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帝剑尊〕〔光怪陆离侦探社〕〔祁爷的小祖宗甜又〕〔司礼监〕〔画堂归〕〔我家皇后管不住〕〔我要做圣皇〕〔武破虚空靠打卡〕〔偏执裴爷的重生小〕〔我靠炼丹发家致富〕〔蒋先生的小娇妻〕〔穿书后我撩的反派〕〔军师威武〕〔我真的控制不住自〕〔都市绝品狂尊〕〔前方高能〕〔不败战狼〕〔这是病,得治[快穿〕〔非酋变欧之路〕〔我真是太阴险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第五十五章 除了她都不行
    景祀怎么出的车祸?

    这就要回到几个小时前,林月鸣在片场偷听到沈秘书给南弦打电话,告诉她,景祀喝醉了,让她将景少给接回去。

    林月鸣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立刻叫来一个平日跟在自己身后献殷勤的十八线小明星,承诺只要她帮自己拖住林南弦一会,日后就会给她介绍好资源。

    然后她按照偷听到的地址,以最快的速度开车赶到了玫瑰天堂。

    以她对景祀的重要性,沈秘书根本不敢拦着,她很快就看到了醉得不省人事景祀。

    有的人天生被上苍眷顾着,景祀就算喝醉了姿态不雅地趴在桌子上,看起来依旧赏心悦目,枕在手臂上侧颜样貌俊美无俦,硬朗的轮廓仿佛上天独造,五官精致,平日里深如长渊的黑眸此刻紧闭着,眉峰蹙起,像是有数不尽的忧愁般

    林月鸣看得一阵心疼,伸手过去就想替他抚平,但还没有告诉,就见景祀削薄的唇瓣开开合合,似在低语,只是声音太低,她听不见。

    于是,她稍稍靠近了。

    “南弦,南弦……”

    他喊得是林南弦的名字,可以想到林月吟听清楚后,脸色有多难看。

    景祀是多么冷傲自持的一个人,她最清楚不过了。如此般的人物醉酒后喊着那个贱人的名字,可见那个贱人在他心里已经到了多么重要的程度。

    嫉妒的焰火在林月吟眼底翻滚,她说什么也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让那个贱人看清楚现实,她和他景祀才是天生一对。

    至于贱人该滚多久就要滚多远。

    她脑海里飞快地想着办法,瞧见旁边供客人休息的软塌后,生出一个计谋来。

    等于林南弦终于赶到时,她就看到了两人姿势亲密的纠缠在一起,景祀虽然穿着还算完整,但林月吟上衣直接失踪,半边浑圆露在外面,肌肤胜雪,上面红痕点点,惹人遐想……

    林南弦被自己的眼睛给迷惑了,以至于并没有留意到事情有哪里不对。

    她没有注意到景祀虽然压在林月吟身上,可从头到尾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准确地说,他醉的不省人事了。

    其实她踢门的动静也惊醒了他,只是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身体沉重,他半梦半醒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迷迷糊糊中闻到刺鼻的香水味才恢复一点神智。

    可这是林南弦已经走了,林月吟瞧见他醒来,立刻含羞带怯地搂紧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娇滴滴地说:“景,真好,我,我终于是你的人了!”

    景祀毕竟是景祀,就算有醉酒的后遗症,也很快理清楚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眼前触目的雪白,表情冷凝,眼底是触不可及的冰霜,他低声警告,“放开我!”

    林月吟想说“我不”的,可一触到他宛若看死人般看自己的眼神就吓得及时闭嘴,抽回了双手,可她又不甘心自己都快脱光了,他却什么都没做。

    “景,我……”她咬了下唇瓣,尴尬地想要讨好他,却被他扫过来的一个眼神,再次吓到失语。

    景祀冷着一张脸将沈秘书叫了进来,让他将刚刚发生的事统统告知,沈秘书尽忠职守地汇报过程,事实多林月吟有多不利,她自己心里清楚。

    再沈秘书诉说是,她拼命地摇头,捂着春光乍泄的胸口辩解,“景,不是那样的,你别听他胡说,我,我只是太爱你了,一时昏了头,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是,对,是林南弦,是她让我来的,然后你把我当成了她……”她还试图把脏水往林南弦身上泼。

    景祀看都没再看她一眼,更别说听她的辩解了。

    他听完沈秘书的汇报,得知林南弦刚刚来过,看到他和林月吟抱在一起,然后跑走的事,寒霜布满棱角分明的脸,大步流星地追了出去。

    但这时林南弦已经扶着未央从地下停车场开车走了。

    他开车在玫瑰天堂附近绕了一圈又一圈,也回了家里,还去了片场都没有找到林南弦,打她的电话,直接是关机的状态。

    林南弦关机单纯就是想躲着景祀,她想自己冷静一会,需要时间和空间做更多的思考。

    她魂不守舍地待在诊所里等待苏央的苏醒,帮忙整理衣物的时候,在苏央的口袋里发现了一部手机,她以为是苏央的,其实是她自己的,之前不小心落进他口袋。

    她看手机关机以为是没电了,就想开机看看,要不要帮忙充电。

    这一开机,就接到了景祀的电话,再然后苏央醒来,从她手里拿过电话接听,接着就听到他说:“不好了,景先生出了车祸。”

    好好的,怎么会车祸呢?

    林南弦感觉是想被雷劈一般,整个人都晃了晃,差点没站住。

    苏央吓得连忙伸手要扶,“林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没事!”南弦及时扶住了墙壁,冲他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可难看的脸色,好像生了重病的那个人是她一样。

    苏央很着急,忙喊白夜进来看看。

    “我真没事!”林南弦直接推开白夜,边说边往外走,“我要去医院,你没事了,我也没必要在这里呆下去了。”

    苏央立刻朝白夜使了个眼色,冲她背影喊道,“林姐,你不能走!”

    白夜会意,高大的身体直接站在房门口,无声地阻止她离开。

    林南弦看了一眼像一堵墙一样堵在门口的白夜,皱起了好看的远山眉,回首质问苏央,“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因为……”苏央找不到理由。

    “你要是怕我离开会对你的安全造成威胁的话,那你大可以放心,我既然帮了你,自然会帮到底,守口如瓶的。”

    “不是的,林姐。”苏央着急喊道:“我没有怀疑你,我相信你的。”

    “那你为什么拦着我?”南弦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我,我……”苏央欲言又止,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她,里面的情谊浓厚得再明显不过了。

    林南弦根本没心思去想他到底是为什么,在这里多耽搁一秒,她心里的恐慌就越大。她缓和了语气,哀求道:“苏央,算我求你,让我离开,好吗?”

    桃花眼里水光潋滟,似乎下一秒就会滴落下来。

    苏央看的心都软了,他冲白夜点了点头,要他让开路。

    白夜犹豫了下,还是让开了。

    林南弦见可以离开,冲苏央勉强笑着说了句,“谢谢”,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医院里。

    景祀伤得不是很严重,他很快就醒来,睁开眼睛看到坐在床边的人是林月吟,冷漠的眸底闪过一抹失落。

    “景,你终于醒来了,吓死我了,好好的,怎么会出车祸呢?我一听到你出车祸,就立马赶了过来,谢天谢地,还好你没事!”林月吟看到他睁开眼睛,立刻像之前发生的事不存在一样,没事人般叽叽喳喳地表达着自己的关怀。

    景祀没有理她,冷漠的眸子望着天花板,面无表情,不知道再想什么。

    林月吟俨然已经习惯他的无视,自顾自地关怀着,一会又是问要不要喝水啊,一会又会要不要吃水果啦,忙前忙后,就算得不到任何回应,她也乐此不彼。

    因为她感觉自己这样就像是一个妻子一样在照顾着景祀。

    但再多的热情也有湮灭的一刻。

    她看着手里捧着的盘子,里面削好切块的水果早因时间的流失氧化发黑了。

    好一会儿,她忽然道:“是不是只要是我就不行?”

    她精心准备的茶点水果,他一样都没动,殷勤送到他嘴边,换来的也是一个警告的眼神。

    景祀没有回答她,林月吟也没想要他的答案,自顾自地继续道:“是不是只有林南弦才行?可是你是看不出来吗?林南弦她心里根本都没有你,不然你出车祸了这种大的事,她怎么都不来看你一眼?”

    提到那个贱人,她发现景祀终于有了点反应,他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手背青筋暴露。

    她想了想,继续道:““别的人,我就不说了,就那个苏央吧?在上一部戏里,林南弦就跟他眉来眼去,男女主因戏生情这种事在娱乐圈太常见了,只有我才是对你……”

    “闭嘴!”景祀呵斥出声,冰封的眸子如刀似箭地射向林月吟,吐出让她心脏差点停住跳动的言语。

    他说:“别挑战我的脾性,否则年少的那些事如过眼云烟,烟消云散!”

    林月吟咬紧唇瓣,眼眶里有泪水儿在打转,再也不敢再多言语了,她心里清楚自己是因为什么才能有恃无恐继续出现在景祀的身边。

    沉默在病房里蔓延,时间也一点一点地流失。

    很快病房里响起景祀绵长的呼吸声,他不是超人,虽然伤的不重,也流了很多血,需要休息来养精蓄锐。

    林月吟才安分没多久的心又因他陷入熟睡而蠢蠢欲动。

    她看着景祀的睡眼,眼神越来越痴迷,不自觉地起身靠近,目标对象是他削薄性感的唇瓣。

    和他接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曜天之刃〕〔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误入歧途苏玥〕〔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系统总想逼我〕〔林辛言宗景灏免费〕〔傅沉寒〕〔总裁的新婚罪妻〕〔大道纪〕〔江唯林南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