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潜龙神医〕〔重生之全球首富〕〔娱乐:从荒岛开始〕〔疯了吧!全民武魂〕〔百亿身家,我竟成〕〔快穿:爱拚才会赢〕〔共你〕〔银河战线〕〔武之极:执掌轮回〕〔我利用文字游戏现〕〔恶灵骑士的诸天裁〕〔重返1998〕〔妙手小医尊〕〔阴阳鲁班咒〕〔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009章青皮尸
    现在我一个人站在破庙前的空地上,总感觉身后的树林里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

    渐渐的,我觉得它就在我身后,甚至在给我吹气。

    我的后背凉飕飕的!

    我想回头去看,但是又不敢或者没有那种勇气。

    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自己一个人睡觉,想把脚伸出被子,但是又感觉被子外面会有一双手摸/我们的脚。

    那种处境和我现在简直一模一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畏惧感。

    而且越是提醒自己什么都没有,心里就更加的发毛。

    突然,原本漆黑的破庙门前一道蓝光闪过。

    只见,伍子六提着他那盏小灯笼站在门口,他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而他手里那盏小灯笼散发出来的幽幽蓝光,把四周照亮了一大片。

    此刻,我一点都不觉得小灯笼散发出来的蓝光诡异,甚至还觉得很亲切。

    我赶紧向伍子六走过去。

    伍子六眉头略皱,脸上黝黑的皮肤黑里透着红,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我走到跟前,伍子六说:“奶奶的,险些没镇住,差点就让他起尸闹祟了!”

    我听的心砰砰直跳,勾起脑袋向伍子六身后看去。

    地上,一具尸体脸朝下趴在地上,身上被绳子捆着,后背的脊骨上还有一小截棺材钉漏在外面,没有完全钉进去。

    他应该就是左老爷子了!

    伍子六是提着灯笼面对着我,我只能借着灯笼的余光去看。

    破庙里面其它的东西都没看清。

    我正打量着尸体,伍子六又说:“易行,你今晚恐怕只能在这走线(缝尸),不然我可有点难背回去!”

    我不解的问:“怎么了伍子叔?”

    伍子六没解释,他让我自己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他率先转身进了庙里,我也抬脚跟了进去。

    进到庙里我才发现,这个庙里面的大小就跟家里睡觉的房间一样大,大约二十平。

    而且倒下来的那堵墙夹杂着碎瓦块,已经把庙里供奉的神像掩埋。

    破庙里的东西一眼就能尽收眼底。

    我把目光转向地上趴着的左老爷子的尸体,可我仔细打量了好一会,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

    只好把目光投向伍子六。

    他瞥了我一眼,他说:“左老爷子之前是仰面朝上的,刚才被我翻了过去。”

    “等我把他再翻过来你就知道了。”

    说着,伍子六蹲了下去,用手抓着地上的尸体,想把他翻过来,让尸体仰面朝上。

    只是伍子六的模样似乎很吃力,他憋着气,脸上的青筋暴起。

    见他这样,我赶紧蹲下去搭把手。

    我抓着尸体上捆着的绳子和伍子六一起用力。

    只是我没想到,这尸体能有这么重!

    完全就像是翻动一块好几百斤重的巨石一样艰难。

    我和伍子六使出吃奶的劲才把尸体翻了过来。

    我直接累瘫在地上,伍子六到还好,只是猛吸了几口气。

    我可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死沉死沉”.......

    等我把目光看向翻过来的尸体上时,险些没从地上跳了起来。

    尸体怒目圆瞪,呲牙咧嘴,死了该发白的皮肤此刻已经成了青皮。

    说句丢面儿的话,我差点吓尿了!

    过了很长时间我才稍微缓过来一点。

    这才慢慢打量起左老爷子的尸体。

    乍一看尸体好像除了吓人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仔细观察,会发现他那件算不上厚实的唐装下,腹部深深的下陷,伤口应该就在腹部。

    我指着尸体的腹部问伍子六:“伤口在肚子?”

    伍子六点点头,他说:“被大梁横着砸到了肚子,流出来的血已经被衣服吸干了。”

    伍子六说完,我掀开了尸体上身的衣服,瞬间看到一条长长的横向伤口。

    那道伤口让我骇心动目,我算是明白伍子六为什么说,让我在这缝尸的原因了!

    恐怕伍子六要是背尸的话,尸体肚子里面的东西就得掉出来!

    可是我好像没看到砸到左老爷子的那根房梁。

    我问伍子六,房梁去了哪里。

    他给我指了指墙根,只见,一根四四方方大腿那么粗的房梁就在墙根下面。

    伍子六告诉我,

    “左家的人已经来过了,是他们把房梁搬到了墙根底下。”

    “只是他们没有本事把尸体搬回去!”

    伍子六没说他们搬不回去尸体的原因,但是我已经猜到了。

    尸体被伍子六用棺材钉镇住了,还用绳子捆上,我俩想把他翻过来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不懂镇尸的人来搬,恐怕动都动不了这具尸体!

    同时我也知道这老爷子怨念可不小!

    我想的走神,伍子六又说:“易行,在这里走线有没有把握,不行的话这趟钱咱不捞了,不冒这个险!”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知道伍子六话里的意思,这是我第一次出来做缝尸匠捞阴钱。

    他怕我应付不了左老爷子!

    现在伍子六是用棺材钉镇着他,他都呲牙咧嘴,皮肤发青。

    但缝尸的时候要拿掉棺材钉,谁都说不清会发生什么!

    我虽然也怕,可是我要做个缝尸匠,这关我早晚都得过!

    我对伍子六点了点头,我说:“伍子叔,应该没问题,再说了我们现在走,可拿不到钱,那可就亏大了!”

    伍子六闻言,冲我竖了个大拇指!

    他笑着说:“易行,好样的,你也放心我一会就在外面盯着,随叫随到!”

    我撇嘴给他一个笑脸。

    随后,我和伍子六又把尸体翻过去把棺材钉拔了出来!

    令我俩诧异的是,左老爷子的尸体却没任何异变,好像彻底死透了一样。

    与此同时,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不少!

    我们把尸体又翻回来解开了绑着的绳子。

    这次一样没有什么异变。

    伍子六砸巴这嘴,他说:“奇怪了,难道这老爷子想明白了,让你走完线,我们好送他回家?”

    我只能苦笑,我不是尸体我怎么能知道他的想法。

    总之他不闹,我一会才能安安稳稳的缝尸......!

    弄好这些东西,伍子六把破庙的门拆了下来,做了个简易的停尸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为了成为英灵我只〕〔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同学婚约
  sitemap