脸上满是得意,她并不惊讶林南弦的出现,甚至丢过来的眼神里多了丝挑衅。

    林南弦将自己的唇瓣咬得死死的,恨不得咬出血肉来,这样才能抵消她心底刀割般的痛意。

    她很想过去将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拉开,直接给林月吟一巴掌,然后质问景祀,在他眼里,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但她拿什么立场这么做啊?

    一开始就说好的,她和景祀在一起只不过是想利用他保全林家而已,别的她不奢求的。现在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反悔,贪心得到更多?

    这对景祀不公平,她已经利用了他,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林南弦在包厢门口足足站了一分钟多,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那么久。

    期间,景祀的脑袋一直埋在林月吟的颈肩,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连一个眼神都不稀罕施舍她一个吗?

    罢了,罢了!

    林南弦彻底心死。

    好在她原本的计划就是有自己事业,不用再依赖景祀。时机刚刚好,她有理由狠心逼自己离开,算是成全景祀,也是成全了她自己。

    于是,她转身走了。

    沈秘书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更别说拦着了。

    绕过走廊尽头的拐角,在人看不见的楼梯角落,林南弦捂着双眼蹲坐了下来,她无声地呜咽着,肩膀起伏很大,感情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深刻,尤其她面对的是景祀这样优秀完美的男人,她沦陷得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深。

    离开景祀,让南弦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少了一大半的血肉。

    等她好不容易整理好情绪准备离开,两只眼睛红肿的像两颗水蜜桃。

    无奈,林南弦只好掏出墨镜带上。

    经过一楼包厢的走廊时,她还没得及发出尖叫声,突然打开的一个包厢里伸出一只手,捂着她的嘴巴,将她整个人给拖了进去。

    “呜呜呜……”林南弦拼命地挣扎,墨镜在挣扎中掉在了地上。

    “嘘,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绑匪的话戛然而止,发出惊呼,“林,林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立刻放开林南弦,站到她面前,虚弱地说:“是我,林姐,苏央!”

    南弦一获得自由,立刻退后了一大步。

    很快,她也认出苏央来,开口刚要质问他,眼睛就先看到了他浑身是血,尤其是被捂着的左腹部,像是破了一个洞般,还在往外流血,吓得林南弦没多思考就又走回去,伸手主动帮他捂住止血。

    “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苏央已经撑不住了,整个人往地上倒,好在南弦及时用身体撑住了他。

    “谢谢你,林姐。”苏央冲她讨好地笑了下,还是那个腼腆的新生代小鲜肉,笑容明亮又干净。

    林南弦直接瞪了他一眼,怒道:“你想死吗,快说发生了什么事!”

    苏央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黯然,他要怎么跟她说,难道直接跟她说,是他亲哥哥在追杀他?

    他说过,绝不能给林南弦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

    “林姐,你别多问,只单纯的相信我,好吗?”苏央冲她挤出一个虚弱笑容来,眼神真挚。

    什么叫单纯的相信他?

    他肚子上可是破了一个洞啊!

    林南弦瞪了他好一会,她感觉到苏央的体温似乎开始下降了,心里一阵后怕,率先败下阵来,“好,好,我答应你,我不多问,我叫救护车,我们去医院。”

    “别,别叫救护车,也,也不能医院。”苏央连忙阻拦,解释道:“我们是艺人,我不能上头条!”

    是讲这些的时候吗?

    可他眼神坚决,大有宁愿死在这里也不去医院的意思,林南弦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冲他吼道,“不叫救护车,又不能去医院,你是要我眼睁睁看着你死吗?”

    苏央忽地又笑了一下,没来由地说了一句,“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林南弦气急,他都要死了,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苏央察觉出她怒了,连忙又道:“我有个朋友叫白夜,他是开私人诊所的,你送我去他那儿就好了。”

    林南弦没心思跟他说别的,连忙追问了地址,就赶紧扶着他,避开人群去地下停车场,用最快的速度将人送到了他说的那家诊所。

    到地方的时候,他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昏迷了过去。

    林南弦吓得拼命按诊所门铃,有个带着金丝边眼睛的白衣男人带着一脸恼怒走了出来,当他看到苏央的脸那一刻就变了脸色。

    在他的帮助下,两人将苏央抬进了诊所内唯一的病床上。

    诊所里就他一个男人,南弦猜想他应该就是苏央口中的朋友白夜了。

    他手脚麻利,动作专业,表情也镇定自若。

    林南弦站在旁边看他熟练地给苏央处理伤口,心里对诊所太小,设施也不够完善的那点偏见渐渐消失不见。

    南弦看他得空,便问,“他会没事吧?”

    白夜侧头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伤口只是看着流血多,但并没有伤及内脏,等输血结束,他就会醒来。”

    “那就好,那就好!”

    南弦拍着胸口,彻底放心,但眼前却多了一只修长的手,手里捏着一块白色湿毛巾。她不解地看向白夜,眼神询问怎么了?

    “你的眼睛!”他简单的解释,视线转向了旁边的小镜子,示意她自己看。

    镜子里,南弦的眼睛还肿着。

    “谢谢!”她尴尬地道谢,伸手接过毛巾,发现毛巾还是冰的,暗道当医生的果然细心。

    他还提醒林南弦,说:“为了苏央的安全着想,请你暂时不要离开,一切等他醒来再说。”

    她想着自己本来也没别的事,加上景祀的事,更不想回别墅,就答应留了下来。

    苏央一直到晚上才醒来,他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林南弦站在床边拿着响个不停的手机不接,两眼发愣,眸色有异,他声音沙哑地问:“怎么了?”

    林南弦惊得回过神来,挤出了超级难看的笑容,支吾,“你,你醒啦,我,我看到你手机响了,就拿起来看了一眼。”

    她很不对劲!

    苏央撑着身体坐了起来,从她手机拿过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来电显示名字是“景祀景”。

    他狐疑地看了一眼林南弦,当面接通了电话。

    半响后,他挂了电话,表情震惊地看向林南弦,不敢置信地对她说:“景先生出了车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曜天之刃〕〔以情为陷:总裁的〕〔大道纪〕〔误入歧途苏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江唯林南烟〕〔初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